简体正體
5月21日下午3時,中共兩會召開之際,北京的天空突然變黑。(網絡圖片)
5月21日下午3時,中共兩會召開之際,北京的天空突然變黑。(網絡圖片)

鄭中原:“兩會”代表千里投毒?瘟疫恐懼籠罩中南海(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6日】最新一波武漢肺炎疫情在北京爆起,官方確診數據破百,可能涉隱瞞,但政治意義似乎更大。從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首宗病例通報兩天內就發出“進入非常時期”的警告可見,背後應該就是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緊張指示。目前未透明的疫情因素是病毒來源,先是鬧上了進口三文魚,結果被網民集體取笑“無腦的找了無肺的背鍋”,再還有官方專家直接甩鍋歐洲,這一說法也受到質疑,連歷來被批親共的世衛似乎這一次也不願意偏幫北京,還說盼北京分享基因序列資訊,暗示北京做的不夠。

有關這次疫情爆發源頭在中國本土的首都北京,是官方也沒有否認的,確診案例特別是最初的幾宗,患者均無出京史,無境外人員、湖北接觸史。到底病毒從哪來?有網民大膽說出一個可能的事實:北京此波疫情爆發,系兩會代表傳入。5月底閉幕前已經發現,但爲了不讓一尊背鍋(因爲是他執意要開兩會的),一直瞞了10多天,現在終於壓不住了,否則北京就會成爲第二個武漢,所以公佈了局部數據。採集的40件環境陽性樣本,爲何只公佈三文魚的案板?智商堪憂!

根據大陸媒體《第一財經》報導,官方稱,2名在新發地市場工作的確診者,在6月4日已出現臨牀症狀,但2人均未就醫,直到6月12日的“疫情溯源採樣檢測”才被髮現感染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

北京市防疫機構已要求,5月30日以來與新發地市場有密切接觸的人員,都必須主動接受病毒檢測。但其實還有病患是在5月28日到過該市場的。

由此,按病毒至少2周的潛伏期來推算,北京這一波疫情的確很可能在5月底“兩會”閉幕前已經出現。

有關5月28日結束的中共全國兩會,筆者之前有文章提到,這個會本來是中共當局轉移視線的絕佳機會。當時由於隱瞞疫情,被國際追責索賠,國內也不時有以反習爲旗號的抗議聲浪透過網絡釋放,習近平壓力山大,所以勞民傷財,也要讓數千代表冒着染疫風險進京開會,結果會議原來是要急於強推壓制香港人權、直接摧毀“一國兩制”的港版國安法,引發軒然大波。

現在看來,不止是數千代表需要冒着染疫風險進京開會,一衆中共高層也是在冒死開會。特別是習近平等七常委,加上王岐山,出席時均未戴口罩,但約2000名政協委員和近3000名人大代表均戴上口罩。

中共高層不戴罩的考慮,仍然是有政治用意,或是對外形象的需要,但是也可能是宣示:我可以傳染給你們,但你們不能傳染給我。但是,如果兩會代表有人帶有病毒,中共高層就失策了。

自武漢疫情爆發以來,官方專家已承認中國有大量無症狀感染者,後來官方終於把這類型染疫者納入統計,但並沒有列入確診病例,這在國際醫界引發爭議。中共疾控專家馮子健說法籠統,稱“現階段無症狀者傳染性很低”,但上海專家張文宏認爲“病毒在其體內存在時間超過三週,具有傳染的可能性”。那麼,本次全國兩會,是否仍有帶病毒的代表、委員在百密終有一疏的嚴格檢測下如期進京開會,並且悄悄把病毒帶給了在京的與會者?我們當然無法否認,也無從確認。官方專家們也不會這樣去回溯,他們把政治維穩視爲大於一切,因爲一旦去查,就是質疑當時中共高層要開兩會的決定。

說到底,從科學角度去研究病毒的來源,還是表面的。中國傳統歷來講究天人合一,天人感應,瘟疫長眼。瘟神巡視世間,總是定時、定地,針對特定的人和人羣動手。現在有關“中共病毒”的名稱已廣獲認同,該說法意指武漢肺炎病毒其實是衝着終結中共而來,內心受中共意識形態毒害者、向中共站隊者,和它親近者,容易中標,反之,反對中共者或清醒過來內心遠離中共者可得逃生。是否真如此?各位姑且可觀察之。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一次中南海一衆高官,可能就沒有之前那麼幸運沒有染疫了。防不勝防,透過兩會代表“千里投毒”,中共高層接下來倒下幾個甚至成批,也不會是怪事。彼時,槍桿子也會染疫,再強大的維穩機器也會停擺。但真正善良的中國人是沒有問題的。

聯想到兩會首日(5月21日)北京突然白日如夜,天黑如墨,加上電閃雷鳴,降下大雨冰雹的異象,似乎預示了中共大凶之兆。一個政權的解體過程,或從此疫(役)開始。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