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名刊話壇】譚德塞反水,韓正上黑名單,誰還在做夢!(音頻/視頻)

WhoIsStillDayDreaming
名刊話壇 - 21 / 577

【名刊話壇】譚德塞反水,韓正上黑名單,誰還在做夢!(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7日】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看中國週報第747期看論壇版由宋紫鳳撰寫的一篇文章,題目是《譚德塞反水,韓正上黑名單,誰還在做夢!》。

 

岳飛有句名言「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八百多年後的紅朝大員們,卻是不論文武,既愛錢又怕死,一朝的官作到這個份上,可謂前無古人。而這個天下亂到什麼程度也就可想而知。

滿朝文武藏綠卡,半壁江山養紅顏,是對紅朝官場的生動描述,想來多數的官場中人也的確就想這樣悠哉的終了一生。但是中共體制的絞肉機本質決定,即便是體制內的自己人,也向來少有善終。所以既愛錢又怕死的體制內官員們卻隨時面對要錢還是要命的終極抉擇,而給他出難題的偏偏就是他所爲之賣命的黨。在要錢還是要命這種大是大非的問題上,相信他們每個人都會毫不猶豫的保命爲先。然而對照他們的所爲,卻發現,雖然多數人心裏想的是要命,乾的事卻是末路狂奔,唯求速死。

所以然者,我想無非出於兩種原因。一種是基於過一天算一天的末日心態,更懶得去思考要錢還是要命之類的燒腦問題。另一種則是自作聰明,打着既要錢又要命的算盤,最後人財兩空。所以,相對而言,世衛譚德塞倒是更聰明一些。

自從川普宣佈停止援助世衛後,世衛被世界晾在了一邊。不過,近日譚德塞反水一事讓世衛再次被聚焦。相關新聞中說,6月8日,世衛組織召開記者會,中國日報(China Daily)記者就中共發佈的防疫白皮書,問世衛組織有何評論。按套路,這類問題拋出,就是等着譚德塞高調讚揚,給黨媒提供炒作素材,然後高調報道,成爲大國戰疫受到國際肯定的明證。但這一次,譚德塞的表現出人意外,先是遲疑數秒毫無反應,然後示意旁邊的助手來回答問題。助手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堆,總歸一句:目前要專注於阻止疫情惡化,而對於中共的防疫白皮書,隻字未提。

這是疫情以來,譚德塞第一次沒有再爲中共唱讚歌。——不知道體制內官員們除了綠卡與紅顏外,是否注意到了發生在十萬八千里外的這一幕。

衆所周知,美國作爲世衛最大援助方,僅以去年爲例提供給世衛的資金就高達四億美元。但譚德塞能夠坐上世衛總幹事的位置,則是借力於中共。《星期日泰晤士報》專欄作家瑞貝卡·梅爾斯(Rebecca Myers)曾撰文說,一些外交官告訴她,2017年譚德塞競選WHO總幹事時,中國(中共)極其賣力地爲其助選,還運用灰色資金,以爭取更多的發展中國家支持譚德塞當選。——這就是爲什麼譚德塞作爲世衛總幹事,對中共言聽計從。

然而,自川普4月份宣佈終止對世衛的援助後,這迎頭一盆冷水讓譚德塞的頭腦從高燒狀態有所降溫。又經過兩個月的冷卻後,纔有了6月8號世衛記者會上的這一幕。想來,譚德塞大概是想明白了一個問題。雖然中共能把他扶上世衛第一把交椅,但美國的參與纔是世衛組織具有實際意義的關鍵。簡言之,美國退羣,會使世衛名存實亡,而中共扶持譚德塞的目的是爲了通過他操控世衛,一旦世衛沒有了操控利用的價值,他這個世衛總幹事也必然成爲中共的棄子。到那時,不僅世衛不會從美國那裏得到資助,他這個總幹事也不會再從中共那裏撈到好處。

譚德塞大概是看清了這一點,於是從對中共俯首貼耳,忽然一百八十度轉彎,要與中共保持「社交距離」。

所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與世衛之間的微妙關係,可以打一個形象的比喻,世衛就好像人的機體,譚德塞就好像是寄生蟲。寄生蟲在人體內,以損害人體健康爲代價實現自我生存。但是,一旦人體真的死亡了,寄生蟲也會無處寄生。寄生蟲生存的本身就是毀人與自毀。對於寄生蟲而言這是一個無法擺脫的命題。

同樣的比喻也適用於紅朝體制內官員。中國社會就好像人的機體,中共體制就好像寄生蟲,依靠從社會中吸血,實現自己的生存,並同時腐蝕着社會。但是,一旦這個社會垮掉,體制也就無處寄生,只有同歸於盡。

事實上,體制內官員們的處境要比譚德塞被動得多,因爲對於譚德塞,中共最多是棄之不用。而對於體制內的人,中共要做的是拉其殉葬

今天的中國社會,已經被中共糟蹋到自然生態、人文生態大敗壞,道德大崩潰,天災人禍成爲日常的程度。而面對這樣一個已經被徹底榨乾的載體,寄生者們不僅再無好處可撈還將承受自造的惡果。譬如病毒面前,人人平等;霧霾面前,人人呼吸,……這些,都是中共無法幫你買單的。

奇怪的是,體制內官員卻比譚德塞樂觀得多。那種盤算着既要錢又要命,「兩手抓,兩手都要硬」的人,是大有人在。似乎只要下一個倒下的不是我,就是從一個勝利走向了又一個勝利。然而對這種盲目樂觀精神構成挑戰的則是不斷增壓的生存危機。當中國社會被榨乾時,體制本身也到了垂死之時,而斷尾求生則是中共最常用的續命手段,於是體制之內人人危矣。

遠的不說,今年的中共病毒疫情中,中共體制內的甩鍋大戰則是明證。不僅部門間互相甩鍋,地方間互相甩鍋,各層級間也在甩鍋。在與中共病毒直接相關的鏈條上,上至頂層習近平,下至基層石正麗,都加入甩鍋運動,每一個人都怕自己成爲替罪羊被推出去。然而危機四伏的當下,並不只有一個疫情危機,在無處不在無時不有的各種危機中,誰能保證你在一次次的角鬥中一直幸運到最後?更何況,人不治天治,以讓他人先死而換得後死的人,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當然,還有一些體制內人士已將資產轉移海外,親屬也已移民海外,自認爲找到退路,上了保險。可是當中共的危害被世界認清,以至全球正義力量都在圍剿中共時,這條退路也被堵死。6月10號,美國國會提出了一份制裁議案,包括政治局常委韓正在內的兩名正國級官員,及五名正省部級官員赫然在列。議案一旦通過,將依據《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對被制裁人予以拒發美國簽證,凍結在美海外資產等處罰。

所以,對於既愛財又惜命的人而言,不妨看看譚德塞和韓常委。那邊,同樣愛錢又惜命的譚德塞卻要與中共保持社交距離。這邊,紅朝正國級大員韓正尚且不免被列入制裁提案。只要想清楚箇中原因,應該不難明白,與其在體制內做發財保命兩不誤之類的空想,不如早日脫離體制保命爲先。而在這方面,成功的先例不是沒有。

2005年,前中共官員陳用林出走澳洲,他獲得澳洲永居權時感慨立言說「在我的有生之年,我會爲中國人民擺脫共產專制制度作出貢獻」。還有更多人是以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形式解體中共,選擇新生。

可以說,如果你能站出來與中共決裂,將中共的惡行公諸於世,那麼你就是英雄。如果你不具這樣的勇氣,至少可以遠離中共,能離多遠就離多遠。如果你真的無法在形式上完全脫離這個體制,也要在執行上級的命令時,把對準人民的槍口擡高一寸。因爲在大審判面前,上級命令、國家政策、組織紀律都不能作爲託辭。唯有如此,才能在天滅中共的大勢下,免於爲中共殉葬的命運。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文章來源:看中國週報747期看論壇

責任編輯:李心如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