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李自成娶親(示以圖片:【明】仇英畫作局部)
李自成娶親(示以圖片:【明】仇英畫作局部)
傳奇闖王李自成

李自成率部退入商洛山 劉宗敏占卜一卦決定起義軍前程

【傳奇闖王李自成】(15)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作者:安吉)上篇說到,李自成劉宗敏等18名起義軍將士殺出重圍,逃進商洛山深處。在向位於商州附近的營地進發之前,又看到幾個士兵從後面追了過來。攔下來一問,才知道他們是被孫傳庭放回來的。

原來,孫傳庭搞不清李自成到底是死是活,就想了一招,把這幾個俘虜放了,讓他們去告訴起義軍,誰要是把李自成抓獲了,不僅前罪盡免,而且還會重金懸賞。李自成聽了心一動。夜深了,他悄悄把劉宗敏叫了出來,兩人沿着通向密林深處的小路邊走邊談。

走到小路盡頭,李自成停住腳步,轉過身注視着劉宗敏的眼睛,誠懇地說:“宗敏,你這些年跟着我出生入死,受了不少苦。這商洛山一戰,多虧有你這個左膀右臂,我們才能順利突圍出來。” 他頓了一下,接着說:“現在形勢不容樂觀,孫傳庭和洪承疇也絕不會善罷甘休,估計他們的大軍會很快捲土重來。那時我們的人馬恐怕是沒有招架之力了。既然朝廷要懸賞捉拿的是我,我想不如由你用我和他們做個交易,只要他們放過咱們倖存的弟兄們就好。”

古畫  人物【南宋】馬和之 南宋《唐風圖卷》
走到小路盡頭,李自成停住腳步,轉過身注視着劉宗敏的眼睛(示意圖片:【南宋】馬和之 )

劉宗敏吃了一驚,立刻直着喉嚨嚷了起來:“大哥,我劉宗敏曾經發誓要和你同生共死,怎麼能做這不仁不義的事情!”李自成按了一下劉宗敏的肩頭,平靜地說道:“宗敏,不要意氣用事,留得青山在在,不怕沒柴燒。你們只要能夠躲過這一劫,日後還有重新出山的機會。”劉宗敏一把抓住李自成的胳膊,急切地說:“大哥你忘了嗎,高迎祥高闖王可是被他們活活凌遲處死的!”李自成微微笑了一下,回道:“生死有命,如果上蒼給我安排了這樣的結局,那我就坦然以對吧。

劉宗敏聽了愈發煩躁,於是甩開大步朝山谷深處跑去。沒跑兩步,卻發現眼前豁然開朗,只見一間小廟立在密林裏。這荒無人煙的深山老林,怎麼會有廟呢?劉宗敏有些好奇,不由朝那座小廟走去,李自成緊隨其後。推開門,廟裏空無一人,卻乾乾淨淨的,好象剛剛打掃過一樣。半截香燭隨着他們的進入跳動了一下,又接着安安靜靜地燃燒起來。旁邊擺着一個占卜的竹筒,筒身被無數隻手摩得光溜溜的,顯然經常有人到這裏來求籤。

劉宗敏心裏一亮,一把抓起了那隻竹筒,扭頭對李自成說:“好,既然大哥說生死有命,那我們就來看看,老天到底是要你生還是要你死!” 說完劉宗敏就用力搖動起手裏的籤筒,不一會兒,一隻籤就跳了出來落在地上。劉宗敏撿起竹籤就着燭光一看,上面竟然是“上上”兩個字。

劉宗敏又驚喜又有些猶疑,於是起手又佔一卦,上面赫然寫着“上上”;他索性再佔一卦,沒想到上面還是兩個字:上上。劉宗敏喜出望外,放下籤筒,一轉身對李自成抱拳說道:“大哥,天意不可違,你註定要把這闖王旗抗下去的。我劉宗敏甘願跟隨大哥,哪怕肝腦塗地,在所不惜!”

1638年,清軍以多爾袞、嶽託爲主將,繞道蒙古,從密雲東面的牆子嶺、喜峯口東面的青山口,突破長城要塞,沿着運河往南直到濟南,俘獲了人畜46萬。明廷急調遼東前鋒總兵祖大壽入援。盧象升拼死奮戰,彈盡糧絕,最後陣亡。孫傳庭被急調回北京佈防。朝廷上下傳說李自成已戰死在商洛山突圍戰中,明軍暫時停止了對起義軍的圍剿。

清軍以多爾袞、嶽託爲主將,繞道蒙古,從牆子嶺、青山口突破長城要塞。(示意圖片:【清】郎世寧)
清軍以多爾袞、嶽託爲主將,繞道蒙古,從牆子嶺、青山口突破長城要塞。(示意圖片:【清】郎世寧)

商洛18騎趕到商州營地,那裏已經有一些士兵在等着了,一個月後,又陸續有士兵趕了回來,老營的人也經由各種渠道通過潼關,趕到商洛山營地,點了一下人數,大約還有幾千人。又過了些日子,李自成派出的探子回來報告說,孫傳庭被崇禎皇帝調回北京去對付清軍了,朝廷上下因爲清軍入關已亂作一團,誰也顧不上繼續圍剿起義軍了。

李自成不敢掉以輕心,他深居簡出,更加低調。起義軍來到商州西部熊耳山、馬蓮峪、麻街、野人溝一帶,佔據鼎龍山,安營紮寨。李自成一方面屯兵整軍,一方面修築寨柵,做防禦準備。鼎龍山成爲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寨堡,是個相當壯觀的軍事戰略重地,後來被稱爲“闖王寨”。

據《延綏鎮志》記載:“自成在此期間,晝則射獵,夜則讀書,仰觀乾象,以期九五”。

一次,李自成率人馬從商州到商南,駐紮在富水關王家樓山寨。村里人原以爲來了盜匪,恐慌不已,誰知闖王義軍紀律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村裏有個姓王的鄉紳,博古通今,家境富裕,是遠近聞名的大戶。這個王鄉紳很喜歡讀書,他家的藏書樓有好幾千冊的書。這天一早就聽得僕人來報,說李自成上門求見。王鄉紳心裏一驚,暗想自己怕是躲不過這一劫了。硬着頭皮和李自成見了面,誰知李自成既不求錢也不索糧,張口向王鄉紳借書看。王鄉紳好生意外,一番交談之後,他才發現,原來這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闖賊,竟然滿腹詩書,文武雙全!

兩人是相見恨晚,越談越投機。王鄉紳才學出衆,只是看不慣當今官場的腐敗墮落,不願與貪官污吏同流合污,所以才隱居鄉里。明朝的時候道教盛行,明朝後期道教已經世俗化和民間化了。王鄉紳也是個修道之人,他對星象的研究頗有造詣。根據他的觀測,這大明江山已是風雨飄搖,走入窮途末路了。

古畫  人物【明】仇英畫
兩人是相見恨晚,越談越投機。(示意圖片: 【明】仇英畫)

王鄉紳琢磨着,這闖王李自成雖是草莽出身,卻絕非莽撞之徒,他率領的義軍更是仁義之師,當是承天命,順天意,那大明滅亡的星象,恐怕就是要應在李自成的身上了。於是他清了下喉嚨,對李自成說:“闖王果然是英雄豪傑,令人仰慕啊!可惜老朽年邁無用,不能跟隨闖王征戰四方。不過老朽尚有一未出閣的女兒,願意許配給英雄爲妻。”

這位王小姐不僅容貌秀美,而且溫恭賢良,是個打着燈籠都找不到的好姑娘。兩人很快就成了親。次年,李自成喜得貴子,就把駐紮的營寨命名爲“生龍寨”。

這段日子可以說是李自成的戎馬生涯中,一段相對輕鬆的日子。商洛山恍如世外桃源,沒有硝煙戰火,沒有生死廝殺,賢惠的妻子和可愛的兒子,帶給李自成家庭的溫馨。不過李自成並沒有沉湎在兒女之情中,從他當時的詩作裏我們可以略見一斑。

一首《駐商洛》,是他剛到商洛山不久的詩作:

收拾殘破費經營,暫駐商洛苦練兵。

月夜貪看擊劍晚,星晨風送馬蹄輕。

當時他是死裏逃生,在如此困頓艱難的情況下,這首詩卻以“月夜”、“星晨”、“馬蹄輕”等詞句,表達出他樂觀和不屈的精神。

我們再來看看這首《商洛偶吟》:

劍光閃閃亙長虹,百怪驚逃竟避鋒。

點綴江山無限景,吟身疑在畫圖中。

短短几句,卻恢宏壯闊,貫穿時空,動靜結合,豪情萬丈,令人歎爲觀止。那些嘲笑李自成是無知農民的人,聽了這兩首詩,恐怕也要相形見絀了吧。

1639年,經過一番休養生息的李自成決定再度出山。不過,他深知自己勢單力薄,貿然出山恐怕凶多吉少,於是想到了一個人,誰呢?就是和他在鳳陽鬧翻了的張獻忠。這張獻忠不是已經投降了朝廷去做官了嗎?兩人本來就有嫌隙,他怎麼可能和李自成聯手呢?可李自成不顧手下人的竭力勸阻,決定親自到張獻忠所在的谷城走一趟。那麼張獻忠到底是如何對待造訪的李自成的呢?

請看下集《李自成一身是膽 單槍匹馬密會已經投降明朝的張獻忠》

更多文章,請點擊【傳奇闖王李自成】系列。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