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爲何當年火燒圓明園(網絡圖片)
爲何當年火燒圓明園(網絡圖片)

爲什麼火燒圓明園 沒燒紫禁城 一個人的面子導致的戰爭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1860年,英法聯軍打進了北京,燒燬了圓明園。這件事中國人都知道,它被當成國恥寫進了歷史書裏。然而,有一個問題我們似乎沒有想過:爲什麼英法聯軍打進北京後,燒的是圓明園,而不是紫禁城

按理來說,紫禁城是皇宮,是大清權力的象徵,既然要放火,那麼應該在這裏放火纔對。而且圓明園在今天的海淀,清朝時還是北京城的郊區。聯軍都打到紫禁城門下了,爲什麼不順帶燒了紫禁城,卻要拐彎繞到郊區去燒一個皇帝的私人休閒娛樂場所?

在歷史書上,這段歷史沒有細講。十幾年前張鐵林、劉曉慶演了一個電影《火燒圓明園》,電影裏也沒有講爲什麼要燒圓明園,好像圓明園莫名其妙地就被燒了。圓明園被燒的真實原因,好像被我們有意地隱藏了起來,有些不好開口的地方。那麼英法聯軍爲什麼要燒圓明園而不燒紫禁城呢?

籤條約 開口岸 自由貿易

事情說起來其實也不複雜。鴉片戰爭後,中英簽訂了《南京條約》,十二年後,英國人又跑來要求修約。什麼是修約呢?英國人覺得,《南京條約》都籤十幾年了,大清應該明白了自由貿易的好處吧?那麼第一次開放的廣州、廈門、福州、寧波、上海這五個通商口岸就顯得不夠了,英國人希望大清能把全國都開放了,實在不行的話,沿海大城市、長江沿岸城市都開放也可以。而且《南京條約》規定,英國人只能在這五個城市活動,中國其餘城市都不能去,英國人希望這回能在全中國暢行無阻。還有,兩國最好能互派公使,我派個大使駐北京, 你派個大使駐倫敦,方便咱倆搞外交。另外,英國人還希望能向大清皇帝親遞政府公文,英國人以前想和大清最高領導人搞搞交流會晤,根本就沒門,大清皇帝根本就不見,各級官員也都踢皮球,沒人理,英國人因爲這事身子都掏空了。

這些就是修約的主要內容,按近代史大家蔣廷黻先生的歸納就是:“公使駐京,內地遊行,長江通商,這是雙方爭執的中心。”站在國際角度來看,這是很正常的事, 無論是今天還是在一百年的國際,這些早就成了共識。但問題是,英國人面對的大清,是一個自大自負、目中無人的政府。大清從來都認爲自己是天下共主,英法美什麼的都是海外藩屬國,這世界上沒有什麼國際,我就是世界,我就是國際。這就是爲什麼鴉片戰爭後清政府根本沒有吸取教訓的原因。

磕頭不磕頭

而這幾條裏,大清最抵制的一條是公使駐京、親遞國書,因爲英國人堅決不磕頭,你要親遞國書還不磕頭,做夢去吧。千萬不要小看這一條,這一條可以說就是後來導致戰爭的起因。爲什麼清政府必須要洋人磕頭呢,因爲磕頭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動作了,它是大清皇恩浩蕩的體現,是執政合法性的基礎,洋人本來就是海外藩國,見到大清共主沒有不跪之理。清政府要求洋人不僅要磕頭,還必須是標準的的三跪九叩。其它條款都可以商量,唯獨這一條清政府堅持到死也不動搖。

所以事情會怎麼發展大家都知道了。英國人跑來要求修約,清政府說,這個外務嘛,我們都是由兩廣總督處理,你們去廣東吧。到了廣東,廣東大員說,哎呀,這麼大的事要中央說話才行啊,你們去中央吧。在這之間,皇上和廣東大吏們整天就在演戲對臺詞。踢皮球是中國人最拿手的事,廣東踢到北京,北京踢到廣東,英國人就在中間轉。幾年後,英國人轉暈了,也被激怒了,忍無可忍,決定出兵往天津去。

用英國的頭號中國通小斯當東的話說就是:“中國聽不懂自由貿易的語言,只能聽懂炮火的語言。”

用蔣廷黻先生的話說:“總而言之,外人簡直無門可入。他們知道要修改條約,只有戰爭一條路了”。

還是要磕頭

於是英法聯軍就帶兵來了,打到天津大沽口炮臺,以四百人的傷亡佔領了大沽口,清軍陣亡兩千。清軍統帥叫僧格林沁,一向看不起英軍,認爲英軍火炮沒什麼可怕的,堅定的主戰派。這下雖然輸了,但僧格林沁覺得沒什麼,不是武器裝備落後的問題,是我們戰術不對,打法不對。僧王不信邪,要死戰到底。咸豐急了,跟僧格林沁說,老僧啊,別打了,你掛了我咋活啊,“以國家依賴之身,與醜夷拼命,太不值矣”。咸豐還說了句搞笑的話:“天下根本不在海口,實在京師”,意思是提 醒僧王,天下根本不在天津海口啊,是在京師啊,因爲我在京師啊,你別搞錯了,趕緊回來吧。

僧王一聽,有道理,撤了。就這一場戰役,就能看出大清君臣對自己和世界的姿勢水平。

天津守不住了,千萬別讓洋人打到北京啊,大清趕緊派人到通州跟洋人認慫,行行行,我們願意談判。於是兩撥人就在通州坐下談判。

談判什麼呢?呵呵,還是前面那幾條,很明顯這又是一次對牛彈琴的談判。咸豐給前線談判的大臣桂良說,你這一條不能同意,那一條也不能同意,別膽小,大不了再和洋人幹一仗,怕個啥!

一個國家最高領導人是這樣的智商,如何不悲劇?

英國人發現這完全是在對牛彈琴,談判談得都快腦溢血了,果斷不談了,要求直接進京。咸豐一聽,這還得了,這幫人膽子不小。於是跟前方的怡親王說,英國人要是敢進京,你就把他們扣下來。

就是這麼一個決定,直接導致圓明園被燒。

因爲磕頭導致的一場戰爭

1860年9月18日,也是一個九一八。這一天還在談判,英國談判團的團長巴夏禮跟怡親王說,公使駐京,親遞國書,這一條我們是不會改的,你們看着辦吧。說完後, 策馬而去。怡親王看着巴夏禮,太囂張了。於是跟僧格林沁說,皇上說了,他們要是太囂張,談判搞不定的話就把他們扣了。僧王聽從指揮,就把英國談判團全都逮起來了,一共39個人。

說咸豐的這個決定是屁股做出來的其實不爲過,因爲大清皇帝加大臣們根本不知道這個決定代表了什麼。即使不說世界,說中國曆朝歷代,從來都是兩軍相爭不斬來使,這在千年前就已經是國際法則了,哪怕野蠻的少數民族都是遵守的,這種例子舉不勝舉。而到了19世紀,人類已經大幅進步到文明社會的時候,竟然還發生這樣的事,這讓清政府的聲譽和形象在西方國家嚴重下降。

但是大清本來就是無視國際規則的,大清眼裏也是沒有國際的,所以咸豐還很開心,逮了人家的使者,覺得揚眉吐氣了一回。僧格林沁抓着巴夏禮很高興,打火炮打不過你,現在抓了你,看你還怎麼辦。僧格林沁強行按着巴夏禮的頭,讓他磕了幾個響頭:你們洋人不是不願意磕頭嗎,讓你一次嗑個夠。

咸豐一看,擒賊先擒王,現在王已經擒了,咱們現在好好教訓一下洋人那些小兵。於是在通州八里橋,3萬9千清朝騎兵出發,衝向2萬5千英法聯軍。天真的大清準備趁着英法聯軍羣龍無首,一舉擊潰敵人。過程我們不細說了,只說下結果:英法聯軍5死46傷,清方几乎全軍覆沒。這是一場16世紀 vs 19世紀的戰鬥,畫面太慘。

聯軍進了北京,馬上就去解救那39個人。巴夏禮和祕書關在刑部大牢裏,其他37人關在圓明園。聯軍在圓明園把這些人解救出來後,發現只剩下了19人,有20個已經被整死了。而且有些人的屍體被大卸八塊,砍掉胳膊的,砍掉腿的,慘不忍睹。

後來有個倖存者回憶說:被逮的人裏面有個叫的鮑爾比的《泰晤士報》記者,被抓起來後第四天就被整死了,屍體被扔到野地裏喂野狗,吃光了。還有個安德森中尉,手腳被重度捆綁生了蛆,蛆一直蔓延到全身,精神錯亂狂叫三天,死了。還有一個法國人,身上也生了蛆,蛆爬的他嘴巴、耳朵、鼻子裏全都是,痛苦而死。這個倖存者還說,他在獄中數蛆,每天能繁殖1000只。

看到了這些場景,聯軍怒不可遏,對大清的野蠻忍無可忍。聯軍的總司令額爾金錶示,必須要給清朝一個慘痛的教訓。什麼教訓呢?這些俘虜是在圓明園內被虐待而死的,那就燒了這個園子。

當時,法國有個將軍叫孟託班,他建議燒紫禁城。孟託班說,圓明園不設防,不算交戰區,燒這裏不好,要讓清政府好好記住這個教訓,那就燒皇宮,讓他們更疼,才能記住。

但額爾金不同意。額爾金說:燒皇城,相當於燒北京,北京百姓又沒惹咱們,何苦跟人家百姓過不去呢?圓明園是個私人園林,還是虐待我們俘虜的地方,就燒這裏吧。

於是,圓明園就這麼被燒了。

而到了百年後,當年清朝皇帝本人的屈辱,被我們當成了人民的屈辱,國家的屈辱,民族的屈辱,這是個不太好笑的笑話。皇帝爲了自己不受屈辱,引來了一場戰爭,再因爲自己的野蠻無知付出了圓明園被燒的代價,可以說這場戰爭是中國近代史上最無聊的一場戰爭。

如果大清能早點放低姿態,開眼看世界,像日本那樣虛心學習, 什麼事都不會有。雖然這是不可能的。

這就是圓明園被燒的大致情況。我們的歷史書並沒有講過這段歷史。歷史書只需要我們記住圓明園被燒的仇恨,卻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們圓明園被燒的教訓。我覺得這是比圓明園被燒更可怕的事情。

文章來源:https://www.sohu.com/a/403626625_120250211?scm=1002.44003c.17c024d.PC_ARTICLE_REC&spm=smpc.content.fd-d.8.1592926769017JokIYT2

責任編輯:王潤/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