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仁德感召獬豸來現(示意圖片: ping lin/web.archive.org,CC BY-SA 3.0 )
仁德感召獬豸來現(示意圖片: ping lin/web.archive.org,CC BY-SA 3.0 )
帝堯的故事

帝堯想讓位未成 山中遇怪人不知歲 神獸“審判官”獬豸自來

【帝堯的故事】40

【希望之聲2020年8月10日】(作者: 紫君) 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上集我們講到帝堯自從連遭水患之後,憂心愈深,越覺得自己德行不夠,急欲找到一位德高望重能感動上蒼之人,把帝位讓給他,也是對黎民百姓都有好處的事。一天忽然想起許由。記得許由上次說過,可以到沛澤去訪他的。帝堯想這個天下要讓就讓給他。

當下打定主意,即將朝政仍交大司農等代理,即日起駕,一路徑奔沛澤而去。果然見到許由帝堯許由十分恭敬,執弟子之禮,北面而朝之。說道:“弟子這幾年,連遭災患,百姓塗炭,想來總是德薄能鮮之故。弟子當初即位的時候,曾經發願,暫時忝攝大寶,必定要訪天下之聖賢,將這天下讓給他。現在弟子細想,舉世聖賢無過於老師。願將這天下讓與老師,請老師慨然擔任以救萬民,不勝幸甚。”

哪知許由聽了,竟決絕的不答應。到了次日,帝堯再訪許由許由竟已不知到了何處去了。帝堯沒法,只得仍回平陽而來。

一日到了太行山腳下,忽見樹林之中站着一個怪人,遍體生毛,長約七寸,彷彿猿猴一般,不覺詫異之至,不知道他是人還是猿,急忙叫侍衛去探問。過了片時,侍衛就帶了那人同來。

那人一見帝堯,就說道:“我是槐山人,名叫偓佺,你看了我的形狀奇怪,所以來問我嗎?”

帝堯道:“不錯。汝既然是人,何以會得如此?朕想來決不是生而如此的,其中必有原故,請你說來。”

偓佺道:“我從前遇着蚩尤氏之亂,家破人亡,獨自一人逃到深山之內,飲食無着,飢餓不過,恰好山中松樹甚多,累累的都是松子,我就權且拿來充飢,渴了之後就以溪水作飲料。不知不覺約過了一年,那身上就長出細毛來了。遇着隆冬大寒,有毛遮身亦不覺冷,而且身輕如燕,樹木之間可以一聳而過,走路可以賽過駿馬飛馳。一個人住在這深山之中,心中一無掛礙,自由自在。多年以來,到今天是第一次遇見人呢。我請問你們,現在蚩尤氏兄弟怎樣了?炎帝榆罔還在嗎?從前彷彿記得有一個諸侯,姓公孫,名軒轅的,起來和蚩尤氏相抗,大家很盼望他打勝,哪知仍舊敵不過蚩尤氏,退到泰山之下去,以後不知如何?諸位如果知道,請告訴我,我也能知道個結果。 ” 

帝堯在山林中遇見偓佺
帝堯在山林中遇見偓佺 (示意圖片:〔清〕石濤畫作局部 )

帝堯等聽了,無不大驚,便將蚩尤如何失敗,黃帝如何成功,以及如何傳位少昊、顓頊、帝嚳、帝摯,一直到自己的歷史,大略向偓佺說了一遍。

偓佺道:“原來你就是公孫軒轅的玄孫,並且是當今的天子,我真失敬了。不過我還要問一句,現在離蚩尤作亂的時候,大約有多少年?”

帝堯道:“大約總在六百年以上。”  偓佺詫異道:“已經有這許多年嗎?那麼我差不多將近七百歲了。”

說到此處,偓佺忽而停住,接着又嘆口氣說道:“回想我當時的妻孥親戚朋友,就使不死於蚩尤之亂,到現在亦已是屍骨無存。我此刻還能活着,真是服食松子的好處呢。我已六百多年不見生人,今天不想得遇天子,山人無物可表敬意,只有這松子,吃了可以長壽,我且拿些來略表敬意,請天子在此稍等。”

帝堯正要謝辭止住他,哪知偓佺轉身一躍,其行如飛,倏忽之間,早已不知所在。隔了片時,見他回來,手中拿着兩包松子,將一包獻與帝堯,說道:“請天子賞收,祝天子將來壽命,比我還要長。”又將另一包送與各侍衛,說道:“請諸位亦嚐嚐,這個東西確實很好呢。”

大家正要謝他,只聽他說聲再會,與帝堯等拱一拱手,立刻又如飛而去。衆人甚爲詫異。後來有幾個人,依法服食松子,果然都活到二三百歲。唯有帝堯,心裏想着,現在天下百姓之事,尚且還顧不過來,那偌大洪水還平治不了,哪有工夫去求長生,且待將來國事付託有人,再服食松子不遲。因此一來,這一大包松子就擱起了,始終沒有吃。到得後來,亦忘記了。豈不很是可惜。

且說帝堯回到平陽,早有大司農等前來迎接。帝堯問起別後之事,大司徒奏道:“帝離開後二天,近畿忽發現一隻異獸,其形狀如羊,青色而頭生一角,與那一對麒麟同住在一起,甚爲相得。臣等去看,亦不知道是什麼。後來請教赤將子輿先生,他說這獸名叫神羊,還有一個名子叫獬豸((xiè zhì),喜食薦草,夏天處於水澤之旁,冬天處於松柏之下。它秉承天賦神性,能辨正邪,明是非。假使遇到疑難獄訟,是非曲直,一時難於判定,只要將它牽來,它看見那理曲而有罪的人,一定就用角去觸他。當初黃帝時候,有個神人,牽此神羊,來送黃帝,黃帝就用它幫助辦理審判訴訟之事。赤將子輿是見慣的,所以知之甚詳。果然如此,那真是個神獸了。”

帝堯聽到這裏,忽然想起皋陶,現在差不多已有二十歲左右,聽見說他在那裏學習法律,很有進取,此刻朝廷正缺乏決獄人材,何妨叫他來試試看。如有真才實學,就叫他主持刑事,豈不是好。於是一面叫大司農將那獬豸牽來觀看,一面就派人到曲阜去宣召皋陶

其時天色已晚,帝堯已退朝回宮,虞人就將獬豸牽到宮中。

那正妃散宜氏及宮人等,聽說有這種神獸,都來觀看。只見它的形狀和山羊差不多,不過毛色純青,頭上只生一角,而且其性極馴順。 大家都覺得看起來如此馴良,竟有那樣的能力智慧,實在稀奇。散宜氏愈看愈愛,就和帝堯說要將它養在宮中。

帝堯對於這種異物,本來不以爲意,既然散宜氏喜愛,也就答應了。自此以後,一直到皋陶做士師以前,這隻獬豸總是養在宮中。它的毛是時常脫換的。散宜氏見它的毛又長,又細,又軟,顏色又雅潔,後來就將它掉落的毛湊積起來緝成一個帳子,與帝堯張掛,爲夏日避蚊之用。 

一日,皋陶到了,帝堯大喜,即刻召見。但見他長身馬喙 ,面如削瓜,長成得一表非凡,就要問他說話。哪知皋陶行過禮之後,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口不能言,原來已變成啞子了。

帝堯見皋陶(示意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帝堯見皋陶(示意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帝堯大驚,便問他:“怎麼成了這樣?”那皋陶早有準備,從懷中取出一張寫好的字來,呈與帝堯帝堯一看,原來是前年秋間,皋陶的母親扶始忽然得病,皋陶晝夜服侍,憂慮之至,伺候湯藥,積勞太過。母親扶始死了,他又哀傷過度,放聲一哭,昏暈過去。及至醒後,就不能說話了。

帝堯看完就問道:“你請醫生治過嗎?”皋陶點點頭。

帝堯道:“想來曲阜地方,沒有好醫生,所以治不好。朕叫巫咸來爲你醫治。”  說着,就叫人去宣召巫咸。

巫咸來到,細細診視一番說道:“這個病是憂急攻心,不是藥石所能奏效。但將來遇有機會,也許能夠痊癒,不過亦可能常常要發作的,此刻真沒方法。”

帝堯聽了,嘆息不已,暗想:“上天既然生了這樣一個有用的人,爲何又讓他成了這樣?真是不可解。或者是要他再錘鍊錘鍊,再爲人用,亦未可知。”

過了兩日,賜了他些醫藥之資,就叫人護送他回去了。

更多文章請點擊【帝堯的故事】系列。

責任編輯: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