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圖爲三峽大壩 AP
圖爲三峽大壩( AP)

洪水沖垮三峽上游發電站 傳建築專家警告:“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

【希望之聲2020年6月18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中國南方多省6月以來連續降下大到暴雨,據中共官方公佈的數字顯示,華南、華中24個省、直轄市,852萬人次受災。暴雨令多地出現內澇和洪災。17日凌晨,三峽大壩上游、四川甘孜丹巴縣發電站被沖毀及爆發泥石流,令去年就飽受潰壩質疑的三峽大壩再次面臨嚴峻挑戰。與此同時,疑似是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博士生導師的黃小坤也在微信朋友圈發出“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的警告。

據大陸媒體報導,今年6月以來,南方普降豪雨,北方進入高溫蒸烤模式。在天貓淘寶等電商平臺,內褲和防曬霜銷量激增。而從16日開始,中國華南、華中、西南部分地區開始連降24小時的大雨或暴雨。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最大累積雨量達五十毫米,部份地區還降下最大直徑十毫米的冰雹,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縣梅龍溝發生泥石流,阻斷小金川河形成堰塞湖,水量一度達100萬立方公尺,17日開始漫流,發電量2000千瓦的梅龍發電站被沖毀。四川部份地區預計大雨雨勢將持續到23日。

從網民上傳的視頻顯示,巨大洪流由上游奔騰而下。所到之處,一些村莊直接消失,而山頂突然噴出泥石流直接吞噬埋葬了許多村莊。至於到底有多少村民在睡夢中遇難,仍是未知數。

梅龍溝村民楊華(化名)說,滑坡發生在夜裏三、四時,他在睡夢中被村裏的人喊醒,說山體滑坡了。在村民的提醒下他及時離開,隨後泥石流將村莊淹沒。

還有網民發影片說,三峽上游川渝洪水氾濫,小水庫潰壩,三峽大壩危矣!四川丹巴堰塞水庫潰壩後的場景,整個村莊被毀.

中國可能出現1949年以來最大洪災

中共水利部日前警告,今年以來中國全國累積降水量較常年同期多6%,珠江流域的西江、北江,長江流域的湘江和鄱陽湖水系,浙江錢塘江水系等地148條河流超過警戒線水位,一些河川出現超過歷史紀錄的洪水,“防汛形勢很嚴峻”。

中共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表示,今年要重點關注面臨的超標洪水、水庫失事、山洪災害“三大風險”。目前,中國的防洪工程能夠防禦1949年以來的最大洪水,但超標洪水有可能超出現有的防禦能力,可能是一個“黑天鵝”事件。這段話被解讀爲今年可能出現中共建政以來最大規模的洪災。外界也關注,屢次被傳出壩體變形但遭中共官方否認的三峽大壩,能否撐得過這波洪災衝擊。

黃小坤: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

2019年,三峽大壩嚴重扭曲變形引發國際廣泛關注,長江三峽方面儘管發文承認大壩確實出現變形,不過同時強調這種變形是允許狀態下的彈性位移。而從三峽工程上馬至今,關於其質量、安全問題以及帶來的環境影響爭議始終不斷,尤其毛澤東前祕書李銳以及水利專家黃萬里多次上書力阻當局推動三峽工程,黃萬里還曾對三峽做出12個預言,包括:一,長江下游幹堤崩岸;二,阻礙航運;三,移民問題;四,積淤問題;五,水質惡化;六,發電量不足;七,氣候異常;八,地震頻發;九,血吸蟲病蔓延;十,生態惡化;十一,上游水患嚴重。除了最後一個大壩被迫炸掉,剩下的全部應驗。

相關閱讀:三峽大壩切斷中華龍脈 黃萬里生前預言全都應驗只差最後一個了 (視頻)

此次南方暴雨也再次引發外界對三峽大壩問題的關注。海外社交媒體近日熱傳一條“黃小坤 福建寧德”的朋友圈寫道:“宜昌以下跑,最後說一次”。據公開資料顯示,黃小坤擁有“國家一級註冊結構工程師”、“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博士生導師”、“建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工程師”等多個頭銜,算是中國建築方面的權威,但尚不清楚發朋友圈的黃小坤與“國家一級註冊結構工程師”黃小坤是不是同一個人。

外界對三峽的普遍質疑

去年7月初,有網民在社交媒體上傳谷歌衛星的三峽大壩地圖,顯示三峽大壩嚴重扭曲變形,引發民衆對潰壩的擔憂。對此,中共官媒闢謠指,三峽大壩不存在變形問題,同時表示是“反華勢力”的造謠。

隨後《新京報》等引述專家的話,承認壩體確實出現變形,但這是 “處於彈性狀態”。三峽公司在聲明中稱“大壩水平移動”,不過不到三釐米。

三峽2009 vs 2018
三峽2009 vs 2018

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說,三峽大壩不存在彈性形變,因爲它不是一體的,而他不用看照片就可以知道三峽大壩在變形。

王維洛指,三峽大壩是由幾十個獨立的混凝土壩塊組成,每一個壩塊都擺在基岩上,和基岩是分離的,受水的壓力和溫度影響,壩塊會發生不同的形變和位移,“也就是說大壩在走,而這種設計決定了三峽大壩的脆弱性”。

他當時就警告說,照片顯示大壩不均勻走動很厲害,這樣將來會有潰壩的嚴重後果,而三峽一旦潰壩,宜昌市居住的幾十萬人命就沒了。

曾多次上書反對三峽上馬的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的女兒、黃萬里研究基金主持人黃肖路也說,她看到的關於反對建三峽大壩的資料,特別是她的父親黃萬里生前帶給中央領導的6封信,理由就是長江三峽高壩是根本不可以修的,不是早晚問題、國家財政、環境生態、防洪效果、或國防的問題等等,更主要是“自然地理環境中河牀演變的問題和經濟價值中所存在的客觀條件不允許一個尊重科學民主的政府舉辦一個禍國殃民的工程”,如果被建,終將會被炸掉。當時的華東水利學院、現在的河海大學也有論文發表,論述這個觀點。

黃肖路補充說李銳生前的文章《我知道三峽大壩上馬過程》裏談到,最近世界上有兩個關於大壩的討論會,其中一個討論會列舉了世界上最危險的十個大壩,三峽位居首列。因此中國公民看到谷歌照片而產生懷疑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情。我們應該讓生活在大壩庫區和下游的居民都知道三峽大壩的危險從開工那天就時刻存在,隨時可能發生。受到影響的人可能會有6億人,這裏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

流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近日也連續在直播節目中就三峽大壩發出警告。他說,“三峽大壩去年有人說,今年有人說,據我們內部情報,已經有人明確的以死鑑中央,說三峽大壩出事只是早晚的事兒,三峽大壩一旦出事兒,四分之一的中國將夷爲平地。”

郭文貴提到,社科院的一位消息人士打了一個比方來形容三峽大壩的危險程度:“用一個棉被子在擋住了一場大水”。

這位消息人士形容說:“棉被被滲透以後,一旦打開,根本不可控制。這是完全違背大自然的。”“隨時可能出事兒”。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