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三青鵹引着大司农游览仙山,讲到仙界如何看“嫦娥背夫窃药”等事情(示意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三青鵹引着大司农游览仙山,讲到仙界如何看“嫦娥背夫窃药”等事情(示意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帝尧的故事

嫦娥是个背夫偷药的坏女人吗? 且看神界是何说道

【帝尧的故事】42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2日】(作者:紫君)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上集讲到大司农稷受到西王母的三个青鸟使者接待。谈话中大司农西王母的丈夫是谁?那少鵹回答道:“敝主人的丈夫叫东王公,姓黄名倪,号叫君明。大家因为他年老,都叫他黄翁。他亦住在昆仑山上,他的旧居却在东荒山一个大石室之中。有时候他们夫妻两个亦常到鸿蒙之泽、白海之滨去游玩,离昆仑山不知有多少万里呢。”

大司农道:“他大约有多少岁年纪呢?”

少鵹道:“某不能知道。但听人说,大约几千年以前,有人在白海之滨遇到他,问他年纪,他说:‘我不食而吞气,现在已有九千余岁了。目中瞳子,色皆青光,能见幽隐之物。三千岁反骨洗髓一次,二千岁刻骨伐毛一次,我已经三次洗髓、五次伐毛了。’在当时已如此,此刻更不知又洗过几次髓,伐过几次毛?大约其寿总在几万岁以上吧。”(清洗骨髓,削除毛发:比喻彻底涤除自身的污秽。有脱胎换骨的意思。)

大司农道:“贵主人有几位女公子?” 少鵹道:“有二十几个。”

大司农听了,暗想:“这位王母娘娘好了得,可以生这许多女儿的!”

那少鵹竟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笑了说:“神祗可不像人间的夫妻,他们阴阳和合,是为了仙界需要繁衍, 才衍生后代的。”正要再问,忽见两只青鸟从空飞来,到地已化为人,原来就是大鵹、青鵹 两个。

当下青鵹大司农说道:“适才某等已禀请敝主人的示下,敝主人说请贵使者到群玉山去相见,日期再定。”

少鵹道:“那么我们就去上船吧。”

说着,和大鵹、青鵹引着大司农走出室外,那些从人慌忙来搬行李。

大鵹向大司农道:“贵使者奉圣天子命前来,敝主人不能不延见。至于从者,身无仙骨,不能辄上灵山,只好暂留在此,且待贵使者回来,再一同回去吧。”

大司农听了,唯唯从命。就叫从人在此静心守候,自己便跟随三青鸟使者下山往海边去。

大司农一路走,一路回头看,就见三个峰头,兀突欹斜,有摇摇欲坠之势,就问少鵹道:“此山周围有多少里?”

少鵹道:“广圆约一百里,实际就是个岛,四面临水,别无通路。这三个峰头,某等三人各居一处,亦是敝主人派定的。”

大司农仰面一望,只见一棵树上栖着一只大鸟,三个身子共着一个头,黑白相杂的羽毛,红的头颈,其状如鸦,又不禁诧异,便问少鵹。

少鵹道:“这鸟名字叫鸱 ,是此山异鸟,别处没有的。”    

不一会儿,来到海边,那里已停着一只皮做的船,方广不过一丈,约可容两三个人。青鸟招呼大司农上船,张帆而行。向前一望,茫无边际,波涛滚滚。大司农又问道:“这样小船可航大海吗?”

青鸟招呼大司农上船,张帆而行。向前一望,茫无边际,波涛滚滚 (示意图片: 元代画作局部)
青鸟招呼大司农上船,张帆而行。向前一望,茫无边际,波涛滚滚 (示意图片: 元代画作局部)

青鵹道:“可以航行。前面昆仑山下有弱水九重,周围环绕,除出神仙的飙车羽轮外,无论什么船只都要沉没,不能过去,只有这皮船可渡。”

大司农听了,又觉稀奇,又问道:“从前敝处有一个名叫羿的,亦曾见到贵主人,他怎样过去的呢?”

大鵹道:“亦是某等用这皮船引渡过去的。那时他同了他的妻子嫦娥同来,敝主人因为与嫦娥有缘,所以特地叫某等迎接她。后来羿个人来了几次,不得某等引导,就不得见了。现在嫦娥已成了仙,在月宫之中,常到敝主人那边来呢!”

大司农道:“这个嫦娥,背夫窃药,是个不良的妇人,何以得成神仙,颇不可解!贵主人不拒绝她,反招待她,与她往来,亦不可解。”

大鵹道:“贵使者所言自是人间正理。但是,其中另有两层道理在内:第一层,神仙的能成不能成,是有天命的,不是人力所能强为。羿这个人天命中另有安排,所以天使特假手于嫦娥,偷去他的药,使他不得成仙。便是当时敝主人,何尝不知道这个结果呢?但因那是天命,也就应该是那样的。 所以偷药的这一层,不能说一定是嫦娥之错。假使当时他们夫妇两人双双成仙而去,那后来这许多天下的大乱大灾,哪个来平呢?各有使命,这都是神的安排。羿虽然那时不得成仙,但是他的英名已万古流传,就是现在他死了之后,他的灵魂已在神祗之列。所以这一切都是天命所归,上天的安排都是公正的,有道理的。人哪里能都知道呢?”

大司农听了,嘴上虽没说什么,可心中总是不甚了了。过了一会,只听见四面水声汩汩 ,原来已到弱水中了。船到弱水中,其行更快,不一时便抵昆仑山下。

且说大司农到了昆仑山,刚刚一脚踏上岸边,陡见山上跑下一只人面而纯白色的老虎,背后有九条长尾,竖得很高,迎面叫道:“大鵹,这个人是尧的使者吗?”

大司农吃了一惊,不觉脚下一滑,扑倒滩岸边,满身衣服沾满了污泥,肮脏已极。

早有青鵹前来扶起,并指着那人面的白虎向大司农介绍道:“这位是陆吾先生,亦名肩吾,是守护此山的神人,专管天之九部及天帝园囿中的时节的。”大司农慌忙与他拱手为礼。那陆吾亦将头点了两点,自向别处而去。

大司农见自己衣服肮脏,心中懊丧,不时去拂拭它。少鵹道:“不妨事,过一会就会好的。”大司农听了,心里莫名其妙,不知道过一会儿怎么会好。过了片时,才问大鵹道:“这位陆吾先生既然管天之九部及天帝园囿中的时节,为什么不在天上,而在此地呢?”

大鵹道:“这座昆仑山是天帝的下都,天帝有时到下界来,都是住在此地的,所以陆吾先生有时也会在此。”

大司农道:“贵主人不是此山之主吗?”

大鵹道:“不是,那座玉山是敝主人所独有的。这座昆仑山,周围不知道有几千万里,敝主人所住的是西北隅,敝主人之夫东王公所住的是东北隅,不过一隅之地而已。”

四个人一路走向山上而来,沿途但见奇花异卉,怪兽珍禽,多得不可言状。

大司农和青鸟使者一路向山上而来,一路走向山上而来,沿途但见奇花异卉,怪兽珍禽,多得不可言状。 (示意图片: 明代画作局部)
大司农和青鸟使者一路向山上而来,沿途但见奇花异卉,怪兽珍禽,多得不可言状。 (示意图片: 明代画作局部)

转过一个峰岭,只见前面一座极大极大的山,映着日光,黄色灿烂,矗入天中,不见其顶,两旁亦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为止,几乎半个天都被它遮去了。

大司农便问:“这座是什么山?” 

青鸟道:“这个不是山,是一根铜柱,亦叫作天柱,周围有三千里,在昆仑山之正北面,四周浑圆如削,下面有一间房屋,叫作‘回屋’,方广一百丈,归仙人九府所治理的。上面有一只大鸟,名叫‘稀有’,朝着南方,张开它的右翼来,盖住敝主人,张开它的左翼来,盖住敝主人之夫东王公。

它背上有一块小小的地方没有羽毛的,还有一万九千里之广。贵使者想想,这个大鸟大不大?真真是世界所稀有的。

敝主人与她丈夫东王公每年相会,就登到那翼上去。下界人传说牛郎织女乌鹊搭桥,年年相会。敝主人夫妇借着这大鸟的翼上作相会之地,天下事真是无独必有偶了。那根铜柱上有二首铭词刻在上面,一首是说这个柱的,一首就是说敝主人夫妇相会之事的。”

大司农道:“可过去看吗?”青鸟道:“这个铭词的字,大极高极,贵使者恐怕不能看见呢。”

大司农道:“那铭词的句子,足下记得吗?”

青鵹道:“某都记得,那铜柱的铭词只有四句,叫作:昆仑铜柱,其高入天。圆周如削,肤体美焉。

它那个大鸟的铭词共有九句,叫作:有鸟稀有,碌赤煌煌,不鸣不食,东覆东王公,西覆西王母。王母欲东,登之自通。阴阳相须,惟会益工。”

大司农正在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听他讲,迎面和风阵阵,吹得来人的精神都为之一爽,颇觉快意。忽而低头一看,只见那衣服上沾染的污泥肮脏,一概没有了。即使新的浣洗过,也没有这样的清洁,不觉大以为奇。    

【帝尧的故事】43  大司农初见王母 得知平定下界大灾的那个人几十年后才出生

更多文章请点击【帝尧的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