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大司农代表帝尧恳求西王母大发慈悲,赶速施救百姓的灾苦(示意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大司农代表帝尧恳求西王母大发慈悲,赶速施救百姓的灾苦(示意图片: 希望之声合成 )
帝尧的故事

大司农初见王母 得知平定下界大灾的那个人几十年后才出生

【帝尧的故事】43

【希望之声2020年8月13日】(作者:紫君)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上次讲到大司农青鸟使者边走边谈,忽然发现自己摔倒弄脏的衣服不洗而净了,正在纳闷,就听那少鵹道:“这是风的作用。此地山上的风叫作‘去尘风’,所有一切尘垢,都能去涤净尽,不留纤毫。所以此地的房屋、庭宇、器具,不用洒扫洗涮,那衣服更不必说了。”大司农听了,真是叹羡之至。

且说大司农这次上岸,是从昆仑山东隅到西北隅去,几乎横穿昆仑山,所以走的日子不少,看见的奇异物件亦不少,都是由三青鸟者使细细的说明。在东面走进一座大城,便看见两种奇树:一种叫沙棠树,其果实状如海棠,开黄花,结红果,其味如李子但没有核。大司农尝了几个,觉得非常甘美。一种叫琅玕树,高大绝伦,枝、叶、花都是玉生成的,青葱可爱。微风吹起,枝柯相击.铮铮有声,其音清越。比起民间屋檐下所悬的铁马,不知道要高妙几百倍。

少鵹道:“此山五方,按着五行,各有特别的树。此处就是沙棠、琅玕两种;西面有珠树、玉树、璇树、不死树四种;南面有绛树一种;北面有碧树、瑶树两种;中央有木禾一种,其高三十五尺,其大五围。总而言之,此山之上,万物无不齐备。这座大城名叫增城,共有九重,重重上去,共高一万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六寸,就是最上重了。最上重的那一座城,亦有四百四十个城门,每个城门广约四里,其高可想而知。城中最大的宫殿足足有一百亩地之大,名叫倾宫。

明代人画的西王母所在的九重增城(图片: PericlesofAthens/ 维基,CC BY-SA 3.0)
明代人画的西王母所在的九重增城(图片: PericlesofAthens/ 维基,CC BY-SA 3.0)

“倾宫中又有一间,处处以玉装成,极其华丽,而且有机括,可以使它旋转,要它朝东就朝东,要它朝西就朝西,所以名叫旋室,亦叫璇室。这种旋室,敝主人那边亦有一间仿造。四百多城门之中,有一扇城门,名叫闾阖门,就是西门。那门内有一个疏圃,是种天帝所食蔬菜的地方,四面浸以黄水,黄水绕了三周,仍复归到原处,从古以来不增不减,亦名丹水,人能够饮它一勺,就可以长生不死。敝主人的不死之药,就是用此水来配制的。”

少鵹又说道:“从第九重增城上去,再高一万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六寸,就是凉风之山了。人能登到这座山上,不必服什么药,亦可以长生不死。再上去高一万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五寸,就是悬圃之山。人若能登到此山,不但长生不死,而且具有神灵,能呼风唤雨了。从悬圃山再上去,高一万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五寸,这地方便是上天,就是天帝之所居,不是神,就不能到了。”

大司农听了一想:“昆仑山竟有这样大,这样高,真是不可思议!”乃问道:“此番过去,必须走过吗?”

少鵹道:“不必走过,而且亦不能走过。某等此番只从最外的一重增城斜过去,到那面第九重增城上就是了。”

大司农道:“最高的上天,足下等去过吗?”

少鵹道:“某等只到过凉风山 ,悬圃山已不能上去,何况上天呢。平时听敝主人说,上天之上,极其平坦,方约八百里,其高万仞,可谓世界上最高之地了。”

大司农与三青鸟使者一路谈谈说说,过了多日,穿过了第九重城,那城上大书“龙月”二字,不觉已到西王母所居之地。

大鵹先去通报,回来说道:“敝主人请贵使者稍息,明日再行延见。”当下大司农在客馆之中,净心息气,虔诚万分,希望见了西王母之后,能答应自己的请求。

到了次日,青鸟等引导着大司农,曲曲弯弯的往山上行进。

这时,大司农秉着诚心,目不旁视,但觉一路古松翠柏,瑶草琪花,不是人间景物而已。很快,到了一个阙(皇宫门前两边供瞭望的楼:宫阙) 前,上面大书“琼华”二字,走进阙中,四面都是金碧辉煌的房屋。最后到了一座大殿,深广足可容纳数万人,内中男男女女,站着的已不计其数。

青鸟大司农暂侯,自己先进去通报。过了一会,出来说道:“敝主人请见。”大司农整肃衣冠,跨进殿中。只见许多美女拥着一个环佩叮当的老妇,迎将上来。青鸟就向大司农介绍道:“这位就是敝主人。”

大司农不看犹可,一看之后,顿觉一惊。原来大司农起初以为,王母娘娘是天下闻名的神仙,她手下许多仙子亦都是美丽绝伦的,那么她的面貌即使不是十分美丽,亦当然是个端正和霭的一位老婆婆模样。哪知现在一看, 只见她的头发蓬蓬松松,好像有几个月未曾梳洗过似的,头上戴着一支玉胜,满嘴虎齿露出,气象威猛,俨然是一个雌老虎,所以心中甚为诧异。然而外表不敢流露,当下就恭恭敬敬的下拜。

西王母亦还礼答拜,回身请坐。只见西王母臀部拖出一条豹尾,坐下之后,翘起地上,摇摇动动,更是可怪。但是这个时候大司农不敢乱想,赶忙将帝尧命他来的意思,委曲说明,并且恳求她大发慈悲,赶速施救百姓的灾苦。

西王母像(图片:〔清〕改琦绘)
西王母像(图片:〔清〕改琦绘)

西王母道:“圣天子的心意,我早巳知道了。不过,有一句极简单的话和尊使说,叫作‘天意难违,无法可想’八个大字而已。”

大司农听了,慌忙道:“天意虽是如此,但弃久闻王母有回天之力,何妨格外施仁?况且天心总以仁慈为本,就使王母赶速拯救了,于天意亦不算违背,务请怜悯苍生为幸。”说着,又再拜稽首。

 西王母亦还礼,重新坐下后,说道:“我不是不怜惜百姓,不肯施救,不过现在尚非其时,无论哪路神祗,行事终要以天命为大,否则只能是事与愿违的。现在我知道下界虽有灾情,尚不算大,还有极大的大灾在后面呢。况且我们神仙就使要救助你们下界,亦必须你们下界有一个可以受我们帮助的人,不能是我们神仙亲自来做的。老实和尊使说,将来平定下界大灾的那个人,现在还没有出生呢,到得他出生了之后,再长大成人,出来做事了,那其间我一定叫人来帮助你们。现在这个时候,我实在是不能作什么。”

大司农忙问道:“那么王母所说的这个人,要几时才降生呢?”

西王母道:“大概还要过三四十年。”

大司农大惊道:“三四十年, 如此大灾,不是黎民都要没有了吗?”

西王母道:“有圣天子在上,又有尊使的善于教导农稼,使百姓多有储蓄,不过百姓多受一点困苦就是了。”大司农听了,还是苦苦恳求。

西王母道:“老实和尊使说,可救我必救。当初令高祖黄帝,为蚩尤战败,并未来求救于我,但是我亦派人去救。今番虽有圣天子和尊使的这种诚意,苦于时机未到,叫我亦无法可想。圣天子是超越今古的仁君,我知道他自从即位以来,无日不在忧勤惕励之中,这是很可钦佩的。尊使可归去奏告圣天子,稍释忧勤,将来大灾平定之后,至少总有二十年升平之福可享,现在劝他不必性急吧。”

大司农西王母的话说到如此,不好再说。但是千山万水而来,目的终不能达到,心中不免怏怏。西王母道:“尊使来到敝地,颇不容易,明日已邀几个朋友,请尊使同来叙叙,不要客气。”说罢,向青鸟道:“你引了尊使向各处游玩一转,明日仍一同前来。”青鸟应命,就来招呼大司农

更多文章请点击【帝尧的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