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缔造美国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美国从260年前建国就保持不扩张,和苏联思路的本质区别,就是要的东西不一样:苏联要的是权力,美国要的是和平。(图源:Amazon)

缔造美国的故事(45): 美苏扩张思路根本区别及判断现实的意义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0日】(本台制作人方伟、记者子涵采访报道)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斯考森教授继续解答,在美国,总统国会到底谁有宣战的权力?国父们对于战争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历史上很多强国都以扩展领土为某种基本动能,但美国在建立260年的过程中并不谋求扩张,为什么?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44): 铸币权从国会转给联储局是众多经济问题的根源

美国的战争宣战权属于国会

斯考森教授说,很清楚,在美国宣战的权力是在国会的手中,因为美国建国之父他们认为,不能够把整个国家进入战争、把整个国家的人力、物力全部投入战争这么大的决定权放在一个人手上,或者说放在总统的手上。他们觉得这风险太大了。所以美国如果要投入战争的话,要想清楚、查清楚,所以要由一群人来做这个决定。

因此美国宪法规定,战争的宣战权属于国会

面对突发威胁或暴乱,总统有权做出适当反应

那么,如果美国遭到突然袭击必须立刻反应的话,国会慢慢吞吞的,怎么办呢?那不是应该由总统这个总司令来反应吗?对,这个都已经考虑进去了。当美国面临着突发的威胁,或者突然出现一个造反暴乱的时候,总统是可以做适当的反应的。

斯考森教授说,我在白宫为里根总统工作的时候,当时就有一个词就叫Football,总统的“足球”,讲的就是总统的核攻击或者核反应的装置。基本上在总统身边有这么个人,他是个军人,但他不穿军服而着西装,他拎着一个皮箱子,打开之后里面只是有一个手提电脑,这个电脑是永远开着、永远连线的,总统如果需要做出迅速反应的时候,只要把密码敲进去,就可以发射美国的核导弹。

我还记得我在白宫上班的时候,我做的工作是值夜班。我记得当时晚上没事干,我就在白宫里晃来晃去的,先是晃到总统特勤处,就是总统的贴身保镖,跟他们聊天,我就乘电梯到白宫下面的防弹掩体。这个防弹掩体是二次大战时修建的,当时可以防止轰炸,后来对于核导弹攻击就没用了,但那时候还是最好的一个防护机构。

在那里我就见到那个人,坐在那儿,打开总统的公文包,更新核导弹发射的密码。我跟他聊天,他就说每天晚上都做这个事,跟五角大楼连线,每天晚上都要把密码更新,万一谁把这个密码偷走了,没用,过一会儿就过期了。

这个装置就非常重要,用白宫的话就叫做“足球”,就是总统被攻击的时候,他可以把这个球踢出去。这个人就一直带着这个东西,一旦总统用这个电脑,把指令输进去之后,美国整个国家的防卫力量就开始启动。也许那时候苏联会有核导弹打进来,美国就得要立刻回击,目的就是摧毁苏联在美国制造核灾难的一个宣战能力。总统不去挡要去回击的美国军事人员该做的工作。

如果总统接到美国被攻击的情报,他和身边这样一个助手商量完之后,决定要回应的话,他就可以立即回应。但是他回应的目的是消灭一个将发起的战争,他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必须做迅速的回应。一旦总统决定回应的话,美国的将军们他们所描准的目标,就是苏联的导弹发射井、移动发射车,总而言之就是要消灭苏联发动战争的能力,是这个目的。这个权利当然得给一个人,就是总统。想想看,如果一个巡航导弹飞往华盛顿DC,六分钟之后就到了,你说我们找国会去要宣战权,就太晚了。

所以美国建国国父们早就把这个事情安排得很好:由国会授权总统,可以具有紧急应战的权力,即国会批准总统有这么一个“足球”。随着技术的发展,相应的这个能力也会增长,也要调整。但是如果美国在这个最初紧急应战动作之外,将进入一种长期、正式的战争的话,这个宣战权是在国会的。

国会宣战是什么意思?与总统应对军事危机有何本质区别?

斯考森教授说,国会一旦宣战,就等于是:投入美国国家资源和美国人民的力量进入到一场战争。因此国会一旦宣战,美国可以强制征兵,你不想打仗也得去打仗;国家的资源都要投入进去,国会会拨出战争用款来。但是在这之前,美国宪法说,国会需要考虑清楚。因为战争不是开玩笑的事,美国的儿女会上战场,会牺牲,这是个重大的决定。国会必须考虑清楚。

当然军事反击、军事回击,总统就是用现有的军事手段就可以了,他不能够用到让海军、空军立即去征兵,他做不到,这个一定是国会宣战之后才能具有的权力。就是说,总统在面对突发攻击的时候,他有快速反应的权力,但是要正式进入战争的话,需要国会决定。从国父们的角度来看,美国如果要正式进入战争,这个决定要慢、要斟酌清楚。就象现在我们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战争,当初有没有考虑清楚,有没有斟酌好,进去之后到底对美国意味着什么?这就需要国会来考量。

国父们对战争是一种怎样的态度?

斯考森教授说,国父们对战争非常憎恨,他们觉得战争是最糟最糟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能不用就不用。所以他们希望能建立一个系统,通过别的方法,通过各种各样的谈判等别的方法去解决冲突,而不要去进入战争。

另外他们也认为,甚至对于当时的情况,对于美国一直维持长备军,他们都很焦虑,因为首先军费很昂贵,其次总统会不会拿这个长备军来加强自己的权力,攫取权力来镇压人民等等之类伤害人民的权利。所以他们在整个宪法设计上,都精心细致考虑和设计,不让这种情况出现。

关于战争托马斯·杰弗逊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一个对你污辱性的攻击,如果不加以回应,它将带来更多污辱性的攻击。所以在国父非常不喜欢战争的情况下,对这样的说法怎么看?我们先来看苏联时代,那时苏联的这些卫星国,假如它们有任何反抗动作的话,苏联都会毫不犹豫地施加镇压,所以这些东欧国家就吓到根本不敢惹苏联了,规规矩矩听话,否则就会招致苏联的强力镇压。

美国建国之父他们其实在设计宪法的时候,他们不希望象这样用恐惧来镇压人民,他们希望的是:当你非常强大的时候,你有保持回应权力的时候,别人就不会来惹你了。

就象现在的伊朗,川普总统对伊朗是非常强硬的,说你要是敢动我们美国人的话,我们马上就会予以强烈回击。所以川普把伊朗的将军干掉之后,伊朗其实是不敢真正做什么的,因为美国足够强大,它不敢惹。象最近发生的伊朗用火箭袭击打死了一个美国人,美国五个不同的反击动作就回应过去了。

所以就是说,这些中东的恐怖组织,它们其实就是干点这个那个的,它都是想试探一下美国的反应,那么这个时候,美国如果反应非常强的话,每次你试探我,就是重手回击,很快它们就不敢再挑衅了。所以对于这种挑衅不回击的话,接着就会有很多的挑衅。

所以美国的策略就是:在回击的时候要有根据、有道理、有因由;回击的时候不攻击平民,专门攻击军事目标。保持这么做,就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你不要惹我们,因为惹我们,我们会重拳回击的。这种做法,不仅是美国建国先父已经奠定了这样的原则,历代的美国总统也都用这种方法来解决冲突。

但是在近代,比如说在越南战争、朝鲜战争的时候,总统就绥靖,试图安抚对方,他认为我们对对方好,对方就会对我们好。不会的!你对对方好,对方只会乘虚而入。所以包括在美苏冷战时代,我们就允许苏联跟我们平起平坐,拥有同样的核武器,这种和敌人和平共处的做法,是不对的。美国必须强大,不仅强大,并且要比敌人强大很多,才能够避免冲突。对方对美国的第一次挑衅、第二次挑衅你都不回击的话,就会不断冲突,就会出现很多很多的小冲突,最终美国会丧失很多的生命。所以美国必须保持比敌人更强大。

美国人民不喜欢战争,但是如果可以阻止挑衅和战争的话,美国会毫不犹豫地使用战争。

美国人是如何看待领土扩张问题的?

斯考森教授说,历史上很多强国或帝国,都是以扩张领土为某种基本动能,攫取领土、兼并新土地以扩张帝国的版图。在美国建立260年的过程中,美国不谋求占领别的国家的领土,或者兼并扩张美国。原因非常非常简单,就是因为美国人希望我们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宗教、自己的经济、自己的独立地位,也希望别人也是如此。

所以美国不想强加自己的意志在别人身上,他们应该有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生活方式。美国是世界大家庭的一员,所以美国人不谋求自己的土地,强加自己的生活方式在别人身上。但是美国如果被侵略的话,美国用武力还击;在占领对方的国土之后,美国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国土逐渐还给人家,让他们自己来治理自己。这是美国处理土地问题的方法。

所以二次大战之后,德国被完全击败了,但是美国人非常高兴地帮助德国重建,让德国重新成为一个主权国家。另外一个就是日本,美国帮助日本重建,让日本重新拥有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独立。美国唯一小心的就是不让它们重新变成一个战争机器,重新成为一种军事威胁,而是让他们成为美国的好朋友和贸易伙伴。而这两个国家在一时之间,真的成了美国在欧洲和亚洲最大的贸易伙伴。这就是美国人的态度。

美国有的时候会在打败的敌国,在那里军事占领一段时间,原因是因为这个国家太弱了,它其实抵抗不了其它要颠覆它的别国力量,所以美国才在那里驻军。而美国的态度从建国之父开始就是:不要和我们开战,和我们做朋友。但如果你确实要跟我们开战的话,我们也会打败你,并且进去坐在那儿,目的是直到威胁美国的力量被消灭掉,这个国家成为美国的朋友。我很认同这种非常平衡的做法。

对于扩张,美国思路和苏联思路有何根本区别?

斯考森教授说,苏联它就和美国不一样,它四处扩张的同时,推广它的意识形态、它的文化。美国从来不想这么做。苏联在它很强大的时候,它四处扩张毫不犹豫。说美国如果在260年前国父建国的时候,还是一个很弱的美国,那个时候不想扩张还能理解;今天美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强权,仍然保持不扩张,为什么?和苏联思路的本质区别,也很简单,就是要的东西不一样。

苏联要的是权力,美国要的是和平。美国认为和平只有靠给予别人自由才可以得到。举个例子,就象现在美国国内的这样一个价值之争,一个是自由派民主党这边,另一个是共和党保守派这边。自由派它们强调的是要权力,他们需要有政府的权力,这样可以强制全体美国人民去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但是保守派不是的,他们认为人是通过自由去达成成功,用繁荣和成功来凝聚人民、去达到和平。所以通过个人选择,是一个社会最重要的东西。这也是两种思路的不同。

所以这里无论是苏联对比美国,还是美国国内自由派面对保守派,都是一样的,这个本质是一样的。但是看到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苏联它不论在什么地方,它的实验都失败,到处失败。自由派在美国也是一样,它在美国哪里的尝试都是失败的,而保守的理念在哪里包括在美国都是成功的,因为他带来了自由和繁荣。

(待续,敬请关注)

========================================

保罗 .斯考森教授所出版的有关美国宪法和揭露美国共产主义的系列丛书,是当今美国关于这方面话题的权威著作,希望了解第一手资讯的懂英文的读者朋友可以在这里购买阅读。

缔造美国的故事(44): 铸币权从国会转给联储局是众多经济问题的根源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