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美國從260年前建國就保持不擴張,和蘇聯思路的本質區別,就是要的東西不一樣:蘇聯要的是權力,美國要的是和平。(圖源: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45): 美蘇擴張思路根本區別及判斷現實的意義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0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斯考森教授繼續解答,在美國,總統國會到底誰有宣戰的權力?國父們對於戰爭的態度是什麼樣的?歷史上很多強國都以擴展領土爲某種基本動能,但美國在建立260年的過程中並不謀求擴張,爲什麼?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44): 鑄幣權從國會轉給聯儲局是衆多經濟問題的根源

美國的戰爭宣戰權屬於國會

斯考森教授說,很清楚,在美國宣戰的權力是在國會的手中,因爲美國建國之父他們認爲,不能夠把整個國家進入戰爭、把整個國家的人力、物力全部投入戰爭這麼大的決定權放在一個人手上,或者說放在總統的手上。他們覺得這風險太大了。所以美國如果要投入戰爭的話,要想清楚、查清楚,所以要由一羣人來做這個決定。

因此美國憲法規定,戰爭的宣戰權屬於國會

面對突發威脅或暴亂,總統有權做出適當反應

那麼,如果美國遭到突然襲擊必須立刻反應的話,國會慢慢吞吞的,怎麼辦呢?那不是應該由總統這個總司令來反應嗎?對,這個都已經考慮進去了。當美國面臨着突發的威脅,或者突然出現一個造反暴亂的時候,總統是可以做適當的反應的。

斯考森教授說,我在白宮爲里根總統工作的時候,當時就有一個詞就叫Football,總統的“足球”,講的就是總統的核攻擊或者核反應的裝置。基本上在總統身邊有這麼個人,他是個軍人,但他不穿軍服而着西裝,他拎着一個皮箱子,打開之后里面只是有一個手提電腦,這個電腦是永遠開着、永遠連線的,總統如果需要做出迅速反應的時候,只要把密碼敲進去,就可以發射美國的核導彈。

我還記得我在白宮上班的時候,我做的工作是值夜班。我記得當時晚上沒事幹,我就在白宮裏晃來晃去的,先是晃到總統特勤處,就是總統的貼身保鏢,跟他們聊天,我就乘電梯到白宮下面的防彈掩體。這個防彈掩體是二次大戰時修建的,當時可以防止轟炸,後來對於核導彈攻擊就沒用了,但那時候還是最好的一個防護機構。

在那裏我就見到那個人,坐在那兒,打開總統的公文包,更新核導彈發射的密碼。我跟他聊天,他就說每天晚上都做這個事,跟五角大樓連線,每天晚上都要把密碼更新,萬一誰把這個密碼偷走了,沒用,過一會兒就過期了。

這個裝置就非常重要,用白宮的話就叫做“足球”,就是總統被攻擊的時候,他可以把這個球踢出去。這個人就一直帶着這個東西,一旦總統用這個電腦,把指令輸進去之後,美國整個國家的防衛力量就開始啓動。也許那時候蘇聯會有核導彈打進來,美國就得要立刻回擊,目的就是摧毀蘇聯在美國製造核災難的一個宣戰能力。總統不去擋要去回擊的美國軍事人員該做的工作。

如果總統接到美國被攻擊的情報,他和身邊這樣一個助手商量完之後,決定要迴應的話,他就可以立即迴應。但是他迴應的目的是消滅一個將發起的戰爭,他是爲了這個目的而必須做迅速的迴應。一旦總統決定迴應的話,美國的將軍們他們所描準的目標,就是蘇聯的導彈發射井、移動發射車,總而言之就是要消滅蘇聯發動戰爭的能力,是這個目的。這個權利當然得給一個人,就是總統。想想看,如果一個巡航導彈飛往華盛頓DC,六分鐘之後就到了,你說我們找國會去要宣戰權,就太晚了。

所以美國建國國父們早就把這個事情安排得很好:由國會授權總統,可以具有緊急應戰的權力,即國會批准總統有這麼一個“足球”。隨着技術的發展,相應的這個能力也會增長,也要調整。但是如果美國在這個最初緊急應戰動作之外,將進入一種長期、正式的戰爭的話,這個宣戰權是在國會的。

國會宣戰是什麼意思?與總統應對軍事危機有何本質區別?

斯考森教授說,國會一旦宣戰,就等於是:投入美國國家資源和美國人民的力量進入到一場戰爭。因此國會一旦宣戰,美國可以強制徵兵,你不想打仗也得去打仗;國家的資源都要投入進去,國會會撥出戰爭用款來。但是在這之前,美國憲法說,國會需要考慮清楚。因爲戰爭不是開玩笑的事,美國的兒女會上戰場,會犧牲,這是個重大的決定。國會必須考慮清楚。

當然軍事反擊、軍事回擊,總統就是用現有的軍事手段就可以了,他不能夠用到讓海軍、空軍立即去徵兵,他做不到,這個一定是國會宣戰之後才能具有的權力。就是說,總統在面對突發攻擊的時候,他有快速反應的權力,但是要正式進入戰爭的話,需要國會決定。從國父們的角度來看,美國如果要正式進入戰爭,這個決定要慢、要斟酌清楚。就象現在我們在阿富汗長達20年的戰爭,當初有沒有考慮清楚,有沒有斟酌好,進去之後到底對美國意味着什麼?這就需要國會來考量。

國父們對戰爭是一種怎樣的態度?

斯考森教授說,國父們對戰爭非常憎恨,他們覺得戰爭是最糟最糟的解決問題的方法,能不用就不用。所以他們希望能建立一個系統,通過別的方法,通過各種各樣的談判等別的方法去解決衝突,而不要去進入戰爭。

另外他們也認爲,甚至對於當時的情況,對於美國一直維持長備軍,他們都很焦慮,因爲首先軍費很昂貴,其次總統會不會拿這個長備軍來加強自己的權力,攫取權力來鎮壓人民等等之類傷害人民的權利。所以他們在整個憲法設計上,都精心細緻考慮和設計,不讓這種情況出現。

關於戰爭托馬斯·傑弗遜說過這樣一句話,他說:一個對你污辱性的攻擊,如果不加以迴應,它將帶來更多污辱性的攻擊。所以在國父非常不喜歡戰爭的情況下,對這樣的說法怎麼看?我們先來看蘇聯時代,那時蘇聯的這些衛星國,假如它們有任何反抗動作的話,蘇聯都會毫不猶豫地施加鎮壓,所以這些東歐國家就嚇到根本不敢惹蘇聯了,規規矩矩聽話,否則就會招致蘇聯的強力鎮壓。

美國建國之父他們其實在設計憲法的時候,他們不希望象這樣用恐懼來鎮壓人民,他們希望的是:當你非常強大的時候,你有保持迴應權力的時候,別人就不會來惹你了。

就象現在的伊朗,川普總統對伊朗是非常強硬的,說你要是敢動我們美國人的話,我們馬上就會予以強烈回擊。所以川普把伊朗的將軍幹掉之後,伊朗其實是不敢真正做什麼的,因爲美國足夠強大,它不敢惹。象最近發生的伊朗用火箭襲擊打死了一個美國人,美國五個不同的反擊動作就迴應過去了。

所以就是說,這些中東的恐怖組織,它們其實就是乾點這個那個的,它都是想試探一下美國的反應,那麼這個時候,美國如果反應非常強的話,每次你試探我,就是重手回擊,很快它們就不敢再挑釁了。所以對於這種挑釁不回擊的話,接着就會有很多的挑釁。

所以美國的策略就是:在回擊的時候要有根據、有道理、有因由;回擊的時候不攻擊平民,專門攻擊軍事目標。保持這麼做,就一個非常清晰的信號:你不要惹我們,因爲惹我們,我們會重拳回擊的。這種做法,不僅是美國建國先父已經奠定了這樣的原則,歷代的美國總統也都用這種方法來解決衝突。

但是在近代,比如說在越南戰爭、朝鮮戰爭的時候,總統就綏靖,試圖安撫對方,他認爲我們對對方好,對方就會對我們好。不會的!你對對方好,對方只會乘虛而入。所以包括在美蘇冷戰時代,我們就允許蘇聯跟我們平起平坐,擁有同樣的核武器,這種和敵人和平共處的做法,是不對的。美國必須強大,不僅強大,並且要比敵人強大很多,才能夠避免衝突。對方對美國的第一次挑釁、第二次挑釁你都不回擊的話,就會不斷衝突,就會出現很多很多的小衝突,最終美國會喪失很多的生命。所以美國必須保持比敵人更強大。

美國人民不喜歡戰爭,但是如果可以阻止挑釁和戰爭的話,美國會毫不猶豫地使用戰爭。

美國人是如何看待領土擴張問題的?

斯考森教授說,歷史上很多強國或帝國,都是以擴張領土爲某種基本動能,攫取領土、兼併新土地以擴張帝國的版圖。在美國建立260年的過程中,美國不謀求佔領別的國家的領土,或者兼併擴張美國。原因非常非常簡單,就是因爲美國人希望我們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宗教、自己的經濟、自己的獨立地位,也希望別人也是如此。

所以美國不想強加自己的意志在別人身上,他們應該有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生活方式。美國是世界大家庭的一員,所以美國人不謀求自己的土地,強加自己的生活方式在別人身上。但是美國如果被侵略的話,美國用武力還擊;在佔領對方的國土之後,美國要做的就是把這個國土逐漸還給人家,讓他們自己來治理自己。這是美國處理土地問題的方法。

所以二次大戰之後,德國被完全擊敗了,但是美國人非常高興地幫助德國重建,讓德國重新成爲一個主權國家。另外一個就是日本,美國幫助日本重建,讓日本重新擁有自己的文化和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獨立。美國唯一小心的就是不讓它們重新變成一個戰爭機器,重新成爲一種軍事威脅,而是讓他們成爲美國的好朋友和貿易伙伴。而這兩個國家在一時之間,真的成了美國在歐洲和亞洲最大的貿易伙伴。這就是美國人的態度。

美國有的時候會在打敗的敵國,在那裏軍事佔領一段時間,原因是因爲這個國家太弱了,它其實抵抗不了其它要顛覆它的別國力量,所以美國纔在那裏駐軍。而美國的態度從建國之父開始就是:不要和我們開戰,和我們做朋友。但如果你確實要跟我們開戰的話,我們也會打敗你,並且進去坐在那兒,目的是直到威脅美國的力量被消滅掉,這個國家成爲美國的朋友。我很認同這種非常平衡的做法。

對於擴張,美國思路和蘇聯思路有何根本區別?

斯考森教授說,蘇聯它就和美國不一樣,它四處擴張的同時,推廣它的意識形態、它的文化。美國從來不想這麼做。蘇聯在它很強大的時候,它四處擴張毫不猶豫。說美國如果在260年前國父建國的時候,還是一個很弱的美國,那個時候不想擴張還能理解;今天美國已經是世界第一強權,仍然保持不擴張,爲什麼?和蘇聯思路的本質區別,也很簡單,就是要的東西不一樣。

蘇聯要的是權力,美國要的是和平。美國認爲和平只有靠給予別人自由纔可以得到。舉個例子,就象現在美國國內的這樣一個價值之爭,一個是自由派民主黨這邊,另一個是共和黨保守派這邊。自由派它們強調的是要權力,他們需要有政府的權力,這樣可以強制全體美國人民去做他們認爲正確的事情。但是保守派不是的,他們認爲人是通過自由去達成成功,用繁榮和成功來凝聚人民、去達到和平。所以通過個人選擇,是一個社會最重要的東西。這也是兩種思路的不同。

所以這裏無論是蘇聯對比美國,還是美國國內自由派面對保守派,都是一樣的,這個本質是一樣的。但是看到的結果是什麼呢?就是蘇聯它不論在什麼地方,它的實驗都失敗,到處失敗。自由派在美國也是一樣,它在美國哪裏的嘗試都是失敗的,而保守的理念在哪裏包括在美國都是成功的,因爲他帶來了自由和繁榮。

(待續,敬請關注)

========================================

保羅 .斯考森教授所出版的有關美國憲法和揭露美國共產主義的系列叢書,是當今美國關於這方面話題的權威著作,希望瞭解第一手資訊的懂英文的讀者朋友可以在這裏購買閱讀。

締造美國的故事(44): 鑄幣權從國會轉給聯儲局是衆多經濟問題的根源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