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張果老來見帝堯,成了治水工程指揮(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張果老來見帝堯,成了治水工程指揮(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帝堯的故事

帝堯時代修出人身的張果老 來做治水的工程指揮 怎麼回事?

【帝堯的故事】51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7日】(作者: 紫君)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上集講到帝堯忽然看見山海中有無數大船,連翩直向這邊駛來。到岸之後,爲首的一個官員徑直到帝堯面前行禮叩見。帝堯一看,乃是共工孔壬。

原來共工自從受命治水之後,一向就總是在西北方治水。平時遇事就同他的臣子相柳商議決定,有時與南方的驩兜三苗通通消息。這時聽說帝堯巡守,料想要來視察河工,他佈置妥當之後,就來迎駕,從華山一直追尋到此。帝堯就問他治水的一切情形。共工鋪張揚厲的說了一遍。

帝堯聽了,也不言語。共工便問帝堯:“現在帝將去往何處?”

帝堯道:“朕欲往橋山。”  

共工道:“那麼不必再上船,從此地走陸路一直向北就到了。”

帝堯道:“那你就來作嚮導吧 。”

於是大家就跟着共工前行。到了一處,共工指着前面的一座山向帝堯道:“從前沒鬧大水的時候,越過這座山,就到橋山了。比較近。現在被洪水淹沒,山路填塞,裏面已變成一個大湖,不能行走,只能繞山西邊而行,要多走好幾天的路程。”

帝堯聽了,知道那漁夫的舊居就在這裏,好好的田地,就都變成了湖?洪水沖刷,如此厲害!心中疑惑,遂吩咐先到那座山上去看看。不一時,到了半山,只見那山的缺口處微微有水流下,並不甚大,想來是從那山內的湖中溢出來的。但是山路陡險,處處絕壁,無路可通。

正在彷徨之際,忽見西面山上遠遠的來了一個人,看他在崎嶇峻峭的山路之中飛步行走,竟像毫不經意的樣子,不覺心中有點納罕。

不一會兒,這人已到帝堯面前,只見他頭戴草笠,身着葛衣,足履芒鞋,手執竹杖,鬚髯飄飄,大有神仙之概。一見帝堯,便拱手道:“聖天子駕到,迎候稽遲,失禮失禮。”

帝堯慌忙還禮,便問他:“貴姓?”

那人道:“小道姓張,名果。有些人以爲小道有了些年紀,都呼小道爲張果老,其實小道卻是一個單名。”

不一會兒,這人已到帝堯面前,說叫張果(示意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
不一會兒,這人已到帝堯面前,說叫張果(示意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

帝堯問道:“汝今年高壽幾何?”

張果老笑笑道:“小呢,小呢,聖天子即位的那一年丙子年,就是小道做人的第一年。”  

讀者朋友, 這裏張果老說那是他做人 第一年,是指他修仙成道變化人身的第一年。但是帝堯並不知道, 因此帝堯道:“那麼汝今年只有三十六歲,並不算大,何以生得如此蒼老呢?”

張果老道:“小道自己也不知道,大約是操勞太過的原故。”

帝堯道:“朕聽見人說,此山之地將化爲湖,你提前早已知道,勸住在裏面的人從速遷移,不知道有這回事嗎?”

張果老道:“是有的。他們不肯聽小道之言,枉死了一大半。”

帝堯道:“好好的山地,何以會變成湖?你又怎麼能預先知道呢?可以賜教嗎?”

張果老道:“這也沒什麼,憑着經驗吧。經年曆久,遇過很多這樣的事。所以未發之先,能夠預先感知而已。” 

帝堯聽了這話,亦不再根究,便說道:“朕剛纔察看情形,那山勢並不甚高,不知裏面的湖總共有多大?”

張果老道:“裏面並不很大。這支山脈本是橋山的分支,它的水就從橋山南端的水流下來。若從這山越過去,便是橋山大路。現在因爲山勢一部分忽然隆起,阻住了水路,所以蓄積而成湖,裏面的面積並不大。”

帝堯聽了,想了一想,向衆臣道:“朕的意思,這個湖水既然不大,又在山內,即無用處,又阻礙來往的交通,要它何用?朕想如果把這個山鑿它一個口,將湖水泄去,依舊使它成爲良田,恢復交通,汝等以爲如何?”

和仲道:“恐怕勞民傷財,得不償失。”

籛鏗道:“依臣愚見,可先考察一番,如果可以施功,不妨開鑿,亦是開發農田、改良路政的好辦法。”大家聽了這話,都很贊成。

帝堯回顧張果老道:“道者,你看如何?”

張果老笑道:“小道這次來就是專爲此事。小道知道此路必將復開,所以早就把此中山勢、水路、地理都瞭解清楚了。至於何處可以泄水,何處可以開路,都瞭然於胸。一經指點,包管半月之內可以成功,請聖天子放心決定吧。”

帝堯聽了,很以爲然,便說道:“那麼就請你來作這個工程指揮吧。”

當下決定了,共工就去召集民夫,預備工具。

數日之後動起工來,一切都由張果老指揮,和仲、和叔、共工三人分頭監工。赤將子輿本是木工出身,也到這兒來幫助修理器具。帝堯籛鏗兩個每日來往,勉勵工人。

籛鏗有一項絕技,是善於烹調,無論什麼蔬菜葷腥,一經他親自動手,那滋味即與尋常不同,尤其擅長的是斟雉羹

這次他看見山上的雉雞甚多,就隨時獵獲了,烹調起來,獻與帝堯並且與和仲、和叔和那些工人分享。大家吃了,無不口角生津,歎賞不絕。便是帝堯向來不貪口味的人,吃了之後亦極口說好,所以特別爲它多吃些。從此籛鏗雉羹便名聞後世了,至今還有‘天下第一羹’的美名。

且說帝堯君臣上下齊心,通力合作,不到半個月,那湖中之水果然泄盡,但留了一條流水的通路,就是現在的洽峪水的上源。又過了幾日,工程全部完畢。從下面上去,遠望山頂,如同開了一扇門一般,後人就給了它一個名字叫它做堯門山。

帝堯率領衆臣上去一望,只見裏面一片平原,約有一二里開闊,水勢新退,泥濘難行。幸喜連着幾天烈日,近邊一帶漸可涉足,於是大衆就緩緩過去,到了橋山。

到了橋山之後,只見黃帝的陵寢建築的非常之雄偉。左邊有一房屋,就是當時左徹所住的。左徹,是黃帝時的大臣,黃帝昇天之後,左徹率領留下的大臣們用木雕了黃帝的像來拜祭。後來也是他力主,立了顓頊爲帝,所以也是青史留名,一代良臣。

下面有宏偉的享殿,是春秋祭祀之所在。當下帝堯和衆臣齋戒沐浴,三日之後,謁陵致祭。 

致祭的時候,帝堯拜畢,又俯伏良久,方纔起身,默默如有所祝。衆臣都知道,他所祝的不是治水之事,就是求賢禪位之事了。

祭畢之後,帝堯就問共工道:“此地離那洪水發源之地近嗎?”

共工忙應道:“很近很近。從此北去到了崇吾山上,就望得見了。”帝堯於是就率領衆臣,同往崇吾山而來。

到得山上一望,只見東北一帶浩淼際天,儼如大海,一方直接西北,一方直走東南。

帝堯等到得山上一望,只見東北一帶浩淼際天,儼如大海(授權圖片)
帝堯等到得山上一望,只見東北一帶浩淼際天,儼如大海(授權圖片)

帝堯問共工道:“這個水勢是否向龍門山瀉去?你前次奏報,調查確實嗎?”  

共工道:“調查得很確實。這個水勢,大半由崑崙山、峚(mì) 山、鐘山而來;有一小部分從積石山而來,到此積爲大海,地勢北高南低,水漲的時候,就向孟門山上溢出去,所以冀州、雍州,首受其害,這是臣歷年以來調查得確確實實的。”

帝堯道:“這幾年來,下流的水雖則比較好些,但是終究源源不絕,每年被淹沒的民田仍屬不少,照這樣下去,將來人無耕種之地,民有缺食之憂,如何是好?你奏報中所提的幾種方法,朕皆一一照準,何以數年以來毫無功效?”  

共工被帝堯的這一番責問,搞得惶恐萬分,正不知如何回答,忽然旁邊高樹上有一隻飛鳥,直墜下來,正落在帝堯的腳旁。

大家一看,只見那鳥的顏色青中還帶點兒赤色,形狀如鳧(fú),就是俗稱的野鴨子。最奇怪的是,它只有一隻眼睛、一隻翅膀和一隻腳,彷彿是半隻鳥一般。掉到地上之後,一個勁兒的在地上亂竄亂跳亂撲騰,很不自由。大家正在詫異,忽然樹上又墜下一隻同樣的鳥來,大家看到,原來一隻是右半邊,一隻是左半邊,兩隻相遇之後,頓時兩身配合,凌空飛翔而去。大家才悟到,這就是比翼鳥

籛鏗首先嘆息道:“這個是不祥之物呢!某從前看見一種書上說:崇吾之山,有鳥名叫‘蠻蠻’,比而後飛。此鳥一旦出現則天下大水。現在天下正在大水,它竟出現,豈非是不祥之鳥嗎?”

張果老聽了,就反問道:“究竟天下大水之後,此鳥纔出現,還是此鳥出現之後,天下才大水?”

籛鏗道:“洪水已好多年了,此鳥究竟何時出現,可惜不能知道。按理想起來,當然是此鳥出現之後纔有洪水。”

張果老道:“這個很容易證明。此山居民不少,回來下山之時,找土人一問就是了。”

正說着,剛巧有四五個百姓扛了柴木而來。籛鏗就過去問他們道:“這山上有一種異鳥,要兩隻合起來才能飛,汝等見過嗎?”

那些人聽了,連忙說道:“看見過的,真是稀奇。”

籛鏗又問道:“這鳥是向來有的呢,還是近幾年來纔有的呢?”

那人道:“向來沒有的,今年春初方纔看見。我們正覺得稀奇,世界上竟有這樣古怪的鳥兒。”籛鏗道:“不要是向來就有的,你們沒有看見吧?”

那四五個人齊聲說道:“沒有,沒有,向來一定沒有。我們都是居住在這山裏的人,以砍柴爲業,每日至少要在山上跑四五次。這山上有幾顆樹、幾根草,我們大概都知道,何況是那麼大的鳥兒。”

籛鏗聽了不信,還要再問,

張果老忙止住他道:“不必問了。小道從前在此山上亦不知道跑過多少次,有時看見此鳥,有時就不見此鳥。可是計算起來,看見此鳥之後,天下必定大水。古書上所說是一點不錯的。”

籛鏗道:“那麼現在天下已經大水多年,何以這鳥方纔出現呢?”

是啊。問的有道理啊。那麼張果老是怎麼說的呢?

【帝堯的故事】52   帝堯欲求西王母解決水患 遇羽仙衷言勸歸 知大災是天意

更多文章請點擊【帝堯的故事】系列。

責任編輯: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