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赤將子輿白日飛昇,追隨洪崖仙人而去(示意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
赤將子輿白日飛昇,追隨洪崖仙人而去(示意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
帝堯的故事

帝堯看着赤將子輿白日飛昇 有一人恨不能同去的竟是後來的彭祖!

【帝堯的故事】53

【希望之聲2020年9月4日】(作者:紫君)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上次我們講到帝堯在去崑崙山的途中,遇到羽仙,勸阻帝堯謹遵天意。然後瞬息之間那仙人乘坐的枯樹根,直射而去。 船上的人 無不看得奇絕,大家只是發呆。

那船伕忽然說道:“這是‘貫月槎’,我們這裏看見它有幾次了。有些人叫它‘掛星槎’,大約十二年來一次,這回是第三次了。”

籛鏗忙問道:“槎上的仙人,到岸上來過嗎?”

那舟子道:“從沒有上來過。上次記得有人從南海來,在海中亦遇到他,知道他們是仙人,要想求他們度脫。那仙人拿了些露水,將露水飲入口中一嗽,又噴將出來,霎時間天地盡晦,咫尺不能相見。隔了許久,天地復明,那槎已不見了。這個真是仙人呢。”

帝堯見到仙人乘槎而去(示意圖片:清代乘槎仙人盆景,故宮博物院藏)
帝堯見到仙人乘槎而去(示意圖片:清代乘槎仙人盆景,故宮博物院藏)

帝堯等聽了,回到船中,大家商議。

赤將子輿道:“既然仙人如此說,料想崑崙山必不可到,不如回去吧。”

帝堯無法,只得轉舵登岸,怏怏而歸。

到得半途,張果老忽然向帝告辭,說有事要到別處去。於是張果老就辭了衆人,飄然去了。

到了次日,籛鏗忽然也向帝堯辭職,說要到別處去。帝堯問他去做什麼事,籛鏗道:“臣想人生在世,不過百年,到得壽數一終,一切化爲烏有,終身忙忙碌碌,何苦乃而!所以臣意欲辭去官職,去求那長生之術。雖則不想同柏成子高、王栩、張果老、赤將先生等一樣的長壽成仙,但求多活幾年,於願已足了。”

帝堯道:“四方多難,你年紀正輕,又系王室貴戚,理應輔佐朕躬,爲百姓盡力,怎麼能只想自己,要避世修練,獨善其身呢!赤將先生繫世外之人,經朕敦請,尚且肯在此宣力,何況你呢?壽數長短,是天命所定。長生之術,求不求得到,亦是有命的。一切自有天意。等你年紀稍長,天下稍定之後,你再去求吧。”

籛鏗帝堯不答應,只好作罷,但是他的這個心志始終不改。最終由於他一心求道,活到了八百多歲,就是人們都知道的彭祖。此是後話。 

且說帝堯這次歸途,路過冢山,沿漢水而下。過南山,又到華山,只見空中一朵彩雲,翱翔而至,到得帝堯面前漸漸落下。中有一人,卻是柏成子高,見了帝堯施禮道:“聞帝東歸,特來迎接。”

帝堯慌忙還禮。赤將子輿問他道:“汝已歷劫墮落,何以還能乘雲?”

柏成子高道:“我遭的是小劫,並非轉生輪迴人世,所以性靈不昧,一切自能照舊,不過不能再居天上罷了。”

帝堯便將西海遇仙之事,告訴了子高。

子高道:“臣道行不深,於這洪水的原因及將來如何收拾之法,都不能了了。但臣也聽見說過,這是天數,非人力可挽回。請帝安心回都,不必憂慮,靜待天命罷了。”

帝堯道:“是。”

子高依舊乘雲,向肇山而去。帝堯由山海坐船,回到平陽,已是冬季了。

光陰荏苒,倏忽又是十二年。這年已是帝堯在位的第四十八載。這十二年之中,水患年年有增無減,真是無法可想。

這年帝堯照例又須出去巡守,這次目的地在北嶽恆山。一切政務仍由大司農等治理。同行者和叔、赤將子輿籛鏗幾箇舊人之外,還有一個名叫叔均,是大司農的胞弟,名叫臺璽的兒子。叔均很精明強幹,所以這次叫他隨行,以廣見聞,而增閱歷。

還有一個就是狐不諧。帝堯歷來非常注重尋訪賢人,這個狐不諧也是帝堯的老師推薦的,是個德行高超人士。因爲他不受官職,所以帝堯也拜爲老師。常來常往,絕無拘束。這時他正好又在都城,帝堯便邀他同行,他亦並不推辭。於是大衆一齊起身,沿着汾水而上。

走了兩日,到得一處,只見一片平原,很是寬廣。狐不諧向帝堯說道:“現在孟門山上的水,仍是源源不絕的下來。山海之水,逐年增加,民田逐年淹沒。都城平陽地勢較低,不久恐有危險。最好請帝在此處築一個陪都,萬一水淹平陽,即遷於此,亦是未雨綢繆,有備無患之意,未知帝意以爲如何?”

帝堯聽了,大以爲然。那築城之事,就叫大司農等去籌劃辦理,帝堯等依舊前行。

渡過昭餘祁大澤,路上忽然遇見了尹壽,帝堯大喜,忙和籛鏗上前施禮,並問道:“弟子長久不見老師,非常記念,屢次到河陽拜訪,總說老師雲遊未返。今日相逢,大幸!大幸!但不知老師這幾十年中究在何處?”

尹壽道:“某自從孟門山洪水陡發之後,仰觀天象,災氣重重,知道這個不是無端之事,亦不是幾年可了之事。所以那年籛鏗隨帝從政之後,某就棄家出遊,到處物色人才,想找到可以平治這個水患之人,以分聖主之憂,安天下百姓。四年前,觀察到景星出於冀。推算起來, 冀州地方,必有大聖人降生,又一 想,那大聖人雖則降生,現在還只不過是個幼童,就使找到,亦不能薦之於帝,所以就打算先回去,過二十年再來找吧。”

帝堯道:“原來如此。老師爲國爲民的心,亦可謂至矣。但是老師遊歷天下數十年,治水的大聖人雖一時還不能訪到,其餘能治天下的聖人,曾經遇到過嗎?”

尹壽道:“這種人呢亦有,不過多是遁世之士,與巢父、許由差不多,決不肯出來的,亦不必說吧。”

帝堯道:“老師說說何妨,或者弟子去請求,竟肯出來做事,豈不是好!”

尹壽道:“依某所遇到的,還有兩個。一個叫子州支父,一個叫伊蒲子。他們的德行學識,都和許由不相上下。”

說着,又將兩個的住址,告訴了帝堯帝堯大喜,謹記在心。又談了片時,尹壽告辭,自回王屋山而去。

這裏帝堯等依舊前行,到了恆山,會見諸侯,一切舊例,不必細說。禮畢之後,帝堯就由恆山北麓下山,向東北前進。走過涿鹿,景仰了一回黃帝的遺蹟,再向東北。

又走了一程,帝堯手指遠處問: “那邊過去是何處?”

和叔道:“那邊隱隱然橫於天際,如一根頭髮似的,聽說亦是新突長起來的山,山外就是翰海。從前此地之水有些都流到翰海里去,如今有山橫住,都改向了。”

帝堯聽了,知道這次水災真是天地之大變,人力不容易挽回的。

一日,行到獨山,帝堯在獨山上行了一個祭祀,默默禱告,求水患速平。祭畢之後,吩咐從人不再前進,仍由原路回到涿鹿,心想乘便一省母親慶都之墓。

於是再向南行。一日,走到一處山邊,忽聽得空中有一陣異鳥之鳴聲,大家擡頭一看,原來是一隻青鸞,鸞上穩坐着一個道人。

帝堯認得是洪崖仙人,方欲招呼,只聽得洪崖仙人在空中大叫道:“赤將子輿,遊戲人間已經多年,這裏俗務已畢,還不同我歸去,更待何時?”

赤將子輿聽了,哈哈大笑起來,轉身向帝堯打個稽首,又和籛鏗等拱一拱手,說道:“野人去了,告辭,告辭。”

只見他忽而之間飛起空中,追着洪崖仙人的青鸞,一同飛去,越過山峯,轉瞬間已不知所在。

赤將子輿忽而之間飛起空中,追着洪崖仙人的青鸞,一同飛去(示意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
赤將子輿忽而之間飛起空中,追着洪崖仙人的青鸞,一同飛去(示意圖片: 希望之聲合成 )

帝堯及大衆看了,都驚歎不已,這豈不就是白日飛昇嘛。後人就將那座山取名叫作洪崖山。獨有那籛鏗悵悵尤甚,恨不得跟了赤將子輿同去,一路上總是凝思不止,念念不忘。 

且說帝堯到了唐邑,拜祭過母親慶都之墓,仍向南行,沿着大陸澤西岸向前。一日,到了一座山上,望見那澤中波濤洶涌,連一隻船都沒有。記得從前並不如此,水患之深,以至於此,不禁慨然嘆息。徘徊了一會,方纔下山,向西北而去。

過了昭餘祁大澤,沿汾水而下,只見那新建的陪都已蓋好了。帝堯巡視了一遍,回平陽而去。 

流光迅速,這年是帝堯即位後的第五十載了。

一日,帝堯退朝之後,在庭中獨坐,憂慮水患,悶悶不樂。既而一想:“水患如此厲害,雖則大家都說是天意,無可如何,但是我治天下已經五十載,時間不算不久,究竟天下治了沒有呢?究竟天下億兆百姓願意擁戴我做君主不願呢?如果略略有點治績,如果億兆百姓還願意擁戴我,那麼水患雖則不能治平,我還可以祭天地,見祖宗,臨百官,撫萬民。假使連治績都沒有一點,那億兆百姓已經怨我恨我,不願擁戴我,那麼我這五十載的尸位素餐,濫竊尊榮,貽誤天下,其罪已無可逭,哪有顏面再繼續做君主呢!”想到此際,不覺憂心如搗。

次日早朝,遂將這兩個問題問到左右之人。哪知左右之人都回說不知道。後來又問到外朝衆臣,衆臣亦都回說不知道。這可使得帝堯心中很是不穩,這可如何是好?

【帝堯的故事】54   帝堯尋“天下治否?百姓願擁戴我否?”之答案 得遇高人聞高見

更多文章請點擊【帝堯的故事】系列。

責任編輯: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