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硫化氫中毒的癡傻患者經歷的曲折人生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2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他是中國大陸山東人,十六歲參加工作,當時是國內一家大型油田的工人。倒黴的是工作不久他就遇到了一次井噴事故,當時他什麼都不懂,第一個衝上井架搶險,結果被噴發的氣體薰昏了,倒掛在井架上,因吸入超量的硫化氫氣體而中毒。

硫化氫是具有刺激性和窒息性的無色氣體,是一種強烈的神經毒素,吸入少量高濃度氣體即可於短時間內致死,對眼睛、呼吸道黏膜、整個呼吸系統及神經系統都會造成很大傷害,會出現神經及精神方面後遺症,導致中樞神經系統出現嚴重問題。

中毒之後的十年間,他輾轉於各大醫院之間尋求治療。曾經被專程送到上海請專家診治,但所有治療效果都很差。他的最終鑑定結果是:工傷中毒,癡呆一級。

當稍微有一點點恢復時,他被安排到一個招待所工作,其實工作只是一個幌子,主要是爲了方便就醫,因爲他根本就不具備工作能力。那時他每天都會拿着碗在院子裏的沙堆上掏沙子玩兒,不停的掏沙子,吃飯得有人喊。有小孩子看到他又呆又傻,總是欺負他,甚至騎到他身上玩,或拿他當鞍馬。他經常被推倒在沙堆上,滿臉滿嘴都是沙子。後來長到二十多歲,就有人給他介紹對象,大多都是三、四十歲或有缺陷的人,爲此還經常遭人侮辱和戲弄。他心裏也知道對方不懷好意,但也只能傻傻的承受着。

也許是傻人有傻福吧,二十八歲那年,他結婚了,妻子是一個賢惠、漂亮、皮膚白白的農村姑娘。她話語不多,但是勤勞能幹。他每天就知道對着她笑,除了笑什麼也不會說,不會做。妻子像照顧孩子一樣對他,叫他站着他就站着,叫他坐着他就坐着,還要經常給他洗澡。

之後他有了一個兒子。孩子漸漸長大了,他只會跟兒子一起滿地打滾兒,爬着學狗叫。對他來說,能成個家,有了妻兒,也算很幸福了,可是好景不長,作爲家中頂樑柱的妻子,卻在兒子只有兩歲六個月時患重病去世了。

沒家了,他只好在親友家輪流寄宿。2002年他住在姨媽家,沒想到命運出現了轉機。

姨媽是一位法輪功學員,就帶他一起煉功、學法。他腦子不清醒,看不懂,也記不住,讓姨媽很無奈,之後就隨他去了,他願意跟着煉就煉,不煉也沒人管。可儘管這樣,他也漸漸的出現了一些變化,讓家人目瞪口呆。

先是煉功後不怕冷了,大冷天裏不用穿棉衣;本來左右肩膀是傾斜的,慢慢的也變平了;蠟黃的臉漸漸有了血色;智商也開始恢復,從不認錢,不會用電器,漸漸的學會了。因爲他是工傷,單位每年都要瞭解並採錄他的健康信息,看到他出現的這些變化,感到非常意外。

之後他就回到原單位工作。隊長見到他後皺着眉頭問:“三個月前我還見過你,那時你腦子還不清楚,怎麼這麼快就好了?”他激動的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隊長驚得“唿”一下從椅子上起來,說:“你可不能跟別人這樣說,我知道法輪功好,但你千萬別對其他人說啊!”

有一天他在集市上遇見退休的老隊長,隊長問他:“你還認識我嗎?”他說:“你是老隊長。”隊長吃驚的說:“你真好了?這麼多年了,怎麼說好就好了呢?”

他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一擡頭,看見路邊的牆上有油漆噴的字“法輪大法好!”,他說:“喲—,你看咱這不也有‘法輪大法好’嗎,你看!”老隊長沒說話,但看得出他露出了讚許的表情。其實他心裏在樂,因爲牆上的這個字是他前天剛噴上去的。

有一天他聽到舅舅對人說:“你看他以前那個樣,又呆又傻,而現在知道這麼多事,還能記住這麼多事情,真是不可思議!從這一點看,法輪功師父就是了不起!”

有一次,他帶着兒子在小區門口噴上了“法輪大法好!”,這個位置是監視攝像頭的中心位置,看的最清楚,警察看到後很惱火,一直在調查,沒辦法他只好帶着兒子離開了這個城市。在這裏他自己摸索着刻字模,開始很難,就一遍一遍的反覆琢磨。最難的是“撇”的筆畫,不好刻,刻出來總是不順眼,不協調,就反覆修改,反覆試驗,拿着刻好的字模對着光,在牆上、地上投影看效果。憋了十天左右終於學會了,父子倆很開心的笑了。他們刻的字體很漂亮,有六釐米大小,受到路人讚揚,他們心裏可高興了。

有一天他去農村發真相資料,沒想到發到村長老婆手裏,被她告了。路上他聽見警車的喇叭“嗚嗚”的響,還繼續發,結果被抓了。

到了派出所他也不感到害怕,一直講自己的親身經歷。後來警察裏面的一個隊長來了,問他“還講不講了”,他說:“咋不講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就是因爲修大法身體纔好了……”隊長還沒聽完他講的話就笑了,不僅沒打他,還給他買了涼粉和燒餅,說是當地特產。

警察連夜把他關進拘留所。期間有個獄警的腳被砸傷了,他告訴對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腳就好的快。警察被感動了,對號裏的犯人說:“這裏就他最好。”

出來後他繼續向民衆講真相。有一天噴字時,被一個人看見了,對他說:“你別噴外面了,你到我臥室噴吧,讓我天天都能看見,天天都能念,這多好。”

有一天他在商場附近發資料,有個警察發現了,一把抓住他的手,他沒有恐慌,還使勁兒笑起來,把警察也笑糊塗了,就專門在商場邊上找個清靜的地方,讓他繼續講。後來這個警察每次見到他都熱情的打招呼,有一次還問他:“你最近有沒有什麼新的行動?”

每當回憶自己走過的路,他都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他說:“曾經的那個癡傻殘疾的我成了法輪功弟子,我太幸運了!我有太多太多的幸福與快樂總是忍不住要與人交流啊!”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