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帝尧:帝王治世榜样(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帝尧:帝王治世榜样(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帝尧的故事

帝尧禅位于舜 尧仙去 百姓三年不奏乐 后评:帝王治世榜样(完)

【帝尧的故事】59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9日】(作者: 紫君)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上集我们讲到帝尧命九子和众大臣送女出嫁。到了吉期的清晨,舜穿了礼服,亲自御了花车,前面一座彩亭,亭中安着两只鸣叫的大雁,径向女宅而来。进门升堂,先将两只大雁安放在上方,然后朝着正中恭恭敬敬的拜了八拜。早有大司徒等前来招待。

须臾,两位新人出来,由唱赞者招呼,舜上前,对着她们每人作了两个大揖,旋即出门,一同登车。舜居中执御,娥皇在左,女英在右。那辆车子是个安车,可以坐的,因为有“妇人不立乘”的讲究的原故。

帝尧的九个儿子等随后送亲。到了家门,舜先下车。然后,二女齐下。洛陶上前唱赞引领,升降拜跪,行了百年夫妇大礼,送入洞房。共牢(牢,祭祀用的牺牲)而食,合卺而酳(意为新郎新娘交杯共饮),一切礼节齐备。过了多时,九子辞去。大司徒等亦回太原复命。

过了几个月,帝尧命令舜代理大司徒,总理百官之事。舜举贤任能,因材器使,数月之内,无一废事。帝尧因此愈加信任舜的才德。

又过了几月,这年适值是诸侯朝觐之年,远近诸侯来朝觐者络绎不绝。帝尧要试舜对于处理各国之间的外交关系的能力和见识,于是又叫舜作上傧之官,招待四方宾客。

东方九夷之国在东门之外;南方八蛮之国在南门之外;西方六戎之国在西门之外;北方五狄之国在北门之外。一批来一批去,舜都招待得非常圆满周到。各方诸侯见了舜的威仪,听了舜的谈吐,都生敬仰之心。于是帝尧知道舜这个人才德兼备,可以将天下托付给他,无须踌躇了。

帝尧又召见大司农、大司徒二人,告诉他们说要禅位于舜,二人都极力赞成。大司农还将自己前次与舜一同出去考察洪水,在大麓虎狼不搏、蝮蛇不螫及烈风雷雨不迷失的情形说了一遍。

帝尧听了说道:“那么更可见了,这是天神呵护,也就是诚感万物。镇定坚固的精神,更不必说了。”

过了两日,朝会之时,帝尧向舜说道:“舜,汝走过来!朕和汝说:汝从大婚以来,已有三年。朕从前问汝之事,考汝之言,到现在一一都有效验。朕看起来,天的定数在你身上。

“你可以担任这个帝位。朕还有两句话送与汝,愿汝切记:世界上最难做到的,是一个‘中’字;而最要紧的,亦是一个‘中’字。不偏不倚,无过无不及,才叫作‘中’。而这个‘中’又不是一个死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中’;一个时候,有一个时候的‘中’;一个事件,有一个事件的‘中’。差之以毫厘,谬之于千里,所以总要紧紧的执住这个‘中’字。一定要上秉上天的旨意,下视万民之心。假使一有谬误,四海必至困穷,天禄亦因此而永终了。这是朕七十载以来的经验,所兢兢自守的。汝务须注意!”

舜听了,惶恐之至!再拜稽首辞道:“帝的训言,舜谨记在心。但是臣才德薄弱,万万不能胜此大任!还望帝另行选择有德之士而禅之,实为幸甚!”

帝尧道:“朕自即位以来,就抱定一个求贤者而传授帝位的心思。但是七十载以来,想让给他的,他不肯受。而当朝的贤人没有谁能超过你的。虽然朕知道担任天下大政是极苦的事情,但是汝年富力强,应该为天下百姓牺牲。汝其勿再辞!”

帝尧决意禅位于舜 (示意图片:〔清〕丁观鹏画作局部)
帝尧决意禅位于舜 (示意图片:〔清〕丁观鹏画作局部)

舜听了,仍旧是谦让,不肯答应。

后来大司农等进议道:“臣等细察虞舜固让之心,当然是个谦德。但是或许因帝在位,不肯颠倒君臣名义,所以不肯受,也是有的。依臣等愚见,是否可以先不谈禅位之事,暂且作为摄政。那么帝仍在大位,于君臣名义既不至颠倒;于帝的颐养休息亦不相妨碍。岂不是两便吗?”

帝尧想了一想,说道:“这倒亦是一个办法,那就如此吧。”舜还要再辞,帝尧君臣一定不许,舜只得答应。

本来帝尧之意是禅位于舜,是要筑坛设座,举行一种授受大典的。现在既是摄政,那么典礼不甚繁重,不过为舜特定一个官号,叫做“太尉”。尉字的意思,是自上安下的意思。就是希望他能够安定万民。摄政日期,定于次年正月实行。

转瞬年终岁首。这日已是帝尧在位七十载的正月初一。太尉舜因为将实行他摄政的事务,所以于当日午时,率领群臣百官到五府中来。那五府亦叫衢室,是帝尧即位初年造在平阳的。后来因水灾,迁到太原,因为典制所在,不可缺废,仍旧照样造一个。

照五行之德算起来,帝尧是以火德王天下。所以他受命的始祖,是赤帝文祖。因此舜这次径到文祖之前来祝告,表明摄位之意,亦叫作受终。受终的意思,是表明帝尧政治上的责任至此而终。以后责任,由舜承受,以分界限。

这期间, 舜结识了文命, 也就是后来的大禹,把治理天下大洪水的任务交给了他。从此大洪水也得到了治理。此是后话。

其时朝廷中众大臣协同太尉一起上表奏请尧帝是作乐,以谢上苍天神。尧帝同意了,就派大乐正“质”(人名) 制作,夔从旁参酌。

乐的大要极为简单,仍旧是从前山林溪谷之音,推而进之,再用麋蒙在缶上敲起来,又用许多浮石拊击起来,以象上帝玉磐之音。又用几个瞽目的乐师将五弦之瑟合拢来,作为二十五弦之瑟,如此就算成为乐了。众大臣们一起拟定了一个名字,叫作“大章之乐”,亦叫作“大唐之乐”。它的歌词传到后世的,只有四句,叫作:舟张辟雍,鸧鸧相从,八风回回,凤凰喈喈。

后来祭享上帝的时候,奏起这乐来,百兽蠢蠢,相率而舞。

可见乐的感物全在至德,不在于制作的繁简了。

之后帝尧天子将政事一切尽行交付与舜。自己带了几个家人,回到自己的老家,从前做陶尧侯的地方,安度余生,不再回平阳。

过了残冬,这年正是帝尧在位九十载的春天,帝尧居住陶地行宫成阳,宫室不大,也不奢华,仍旧是院外有个大池塘,花木禽兽观赏之品具有。有时则往来郊野,看百姓耕种工作,亦颇有意味。如此闲适的生涯,不知不觉,在游宫之中一住十年。这十年,可算是帝尧作天子后最舒畅的时日了。

帝尧居住陶地行宫成阳,宫室不大,也不奢华,仍旧是院外有个大池塘,花木禽兽观赏之品具有(示意图片:〔明〕仇英画作局部)
帝尧居住陶地行宫成阳,宫室不大,也不奢华,仍旧是院外有个大池塘,花木禽兽观赏之品具有(示意图片:〔明〕仇英画作局部)

当初西王母说过:洪水平定后,还有二十年太平之福可享,这话到此已应验。帝尧在这闲适的生涯之中,还创造了一种文字,就是龟书。

且说这年,正是帝尧在位的第一百年。帝尧已经一百十七岁了,自夏秋以后,筋力忽觉稍衰,倦于行动,渐渐病作。那时丹朱和其他几个兄弟早已前来伺候。娥皇、女英亦来伏侍。便是舜、禹等大小臣工,亦轮流的前来问候。就是远近各州百姓听见了这个消息,亦都个个担忧,替帝尧向天祈祷,祝帝尧长生延寿。

怎奈帝尧年寿一到,药石无灵。到了立冬之后,竟驾鹤西去了。这时尧的十男二女、大小臣工无不赶到,悲伤哭泣,固不必说。最令人感叹的,就是这个消息传布之后,天下百姓无不痛悼,纷纷自动罢市哀悼 ,如同自己父母去世一般。

后来三年之内,普天下的百姓不奏音乐,以表哀痛,这个真可谓难得之极。为什么说难得? 就因为那时候人的心地还比较单纯,百姓是出于真心,所以叫作难得。

四千多年前,人心还很古朴,没有狡诈无理的虚荣心,自欺欺人的事情不会做。另外是百姓如果不是真心,假情假意的行为就必定有功利的目的。

帝尧死了,如果是他的儿子丹朱继位,还可以说纪念死的做给活的看。而现如今帝尧既以天下让舜,纪念哀悼已死的尧又有什么好处呢?所以当时百姓的确是出于真心,也可见帝尧的至德感民至深。

史书上记载尧的至德,说他:“其仁如天,其智如神,就之如日,瞻之如云,存心于天下,加志于穷民,仁昭而义立,德博而化广,故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治。”当时百姓之所以如此,真是自然而然的举动了。

一日,要举行帝尧葬礼。正值隆冬,天气奇寒。雪花飘舞,已经下了整整一天,还是搓绵扯絮的下个不停。极目远望,大地河山房屋树木,无不变成白色,仿佛天地也哀悼帝尧,为他穿孝。园林之中草木凋谢,黯淡无色,飞禽走兽都畏寒怕冷,不敢出来。只有帝尧生前经常喂养的两只仙鹤,凌空长啸,哀声震耳。

次日,灵车发引,百官恭送,到一个叫谷林的地方安葬。那谷林地方周围是个极热闹的集市所在,群臣体仰帝尧爱民的厚德,既不铺张排场,也不骚扰集市百姓,谨慎安静的就将帝柩葬好。所以后世有两句记述这事的史文,描述当时的情景叫作“尧葬谷林市不改肆”。

帝尧爱民的厚德,既不铺张排场,也不骚扰集市百姓,叫作“尧葬谷林,市不改肆”(示意图片:〔清〕丁观鹏画作局部)
帝尧爱民的厚德,既不铺张排场,也不骚扰集市百姓,叫作“尧葬谷林,市不改肆”(示意图片:〔清〕丁观鹏画作局部)

在此后的中华历史中,不论哪朝哪代,对帝尧的评价都极高。《尚书‧尧典》对帝尧的评价是:“钦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让,光被四表,格于上下,克明俊德……”

《论语‧泰伯》中也记载了孔子对尧帝的极高评价,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尧帝被认为是儒家道统的鼻祖,成为后世帝王治世的榜样,可见尧帝之德及其对后世的影响之大。

(全文完)

更多文章请点击【帝尧的故事】系列。

责任编辑:林靜心/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