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三峡2009 vs 2018
三峡2009 vs 2018(图片来源:Google地图)

张杰:三峡大坝会溃坝吗?下游民众如何逃生?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3日】目前,中国南方暴雨,长江流域洪灾泛滥,6月下旬降雨带维持在长江中下游地区。6月17日凌晨,三峡大坝上游的四川甘孜丹巴县发电站被冲毁及爆发泥石流。视频显示,巨大洪流由上游奔腾而下,所到之处,一些村庄直接消失,而山顶突然喷出泥石流直接吞噬埋葬了许多村庄。中国南方自6月以来连续降下大到暴雨,造成24省区、852万人次受灾。一个中国人反复纠缠的问题又出现在眼前:三峡大坝安全吗?会溃坝吗?一旦溃坝,下游黎民百姓如何逃生

三峡工程全称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自1992年进入工程建设期,2009年工程全部完工。三峡大坝历时17年、耗资约2000亿元,但它投入使用后,长江的洪水有增无减,中国自然灾害不断,大旱、高温、洪水、地震等灾祸不断。

早在三峡工程未上马时,就遭到了极力反对,著名水利工程专家、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曾在1992年至1993年间,三次致信中共领导人,反对兴建三峡工程,信中说:“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修的,不是什么早修晚修的问题……政府举办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它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指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都是错,三峡工程的结局都是输。如何改正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自相矛盾的错误?没有别的办法,唯有拆除三峡大坝,让大坝坝址处到重庆的水流速度恢复到自然状态,让两地的水位差恢复到没有建三峡大坝之前的状态。这才是中华民族保全自己的正确之道。”下面,我们说说三峡大坝安全的主要问题:

第一,为什么三峡大坝不存在弹性变形

2019年7月初,经济学者冷山在推特上发文称:三峡大坝已经变形,一旦溃坝,半个中国将生灵涂炭,中共和那些大家族也将玩完!并附上两张不同时代拍摄三峡大坝的谷歌卫星图片。一张拍摄时间比较早,一张拍摄时间比较晚。对比两张谷歌卫星图片,可以看出三峡大坝变形。

冷山的推文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引发了长江下游民众的恐慌。中国官媒先是说谷歌地图所使用的遥感卫星影像出现了技术问题。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发布消息称,承认三峡大坝存在移位问题,称垂直位移和水平位移,符合重力坝变形规律,坝体变形了,处于弹性状态。

三峡大坝全长一千九百八十三米,自左到右由船闸坝段、升船机坝段、左发电厂坝段、泄洪坝段、右发电厂坝段和地下电厂坝段组成,共使用混凝土二千七百万吨。而组成大坝的几十个混凝土坝块长度不等,窄的不到十三米,宽的有四十五米。

2019年7月11日,我就三峡大坝安全问题采访了王维洛先生。他认为中国官方所称三峡大坝处于弹性变形的观点不能成立。因为三峡大坝是混凝土重力坝,并不像大家看到的三峡大坝模型那样是整体一块,而是由几十个独立的混凝土坝块组成,每一个坝块利用重力放置在基岩上保持稳定。也就是说,是摆在岩石上的,坝块和坝基的结合处不是像造房子时它的钢柱是打到地下去的,它和基岩是分离的,受水的压力和温度影响,它会发生不同的形变和位移。也就是说大坝在走。我们可以说,三峡大坝的各个坝块出现弹性变形,但是整个三峡大坝不可能弹性变形,因为它不是一个完整的整体。

王维洛先生说,大坝不安全性还不仅仅于此。三峡大坝还设有通航设施,两个五级船闸和一个升船机,这与世界上许多著名大坝都不同,他们都没有通航设施;而三峡两个船闸各有一条深45.2米、宽34米的深槽横切大坝,船闸两端各有一道钢门,如同一道门开着,另一道门关着。一旦船闸出问题,库水将一泻千里。靠近大坝中间部分的升船机比船闸更危险。一旦升船机出问题,船将被摔到110米的坝下,221亿立方米水将失去控制。

第二,三峡大坝豆腐渣工程吗?

第一个公开揭露三峡大坝质量问题的记者叫赵世龙。赵世龙的《三峡大坝开裂了》发表在《南风窗》2002年第三期上。文章中有拍摄裂缝的照片。赵世龙在文章中写道:“笔者在三峡大坝施工现场看到:大坝挡水面靠近江心段,大坝浇筑已达185米,在大坝中部80米高左右处,从上到下搭起了一共23条民工称之为“补缝槽”的脚手架,外罩绿色防护网罩,像23条竖立爬附在坝体中下部的“绿色蜈蚣”阵。这些“绿色蜈蚣”的正下方,沿坝体基边开挖出一条长数百米、深数十米的施工壕,工人们正在深壕下,坝体基边忙忙碌碌地施工。记者走上补缝槽几层,只见大坝壁上从上到下有条条裂痕,缝宽可以插入成年人手掌。经询问施工工人,这些都是发现后正待处理的裂缝,因为要灌浆加入多种新材料,所以他们沿裂缝口用手提切割机将缝口旁边表层防水水泥层刮去几厘米厚、数十厘米宽,再把缝口切开一些,方便施工。”根据赵世龙提供的信息,这样的裂缝一共有两千多条。

当年担任国务院三峡工程质量检查组组长的是张光斗和钱正英。钱正英2002年对三峡工程质量有一段未公开发表的讲话∶“(三峡大坝)混凝土浇筑,出现过事故和不少缺陷,去年12月我们专家组在这里,对永久船闸发了黄牌警告。当时看到混凝土特别是过流面的表面缺陷较多,我们确实担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不能按时处理好这些缺陷。在这次到工地以前,我和张光斗看到有关方面的报告后,非常担心,我给同志们说老实话,我在口袋里是带红牌来的,准备如果看了不行,就给永久船闸出红牌。”还有张光斗给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郭树言的信,也谈到质量问题:“关于三峡工程的质量问题,我们的质量检查报告写得比较客气,主要是怕人家攻(击)我们。质量一般,这要说清楚,不是豆腐渣,但也不是很好。关键是进度赶得太快。”

关于三峡大坝的安全,王维洛先生介绍了一个重要理论“墨菲定律”。“墨菲定律”被称为二十世纪西方文化三大发现之一。它被广泛应用于安全管理。它指出:做任何一件事情,如果有两个以上的选择,而且有一个是错误的选择,总有人做错误的选择,不管发生可能性有多小,当重复去做时,事故总会在某一时刻发生。也就是说,只要发生事故的可能性存在,不管可能性多幺小,这个事故迟早会发生的。任何一个事故,它发生的机率只要大于零的,事故总会发生的。也就是说,三峡大坝因设计和安全缺陷,它存在着溃坝的可能,尽管我们不知道溃坝何时会发生,但根据墨菲定律,它只要存在就有可能发生。

第三,一旦三峡大坝溃坝,下游民众如何逃生

王维洛先生提出了以下逃生建议。他认为,家中可以购置一艘或几艘可以折叠的橡皮艇或者塑料艇,能够一打开就充满气的。数量多少按照能装载家中人员并略带富余为好。同时配有照明的电筒和打火机等物资。为家中每个成员购置救生衣,也是要求能够一打开就充满气的,并配有照明和呼叫的设备。家中要存放足够的瓶装饮用水。灾难来时,死于水灾的人数有限,但死于灾后瘟疫和饮用水污染的人数更多。家中要存放足够的食品。要向日本人学习,有一个随时拿着就走的逃生设备包裹。溃坝洪水的速度比一般洪水流速要快许多,因为它是立波。遇到溃坝洪水时,居民不要把房屋的门窗紧闭,而是打开门窗,让洪水穿过。

王维洛先生特别提请三峡水库区涪陵与开县的老百姓,他们居住在三峡水库正常蓄水线海拔175米以下的地区,是依靠河堤阻挡库水的。当初这些居民是应该搬迁的,但是为了减少三峡移民数字和费用,地方政府没有让他们搬离。如果他们家中的主要劳力已经在外打工,只留老人、小孩,希望搬离居住地。

但王维洛先生也遗憾地说,其实中国人不仅面临三峡大坝溃坝问题,中国有将近9万座水库遍布中国大地,其中的40%都是不安全的。也就是,中国每个地方都有4万颗定时炸弹,它们随时都可以爆炸。6月11日,中共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中国有9.8万多座水库,其中9.4万多座是小型水库,这些水库不同程度存在危险。王维洛先生一语成谶。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