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期盼(網絡照片)
期盼(網絡照片)

一位中國大陸警察的自述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4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我是中國大陸湖南人,曾經是當地派出所的一名警察。1999年“7.20”之後,我多次參與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抓捕行動。那時我完全聽信了電視、廣播、報紙等媒體對法輪功的宣傳,幾乎是不加思考的認爲法輪功是迷信,凡是相信法輪功的人我都斥之爲愚昧。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問題一直讓我百思不得其解:全國有那麼多高級知識份子、高官和事業成功人士煉法輪功,而且大都很堅定,這是爲什麼?

2004年,在與一位法輪功學員接觸中,我帶着疑惑跟他交流,想找到問題的答案。這位學員跟我是同鄉,年紀比我大,從外表一看就知道他是一個誠實、善良的人。他跟我談了他的一段親身經歷,使我受到震撼。

他說:“我以前不相信神佛,更不相信人能修成神佛。但我妻子煉法輪功以後,不僅身體有了很大變化,人的精神狀態也變了,變得開朗活潑,她勸我也煉,我一直沒動心。有一天,她拿着一本書到我身邊非要讀給我聽,當時正閒着沒事,心想聽就聽吧,不想掃她的興。可聽着聽着,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個快速旋轉的圓點,當時就吃了一驚:難道這就是書中所說的法輪?猶豫間我在心裏說:如果你真是法輪,就請變大一點讓我看清楚。沒想到就在這個想法剛過的一瞬間,轉動的圓點一下就變得像電風扇一樣大,一會兒正轉,一會兒反轉,看得清清楚楚,——確實就是法輪!圖案跟書中一模一樣,這讓我非常震驚!啥都不用說了,對書中的內容我從此不再有任何懷疑。”

聽了他的敘述,我是將信將疑,心想這也太神奇了吧!但理智告訴我:他絕不是在編故事。帶着這份強烈的好奇心,我決定認真研究一下。

因爲在對法輪功學員的抄家中沒收了很多法輪功書籍,我就一本一本的看,也從網上下載了李洪志先生的新經文認真閱讀。閱讀後發現,無論哪一本書中,講述的內容和知識都別開生面,真是聞所未聞,令我大開眼界,茅塞頓開。慢慢的我對法輪功感興趣了,這個過程持續有兩年多。

書中的內容有兩點我感受最深。一是人除了肉身外還有元神存在,元神是從高層空間下來的,他不會隨着肉身的死亡而消失,而是一直在“六道”中輪迴轉生。這在科學上也是可以解釋的,科學認爲人的大腦有九成沒有開發出來,其實是被“鎖”住了,但通過修煉可以使生命昇華到更高境界,在這個過程中,人的特異功能就可以打開。我看到有“瀕臨死亡試驗”或催眠術,受試者在肉身死亡或催眠後能記起前世的事情,都能說明人是有元神存在的,不然沒法解釋。

二是宇宙中有一個永恆的法則,就是“真、善、忍”宇宙特性,違背了就必然受到制約。反映到人間就是人們常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中醫也有“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的理論,道理都是一樣的。很多人以爲這是自然狀態,其實根本原因就是宇宙特性決定的。

除此之外,我還知道了人爲什麼有痛苦,有歡樂,我在人生中很多解不開的疑問都找到了答案。從此我明白了法輪功不是迷信,《轉法輪》真是一本指導人們往高層次上修煉的書,是博大精深的超越人類知識的科學,更是破解天地、人生、引領人返本歸真的一把金鑰匙。

明白了這些道理,我掩卷唏噓讚歎!難怪古人有“朝聞道、夕可死”領悟;難怪歷史上很多皇帝寧願放棄皇位也要去修行;難怪世界上有些獲得巨大成就的大科學家也虔誠地信仰神佛;難怪全世界有信仰的人如此之多;原來人的生命本質是如此高貴、玄妙和複雜,原來人生竟然還有如此美妙殊勝的一條大道!

明白了這些之後,我從內心深處對修煉充滿着無比的熱忱和嚮往。2007年,我終於下定決心走入法輪功修煉。

一段時間後,我的身體出現了很大變化。以前患有風溼病和神經衰弱症,雖然不是什麼絕症,但膝關節經常疼痛,關節處特別怕冷。煉功二十多天后,有一天突然感覺膝關節裏面發燒,又熱又脹,持續了幾天,但從此後風溼病就好了;以前只要加晚班就會失眠,要是和打呼嚕的人同居一室,更是徹夜難眠,而煉功後睡眠很好,這些症狀都消失了。

以前對法輪功的有些說法我也不理解:不用打針吃藥,只要修煉病就能好,那還要醫院幹什麼?修煉後才知道,用科學道理也是可以解釋通的。人生病了,或身體出現狀況,吃藥打針或用其它治療方法,都是爲了殺死病菌和增強身體抵禦能力,而煉功人煉出來的“功”就是高能量物質,能自動殺死病菌,層次越高,這種能量越強,這就是爲什麼法輪功學員中有許多醫院治不好的疑難絕症通過煉功就能治好的原因。我在煉功時,經常能清晰地聽到“滋、滋”的細小的聲音,就是對這種能量的感受。

修煉後,我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思想境界提升很快,神奇的事情也源源不斷的涌現。首先是做夢多了,都與修煉有關,有對自己的點悟,有生生世世的一些輪迴片斷,還有一些是修煉中層次境界提升的過程。

沒多久我的天目開了,還出現了宿命通功能,知道了許多與自己有關的前世今生的情況,以及與身邊人的因緣關係,也能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好、壯觀、殊勝的情景,非常真實。

煉功打坐對我來說是第一個難關。按煉功音樂要求雙盤腿要一個小時,開始我怎麼努力也做不到,只能盤半個小時,哪怕增加一分鐘都感覺非常困難。後來我下決心突破,就忍着巨大疼痛,一分鐘一分鐘的增加,再疼也不拿下來。就在這劇痛中,有一次我突然看到自己坐在一個巨大的功柱上,快速的往上升,真真實實的看到、體驗到了,那天我堅持了三十八分鐘。不到半年時間,我就能雙盤一小時了。

還有一次在打坐中,我看到滿天的神佛層層疊疊,真是密密麻麻,佈滿了整個虛空,有穿紅袈裟的,有穿白袈裟的,還有其它服飾的。古人講“三尺頭上有神靈”,這確實是真實的。

因爲我是在中共殘酷迫害的背景下開始修煉的,所以我也經歷了許多魔難。兩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多次遭到警察非法綁架,但憑着正信和正念,我都堅定的闖了過來。

有一年,我和八位法輪功學員同時遭到綁架,關在當地派出所大廳,有二十多個警察嚴密看守,門窗全被封閉。可就在衆多警察的眼皮底下,我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走出了派出所,竟然沒有一個人阻攔。

這件事驚動了當地政法系統的領導,他們百思不得其解,有人懷疑是被內部人員放走的;有人懷疑是從樓上跳下去逃走的,但始終不能自圓其說。因爲當時是關在一間封閉的房間內,且有二十多雙警察的眼睛盯着,竟然沒有一個人察覺我離開了。他們怎麼也想不通,我是怎麼做到無聲無息離開的。據說上面非常重視這個“事件”,派出多人進行了很長時間調查,非要將此中原由弄清楚,但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大法修煉就是這麼神奇、玄妙,僅從表面的邏輯推理和分析是根本是無法解開的。

2015年,最高法院推出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新規定,引發了全國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實名控告迫害元兇江澤民的“訴江”大潮,我也將控告狀郵寄到了“兩高”。之後我利用這個機會對黨政機關的人員講真相,給省、市、縣和政法委、公安局的領導人寫公開信,把我修煉前後經歷的身心變化、所遭受的迫害和受到的不公正對待,以及江澤民犯下的罪行和給國家、人民造成的災難性後果等等做了認真陳述,同時從法律角度進行分析,有理有據。之後我打印、複印了許多封,將這些信交給單位領導、同事和縣公安局、政法委以及“610”領導。

剛開始,那些領導非常緊張、害怕,分別找我談話,我就堂堂正正給他們講真相。

當時我確實將個人安危、榮辱置之度外,是發自內心的想讓他們明白真相。最後上面也只是覈實了一下,並沒有對我進行處理。

以上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事實。我之所以講出來,真心盼望每箇中國人都能理智清醒,趕快脫離中共自救,尤其是公、檢、法、司和政府部門的人,千萬不要再反對法輪大法,更不能參與迫害,否則只能在惡報中迎來悲慘的結果。

責任編輯:靳同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