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科舉制下一考場的場景(圖片:〔明〕餘壬、吳鉞繪 《徐顯卿宦跡圖》局部,故宮博物院藏)
中國科舉制下一考場的場景(圖片:〔明〕餘壬、吳鉞繪 《徐顯卿宦跡圖》局部,故宮博物院藏)
文化古今

皇帝親作勸學詩 庶黎也可做高官 中國科舉制影響世界至今

《文化古今1》第六集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7日】(作者: Peter Li)中國的科舉制度是古代的一項重要政治制度,對中國社會和文化產生了巨大影響。公元587年,隋文帝正式設立科舉制度,在唐朝發展成型,並一直延續到清朝末年(1905年),持續了1300多年。

中國的科舉制到了隋朝,這是結束了數百年戰亂迎來的一個大一統王朝。說到隋朝的第二任皇帝楊廣,史稱隋煬帝,大家一定首先想到他是一個暴君,什麼東征西討,窮奢極欲,大興土木,六親不認等等。可是就這麼個昏君,所作的兩件大事卻造福了中國後世一千多年。一項是至今還在使用的京杭大運河的開挖,第二個就是隋煬帝於公元587年創立了科舉制度,使得由世族門閥把持的政治逐漸改成科舉取士,一直延續到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才被終止,歷時1300多年。

科舉制的產生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具有平等精神選拔人才的制度的確立,這種不分貴賤,爲才適用的公平競爭機製成了中國上千年平穩統治的基石。科舉制度在唐朝逐漸完善,在宋朝得到進一步改良,確立了一套相當完整的考覈機制,使得科舉制度公平性大幅提升,許多大臣的子弟如未考上科舉,只能擔任中低階官員。由此可見科舉制的建立,打通了社會階層的流動,從朝廷到民間對教育的重視程度日益增加。

古代、教育、學生、老師、教學、儒家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歷時千年的科舉制(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爲了鼓勵庶族和平民通過努力學習入朝爲官,北宋第四代皇帝宋仁宗趙桓親作勸學詩一首,原文是這樣的:

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

出門莫恨無人隨,書中車馬多如簇。

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自有顏如玉。

男兒若遂平生志,五經勤向窗前讀。

這首勸學詩由於語言通俗,言簡意賅,在民間廣爲流傳。後世千百年來,中國百姓多以勤讀書爲首務,努力學習文化,這首詩可以說是意義重大,功不可沒。

北宋年間著名學者寧波人汪洙所著《神童詩》,是另一篇影響廣泛的啓蒙讀物,其中以我們耳熟能詳的三句最爲著名: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爾曹。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少小須勤學,文章可立身。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

朝爲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

出身底層的寒門子弟看到了上進之路,於是越來愈多的家庭送子弟入學,指望他們有朝一日能一登龍門。一般兒童四歲時首先進入蒙館,即啓蒙教育的私塾,相當於現在的幼兒園或小學。中國傳統蒙學教材主要有《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詩》和《弟子規》等等。蒙學教育的目標是培養兒童認字和書寫的能力,養成良好的日常生活習慣,掌握日常生活的一些常識,並且具備基本的道德倫理規範。在蒙學的後期也會教這些兒童一些四書的內容,爲以後進一步學習打下基礎。

兒童到了八歲就入小學,學習灑掃,應對進退,和被稱爲“六藝”的禮、樂、射、御、書、數等文化基礎知識和禮節;在十五歲時入大學,學習倫理、政治、哲學等“窮理正心,修己治人”的學問。

古畫  學校、學生【宋】佚名《村童問學圖》
兒童到了八歲就入小學(圖片:宋代畫作局部)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以治國平天下爲其終極理想的儒家思想貫穿於蒙學至大學的教育。儒家教義認爲道德是學習的終極目標,並認爲德大於才的人是君子,才大於德的人是小人,而只有德才兼備的人纔是聖人。所以教育主要目的都是在教人如何爲人。儒家認爲孝、弟、忠、恕、仁、義、禮、智,都是爲人的條件,更應該是人人所遵守的根本原則。

古代科舉制度考察學子需要品學兼優。北宋第四任皇帝仁宗時期,某年大考,四川考生趙旭文章第一。考官將他的考卷呈送仁宗皇帝,希望點狀元。仁宗說,卿所做試卷極好,只可惜中間錯了一個字。趙旭伏問何字,仁宗說是唯字,原來趙旭把唯字的口偏旁寫成了厶字偏旁。趙旭聽後小心解釋說,這兩個偏旁是可以通用的。仁宗不高興了,立刻取來文房四寶,憤然寫下了八個字 “私和、去吉、矣吳、臺呂”, 趙旭看了半晌,終無言以對。仁宗說,你還是回去讀書吧。就這樣因爲一個錯字,趙旭丟了狀元,斷送了前程。他自覺無顏面對江東父老,乾脆流落在京都街頭,靠替人寫字作文爲生,等三年後再次趕考。

一日仁宗微服出宮,到狀元坊茶肆,見壁上有二首趙旭詞作,想起前因,便讓太監找來趙旭,又與面試。趙旭也沒認出仁宗皇帝。仁宗問他,爲何沒有中狀元?趙旭詳細訴說了原因,並說: “在下學問不精,苛責不細,自取其咎。”仁宗聽後暗自高興。趙旭先前不肯認錯,失了功名。古代人知錯能改是大勇。所以深得仁宗讚賞,直接榮封四川五十四州都制置。此功名非尋常狀元能得。可知古時科舉學問固然重要,而道德又居學問之首!

在這種重道德的社會中,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自然就成爲衆多芊芊學子們努力學習的動力。而北宋大家張載的”橫渠四句”:“爲天地立心 爲生民立命 爲往聖繼絕學 爲萬世開太平”,則最能表達個人對國家、對社會的擔當和使命,言簡意賅,境界宏遠,可以說相當於古人精神上的座標,具有非常強大的道德感召力。而千百萬學子們也正是懷着這種使命經過科舉考試而走向仕途的。

記得兒時讀過寇準罷宴的故事。北宋陝西人寇準自幼喪父,家境十分貧寒,全靠其母織布度日。寇母常常在深夜一邊紡紗,一邊教寇準讀書,督導寇準苦學。寇準19歲上京趕考得中進士。喜訊傳到家裏,怎料寇母已身患重病。臨終前,她將親手畫好的一幅畫交給僕人劉媽說:“日後寇準做官,如果有錯處。就把這幅畫給他看。”後來寇準做了宰相,爲慶賀生日,大擺筵席,準備宴請羣僚。相府也收到了大量賀禮。劉媽認爲時機到了,便找機會把畫交給寇準。他展開一看,竟是一幅“寒窗課子圖”。畫上有母親的題詩:“孤燈課讀苦含辛,望爾修身爲萬民,勤儉家風慈母訓,他年富貴莫忘貧。”寇準再三拜讀,淚如泉涌,當即撤去壽宴,辭退所有壽禮,從此專心料理政事,報效朝廷,終成一代賢相。

又如我們熟知的北宋名臣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也是這種以天下民生爲己任精神的體現。

明清時期科舉制度進入鼎盛時期,這時的科舉考試實際上被分爲五個等級,分別是縣試(又稱府試)、院試、鄉試、會試和殿試。縣試和院試只是預選形式,選出秀才。鄉試、會試、殿試纔是正式的科舉考試。秀才每隔三年參加省裏舉行的鄉試,考中的叫舉人。中了舉人就有資格任知縣及府州縣的學官,所以當了舉人就被稱爲舉人老爺了。鄉試後的第二年春天,各省舉人在京城禮部參加會試,考中的爲貢士。貢士將參加由皇帝和欽命大臣代理主持的殿試。經殿試取第一名稱狀元、第二名稱榜眼、第三名稱探花。三者被稱爲一甲進士。進士是功名的盡頭,就算是對名次不滿意亦不可以重考。並於當年的五月初一日衆進士還需到孔廟行禮,易服,還要立碑題名,把當年進士的名字刻於其上。

古代、教育、學生、老師、教學、儒家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北京孔廟內大成門外共有元明清進士題碑189座,是我國最大的科舉題名碑羣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科舉制的意義對於古代中國來說是非常大的。十五至十六世紀這種制度逐漸流傳到了東亞的一些國家。到了十七世紀歐洲的傳教士來到中國,發現中國的科舉制是一種非常好的選拔制度,便將這種特別的選官制度流傳到了歐洲,爲自己國家的政治體制服務。從這一方面來講科舉制不僅對中國發展有很大的意義,對許多其他國家的發展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並一直延續到今天的考試。雖然科舉制在清末新政時期被慈禧廢除,但是現如今的官員考試製度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科舉制的延續。

新唐人《文化古今》製作組提供

更多文章請點擊《文化古今》系列。

責任編輯:文思敏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