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民國照片、北京語言學校在考試,攝於1917年-1919年間。(圖片:甘博)
中國近代教育模式(圖片:甘博攝於1917年-1919年間)
文化古今

民國學風曾孕育過諾貝爾獎得主 現今呢?中國教育制度的演變

《文化古今1》第七集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8日】(作者: Peter Li)仁義道德教育貫穿了5000年的中國文明史,“文以載道”是中國文字的意義和教育的目地。中國古代教育的識文斷字,是以明理和明德爲目地,貫穿於對仁心與義理的理解和實踐的整個人生的過程。反觀中國的近代教育,早已脫離了“文以載道”的實質。

我們講一講歷經千年的科舉制在清朝末期被廢除後,中國當代的教育現狀。清朝末年,隨着國門被列強打開,大清政府中一些開明大臣,如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張之洞以及恭親王載昕等人,認爲大清面臨“數千年未有之變局”,主張學習列強之工業技術和商業模式,通過官辦、官督商辦、官商合辦等模式發展近代工業,以獲得強大之軍事裝備、增加國庫收入、增強國力,維護清廷統治,以富國強兵爲目標之洋務運動從此開始。

洋務運動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清朝的洋務運動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洋務運動的開展,引進了大量西方科技及西方著作文獻。洋務派在全國修建了30餘所近代新式學校,用來培養科學、軍事、翻譯人才,包括著名的在1862年建立於北京的翻譯機構同文館,和培養翻譯人才的廣方言館等。清朝在1872年至1875年間每年向美國派遣30名幼童留學,他們大多成爲日後中國的重要人物。其中著名的有中華民國第一任內閣總理唐紹儀和著名鐵路專家詹天佑等。以1895年盛宣懷在天津創辦中西學堂爲標誌,中國近代大學開始登上歷史舞臺。1898年創辦的京師大學堂成爲我國第一所真正的國立大學。

此時科舉制還沒有被廢除。到19世紀末,大清經歷了甲午戰爭的失敗和馬關條約的簽署,曇花一現的戊戌變法,之後的義和團運動導致的庚子賠款使得大清王朝一蹶不振,財政睏乏,不得不尋求新政。大臣們認爲科舉制阻礙學校發展,多次上奏廢科舉。1905年朝廷從議,廢除了實行千餘年的科舉制度,中國的教育體系轉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

興辦學校

科舉制被廢除,取而代之的是現代的學校制度和學習內容。小學、中學和高中的必修科目中引入了西方的內容,如物理、化學、圖畫、法制、理財、地質、礦產等等。

中國教育制度終於和世界接軌了,但實施這教學計劃的人才卻十分缺乏。清廷又擬定了大規模的留學生計劃。但庚子賠款後政府財政緊絀,便把在洋務運動期間留學英法美等國家的計劃改爲留學日本。至1907年,留日學生總數已達一萬五千人。

各國退款的使用

1900年的義和團運動引致八國聯軍出兵中國,1901年清政府簽訂《辛丑條約》對相關的十四國分別賠款,史稱庚子賠款。當時以美國爲首的一些人士認爲,產生像義和團這種愚昧無知的農民運動歸根結底是中國人缺乏知識造成的,要想避免這種事情的再次發生,就要幫助中國人學習現代知識,更快的融入世界。1909年1月1日美國總統羅斯福決定實行退款,將尚未付清的大約1078萬賠款,用於在北京成立肄業館。這就是清華大學的前身。

清華大學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中國創辦的近代大學開始登上歷史舞臺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美國這一帶頭,其他國家也紛紛效仿,日本和法國將賠款的一部分用於資助中國學生到本國留學,法國還成立了高等漢學院。英國政府從賠款中拿出五十萬兩白銀,在山西建立西學專齋,也就是今天的山西大學。比利時用賠款復建北洋大學,即天津大學,修復毀於火災的主樓等等。此外還有十幾所由外國傳教士建立的教會大學。至民國初年,在華的各類教會學校達到六千所,在校學生達三十多萬人。國內的有識之士自主創辦的一些高等學府,如教育家馬相伯創立的復旦大學,教育家嚴修、張伯苓創辦的南開大學等等,也如雨後春筍般陸續成立。加之原有的這些官辦大學,中國的教育事業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嶄新時代!

1911年辛亥革命後,時間進入了中華民國時代。中國大學在1915年前後爲日本的高教模式,包含封建性和較多的軍國主義色彩。1922年頒佈的新學制則參照了美國的教育體系,接受了大學教育社會化、民主化的全新理念,成爲中國大學百年發展歷史中第一次重要的轉型。這主要是因爲從新文化運動開始,大量留美學生的學成歸國,美國對中國的影響力正逐步超過其他國家。這次轉型對中國高等教育發展和社會進步起到了積極作用。爲當時的中國培養了一大批不輸於外國的各行業骨幹人才。

民國學風

1916年至1923年蔡元培初任北京大學校長,革新北大,開“兼容幷包”的學術研究、思想自由的風氣;陶行知、郭秉文在南京高等師範學校改“教授法”爲“教學法”,所倡導的選科制、學分制、男女同校,逐漸在全國教育界通行。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隨着日軍的不斷逼近,北平天津相繼失守。清華與北大、南開三所名校轉移大後方,南遷長沙,組建國立長沙臨時大學。1938年再遷昆明,更名國立西南聯合大學,這就是史上著名的西南聯大。

西南聯大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抗戰時期的西南聯大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抗戰期間,日本對中國進行全面封鎖,各大沿海城市相繼淪陷,海關稅收盡失,然而國民政府在財政捉襟見肘的情況下,依然調撥了大量經費和物資保障這些謙謙學子的生活和教學,希望他們有朝一日能夠用他們的所學建設戰後的家園,承傳中華的寶貴文化!在戰火紛飛的歲月裏,聯合大學先後畢業學生兩千餘人,從軍旅者八百餘人。而其中的青年才俊比比皆是。截止1965年,美國科學院院士的華裔人士只有6位,其中4人曾在西南聯合大學求學或任教,包括我們熟知的諾貝爾物理學獲獎者李政道和楊振寧。而這些都歸功於當時開放的教育理念,借用陳寅恪先生的一句話那就是——“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然而好景不長,1949年共產黨奪取政權,中國的大學模式經歷了又一次重大轉型。1949年12月,在中共的全國第一次教育工作會議上確立了完全照搬前蘇聯教育模式的道路。主要體現在建立由單科院校和文理科綜合大學構成,且以單科院校爲主的大學體制,及按照統一的教學計劃開展教學活動的教學制度,並強調所有的教育工作必須遵照共產黨的統一領導!於是乎以前的自由學術環境消失了,兼容幷蓄的教學理念被廢除了。而那些民間和教會學校在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的背景下全部與西方脫離了關係,在次年的高校院系調整中,所有前教會大學全部被撤銷、合併。

可是那麼多文化精英還活着,於是1956年4月28日中共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要求全國知識分子向中共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然後共產黨把敢於提意見的知識分子宣佈爲否定黨的領導,妄想奪取中共的江山。大規模的對文化精英的迫害隨即展開!這就是反右運動的實質。按當時中國知識分子不足五百萬人計算。受迫害和波及的人數不少於三百萬人。反右運動使得中國失去了直言敢諫的知識分子。

這些人有很多被流放,離開了他們熟悉的科研工作崗位,來到了冰天雪地的一個個勞改農場。多少人在飢餓、疾病、打罵和屈辱中過早的離開了人世,倖存下來的人也失去了最寶貴的時間。這些留學海外的學術精英,飽學詩書的一代鴻儒在共產暴政下根本無法將他們的文化知識傳承下去。

1966年爆發的文革最先受到衝擊的還是中國的文化界和教育界,各級學校的領導幹部和教師,特別是一些學術上有成就的專家、教授,均遭到殘酷鬥爭,無情打擊,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有的被迫害致殘、致死。教育事業也受到嚴重破壞。直到文革結束後,1977年高考才得以恢復。

中國目前的教育模式已經完全背離了民國學風,和傳統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境界。教育最重要的使命就是讓人類保持高尚的道德。如果一個教育體系是爲了斬斷人與神的聯繫,與傳統道德的聯繫,與歷史的聯繫,只是利用教育維護專制的統治,它毀滅的不單單是國人的創造能力,創新能力。最可怕的是全面摧毀了中國人的道德和傳統。

新唐人《文化古今》製作組提供

更多文章請點擊《文化古今》系列。

責任編輯:文思敏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