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美國務卿蓬佩奧:限制現任與前任中共國官員與家屬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6日】(主持人:石濤)大概在10個小時之前,北京下大暴雨,然後下冰雹,那雹子下得跟雞蛋差不多。

最一開始的時候,大概應該是今天26號早晨的9、10點鐘吧,因爲有朋友在Facebook上跟我發那個照片,濤哥你看這個冰雹象什麼?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一模一樣。我從來沒見過那冰雹下出來是帶岔兒的,那冰雹怎麼能帶叉岔兒呢?它是從天上降下來的,我們就說物理上自由落體的速度,怎麼能使冰雹帶出岔兒來?跟那個冠狀病毒一模一樣,那通常那麼高的速度下來,它一定是渾圓的,這才符合物理現象。它現在下來那東西,根本不符合物理現象。

最血糊的一個視頻,一老爺們禿瓢,看他年齡也就40歲左右。雹子砸腦袋上,真把那腦袋給砸漏了,他不知做過什麼事兒了。旁邊人給他拍的視頻,說這個把腦袋給砸漏了,因爲他鑲在腦袋上,那個冰雹鑲在腦袋上,把腦袋殼給砸破了,說實話真挺血糊的。那哥們腦子給砸破了,是不是因爲那個岔兒?咱不知道。但是呢,那個車、窗戶、房子給砸爛了。我看那視頻有十幾個,相當血糊的。

有關水的分子的故事在過去時間裏,不同的人都登過,曾經有人對水分子做過測試,應該是日本人做的,讓水去聽音樂,讓水去處在不同的我們通常人所稱爲的善良的環境,一種舒緩的環境,一種惡的環境,環境不同表現出人乃至這個世界,是惡的生命的表達。比如說罵人、兇狠。那反過來是一種歡笑的表達,那種內心的歡樂。水分子呈現出完全不同的這種表現,它的內在的形狀完全不同。好的東西它表現出極其令人親和乃至你能感受到一份善良;但是呢,惡的東西同樣你就能夠感受到它整個形體的灰暗跟內在的灰暗。

所以那篇東西寫得很長,流傳也很廣。被解讀成水分子本身,可以能夠跟人的生命是等同的,只不過是人不能夠認識,人在現實環境中很難認識。

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過,這個天地人也好,這個精氣神也好,包括人的生命的維護,吃飯、喝水、呼吸對吧。其實吃飯、喝水、呼吸,水的概念在天地人當中,處於地的層面,對人的肉身而言,他就是高級的,也就說反襯過來,人們不喝水很快會死的,人們要是不吃飯,喝水可以活很長時間。對人的生命的制約性跟重要性在其中。

那它表現出是什麼意思,我以爲的表現完全就是一種天意的表現。其實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水就是你可以解讀成是,在那些有着修行概唸的人當中,就是周天。那周天通了,人就跳出去了,就進了天那個層面,就有機會往上跳。但周天本身呢,又是99.9%的人都突破不了的。

反過來那水錶現出這種病毒似的樣子,它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完全就是一種天意的提示。這種天意的提示,讓人能夠表明,就是告訴人們今天人們遭遇的大瘟疫,就是天意。是神出手,你可以隨便去找那照片,沒有任何人,科學上根本解釋不了。就像我說的,如果從那麼高的空中掉下來的一個冰球,它本該就是渾圓的,不能出岔兒的,怎麼可能出岔兒呢?這是不可能的,就象水裏面的鵝卵石的概念一樣,多棱的石頭,在水的衝擊下它應該變成渾圓的,道理完全一樣。這就是通常我們學的物理。

那它表現出來的概念已經突破了人們今天物理上的認識,所以我個人只是勸大家,真正厲害的還沒出來呢。

這兩天在美國、歐洲的一些開放的,就是已經重新開放社會的國家,疫情感染呢,出現大幅增長。其實他們忽視了一個問題,死亡的人數沒有那麼多,但是確診的人數多,所以確診的,他又治不了,人們又把這種確診的當成一種真實的表達,是現代人的愚蠢。一個人身體有狀況我去檢查這是正常的,如果一個人身體都沒有狀況,就象一個公司裏排查,所有人都排一遍,然後呢,你然後能是什麼?說我排查一遍是爲了防止擴展,你要知道它的傳染從出現到現在世界將近200個國家、地區都有了,早已過了以這樣的方式來阻止疫情擴展的這種時間,道理一樣的。

你要說剛剛開始在武漢的時候,我覺得那是還是有意義的。在今天,全世界上千萬人被確診,還在拼命的檢,越檢越多,累死你,顯示出人的無能。他沒死那麼多,說明疫情在改變。因爲你沒有任何辦法治療的,誰都承認沒有的。說明什麼?病毒早已滲透人們的身體裏,只是它在不同的時間點有選擇的爆發,選擇不同的地區、不同的國家,選擇不同的人種。

加拿大81%全是老人院,你怎麼解釋?老人院老人都不出門,老人都在屋裏頭,它怎麼就……兩個老人院之間差了100公里,他這個也死幾十個,那個也死幾十個,中間沒人死。你怎麼解釋?它開着公共汽車去的?不是,老人院不坐公共汽車。但你馬路上了,說不許公共汽車,你得保持兩米、三米、五米、八米的。

這就是今天的人、現代科學很愚蠢的地方,它沒有能力去面對,你怎麼解釋這兩個老人院之間差100公里,然後這邊死七十多個,那邊死八十多個,中間沒事?這是一個等同的環境,今天沒有能力敢碰這問題。

英國死的人5萬多人將近6萬人,黑人死的是白人的3倍,現在黑人命貴,死得多,能這麼說嗎?你一說不就嚇壞了嗎?但他真死啊。就這樣,人都不信,所以我個人覺得,人不信,人還站在科學的角度去講,那大疫情就會更加的爆發。它爆發的過程,其實它到那個時間點就結束了,那它爲什麼這麼去????就是這70億人裏頭,不用說70億了,50億人裏頭,有一個在這個過程中明白過來說,科學是瞎扯,可能神的因素更高。只要有一個,它都沒白做。

我以爲神看人的角度是這個角度,因爲人的珍貴,人的身體的珍貴。這就是現實發生的一切,在選擇善與惡的過程中,就共產黨是標誌。

網上有個視頻,是北京城幾個小時之前下的雹子,如果雹子這麼下的話,相當嚇人的,是能砸死人的。這雹子它是帶岔兒的,它完全是帶叉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通常我們看的雹子,不是這樣。有人說天怒人怨,怎麼樣講都可以,我個人覺得從它的形狀,從它發生的背景跟時間,就是在提醒人。

《美國參議院昨天一致通過了<自治法案>,裁侵犯香港自治的官員》。

這個法案本身的制裁內容跟範圍相當廣泛,原因就是該法案同時將制裁措施跟金融系統完全綁架在一起。

這個法案是在上個月中共通過要求提到港版國安法之後,在美國的參衆兩院即刻引起了極大的反響。這是在美國參議院,一個民主黨人、一個共和黨人兩個人提出的一種制裁的方式,它就叫做《香港自治法案》。

大概就是針對那些在破壞了基本法跟中英聯合聲明,爲香港的自由、人權和信仰提供保障的一個基本法律基礎。任何人、任何機構、任何團體、任何企業,如果你拿出來的東西傷害了香港人在中英聯合聲明跟基本法框架下的自由、權利以及信仰的概唸的話,將遭到該法律的制裁。

在這樣的一個大的框架之下,港版國安法自然就完全吻合了。所以凡是在制定港版國安法,如果港版國安法在香港通過,在香港開始實施,凡是在制定港版國安法的過程中,產生了推動、執行等相關作用的中共官員、香港官員,都將直接受到金融財務上的制裁。凍結所有相關人員在美國境內的有價證券等所有資產,包括他的房產、包括他在銀行的賬戶、包括他在投資行業(股票市場)的投資,所有有價的東西,都將被凍結。

我沒有看它的細節是否包括他的直系親屬,道理上應該是包括他的直系親屬,吊銷、中止、凍結所有去美國的簽證。

與此同時,那些企業、公司,特別是金融機構,禁止與任何這樣的官員,與國家地區有金融往來,禁止美國的投資者投資這樣的銀行或者相關的企業。比較典型的就是匯豐銀行。比如說匯豐銀行跟中共國之間有着相互的金融往來,同時它又是大公司跟美國公司有着相互的金融往來。匯豐銀行曾經在第一時間,聲明支持港版國安法,它就變成了助紂爲虐者,因爲銀行系統的龐大,它包納了、容納了那些迫害香港人權與自由的官員的財物、經濟、金融往來、有價證券,包括象中國共產黨與在匯豐銀行的某些凡是跟金融相關的內容,都將遭到此法律的制裁。

這個法律的制裁將對匯豐銀行採取一種可能是封殺的行動,包括匯豐在美國的銀行。這個東西就大了。比如說,禁止美國銀行跟匯豐銀行有金融往來,禁止美國投資者投資匯豐銀行。這是法律,如果法律通過的話,就把匯豐銀行完全孤立了。你只能離開,就是說,我在匯豐銀行存了10萬美金,你就得撤出來,這算投資了,你存給它,它用你的錢了,你就得清了賬號,要不然你違法。

那打擊性就巨大。它的執行方式是類似《香港人權法案》,在90天之內,美國國務卿列出在香港港版國安法中產生作用的人,原來我們看到,最高它可以追溯到韓正。

我以爲現在這種狀況的話,它有理由可以追溯到習近平。習近平、慄戰書、韓正、港澳辦主任、中聯辦主任、林鄭月娥,應該都可以在其中。因爲立法的過程是從慄戰書那兒來的。共產黨領導一切,已經被美國政府完全接受這是一個事實,在美國政府執行的條款中和美國政府官員的最近大概三個月,從三月份疫情大爆發,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國務卿,甚至包括美國的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的局長,都在把矛頭衝向中國共產黨。他們的說法都是這麼說,中國共產黨的邪惡,不是中國。幾乎現在用詞都是這麼個用法。

所以這就變成了一種,你讓我說就是美國在堅持自己的價值原則,其實是守住人的道德底線,當想守住人的道德底線,以他現在的能力就得代表着美國人民對中國共產黨說不。在整個基本故事中,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它的意義含義就在於它的執行性。就是這條法律如果一旦通過的話,它直接的打擊性,我們很少看到美國拿出具體的法律,針對具體的事件,打擊具體的人,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這條。

昨天參議院全票通過該項法律,按照程序,它將轉給衆議院。很奇怪,在美國兩黨出現這種根本性對壘衝突——因爲還有幾個月就要出現大選了——根本衝突對壘的過程中,卻非常驚奇的發現,在打擊中共的問題上,他們是精誠合作的,沒有任何異議的。

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過程,任何人都知道,今天的邪惡來自於中共。至於說美國民主黨自身的問題,那是另外一個問題,無論它從利益的角度,還是從它爲了獲得大選,欺騙甚至是欺騙美國人民的角度,都沒關係。就現在這個時間點上,它有着共識。這就是這條法律的一個根本所在。

最新的消息說,這個週末,有可能港版國安法就通過,因爲它很簡單了,它草案都已經拿出來了,它只要一舉手,舉一遍,再舉一遍,撒泡尿的功夫它就舉完了,然後它就通過了。按照習近平的態度,它十有八九會通過的,按照他做事的態度。

這個人到現在在哪兒?不知道。他完全消失了,我不開玩笑,在哪兒,不知道。活的人在哪兒?你真不知道。因爲北京的疫情對他們的影響太大,他們又太怕死。所以這條消息是講,65%的香港人反對國安法,香港人的任何抗爭諸如此類的應該講已經超過了他們的能力,他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

今天看到就只有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反應,另外講,只有天滅,人是沒有能力戰勝中共的。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