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美國極左騷亂分子在西雅圖用障礙物圍出一個“自治區”。(AP Photo/Elaine Thompson)
美國極左騷亂分子在西雅圖用障礙物圍出一個“自治區”。(AP Photo/Elaine Thompson)

美國左翼力量鼓動了這次大騷亂 他們想搞垮美國嗎?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6日】由明尼蘇達州黑人男子弗羅伊德被警員制伏期間死亡引發的美國騷亂現在基本平息了。這場因偶然事件引發,由左翼力量鼓動,進而席捲全美國大騷亂,給世人提供了一個不可多得的觀察、分析美國,也包括歐洲左翼思想特質的窗口。

一、什麼是現代左翼的核心理念?

現代左翼的核心理念是什麼?

回答兩個字:平等。

在當今西方兩大政黨理念中,左派強調平等;大政府、均貧富的經濟政策,就是建立在平等觀上的。

而保守派更強調自由,共和黨主張小政府、減稅、市場經濟等,是基於自由的理念之上的;也就是說,自由的價值高於平等。

如果說藍領產業工人、城郊小農場主等“紅脖子”構成了共和黨的主體,那麼,大學教授、作家、藝術家、新聞記者、律師、醫生、金融家、經理、製片人和導演等,就是民主黨的骨幹力量。美國左翼主要分佈在媒體、華爾街、好萊塢,加州是美國民主黨重鎮,好萊塢歷來是左翼先鋒出沒的地方。美國主要媒體,90%控制在左翼手中,所以川普(特朗普)在美國媒體中,總是以小丑面目示人。

二、知識分子天生左傾

在西方生活久一點的人會觀察到,多數知識分子,都傾心於平等、均貧富等烏托邦理念,傾向大政府、高福利的社會主義。也就是具有左翼傾向。

爲何如此呢。

一般說來,知識分子天生就有三個傾向:

第一是脫離大衆,脫離中產階級的常識,傾向於精英主義,醉心於烏托邦的意識形態,熱衷於一攬子解決問題的思維。

第二個是傾向扮演爲勞苦大衆請命的救世主角色,於是自然就傾向均貧富、要平等,所謂代表窮人、代表被壓迫者講話。

要爲窮人爭“平等”是知識分子的特徵,也是重要的奮鬥目標。

第三個是很多知識分子熱衷“政治正確”,即傾向表現自己道德高尚,以此佔據道德高地,尤其體現在所謂“保護弱勢羣體”上。

“保護弱勢羣體”固然是社會文明的體現,但爲了刻意顯示自己的道德高尚,對“表現”自己是“品德高尚的、關心弱勢羣體的人”比真正去“改變”弱者的生存狀態更感興趣,不顧常識、熱衷於意識形態,就走向了事物的背面。從“保護弱勢羣體”的平權理念出發,最終反而形成了“我弱我有理,越弱越有理”的局面。而這個旗幟下最牛的人,自然是集各種弱勢(黑人、伊斯蘭、女性、難民)於一身的人,我稱之爲有四層金鐘罩護體的“大神”。如果你遇到這樣的“大神”,趕緊離得遠遠的,絕對不能讓她有一點不爽,否則你就會吃不了兜着走。

那麼什麼人能被冒犯?主體民族可以冒犯,男性可以冒犯,異性戀可以冒犯,主流信仰可以冒犯。所以,人人都可以批斗的,是信基督的正常結婚生育的白人男性。

三、美國社會的政治正確文化

美國社會的政治正確文化,可以被概括成以下四項基本原則:不能冒犯少數族裔;不能冒犯女性;不能冒犯同性戀;不能冒犯不同的宗教信仰(通常指伊斯蘭)。

所以,在美國黑人不能叫“黑人”,應該叫“非裔美國人”。聖誕節不準互相說“Merry Christmas”,而應該說“Happy Holidays”。更加神奇的,偷渡者也不能稱爲“非法移民”,而應該稱“無證移民”。

這些詞彙的出現,就是政治正確導致的“語言腐敗”。政治正確的本質,就是設立思想禁區。

不能冒犯,必然會形成特權,所以,面對黑人的打砸搶,不僅不能制止,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和一羣民主黨議員甚至屈膝下跪。一個白人女性,即使被強暴了也要對穆斯林難民予以理解並給予更多的關愛和憐憫。

這是社會走向失序的前兆。

四、“白左”的價值觀

政治正確,已經成爲那些打着道德高尚的名義,卻做着損害社會整體價值觀的觀點的代名詞。這樣思維方式的人,我們稱之爲“白左”。

簡單地說,白左是一種價值觀,以道德高尚的名義出現,做着損害他人利益的事情,最終損害了人類整體的價值觀。

實際上,天天想着拯救別人的人,常常乾的其實是慷他人之慨,拖他人下水的勾當。

白左們的“聖母心”氾濫是因爲他們根本沒有考慮過自己未來弱勢時會是什麼處境,其根本原因在於他們一直把自己視爲美國的主宰者、視爲有色族裔的上帝,所以一天到晚悲天憫人。由於文化基礎不同,可以斷言:如果美國未來什麼時候真的成爲非裔或拉丁裔的天下,他們對待白人絕對不會有今天白人對待他們一樣好。

這絕非危言聳聽,已經有事例發生了。

爲聲援自己的美國兄弟,法國黑人上街遊行,在示威人羣中出現了非常讓人吃驚的一幕,有許多極端的黑人青年打出了大幅標語,大言不慚的表示根據進化論來說,他們黑人纔是人類的祖先,黑人羣體更應該享受更多的權利,必須要把生活在巴黎的白人趕走,建立起一個全是黑人的法國首都。

“把白人驅逐出去”還真不是黑人在街頭玩嗨後的胡言亂語。根據巴黎市政府對新生兒的調查來看,2019年黑人小孩出生率已經超過白人小孩,全巴黎地區純黑人佔比率已經達到35%,相信憑藉黑人超能生孩子的優勢,不出10年黑人佔比率就能突破50%,法國是最有可能第一個被黑人羣體佔領的西方發達國家,白左將成功把白人連同自己作死出法國,並不是玩笑話。

這盛世如白左所願。

五、左派的自反心理

也許有人要問了,說了這麼多,難道美國的左派不愛美國,他們就是要搞垮美國

是的,這是事實。美國的左派從本質上是反美的,真的不愛美國,他們就是要搞垮美國

這叫“左派的自反原理”。

種族上他們是白人,但他們從心底裏期盼着黑人等少數族裔翻身做主人,把白人踩到腳底下。

社會階層上他們屬於精英和富人,卻整天要求政策全面傾斜於窮人,“劫富濟貧”。

信仰上他們的父輩是天主教徒、新教徒,但他們卻歡迎對基督教懷有千年仇恨的穆斯林帶着極端教義鯨吞歐洲、蠶食美國

前面說過,左派是沒有祖國的,“教”在國先,有“教”無國。左派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是在全球實現“世界大同”的革命理論。(編注:“世界大同”就是共產主義教義之一,這個“教”是什麼,也就呼之慾出了)

這是理解左派言行的一把鑰匙。

因此,要十分警惕美國左翼掏空國家的根基,這對全世界都有重要意義。

六、最後的鬥爭

面對肆意打砸搶燒的黑人羣體,川普態度強硬,聲稱美國人有和平示威的自由,但出現搶劫,軍警就可以開槍。

其實,川普是強烈反對虛僞、極端的“政治正確”,也只有川普這種無所畏懼的行事風格,纔敢這樣公然叫板籠罩在美國人頭上所謂“神聖不可侵犯”的所謂政治正確。

現在的鬥爭線路圖已經十分明顯。

民主制度最核心的是人口構成。只有川普再次競選成功,傳統的保守派纔有希望維持住目前的人口比例,纔有可能保衛美國傳統的宗教、文化和價值觀。如果選舉失敗,美國的第二次走回傳統的浪潮還沒來得及結出成果就將被扼殺。民主黨重新實施開放移民政策,不出幾年,人口結構量變到質變,以後美國就再也不能選出具有傳統理唸的總統了。而左派同樣不能接受川普再次競選成功,因爲那樣就意味着左派的漸進革命浪潮很可能被永遠剎止,永遠無法到達“全球主義”的終極目標。

這是最後的鬥爭。

——轉自“逆行齋主人”臉書,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