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帝王陵墓之明十三陵圖(圖片:作於1875—1908間,出自美國國會圖書館地理地圖處)
帝王陵墓之明十三陵圖(圖片:作於1875—1908間,出自美國國會圖書館地理地圖處)
文化古今

中共因何停止了對帝王陵墓的挖掘?成語“李廣難封”牽出的因果

《文化古今》第十集

【希望之聲2020年7月4日】(作者: Peter Li)善惡報應分明:作善善報、作惡惡報,作善能積德、作惡必定敗德,作善作惡之間,沒有功過相抵,不能相互抵銷。一定要爲自己的所作所爲,是好是壞,付出作惡代價或獲得作善功德,依照作善作惡行爲的時間流程來報應。

我們來講一講因果報應,這個話題很大,中國民間把善惡有報看作是天理。也就是中國老百姓常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那麼到底有沒有因果報應呢?不論在學術界還是民間都還存在着質疑,而大陸官方宣傳口和教科書則是一邊倒的全部定義爲封建迷信。但是中華大地數千年來流傳着許多因果報應的故事,使得人們對這個傳統觀唸的可信度是經久不衰。

惡有惡報[1]

首先讓我們聽聽發生在六十多年前的一個故事。說共產黨自1949年開進了北京後,便大規模地拆了北京的城牆。但這還不夠,它還企圖把那裏的帝王陵墓都給刨了。首先瞄準的是明朝十三陵的明成祖永樂大帝的長陵。1955年年底,北京成立了一個“長陵發掘委員會”,爲首的是當時的北京市副市長,明史專家吳晗。但是長陵的規模巨大,不論是專家還是工人對於長陵的墓道位置根本摸不着邊際,無奈之下只好將目標轉爲明神宗萬曆皇帝的定陵。

帝王陵墓之萬曆皇帝的定陵(圖片:Charlie fong /維基,CC BY-SA 4.0)
萬曆皇帝的定陵(圖片:Charlie fong /維基,CC BY-SA 4.0)

由於年代稍近,陵寢的規模也小了許多,定陵的挖掘那就順利多了。沒多久工作人員就發現了定陵的墓道和“金剛牆“,很快便找到了地宮的入口,刨開了這個沉睡了三百多年的地宮。可是隨着定陵的開啓,一連串的報應便接踵而來——自開挖當日,這天空中就電閃雷鳴,守陵的石獸歷經百年都安然無恙,卻在此時被雷劈碎了一個,還有兩個守陵人當夜也被雷電劈死。

說到這守陵人,那可都是世代以此爲生,朝廷分給他們土地,免除他們的租稅、勞役、兵役,還發放一定的工資。守陵人也叫陵戶,每個陵墓有陵戶數十到數百人不等,陵戶的職責有守衛、灑掃、築墳等。他們住的地方都叫什麼村,什麼衛,比如十三陵長陵附近的長陵村,獻陵附近的獻陵村都是守陵人的村子。而南京明太祖朱元璋的孝陵,守陵人的村子就叫作孝陵衛。

這明十三陵作爲明朝的皇家陵園,就是在清朝的時候也受到良好的保護和修繕,每年清朝政府都會花費大量財務用在十三陵的管理上,這些都有詳細的史書記載。甚至到了晚清末年,大清已是內憂外患,風雨飄搖了,但是從當時照片上看,依然有守陵人在看管明十三陵,說明當時的守陵人依然恪盡職守!可是一旦開挖就說明這守陵人沒有盡到保護皇帝的職責, 自然會受到上天的嚴懲!

帝王陵墓守陵人(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看管明十三陵的守陵人(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這地宮打開後,萬曆皇帝的棺槨已經破損嚴重,被領導要求扔掉。隨後即被村裏的一對老年夫婦撿到,將其打造成自己用的棺槨,結果這棺槨剛打造好,兩人便一命嗚呼了。其實這民間也早有着這樣的說法:“就是這皇帝用的東西是不能亂碰的,因爲普通人根本沒有這個福份消受,用了就會招災惹禍,沒準還搭上自己的性命"。

隨後劫難不斷髮生,參與挖掘陵墓的人無一倖免。如定陵挖掘重要決策者,身爲明史專家的吳晗在獄中自殺,負責發掘的指揮者飛機失事,攝影師上吊,而且銷燬萬曆皇帝屍骨的工程兵也多死於非命。由於挖掘定陵所引發的一系列劫難,使得那些以無神論自居的中共官員也覺得事情重大,中共不得不下達了一份文件,要求"停止一切對帝王陵墓的發掘"。中共大規模挖掘歷代皇陵的企圖由此告終。

這不光是作惡之人會遭受報應,而行善積德的好人也必定受到相應的福報,並且有可能將不好的命運逆轉! “從來陰騭(zhì,陰德)能回福,舉念須知有鬼神”,這兩句詩說的是自古以來積德做好事都是有福報的,因爲天地之間人生一念,鬼神是都知道的。古代印證這個道理的故事有很多。下面我們就來看一看唐代裴度還帶的故事。

善有善報[2]

相傳唐朝晉公裴度年輕的時候,生活窘迫,一貧如洗。一天他去找一個相士算命, 問取功名一事。相士說:“先生有藤蛇紋入口,數年之間,必將餓死在溝渠。”說完之後,相士還堅持分文不取。裴度聽後只是有點沮喪,可是他心胸比較豁達,也沒有把相士的話放在心上。時隔數日,裴度到一寺院閒遊,忽見到大殿供桌上金光閃爍,走近一看原來是一條鑲金玉帶。裴度想一定是有什麼人到這裏禮佛更衣時忘拿了,應該會非常着急,不久就會回來找尋。於是便收了帶子在廊下等候。一直等到傍晚前,只見一個女子慌慌張張的徑直跑到供桌前張望,連聲叫苦,哭倒在地。

裴度、裴度還帶 (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裴度將撿到的鑲金玉帶還給了女子(圖片:新唐人文化古今欄目提供)

原來那女子要用那條價值數千貫的鑲金玉帶去救被人陷害入獄的父親。裴度拿出帶子對那女子說道:“姑娘不必悲哀,帶子被我拾到了,一直等失主來領,現在就把帶子還給你吧。”那女子感激不儘想要問裴度的姓名,準備他日重重報答。然而裴度覺得還人遺物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就沒有作答,徑直而去了。

過了數日,裴度又遇見了那個相士,相士看到他非常吃驚,就問他近日來是不是做過什麼好事,裴度說沒有。相士說:“先生您今天的面相比先前有很大不同。您的陰德紋大顯,他日必當位極人臣,福壽雙全啊!”裴度當時並不以爲然。但是到了後來,裴度果然出將入相,歷經四朝皇帝,被加封爲晉國公,享年73歲。

裴度當時貧困潦倒的境況,價值不菲的鑲金玉帶可謂上天對裴度道德品行的一次巨大考驗。然而裴度真可謂是一個有古樸之風的君子,拾到玉帶後,處處替他人着想,歸還原物後不求任何回報,坦然而去。裴度個人命運也因其心靈的高貴而發生了根本的轉變。正所謂 “相由心生”“命由自造”也是這個道理。

自古佛家就認爲因果法則是天然存在的,不會因爲人不相信就不作用於此人。業爲因,報爲果,因和果輾轉相生,稱之爲因果報應。概括地說: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你罵人、打人,害人、欺負人,這些業力不會憑空消失,會在你以後的生活中以不同的形式展現出來。或今生,或來世。但是一定會有一個了結。所以說:“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時候一到 一切全報[3]

下面我們就來看一看中國西漢時期的名將李廣種惡​​因而得惡果的故事。李廣武功赫赫,精於騎射又膽氣過人,與匈奴作戰大小七十餘次,都獲得大勝,更有飛將軍的稱號。匈奴因爲畏懼他,許多年都不敢再來侵犯。漢文帝時,年紀輕輕的他就因討伐匈奴有功,封散騎常侍,漢武帝時,擔任太守。可謂是國之棟樑。然而在唐朝大詩人王勃的《滕王閣序》中卻有一句:“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李廣武功赫赫,精於騎射又膽氣過人,與匈奴作戰大小七十餘次,都獲得大勝,更有飛將軍的稱號。(示意圖片:〔清〕郎世寧等畫作局部)
李廣武功赫赫,精於騎射又膽氣過人,與匈奴作戰大小七十餘次,都獲得大勝,更有飛將軍的稱號。(示意圖片:〔清〕郎世寧等畫作局部)

李廣難封是一個成語,說的是李廣雖然戰功彪炳,部將衆多。但他只是做了一名太守,終其一生都沒有封侯。而李廣的許多部屬士卒,都陸續被朝廷封侯,地位反而比李廣還高。憤憤不平的李廣便向善於面相的王朔請教說:“你看我的相,是不是不應當封侯?我命該如此吧? ”王朔說:“將軍自己想一想,有沒有對不起良心的遺恨事呢? ”李廣說:“我曾經誘騙降羌八百餘人,結果把他們全部都殺了,至今還覺得對不起良心,引爲莫大的恨事。”王朔說:“禍莫大乎殺已降,將軍殺降種了惡因,所以不能封侯。”

殺降之事不但使李廣封侯無望,還導致了他的殺身之禍!一次李廣奉命出擊匈奴,因爲行軍迷失了道路,誤了期限。又恐回朝被辱,竟自刎而死。而李廣的孫子李陵,因爲戰敗不得已向匈奴投降,結果株連三族,即父族, 母族, 妻族共上百人皆被誅殺。

由此可見,如罪惡太大,報應不光發生在自己身上,也會禍及子孫後代啊!真是應了那句老話:“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善惡有報的天理實質就是勸善,告誡人們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做,天在看。所以古人講人生在世,時時刻刻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每日三省吾身,反思自身言行之缺憾而加以改正。

參考文獻:

[1]中共破壞性挖掘明十三陵引發詭異事件(大紀元)

[2]裴度還帶改變命運──從餓死鬼到宰相(大紀元)

[3]李廣殺羌族八百降兵,禍及三代(大紀元)

新唐人《文化古今》製作組提供

更多文章請點擊《文化古今》系列。

責任編輯:文思敏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