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印邊界緊張態勢升級,兩軍對峙畫面曝光。(影片截圖)
5月以來,中印邊境多次發生衝突。(視頻截圖)

陳破空:中印談判 又給世界上了一課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7日】6月15日發生在中印邊境的血腥衝突,源於中方極不光彩的兩個行徑。

其一,原本經由中印軍長級談判(6月6日),雙方同意各自後撤軍隊,脫離在實際控制線的接觸;中方還同意、並在次日拆除了在加勒萬河谷拐彎處、印度實控線一側新搭建的哨所。但僅僅過了一個星期多(6月14日),印軍巡邏隊發現,一夜之間,中方又重新搭建起那個哨所,公然違反協議。

其二,就在雙方官兵交涉時(6月15日),共軍突然出手攻擊;稍後,又用事先佈置的伏擊行動造成印軍嚴重傷亡,多人跌入加勒萬河。

但這一回,共軍並沒有撈到勝果。當晚,印軍報復反攻,給共軍造成更大傷亡。主動挑釁突襲共軍,反而吃了敗仗。

6月22日,應中方要求,中印又在邊境舉行了軍長級會談。表面上,中方再次承諾爲雙邊衝突降溫。但與此同時,中共不僅再次在加勒萬河谷拐彎處印度實控線一側建起哨所,還增建營地、設置炮位,並增派軍隊和重型軍備,還開始全面擴建西部的兩個軍用機場:芝米林機場(位於西藏)、塔什庫爾幹帕米爾機場(位於新疆)。

印度方面顯然不再輕信談判,毫無大意,源源不斷地往中印邊境增兵,包括步兵、炮兵、工程兵等,配合已經部署在邊境的山地師。另外,印度國防部長急訪俄羅斯,緊急洽購33架先進戰機,並要求俄方儘快交付印方已經訂購的S-400防空導彈。種種跡象顯示,中印大戰似乎一觸即發。

中共與印度的談判,又給世界上了一課。中共所謂的談判,實際就是煙幕彈、麻痹對方的緩兵之計,伺機出陰招、下狠手。用伏擊對付談判是中共的故技重施,也是滿清對付外國的卑鄙老套。

上個世紀的國共內戰與國共談判,毛澤東就毫不掩飾地說:談談打打,打打談談,邊談邊打,邊打邊談,以打促談。就在1945年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當面喊“蔣委員長萬歲!”,背後卻下令共軍猛攻國軍駐守的城池,並說:“你們打得越好,我們(談判)的本錢就越多。”“你們打得越好,我越安全,談得越好。”在43天的談判中,共軍從國軍手中奪走二百多個據點。

可見,毛澤東和共產黨的談判並非真正意義上的談判,而是其厚黑學或超限戰的手段之一。大半個世紀過去了,中共本性未改。

近期,除了跟印度談判中共暗藏欺詐,就在本月,中共要求與美國談判(夏威夷)。但同一時間,中共卻拒絕與澳大利亞談判(中共用經濟手段報復後者)。恃強凌弱、欺軟怕硬的中共,其行爲邏輯是:抗不過美國,所以需要談判;但壓得住澳大利亞,所以不需要談判。意即:打不贏就談,打得贏就拒談。

而無論中美談判(6月17日)還是中歐談判(6月22日),都是各說各話,雞同鴨講,零成果。中共爲何需要這些談判?一來在中國民衆面前用作宣傳,以爲那是大國對話,連美歐都得給中共面子;二來對周邊其他弱小國家示威,顯示自己可以搞大國外交,能夠以勢壓人;三來欺詐美歐等國,通過假意談判,爲自己贏得暫時的喘息之機。

作爲民主國家,無論美國還是印度、澳大利亞或歐洲,都需要瞭解上世紀國共內戰與國共談判的歷史,也需要研究並思索蔣經國的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從何而來。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