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Wirecard前董事長Markus Braun在德國取保獲釋。(美聯社圖片)
Wirecard前董事長Markus Braun在德國取保獲釋。(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8日】(本台記者唐仲寶綜合報導)有着“歐洲支付寶”之稱的德國金融支付公司Wirecard 疑似假賬的醜聞引起了世界金融市場的巨震,在短短十天的時間內,Wirecard股價崩盤、高層被捕、客戶暫停合作,到聲明宣佈破產,震驚世界,不僅讓聯邦政府顏面盡失,也令該公司與大陸中國“支付寶”多年的合作關係浮出水面。

Wirecard醜聞震驚世界

據德國媒體《明鏡》報道,負責審計的安永會計師事務所近段時間一直在尋找德金融支付公司Wirecard公司賬面造假案中失蹤的19億歐元。19億歐元相當於這家支付服務供應商資產負債表四分之一的金額。由於這筆空缺,安永拒絕在一份2019年財務報表上蓋章簽字,Wirecard也因此陷入了生存危機之中。

6月18日,東窗事發後,該公司股價從107.90歐元斷崖式下跌,最大跌幅超過70%,拖累DAX大盤下挫200多點。

22日晚,布勞恩被逮捕;Wirecard在德國交易所的股價一度跌至12.99歐元,較上週最高的104歐元將近跌去了90%。

23日。布勞恩繳納500萬歐元的保釋金暫時得到了人身自由,但需要每週三前往指定的慕尼黑警察局進行報到;中國銀行討論終止對Wirecard 的授信。

25日,Wirecard申請破產。股價最低跌至2.5歐元,130億歐元市值在一週時間內接近清零。

26日,英國金融行爲監管局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凍結了資不抵債的Wirecard 在英國的業務。

資料顯示,Wirecard AG成立於1999年,是德國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號稱“歐洲的支付寶”,其業務範圍輻射五大洲28個國家和地區,支付寶、微信、蘋果、三星、殼牌、谷歌等均是其合作客戶。2017年,Wirecard 交易總額超過910億歐元,2012年至2017年間的複合年均增長率達30%。

另據Wirecard公司披露,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國銀行、花旗、法國興業銀行等都是Wirecard的主要機構投資者。在醜聞被揭發的前一天,美國銀行還增持了Wirecard公司0.28%的股份。

醜聞曝光後,持有該公司股票的投資者和機構則只能“欲哭無淚”。除Wirecard高管持有股份外,多家國際知名投行、基金也成了不幸的受害者。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機構貝萊德集團就持有Wirecard5.57%的股份,其中間接持股部分爲2.68%;英國德文郡(Devon)基金管理公司旗下的歐洲機會信託基金18日大跌了11.6%,因爲該基金截至5月31日最大的頭寸正是Wirecard,佔總額的10.34%。

據上海第一財經報道,Wirecard公司的疑似假賬醜聞不僅引起了世界金融市場的巨震,也讓德國聯邦政府有失顏面。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Altmaier)呼籲有關部門儘快處理Wirecard的醜聞事件,並警告稱,德國的商業信譽正遭遇損失。

據媒體報道,上週,慕尼黑檢察院對該公司總裁布勞恩和首席運營官馬薩勒克(Jan Marsalek)提出指控,認爲他們涉嫌對公司的財務賬目作假,僞造銷售收入,造成公司的財力雄厚的印象,以吸引更多投資者和客戶。

其中,奧地利國籍的馬薩勒克是Wirecard負責日常經營業務的董事,也是東南亞業務的主要經手人,被認爲在欺詐醜聞中扮演關鍵角色。

報道說,菲律賓司法部長週五(26日)對路透社稱,本週初已被公司解職的馬薩勒克23日入境菲律賓後,已於24日登上飛往中國的飛機。而Wirecard公司宣稱的菲律賓受託人——菲律賓金融中心馬卡蒂一家律所的律師馬克·託倫蒂諾(MarkTolentino),也至今未見下落。

Wirecard 與中方關係匪淺

醜聞爆發後,6月23日,中國銀行討論終止對德國支付公司Wirecard的授信。

一位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說,中國銀行可能沖銷Wirecard所欠8000萬歐元(合9000萬美元)貸款中的大部分,並且不會延長授信。包括中國銀行在內的至少15家商業銀行曾向Wirecard提供20億美元融資。 

知情人士說,Wirecard與債權人之間的談判仍在進行中,中國銀行尚未做出最終決定。不過以計劃聘請外部法律團隊,研究如何最大程度地減少損失。

中國銀行沒有立即迴應置評請求。Wirecard也沒有立即回覆尋求置評的電話。

據大陸媒體報道,繼2019年9月美國支付公司貝寶 (PayPal) 進入中國大陸境內市場後,境外一些支付機構都在摩拳擦掌。2019年11月,德國支付公司Wirecard 發佈信息稱,該公司以1.09億歐元的價格收購總部位於北京的支付集團——商銀信(AllScore Payment Services),這是該公司計劃通過以投資的方式進入中國市場。不過,由於支付牌照屬於央行監管業務,此次交易能否最終達成,還需等待央行的最終批覆。

商銀信支付官網介紹,商銀信具備互聯網支付、跨境支付和預付卡發行三大“牌照組合”,目前公司已經形成了線上線下互動互通的金融服務模型,可以爲互聯網電商交易、房地產、教育、旅遊、交通等行業提供全面、深層的金融支付解決方案和服務。

Wirecard 則表示,看到商銀信支付的牌照優勢和團隊能力,可借其推進公司的全球化策略,使國際商戶接觸到中國消費者,並接受被廣泛使用的手機支付工具、用當地匯率進行清算。Wirecard 中國區總裁吉爾·馮表示,進入中國市場完成全球佈局,公司通過與銀聯結盟擴大在中國的市場,同時協助銀聯拓展國際市場;銀聯全球發行的支付卡數量已高達76億張。

今年1月,第二次中德高級別財金對話發佈的聯合聲明,爲Wirecard 進入中國市場打通了政策通道。聲明第30條稱,中方歡迎更多符合條件的德國當地機構,加入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 (CIPS) 辦理跨境人民幣清算結算業務。

然而,據德國《圖片報》早在2016年就曾爆料,Wirecard當時正在和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洽談收購事宜,支付寶欲收購Wirecard最多25%的股份。而那時,支付寶和Wirecard,已經勾搭了五年之久了。

報道稱,支付寶和Wirecard的合作,其實從五年前(2011年)就開始了。

2011年1月17日,支付寶就和Wirecard簽了合作協議。通過合作,中國用戶可以通過支付寶直接在Wirecard的簽約商戶進行消費,這樣就解決了國際大商家面對中國市場的門檻問題。

Wirecard 的時任首席運營官Rüdiger Trautmann當時表示,2007年到歐洲旅遊的中國遊客超過250萬,每位遊客平均消費5000美金。

能讓中國消費者通過自行選擇的支付方式進行支付,這對於Wirecard 的旅遊業客戶是一個重大的競爭優勢。

Wirecard本身主要是服務B端用戶的。公司2015年年報顯示,其交易量近一半是通過實體物品消費完成的,有兩成是與旅游出行相關。

2015年12月,支付寶又和Wirecard又簽了一份合作協議,內容爲中國遊客可以在使用Wirecard技術的歐洲商店裏進行掃碼支付。

這次合作,被CNBC評論爲可謂各取所需:支付寶看中的是Wirecard背後的國際商戶,而Wirecard看中支付寶當時5.5億的註冊用戶。也是支付寶的母公司“螞蟻金服”進軍歐洲的又一大舉措。

那兩年,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金服在以一種近乎激進的方式擴張其全球化業務,不過主要的投資和收購都發生在亞太區,歐洲和美國涉獵較少。

此前,螞蟻金服已投資了印度最大移動支付和商務平臺Paytm,後又曝出了“螞蟻金服在尋求購買泰國網絡支付提供商Ascend Money的20%股權”的消息。

支付寶,是“螞蟻金服”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平臺,2004年12月由阿里巴巴集團於杭州創辦,後經過阿里巴巴集團金融業務的整合,改隸屬於“螞蟻金服”。 其後更有支付寶香港。

責任編輯:常青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