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太阳辐射也是引起气候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NASA/Flickr,CC BY-NC 2.0)
太阳辐射也是引起气候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NASA/Flickr,CC BY-NC 2.0)

(2)“人类影响了气候变暖的科学共识”,这也许是个谎言,你相信吗?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8日】(编辑:张鑫)在上篇文章我们中,我们回顾了历史上曾出现过的温暖期。而造成这些气温波动的原因,对于现代科学家们来说,至今还是尚未破解的谜团。

著名科学家、美国科学院和英国皇家学会院士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博士很坦然的表示:“在地球上最大的气候变化是冰河期,当时在北美和欧洲曾经有一半的地面覆盖着一公里厚的冰。冰河期在过去重复出现多次,我们正在向下一个冰河期迈进。有很多关于冰河期的理论,但是没有一个能真正理解这个问题。只要我们对冰河期还没有了解,我们就不算了解气候。”[1]

气候系统是一个非常庞杂的系统,涉及到了宇宙中的众多因素,其中包括大气圈、海洋圈、生物圈、岩石圈等众多相互作用的子系统,也涉及到了众多的学科,例如,天文学、气象学、生态学、海洋学等等。[2]

气候系统是一个非常庞杂的系统 (Femkemilene via Wiki,CC BY-SA 4.0)
气候系统是一个非常庞杂的系统 (Femkemilene via Wiki,CC BY-SA 4.0)

但在2018年,IPCC仁川会议却发出“最后的警报,宣告全球变暖将引爆气候和生态环境灾难,留给人类化解这个危机的时间不多了。”[3]

2019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 发布一份报告,“如果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在2020年至2030年之间不能以每年7.6%的水平下降,世界将失去实现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规定的1.5℃温控目标的机会。”[4]

既然科学界都没有完全了解气候,那IPCCUNEP气候灾难和控制数值的关键论证是从哪里来的呢?

气候模式

IPCC结论的关键证据来自气候学研究中的计算机气候模式[5] 因为气候问题的庞杂和复杂性,使得科学家无法在实验室的可控制条件下进行实验和验证。因此,气象研究者们会采用一种气候模式来进行一些项目的研究。

IPCC称,“气候模式气候系统的数学表达式,用计算机代码表示,并在功能强大的计算机上运行,它提供有关未来气候变化,特别是大陆及其以上尺度的气候变化的可靠量化估算。”[5]

气候模式 (NOAA via Wiki, Public Domain)
气候模式 (NOAA via Wiki, Public Domain)

而预测21世纪末气温将增高多少,也是来自气候模式的计算。IPCC表示, “在几十年的发展中,模式始终提供一幅因温室气体增加而引起气候显著变暖的稳固而明确的图像。”[5]

气候模式的不确定性与科学家的保留态度

虽然, IPCC声明了该气候模式的三点可信度来源[5],但对于该气候模式的准确度,很多科学家都持保留态度,因为自然界中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影响着气候的变化,这些是计算机模式所不能涵盖的。

著名科学家、美国科学院和英国皇家学会院士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博士认为,从模式中可以学到东西,但不能用它来预测:“你可以调节参数,但当你在不同的气候下使用它,当你有两倍二氧化碳,你就不能保证模式还是正确的,没有办法验证它。” [6]

在20世纪90年代,前普林斯顿大学副校长哈帕(William Happer)博士就是当时的气候模式的创建者。他自己认为,已有的气候模式高估了气候系统的敏感度,模式预测的增温效果远比观测到的要大。 [7]

在过去10年中,工业化迅猛突进,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快速增高,但气温却实际没有像气候模式中预测的那样快速上升。

大气中 CO2浓度趋势 (Global Monitoring Laboratory)
大气中 CO2浓度趋势 (Global Monitoring Laboratory)

“根据大多数的气候模型,过去10年我们应该看到气温上升0.25摄氏度左右(0.45华氏度)。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事实上,过去15年的增长是仅0.06摄氏度(0.11华氏度)。”这是德国气候科学家、汉堡大学教授斯托奇(Hans von Storch)在2013年的论文中得出的结论。[8]

因此,哈佛大学科学家威利·宋(Willie Soon)也认为气候模式不适合对未来气候变化作出推测。[9]

其它影响气候变化的可能因素

IPCC也明确了云的形成过程、以及云对气候变化的影响给模式带来了不确定性。[5] 而水汽也是一种温室气体,其增加会对气候变暖产生显著的影响。[10] 除此之外,太阳辐射是影响气候变化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大熊湖太阳天文台所长哈罗德·齐林(Harold Zirin)提出,从没有受大气影响的卫星中最精确地测量出,地球接受的太阳辐射能量大约为1,366瓦/平方米(W/m²)。[11]

而大气中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等)给地球造成的直接能量增加约为2.5W/m²,其中仅1.6 W/m²来自二氧化碳。[12]

除了云、水汽、太阳等因素会造成气候模式的不确定性外,还有气溶胶、地表活动都在影响着气候变化。

人类对大自然的探知还是极其有限的,也许大自然中还有各类庞杂因素,都有着超凡的自我调控能力,而这些却不是现代科学所能探知到的。

既然是还有很多科学家都对气候模式持有保留态度,那为什么IPCC还会得出“人类影响极有可能是20世纪中叶以来观测到的变暖现象的主要原因”的结论呢? [13] 

美国工程院院士、杰出的前NASA大气科学家乔安‧辛普森(Joanne Simpson),已撰写了190多项研究报告,被称为“过去100年来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她在退休后,说了的一段话很耐人寻味。

她在2008年2月27日发表的公开信中说:“由于我不再隶属于任何组织,也没有接受任何资金,我现在可以非常坦率地说话…温室气体是变暖的原因,几乎完全基于气候模型。”,她说:“作为科学家我仍然持怀疑态度。”[14] 

辛普森博士为什么要这么说呢?IPCC 这个非研究性机构组织与气候灾难的论点及政策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将继续和大家一同探讨。

更多阅读

“人类影响了气候变暖的科学共识”,这也许是个谎言,你相信吗?(1)

参考资料

[1] Freeman Dyson, “Misunderstandings, Questionable Beliefs Mar Paris Climate Talks,” The Boston Globe, December 3, 2015

[2]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3] 最后警报:气候变化12年后可能失控. BBC

[4] 联合国环境署报告

[5] IPCC,用来预估未来气候变化的模式可靠性如何?

[6] Michael Lemonick, “Freeman Dyson Takes on the Climate Establishment,” Yale Environment 360, June 4, 2009,

[7] William Happer, “Data or Dogma? A Senate Hearing on the Human Impact on Climate Change,” Hearing of the U.S. Senate Committee on Commerce, Science and Transportation, December 8, 2015,

[8] Olaf Stampf and Gerald Traufetter, “Climate Expert von Storch: Why Is Global Warming Stagnating?” Der Spiegel, June 20, 2013

[9] Willie Soon, et al., “Modeling Climatic Effects of Anthropogenic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Unknowns and Uncertainties,” Climate Research 18 (2001): 259–275.

[10] Bates, B.C et al, Climate Change and Water

[11] “Solar Constant,” Britannica Online

[12] “Climate Change,” American Physics Society Web Page

[13] IPCC, Climate Change 2013: The Physical Science Basis – Summary for Policymakers (AR5 WG1) (PDF).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17. It is extremely likely that human influence has been the dominant cause of the observed warming since the mid-20th century.

[14] “U. S. Senate Minority Report: More Than 650 International Scientists Dissent Over Man-Made Global Warming Claims Scientists Continue to Debunk ‘Consensus’ in 2008,”   U.S. Senate Environment and Public Works Committee Minority Staff Report (Inhofe), Dec 11, 2008

责任编辑:张鑫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