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太陽輻射也是引起氣候變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NASA/Flickr,CC BY-NC 2.0)
太陽輻射也是引起氣候變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NASA/Flickr,CC BY-NC 2.0)

(2)“人類影響了氣候變暖的科學共識”,這也許是個謊言,你相信嗎?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8日】(編輯:張鑫)在上篇文章我們中,我們回顧了歷史上曾出現過的溫暖期。而造成這些氣溫波動的原因,對於現代科學家們來說,至今還是尚未破解的謎團。

著名科學家、美國科學院和英國皇家學會院士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博士很坦然的表示:“在地球上最大的氣候變化是冰河期,當時在北美和歐洲曾經有一半的地面覆蓋着一公里厚的冰。冰河期在過去重複出現多次,我們正在向下一個冰河期邁進。有很多關於冰河期的理論,但是沒有一個能真正理解這個問題。只要我們對冰河期還沒有瞭解,我們就不算瞭解氣候。”[1]

氣候系統是一個非常龐雜的系統,涉及到了宇宙中的衆多因素,其中包括大氣圈、海洋圈、生物圈、岩石圈等衆多相互作用的子系統,也涉及到了衆多的學科,例如,天文學、氣象學、生態學、海洋學等等。[2]

氣候系統是一個非常龐雜的系統 (Femkemilene via Wiki,CC BY-SA 4.0)
氣候系統是一個非常龐雜的系統 (Femkemilene via Wiki,CC BY-SA 4.0)

但在2018年,IPCC仁川會議卻發出“最後的警報,宣告全球變暖將引爆氣候和生態環境災難,留給人類化解這個危機的時間不多了。”[3]

2019年,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 發佈一份報告,“如果全球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在2020年至2030年之間不能以每年7.6%的水平下降,世界將失去實現氣候變化《巴黎協定》規定的1.5℃溫控目標的機會。”[4]

既然科學界都沒有完全瞭解氣候,那IPCCUNEP氣候災難和控制數值的關鍵論證是從哪裏來的呢?

氣候模式

IPCC結論的關鍵證據來自氣候學研究中的計算機氣候模式[5] 因爲氣候問題的龐雜和複雜性,使得科學家無法在實驗室的可控制條件下進行實驗和驗證。因此,氣象研究者們會採用一種氣候模式來進行一些項目的研究。

IPCC稱,“氣候模式氣候系統的數學表達式,用計算機代碼錶示,並在功能強大的計算機上運行,它提供有關未來氣候變化,特別是大陸及其以上尺度的氣候變化的可靠量化估算。”[5]

氣候模式 (NOAA via Wiki, Public Domain)
氣候模式 (NOAA via Wiki, Public Domain)

而預測21世紀末氣溫將增高多少,也是來自氣候模式的計算。IPCC表示, “在幾十年的發展中,模式始終提供一幅因溫室氣體增加而引起氣候顯著變暖的穩固而明確的圖像。”[5]

氣候模式的不確定性與科學家的保留態度

雖然, IPCC聲明瞭該氣候模式的三點可信度來源[5],但對於該氣候模式的準確度,很多科學家都持保留態度,因爲自然界中太多的不確定因素影響着氣候的變化,這些是計算機模式所不能涵蓋的。

著名科學家、美國科學院和英國皇家學會院士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博士認爲,從模式中可以學到東西,但不能用它來預測:“你可以調節參數,但當你在不同的氣候下使用它,當你有兩倍二氧化碳,你就不能保證模式還是正確的,沒有辦法驗證它。” [6]

在20世紀90年代,前普林斯頓大學副校長哈帕(William Happer)博士就是當時的氣候模式的創建者。他自己認爲,已有的氣候模式高估了氣候系統的敏感度,模式預測的增溫效果遠比觀測到的要大。 [7]

在過去10年中,工業化迅猛突進,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快速增高,但氣溫卻實際沒有像氣候模式中預測的那樣快速上升。

大氣中 CO2濃度趨勢 (Global Monitoring Laboratory)
大氣中 CO2濃度趨勢 (Global Monitoring Laboratory)

“根據大多數的氣候模型,過去10年我們應該看到氣溫上升0.25攝氏度左右(0.45華氏度)。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事實上,過去15年的增長是僅0.06攝氏度(0.11華氏度)。”這是德國氣候科學家、漢堡大學教授斯托奇(Hans von Storch)在2013年的論文中得出的結論。[8]

因此,哈佛大學科學家威利·宋(Willie Soon)也認爲氣候模式不適合對未來氣候變化作出推測。[9]

其它影響氣候變化的可能因素

IPCC也明確了雲的形成過程、以及雲對氣候變化的影響給模式帶來了不確定性。[5] 而水汽也是一種溫室氣體,其增加會對氣候變暖產生顯著的影響。[10] 除此之外,太陽輻射是影響氣候變化的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

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大熊湖太陽天文臺所長哈羅德·齊林(Harold Zirin)提出,從沒有受大氣影響的衛星中最精確地測量出,地球接受的太陽輻射能量大約爲1,366瓦/平方米(W/m²)。[11]

而大氣中溫室氣體(二氧化碳、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等)給地球造成的直接能量增加約爲2.5W/m²,其中僅1.6 W/m²來自二氧化碳。[12]

除了雲、水汽、太陽等因素會造成氣候模式的不確定性外,還有氣溶膠、地表活動都在影響着氣候變化。

人類對大自然的探知還是極其有限的,也許大自然中還有各類龐雜因素,都有着超凡的自我調控能力,而這些卻不是現代科學所能探知到的。

既然是還有很多科學家都對氣候模式持有保留態度,那爲什麼IPCC還會得出“人類影響極有可能是20世紀中葉以來觀測到的變暖現象的主要原因”的結論呢? [13] 

美國工程院院士、傑出的前NASA大氣科學家喬安‧辛普森(Joanne Simpson),已撰寫了190多項研究報告,被稱爲“過去100年來最傑出的科學家之一”。她在退休後,說了的一段話很耐人尋味。

她在2008年2月27日發表的公開信中說:“由於我不再隸屬於任何組織,也沒有接受任何資金,我現在可以非常坦率地說話…溫室氣體是變暖的原因,幾乎完全基於氣候模型。”,她說:“作爲科學家我仍然持懷疑態度。”[14] 

辛普森博士爲什麼要這麼說呢?IPCC 這個非研究性機構組織與氣候災難的論點及政策有什麼關係呢?我們將繼續和大家一同探討。

更多閱讀

“人類影響了氣候變暖的科學共識”,這也許是個謊言,你相信嗎?(1)

參考資料

[1] Freeman Dyson, “Misunderstandings, Questionable Beliefs Mar Paris Climate Talks,” The Boston Globe, December 3, 2015

[2] 魔鬼在統治着我們的世界

[3] 最後警報:氣候變化12年後可能失控. BBC

[4] 聯合國環境署報告

[5] IPCC,用來預估未來氣候變化的模式可靠性如何?

[6] Michael Lemonick, “Freeman Dyson Takes on the Climate Establishment,” Yale Environment 360, June 4, 2009,

[7] William Happer, “Data or Dogma? A Senate Hearing on the Human Impact on Climate Change,” Hearing of the U.S. Senate Committee on Commerce, Science and Transportation, December 8, 2015,

[8] Olaf Stampf and Gerald Traufetter, “Climate Expert von Storch: Why Is Global Warming Stagnating?” Der Spiegel, June 20, 2013

[9] Willie Soon, et al., “Modeling Climatic Effects of Anthropogenic Carbon Dioxide Emissions: Unknowns and Uncertainties,” Climate Research 18 (2001): 259–275.

[10] Bates, B.C et al, Climate Change and Water

[11] “Solar Constant,” Britannica Online

[12] “Climate Change,” American Physics Society Web Page

[13] IPCC, Climate Change 2013: The Physical Science Basis – Summary for Policymakers (AR5 WG1) (PDF).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17. It is extremely likely that human influence has been the dominant cause of the observed warming since the mid-20th century.

[14] “U. S. Senate Minority Report: More Than 650 International Scientists Dissent Over Man-Made Global Warming Claims Scientists Continue to Debunk ‘Consensus’ in 2008,”   U.S. Senate Environment and Public Works Committee Minority Staff Report (Inhofe), Dec 11, 2008

責任編輯:張鑫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