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北京爆发第二波疫情,公安在新发地批发市场严防把守(图:美联社)
北京爆发第二波疫情,公安在新发地批发市场严防把守(图:美联社)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9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今年6月11日,北京官方宣称50多天新增“零确诊”破功,截至28日通报指有318人染疫,几乎都来自新发地农贸市场。尽管官方29日通报染疫人数已降至个位数,但由于此次病毒来源依旧不明,加上病毒株的传染性更强,民众仍担忧北京中共病毒疫情是否会卷土重来。前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专家林晓旭博士对美媒表示,目前北京疫情比官方说法要严重,而北京也没有从之前的疫情中得到教训仍在隐瞒疫情。他也认为,这次疫情未必是秋冬季的第二次浪潮提前袭来,不过还是要做好充分准备,绝对不能马虎。

北京新发地市场6月11日开始爆发群聚性感染,并迅速传播至河北、浙江、辽宁、四川、天津等省市。距离北京约150公里的安新县已被“完全封闭和控制”,与今年武汉市中共病毒疫情流行时采取的严格措施相同。该县实行的强硬封城措施引发关注,中共官媒报导,该县发现了约12例中共病毒感染,其中11例与新发地有关,但是外界质疑官方通报数字的真实性。

对于此次疫情的情况,因解读疫情而被人熟知的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也感到不太乐观。他日前在微博表示,北京这波中共病毒疫情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好消息是所有病例都与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有关,没有看到无传播途径的病例,说明防控处于疾病扩散的早期;坏消息就是“新发地市场的吞吐量惊人,后续是否会出现新的爆发点现在还不可知”。

此次病毒源头至今未知,新发地市场负责人一开始称,在三文鱼刀板上验出肺炎病毒,肯定源头是外地或外国,导致北京主要超商企业连夜下架三文鱼。不过外界认为官方这次甩锅给三文鱼的手段并不高明。

前美国沃尔特•里德陆军研究所病毒专家林晓旭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三文鱼是无辜的替罪羊,三文鱼通常可能造成肠胃道疾病,不会引起呼吸道疾病,而且检测的结果是案板上有新冠病毒,而不是三文鱼本身,表明病毒来自商贩和操作人员。

中共病毒疫情比官方说的严重

北京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中共官媒报导称,湖北、江苏、山东、河南、浙江等省派出医护人员援助北京。其中武汉医疗队由6家大型3甲医院的70多名医护组成,多名检验科专家携带检测仪进京,支援北京医院。该消息发出后,一些舆论质疑,北京今年支援武汉时已经有充分经验应对疫情,且北京是全国医护以及医疗资源最丰富的城市,如果只是官方所说的300多人感染,为什么还要派人增援武汉,北京难道连检测仪器都不够吗?

林晓旭认为,北京感染人数和范围绝对比政府公布的严重得多,他说,就像是湖北华南海鲜市场一样,实际上武汉绝对不止这样一个地点,北京很可能已经存在社区传播。

他说:“相信北京也是有很多地方,只是现在被捂着,他没有报出来。但是我们从政府调控疫情防控的等级,进入战时状态等等,你知道肯定北京很多的小区,很多的地方,已经有相当多的社区传染的病例,只是政府不让你把所有的数据统计出来对外公布。真实情况民众不能得知的话,这个只会给防疫带来更大的困难,会有更多的人会被无辜地感染到,本来可以避免的情况也是会更加严重。”

他说,北京一直压着这件事情,拖了那么久,东北、内蒙等地其实早一两个月就有很多案例了,甚至湖北周边和北京周边也有这样的案例,那这些人员在流动的过程中,都有可能传播开来。所以情况应该是相当严峻的一件事情,所以才会从湖北调医生去北京。

当局不吸取教训 继续掩盖中共病毒疫情

林晓旭警告说,北京不但没有从武汉的疫情中吸取了教训,很可能反而吸取了反面的教训,反而是更加严密地控制舆论,控制这些吹哨人,所以北京的实际情况更难让外界知道。

北京官方至今仍无法确认这波中共病毒疫情的病毒感染源头,而且连日来,有多名病患的行动轨迹和接触史,都初步发现和新发地批发市场无关。北京市疾控中心一位研究员(杨鹏)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这次引发北京疫情的病毒经全基因组测序判定是从欧洲方向来。

林晓旭指出,应该把基因测序的结果传到国际权威机构进行分析,这样才能得出有效的结果。因为基因测序有很多模型,包括基因代码层、蛋白质层,或者混合型测序等等,目前中国的结论缺乏严谨性和可信性。林晓旭指出,从1月底以来,获得中国官方允许从事病毒分离和测序的研究机构越来越少,上传到基因bank等数据库的来自中国的病毒基因序列越来越少,这种政治压倒科学的做法,不利于全球掌握中共病毒疫情。

北京中共病毒发生D614G基因突变 林晓旭:感染能力更强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研究人员发现北京爆发3组序列病毒样本均存在D614G基因突变。具有D614G突变的毒株于2月初开始在欧洲传播,到5月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主流毒株,在欧洲和北美占近70%的测序样本。在印度,巴西、伊朗等地均有发现。

据CNN等美媒报导,冠状病毒为犹如海胆的球体,表面有一堆刺突,这些刺突助病毒更容易入侵人体细胞,令人染疫,而带有D614G基因变异的病毒,刺突会大幅增加,传染力随之激增。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佛罗里达州分部的人员,经过多项实验,发现带有名为“D614G”基因突变的病毒,比原先在武汉流行的病毒,表面刺突数目多4至5倍。至于该突变会否加重患者病情、致命性会否增加,暂仍未能确定。报导还称,美国及拉丁美洲的疫情特别严重,可能正是由上述基因变异而起。

新浪网日前引述上海复旦大学专家称,近日北京的病例,“如果真是欧洲毒株的变种,且发生了一样的变异(D614G),这或许能解释,北京这一波疫情为何如此凶猛”。

林晓旭表示,D614G突变会增加患者的病毒载量和死亡风险。目前看来,病毒有更强的适应力,带来更强的感染力。

至于北京中共病毒疫情复燃是不是第二波高峰提前到来?林晓旭说,现在还很难说,但是从北京现在应对疫情的情况来看,即使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高峰,也说明疫情严峻,不然不至于用战时状态的防疫手段,也不至于把这么多小区都封闭起来。这次疫情未必是秋冬季的第二次浪潮提前袭来,不过还是要做好充分准备,绝对不能马虎。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