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列宁格勒-II核电站。(来源: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
列宁格勒-II核电站。(来源: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

北欧大气辐射量上升疑核外泄 隐瞒事故前科俄罗斯再成焦点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9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位于北欧的芬兰、挪威与瑞典核子安全监督组织上周在大气中测得放射性同位素含量高于正常水平,疑与有隐瞒核事故前科的俄罗斯有关。但俄国官媒今天(29日)表示,核电厂运作一切正常,否认有外泄情况。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芬兰,挪威和瑞典的辐射与核安全监管机构上周表示,他们在空气中监测到了一定数量的铯(Cs-137和Cs-134),钴(Co-60)和钌(Ru-103)同位素,含量高于正常水平。尽管这些水平被认为对人类健康和环境没有危害,但放射性核素是人工的、不稳定的核裂变副产品,这表明放射性核素水平的突然上升可能是由于核电站的破坏造成的。

瑞典辐射安全局24日指出,定位放射性核素的来源是不可能的。26日,荷兰公共卫生机构和环境研究所宣布,在分析数据后,他们认为辐射物质“来自俄罗斯西部的方向”。这些物质显示可能为核电厂“燃料元件受损”。

俄通社-塔斯社(TASS)今天转述俄罗斯核电公司(Rosenergoatom)发布的声明说,旗下位于西北部的列宁格勒核电厂(Leningrad NPP)与柯拉核电厂(Kola NPP)上述期间特定同位素的总释放量并未超过参考数值,都正常运作,也没有与安全壳结构外释放放射性核素有关的事件报告。发言人还补充说,两个核电厂周遭的辐射水平“在6月都维持不变”。

据报道,1986年4月,瑞典核电站的一名员工从洗手间回来时,他的鞋子上记录到了高水平的辐射。由于担心该设施可能发生了事故,员工们完成了对设施的彻底扫描,之后他们发现,辐射实际上来自切尔诺贝利 (Chernobyl)。4月28日晚,也就是灾难发生两天后,苏联当局宣布切尔诺贝利发生事故。事后证实,该事故释出 5000万至 2 亿居里放射性物质。

切尔诺贝利核灾难后,来自瑞典、德国、芬兰、挪威和丹麦5个国家的科学家,组建了一个名为五环的组织,主要监测欧洲大气中的辐射水平,目前已有22个国家的研究人员参加。

果然,2017年9月下旬,该组织在大气中首次监测到切尔诺贝利核灾难以来钌106同位素的含量升高,并遍布欧洲大范围地区,最后将污染源定位在9月25日至28日之间的伏尔加河-乌拉尔南部地区的马亚克核设施(Mayak nuclear power plant)。

马亚克是俄罗斯最大的核设施之一,曾在1953年发生核废料储罐爆炸事故,相当于70至100吨TNT当量炸药爆炸,放射性尘埃云污染了800到20000平方公里的面积,具体取决于污染物污染水平的高低,是迄今为止仅次于切尔诺贝利和日本福岛核泄漏的世界第三大核灾难

之前,俄国政府对此语焉不详,令外界质疑实际情况可能比估计的更加恶劣;事故发生后,前苏联对此严加保密,导致附近居民对危险毫无察觉,爆炸一周后才开始撤离受影响的1万名居民,但仍未说明撤离原因。估计在5.2万平方公里内共有27.2万人受到影响,但因这场核灾难死亡的人数却从未得到统计。

资料显示,俄国政府除了对上述事故有隐瞒之嫌,早在 1957 年发生的克什特姆(Kyshtym)“灯塔”核设施(Kerntechnische Anlage Majak)废料爆炸事故,更是在尘封 32 年后,方获前苏联承认。

“灯塔”核设施位于乌拉山脉(Ural Mountains)的封闭城市奥焦尔斯克(Ozyorsk)。当年“灯塔”厂内的辐射性废水箱(radioactive waste tank)冷却系统故障,温度升高引致爆炸,估计释出高达 2000 万居里(Ci)放射性物质。

克什特姆事故规模虽然较小,但影响范围不容小觑。克什特姆核灾的污染范围在地图上呈线状,影响多达 2 万平方公里,因此称为“东乌拉放射线(East-Ural Radioactive Trace)”。

责任编辑:常青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