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列寧格勒-II核電站。(來源: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
列寧格勒-II核電站。(來源: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

北歐大氣輻射量上升疑核外泄 隱瞞事故前科俄羅斯再成焦點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9日】(本台記者唐仲寶綜合報導)位於北歐的芬蘭、挪威與瑞典核子安全監督組織上週在大氣中測得放射性同位素含量高於正常水平,疑與有隱瞞核事故前科的俄羅斯有關。但俄國官媒今天(29日)表示,核電廠運作一切正常,否認有外泄情況。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芬蘭,挪威和瑞典的輻射與核安全監管機構上週表示,他們在空氣中監測到了一定數量的銫(Cs-137和Cs-134),鈷(Co-60)和釕(Ru-103)同位素,含量高於正常水平。儘管這些水平被認爲對人類健康和環境沒有危害,但放射性核素是人工的、不穩定的核裂變副產品,這表明放射性核素水平的突然上升可能是由於核電站的破壞造成的。

瑞典輻射安全局24日指出,定位放射性核素的來源是不可能的。26日,荷蘭公共衛生機構和環境研究所宣佈,在分析數據後,他們認爲輻射物質“來自俄羅斯西部的方向”。這些物質顯示可能爲核電廠“燃料元件受損”。

俄通社-塔斯社(TASS)今天轉述俄羅斯核電公司(Rosenergoatom)發佈的聲明說,旗下位於西北部的列寧格勒核電廠(Leningrad NPP)與柯拉核電廠(Kola NPP)上述期間特定同位素的總釋放量並未超過參考數值,都正常運作,也沒有與安全殼結構外釋放放射性核素有關的事件報告。發言人還補充說,兩個核電廠周遭的輻射水平“在6月都維持不變”。

據報道,1986年4月,瑞典核電站的一名員工從洗手間回來時,他的鞋子上記錄到了高水平的輻射。由於擔心該設施可能發生了事故,員工們完成了對設施的徹底掃描,之後他們發現,輻射實際上來自切爾諾貝利 (Chernobyl)。4月28日晚,也就是災難發生兩天后,蘇聯當局宣佈切爾諾貝利發生事故。事後證實,該事故釋出 5000萬至 2 億居里放射性物質。

切爾諾貝利核災難後,來自瑞典、德國、芬蘭、挪威和丹麥5個國家的科學家,組建了一個名爲五環的組織,主要監測歐洲大氣中的輻射水平,目前已有22個國家的研究人員參加。

果然,2017年9月下旬,該組織在大氣中首次監測到切爾諾貝利核災難以來釕106同位素的含量升高,並遍佈歐洲大範圍地區,最後將污染源定位在9月25日至28日之間的伏爾加河-烏拉爾南部地區的馬亞剋核設施(Mayak nuclear power plant)。

馬亞克是俄羅斯最大的核設施之一,曾在1953年發生核廢料儲罐爆炸事故,相當於70至100噸TNT當量炸藥爆炸,放射性塵埃雲污染了800到20000平方公里的面積,具體取決於污染物污染水平的高低,是迄今爲止僅次於切爾諾貝利和日本福島核泄漏的世界第三大核災難

之前,俄國政府對此語焉不詳,令外界質疑實際情況可能比估計的更加惡劣;事故發生後,前蘇聯對此嚴加保密,導致附近居民對危險毫無察覺,爆炸一週後纔開始撤離受影響的1萬名居民,但仍未說明撤離原因。估計在5.2萬平方公里內共有27.2萬人受到影響,但因這場核災難死亡的人數卻從未得到統計。

資料顯示,俄國政府除了對上述事故有隱瞞之嫌,早在 1957 年發生的克什特姆(Kyshtym)“燈塔”核設施(Kerntechnische Anlage Majak)廢料爆炸事故,更是在塵封 32 年後,方獲前蘇聯承認。

“燈塔”核設施位於烏拉山脈(Ural Mountains)的封閉城市奧焦爾斯克(Ozyorsk)。當年“燈塔”廠內的輻射性廢水箱(radioactive waste tank)冷卻系統故障,溫度升高引致爆炸,估計釋出高達 2000 萬居里(Ci)放射性物質。

克什特姆事故規模雖然較小,但影響範圍不容小覷。克什特姆核災的污染範圍在地圖上呈線狀,影響多達 2 萬平方公里,因此稱爲“東烏拉放射線(East-Ural Radioactive Trace)”。

責任編輯:常青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