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美国三位前总统从左至右:罗斯福、杜鲁门和里根。(网络图片合成)
美国三位前总统从左至右:罗斯福、杜鲁门和里根。(网络图片合成)

历史学家:集三位前总统的挑战于一身 川普正艰难重塑美国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9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著名智库哈德逊研究院(the 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历史学家赫尔曼(Arthur Herman)说,同时面对着罗斯福里根杜鲁门三位总统各自面对的挑战,川普总统重塑美国之路的艰难是前所未有的。面对民主党阻挠经济复苏和激进分子的骚乱,选民会在今年11月的大选时做出明确的选择。 

赫尔曼周一(6月29日)在福克斯新闻网刊文说,不要相信民意调查数据,也不要看社交媒体和电视广播上的专家在说什么。判断川普总统成败的最佳标准,以及他在11月大选连任的机会,需要有比《纽约时报》等更广阔的视野。 

事实是,选民永远不会像媒体那样苛刻地评判川普,因为他们的标准更具现实性,而且一直都是如此。 

历史学家们也一样,至少在左翼学者圈之外的历史学家是如此。他们和选民一样,一定会认识到川普一直在进行着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单打独斗,而且他没有同盟军。 

这不是一个完美的表演,而且绝对不是很漂亮。而实际上,川普一直在同时做着罗斯福里根杜鲁门总统各自做的工作。 

就像罗斯福总统(执政期1933-1945)一样,川普总统必须应对一场前所未有的、影响全球的国内危机,而这一危机粉碎了人们对未来的信心和确定性。对罗斯福总统而言,是大萧条;而川普总统面对的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和居家隔离。 

罗斯福总统一样,川普总统也了解到,所谓的“专家”在应对危机方面的建议基本上毫无价值。反对党抛出了各种疯狂的指责(记住,罗斯福总统被谴责为共产党和法西斯独裁者),并想方设法期盼他失败。 

杜鲁门总统(执政期1945-1953)一样,当大多数美国人对全球承诺感到厌倦而只希望有一些和平与稳定时,川普总统不得不提醒美国人要注意来自国外日益增长的威胁。对杜鲁门总统而言,是二战后苏联日益增长的威胁;而川普总统面对的是中共。 

川普总统不得不一直在提醒我们所有人,北京不仅应该对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和严重程度负责,而且还试图利用一切机会(包括病毒大流行)以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并对自由施以暴政。 

最后,就像里根总统(执政期1981-1989)一样,川普总统入主白宫决心重塑美国的自豪感和经济增长,这些是被他的前任所糟蹋的。对里根总统而言,是卡特时代(执政期1977-1981)的萎靡不振;而川普总统面对的是奥巴马政府(2009-2017)自我强加的“监管使美国衰落”,以及奥巴马主导的美国历史上经济衰退后最缓慢的复苏。 

民主党和媒体把一切可能的丑闻抛向了里根总统,试图把他赶下台(还记得伊朗门事件吗?)。 他们对川普总统也如法炮制,而川普总统肩负着双重重任。他既要恢复美国的经济,不是一次,现在又面临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导致经济停罢的第二次;他还要面对暴民和示威者们将我们的城市中心带到了无政府状态边缘的挑战。 

想象一下,一位总统一口气要应对大萧条、冷战和1968年的骚乱,你就会明白川普总统在11月大选前面对的挑战。 

川普总统做得如何呢? 当然,川普在行为举止上不如罗斯福里根那样令人放心,但面临的挑战却更大。每个人,甚至共和党人(在奥巴马时代)都想从大萧条中恢复过来。但是,正如民主党联邦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OC)最近发布的推文(已删除)所揭示的那样,如果能够阻止川普连任,反对川普总统的蓝色州(指民主党州)宁愿毁掉经济。 

而且与杜鲁门总统不同,川普总统没有任何以前忠诚的官员可以依靠。恰恰相反,他不得不从头开始打造一个可靠的团队,要经历试错法的过程,这损害了他的形象并减缓了他的施政。博尔顿(John Bolton)只是一个最新的例子。 

尽管如此,民主党人仍要担心,当选民在10月醒来时,他们会看到一位总统虽然不完美,却担负着不是一个,不是两个,而是三个重担。而与此同时,民主党却竭尽全力关闭经济,让他们的激进分子后生在街上撒野。 

选择将是很明显的。你是要川普,还是要(骚乱的)西雅图?毕竟,选民们可能会发现答案并不那么复杂。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