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国央行,美联社图片。
图为中共央行。(美联社图片)

中共央行不再提“控通胀”和“逆周期调节” 释放什么信号?

【希望之声2020年6月29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周日,中共央行货币委员会2020年第二季度例会出现新的动向,不再提“控通胀”、“逆周期调节”和“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等表述,凸显中共央行中国经济丧失动力的背景下的无奈和无所作为。

中国经济动力全失 “控制通胀” 已经毫无意义

对于经济学家而言,通货膨胀是伴随经济增长而发生的一种现象,由于经济发展,就业率上升,居民收入增加,购买力提升,刺激社会总需求的提高,企业为扩大再生产,对货币供应的需求也随之增加。

与上述情况相反,中国经济处于衰退周期,加上中共病毒的冲击,中国失业人口激增,国民收入下降,中国社会总体需求不是膨胀而是在萎缩。

根据中共央行公布的一项数据,中国14亿人口中,约有5.6亿人的存款为零。这5.6亿没有存款的人,主要以年轻人和购房者为主,这些人是中国消费的主力。

东北财经大学国民经济工程实验室主任周天勇6月26日撰文表示,中国居民总体消费不足是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

周天勇表示,2019年,中国居民消费占GDP比例30.29%,比世界上许多国家居民消费占GDP50%~60%的水平,低了19.71%~29.71%。GDP中居民消费占比过低,说明GDP中基础设施建设、不动产建造、金融产业资本分配、公共管理活动等比例过高,而市场的消费能力不足。

相比2019年,中国经济2020年经历了中共病毒的冲击,中国许多就业人口失去工作,对于平时没有存款的家庭和个人而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生存下去,而不是增加消费。

《财经杂志》6月29日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按照统计局4月调查失业率6%,失业人数仅有2700万,但2020年3月份隐性失业人口一度达到7611万,两者相加高达1.022亿。

中共官方失业率一直受外界质疑,按照券商中泰证券4月底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实际失业率为20.5%,失业人数为7000万。

香港望正资产管理公司 (Upright Asse)首席经济学家刘陈杰在3月底估计,疫情可能让超过2亿中国劳工失业。

中国数量庞大失业人口,对于社会总需求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拖累。据中共统计局6月10日公布的数据,5月中国居民消费价格(CPI)降至“2时代”,5月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3.7%,降幅大于4月份3.1%的降幅,显示中国工业通缩有所加剧。

海外政经观察人士王剑对5月CPI和PPI数据做出解读认为,中国经济的动力已经消失殆尽,资源大量流向政府,企业资金枯竭,处于生死边缘,中国经济将长期在谷底爬行挣扎。

由于中国经济将长期处于衰退,中共央行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通缩而非通胀,此时再提“控通胀”已没有意义。

企业大量死亡 “逆周期调节”失去目标

中共病毒疫情的重挫下,中国企业大批死亡,经济失去了最基础的细胞,在这种情况下,央行放水失去了目标。

对于银行而言,中国实体经济风险很高,是滋生坏账的部门。路透6月24日引述银行业内人士观点报道,目前疫情导致居民收入下降、失业率上升,影响个人信贷资产质量;而对企业的不良贷款或将于明年一季度后暴露,其严峻程度将取决于将来疫情的发展。据该人士判断,明年3月份银行将面临更多的贷款违约,因为那时能活下来的企业可能不多。

中共央行所谓的“逆周期调节”就是货币宽松向市场放水的官式表达,然而,中国经济失衡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实体经济无利可图,央行无论是“漫灌式”的放水还是所谓“定向”放水,资金总是寻找更高的回报,不会流向低回报的实体经济,而是留在金融体系内套利空转

路透6月29日引述中国学者余初心的论点报道,中共央行退出“逆周期调节”,主要是针对市场投机心理,目的是为了“退空转”。

中共央行行长易纲近日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今年上半年,央行进行了三次降准、增加1.8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出台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等。

中共央行放水造成市场流动性宽裕,数据显示,隔夜和七天回购利率在4月底出现近10年的低值,3月银行间市场杠杆水平回升至110%的近年来高位,M2(广义货币)增速与M1(狭义货币)增速的剪刀差从2月的4%持续上升至4月的5.6%,资金空转和金融风险苗头已经出现。

光大证券分析师王一峰5月25日对彭博表示,本轮宽松以来,资金出现套利或空转的幅度可能高于以往历次流动性宽松时期。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李奇霖分析认为,疫情蔓延,经济衰退,大部分行业的需求萎缩,投资实体的赚钱效应减弱,不确定性和风险很大。在这种情形下,如果继续降低利率给实体注入资金,企业将不会把低成本资金用于投资再生产,而会购买金融资产(理财、信托或基金专户甚至股票),用于套利,收益比可能要高于投资实体。

中国债务再度提升 “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成问题

与一季度例会相比,中共央行货币委员会第二季度例会删去了“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的表述。

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IFD)的数据,受疫情影响,一季度宏观杠杆率飙升,上升了13.9个百分点。其中,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大幅攀升,贷款增加量达历史峰值。

中国总债务(杠杆率)到底有多高,很难从中共官方数据中找到答案。

朱镕基之子朱云来2018年的一次演讲透露,“中国2017年80多万亿的GDP总额,年底债务存量差不多有600多万亿。”

尽管中共此后也小心翼翼地采取了一些将降杠杆措施,但收效甚微。

根据海外资深媒体人王剑提供的数据,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总体债务规模为580万亿,而2019年中国GDP大约是100万亿,也就是说,中国债务与GDP的比率高达580%。

王剑认为,由于负债率过高,中国经济到处是雷,动不动就碰到雷,这使中共央行左右为难,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6月17日撰文分析认为,按照6月17日国常委会“完善资金直达企业的政策工具和相关机制”的要求,未来央行货币政策的重心应该在宽信用,降低实体融资成本上。这要求央行保持货币条件适当宽松,避免债券市场利率出现大幅的调整。

但与此同时,近一个多月央行打击资金套利空转的行为,以及现在国常委会提出的“防止资金跑偏和空转”要求,则需要央行适当收紧流动性,避免营造过于宽松的流动性环境。

李奇霖表示,这两个相互矛盾的要求给货币宽松政策设定了上限与下限约束,货币政策操作难度明显加大,中共央行陷入“刀刃上起舞”的困境。

在“四万亿”大规模刺激之后,中国经济虽然实现了高速度增长,同时积累的巨额债务给中国经济埋下了一颗不定时爆炸的巨雷,是经济刺激的“后遗症”,中共对此一直忧心忡忡,不仅不敢再提“大水漫灌”,现在连“控制通胀”和“逆周期调节”也不再提了,说明中国经济生机全无,中共央行无可奈何,想不出挽救的好办法了。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