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P-Trump-Impeachment-7
6月1日,警察在紐約市街頭抓捕騷亂者。(AP)

暴亂中,紐約市白左市長擬削減警費16% 網紅呼籲市民撤離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9日】(本台記者季雲綜合編譯)紐約市的治安情況日趨惡化,其中的原因除了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抗議及發展成的打砸搶燒之外,紐約市政府對紐約警方的壓制、對暴力行爲及其背後的團體「黑人命貴」、「Antifa」等團體的縱容也起着關鍵作用,特別是民主黨籍左派市長白思豪(De Blasio)甚至要削減警察經費16%,令一些觀察人士擔心紐約市治安的進一步惡化,甚至有人呼籲,人們該考慮撤離紐約市了。

週日(6月28日)凌晨3:45, 曼哈頓著名的黑人區哈萊姆社區發生騷亂,約500人聚集在7大道131街和133街之間投擲玻璃瓶子,伏擊了前來迴應槍擊警察,瓶子還打碎了前來增援的警察的車窗,碎玻璃扎破了警車的輪胎。最終,警察驅散了人羣。警方的聲明說,這是典型的「輕微接觸」,沒有人員傷亡。

(「輕微接觸」現場)

「正常接觸」就嚴重得多了。 《紐約郵報》報導,僅在過去的週日、週六兩天紐約市就發生8起槍擊,12人被擊中,槍擊發生在除史坦頓島外的所有4個區。在過去的一週中,紐約市發生59起槍擊,81人被擊中。紐約市的槍擊案比去年暴增358%。紐約市當地電視臺《1010WINS》報導說,在過去的9天裏,紐約市發生了112起槍擊案,83人被擊中死亡。

布魯克林區的社區權益人士赫伯特(Tony Herbert)說:「在過去的5年中,我們看到槍擊案顯著下降,而且我們社區跟警局是合作關係,看看現在,我在紐約住的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糟糕的)情況」。而紐約市民主黨籍議員德馳(Chaim Deutch)表示,「這就是無政府主義的樣子」。 德馳批評白思豪和市議會議長縱容暴力,破壞警民關係。「這個城市的領袖們給已經被暴力侵蝕的社區造成巨大的傷害,他們鼓勵與警察的對立關係。」

 

紐約市蘇活區的商店被搶劫。)

暴力犯罪上升的時候,市長白思豪和市議長張晟(Cory Johnson)正在試圖給抗議、暴亂的人撒氣,他們不僅計劃減少10億美元的警察經費,而且白思豪還批准「黑人命貴」的人在曼哈頓川普大廈附近和布魯克林區的街道上書寫巨幅「黑人命貴」,並且讓市政府在路面畫好線,同時讓警察在旁邊維持秩序。

《福克斯新聞》的專欄作家古德文(Michael Goodwin)撰文說,紐約市經歷了911,但存活下來而且變得更強壯,但現在卻正在日漸虛弱。在中共病毒疫情、經濟停止和不斷髮生的街頭抗議、搶劫破壞中,這個城市呼喚領袖,但是找不到領袖。「沒有領袖,這個城市迅速變得無法生活」。

古德文說,白思豪表現越來越差,他不關心何時重開經濟,以致許多小企業是否還能生存都是問題。他也沒有學校重開的計劃,不知數百萬的學生、家庭、教師、教練和校長接下來該如何做。但治安迅速惡化,犯罪率飛昇,謀殺案增加25%,白思豪應對的辦法是削減警察經費。「他的目標不是少花錢多辦事,而是讓警察少幹事。」

紐約郵報》說,白思豪週一表示,儘管目前槍擊案飛昇,他計劃從原來的60億美元警察經費中削減10億,並且無法保證警察局的人數不變。從警費中削減的10億中的一半將用於改善紐約市的青年活動中心的和公共房屋。

紐約市共和黨籍市議員博瑞利(Joe Borelli)批評說,「在關鍵時刻我們向暴民低頭,一定會有後效應。市長足夠聰明,應該知道這些行動將給紐約造成更暴力的環境。」

紐約的社會治安在1994年共和黨籍的市長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任期中開始得到顯著改善。其後的市長彭博(Mike Bloomberg)對紐約市的治安也有貢獻。白思豪上任以來,他與警察局的關係不睦,靠着之前的基礎,紐約的治安還差強人意,但自從「黑人命貴」、Antifa借弗洛伊德之死擾亂紐約治安以來,紐約的社會治安受到嚴重影響。

(網紅推特:在你受到傷害前離開紐約吧,...那裏會變糟非常快。)

擁有粉絲190萬的保守派網絡名人邦吉諾(Dan Bongino)轉推《紐約郵報》的文章時表示:「在你受到傷害前離開紐約吧,...那裏會變糟非常快。」

責任編輯:楊曉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