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Jamiel Shaw, Sr. (center) and Anita Shaw (right), parents of Jamiel Shaw, Jr., (shown on t-shirt) who was murdered by an undocumented immigrant in March 2008.(AP)
賈米爾·肖(Jamiel Shaw)夫婦身着有兒子小賈米爾照片的T-恤衫。他們的兒子小賈米爾·肖被非法移民謀殺,他們說根本就沒有得到BLM和黑人社區的幫助。(AP photo)

兒子被非法移民謀殺 黑人父親批BLM對他根本就沒援手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9日】(本台記者仲軒綜合報導)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在美國各地爆發了『黑人命貴』(Black Live Matter,BLM)運動,同時也引發了各地的騷亂。但一名黑人父親批評BLM運動根本不公平,因爲在他兒子遭到非法移民謀殺的時候,BLM根本就沒有對他伸出援手。

《福克斯新聞》6月29日報導,一位黑人父親賈米爾·肖(Jamiel Shaw)說他的兒子小賈米爾·肖(Jamiel Shaw Jr.)於2008年遭到一名非法移民謀殺,因爲不是被警察殺的,所以他與家人並沒有得到BLM的幫助,而且當時的黑人社區領袖也對此事袖手旁觀。

賈米爾·肖對媒體說,BLM運動似乎只關注那些被警察殺害的黑人。他說:『你知道的,我兒子在2008年是被(非法移民)謀殺的,我聯繫了任何可能提供援手的人,特別是黑人,因爲我確信自己會在黑人社區中得到很多支持。』

賈米爾·肖說:『但是,由於非法移民、以及他們在加利福尼亞州所獲得支持的政策,沒有人願意加入我們的行列,因爲他們不想去觸碰非法移民的案子。所以,最終只有我一個人去面對這一切了。』

面對BLM運動,賈米爾·肖表示,他也是黑人,在他們最需要支持的時候,BLM在哪裏呢?黑人命貴嗎

他在推特上說:『當我的兒子被(非法移民)謀殺時,我聯繫了洛杉磯的每個所謂的黑人領袖,以尋求幫助有關我兒子被謀殺的案子。 但他們每個人都與非法外國人同牀一氣。 洛杉磯的BLM和黑人政治家,只會支持那些被警察殺害的黑人。』

在他的推文後,有一位女士回推說:

『不,那隻是他們現在的任務。 致電您的國會議員:沃特斯(Maxine Waters)女士和巴斯(Karen Bass)女士! 致電約翰尼·科克倫律師事務所(Johnny Cochran Law firm)。 我對您的損失感到難過,但同時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我並沒有盡力減輕您的痛苦,但請繼續嘗試。 上帝保佑!』

賈米爾·肖回覆這位好心的推友說:

『我知道,我已經這樣做12年了。 我親自與沃特斯(Waters)女士和巴斯(Bass)女士進行了交談,我的隔壁鄰居兄弟與科克倫(Johnny Cochran)先生就OJ·辛普森謀殺案一起工作過,所有這三人都是推來推去,他們都是左翼懶漢!』

一位支持賈米爾·肖的推友說:

『再次證明所有之前430,637次錯過的人.... #《黑人命貴》(BLM)是一個謊言! 它與黑人的命(BLACK LIVES)無關。 它只與什麼可以獲得政治權力和控制有關。』

據報導,2008年3月,17歲的小賈米爾·肖被非法移民、幫派成員佩德羅.埃斯皮諾薩(Pedro Espinoza)開槍射殺。因爲佩德羅·埃斯皮諾薩誤將高中足球運動員小賈米爾·肖當做對手幫派的成員射殺了。

小賈米爾·肖(Jamiel Shaw,Jr.)是洛杉磯高中的一名學生,也是該校羅馬隊的明星足球運動員。 2008年3月2日,小賈米爾被佩德羅·埃斯皮諾薩(Pedro Espinoza)槍殺時,他正走向位於西亞當斯的家。 埃斯皮諾薩(Espinoza)是第18街幫派的成員,他向小賈米爾開了兩槍,一槍射中頭部。 小賈米爾·肖(Jamiel Shaw,Jr.)死在他從小長大的街道上,離他家大約只有三棟房屋。

最終,佩德羅·埃斯皮諾薩被法庭陪審團裁定謀殺罪名成立,處以死刑。

賈米爾·肖表示,因爲兒子小賈米爾·肖的死,還有黑人社區的拒絕幫助,使他作出了決定,他開始親自參與反對加利福尼亞州的移民政策。

賈米爾·肖表示,BLM運動不應該有雙重標準。他說以BLM的標準,那就是:『如果你被警察殺死,那很好,我們(BLM)可以拆除並燒燬建築物。但是如果你被非法移民所謀殺,那麼就必須保持安靜。』

賈米爾·肖還說,BLM運動漠視了那些不是被警察殺害的人,而這是不公平的。

他說,當他看到有關BLM的行爲時,他就覺得他們是不公平的,當有人被警察殺死了,他們就可以拆毀了這座城市,燒燬了一切,搶劫了一切,而沒有人應該入獄嗎?他說:『我想說,夥計,這不公平,你知道嗎?我是黑人,你們誰向我伸出援手了嗎?』

責任編輯:楊曉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