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港版國安法即將通過 實施以內政爲由 宦官亂倫式強暴香港人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9日】(主持人:石濤)

30號,中共人大常委借這個週末,突然宣佈常委開會,28號到30號,人家突然宣佈的,就提前兩三天,開會就衝着港版國安法。很顯然是爲了7月1號能夠真正實施,作爲它一種標誌紀念。

蠻應景的。我們上一個週末拍完節目之後,申紀蘭在第一時間就死了,她死在了28號凌晨1點31,這是中共自己報的時間。裏面應對了時間是個神,什麼意思?申紀蘭是中共人大代表當中唯一一個從第一屆一直到第十三屆的代表,66年。人大每5年換一屆,中間在文革的時候曾經出現過切斷,所以時間上不能完整的算過來。每5年換一屆,但每年都有象第十三屆人大第幾次會議第幾次會議。

有朋友可能有點搞不明白,是每年開會,但是每5年才換屆,所以她在十三屆裏面都是。她的至理名言說,不能投反對票。但是她非常有趣的是,她今年91歲,你可以叫壽終正寢了,因爲年齡到那兒了。

她有趣在哪兒呢?91是7乘13就是91,不是我說的,是網友朋友說的。說濤哥,這有點絕了,她13個7,她參加了十三屆,正好人大開了十三屆。

我相信大家聽了就有點那個了。13在西方社會中,是不吉利的數字。在我們能夠知道的中國人的說法中,我的說法,7就是定數。而且關鍵她是28號凌晨1點31分,加起來到28號,她過了91分鐘。

這也是朋友說的,說濤哥,這有點太邪門了吧?她死的時間死在那兒了,死在91分鐘,然後活了91年,原因她實際是5月28號出事,投票完之後,她應該人就不行了。

所以港版國安法,是她一生中最後一次投票。5月28號投票,2878張票通過,6張票棄權,1張票反對。沒人知道這張反對票是誰,但也沒有說誰沒有參加本次會議。如果有人蔘加不了,它應該是這麼報。所以申紀蘭在北京投了最後一張票,投完票之後一個月死了。而這一個月,第一個投票是宣佈確定港版國安法,最後這個投票是準備實施港版國安法。所以申紀蘭非常完美的詮釋了整個這個過程。

港版國安法將造成最終的結果是香港的人再也沒有能力抗爭了,因爲抗爭的一切是在一國兩制跟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的基礎上,在過去23年裏面的抗爭,全是在這個基點上。港版國安法把整個基點摧毀之後,抗爭就不存在了。香港也就不存在了。那也就是香港人的抗爭以中共的出手做成了完美的結束。而這個結束的本身卻以申紀蘭爲代表的中國共產黨相關的一切,包括人大代表的相關的一切,都將以死亡作爲結束,作爲一種相互對應的一種結果。申紀蘭是標誌,這種標誌跟時間點上的對應,我相信誰看了都……那是她死的。

習近平自己的媒體香港零一,有點忌諱這91歲,說申紀蘭是活90歲。她不是啊,她差着時間啊,她哪年生的,哪年死的,她對着呢。它非說她活90歲,不說她活91歲。

沒跟你說嘛,中共上頭其實非常忌諱的。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框架背景和即刻就要發生的事情。

30號如果它通過,據說是上午投票,通過之後,7月1號,就會出現連鎖反應。有人會認爲,會抓黃之鋒,會抓黎智英,其實它可以抓的人蠻多的,我相信它有一個名單,這個名單當中有幾十人,有沒有上百人,不好說,所以它在抓他們的同時,一定大幅度的安撫香港人。一開始先以壓力的方式、殺人的方式去恐嚇香港人,然後就是來所謂的說一國兩制不會受到傷害。習近平基本就完全是共產黨這一套了。這是表象,這是說法。

《蘋果日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新華社:草案建議表決稿提交常委會審議》。

它在第一天、第二天進行了審議港版國安法草案,6月30號通過,7月1號開始實施。習近平很迷信,他很在乎。7月1號的實施代表着,有人說叫二次迴歸,其實二次迴歸你不就變成了否定了鄧小平嗎?它沒什麼二次迴歸的,它否定了一切。它講這纔是真正的愛國主義,這纔是真正的中國夢的表現。但這一切都是假的。他只爲了表現自己的權力所在。國家都是假的,共產黨在他眼睛裏只是來實現他自己個人夢想的一種工具,在他眼睛裏,不在乎任何人,他只在乎他自己。任何人都象碎催一個,凡是不抵抗他的,順從他的他認爲你是垃圾,而抵抗他的他認爲他的自卑的一面會被深深的刺痛。所以真正麻煩的就是這個生命的本身。

我昨天在另外的節目中我說,你說申紀蘭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她真是個東西,你要說她不是個東西,我都跟你急。

有朋友說,濤哥,你這話說的。真的,你要說她不是個東西,我說她真是個東西。你不能說她不是東西。其實習近平的概念基本就類似這個了。他一切的一切,大概人的一生中,在中國的14億人當中,很少見過有這樣生命卑鄙、反叛,令人難以啓齒的那種奸詐。他的轉變是非常特別的。

我們就拿王岐山做例子。王岐山他自己做什麼事情是另外一回事,他們兩個人是私交。所以有兩個人保他,一個是王岐山,一個是慄戰書。他信得過的,他私交是從他青年少年時一直走到今天,他可以用這樣的方式玩他。反過來,慄戰書,他看慄戰書,在他眼睛裏連孫子都不配。所以順從他的,什麼都不是,而超越他的,他羨慕妒嫉恨,會以最卑劣的方式整對方。

王岐山是如此,全國人民不就是狗屁都談不上嘛。所以他在利用着權力的一切,包括國家的概念、政黨的概念,去表現這種做法。

大家一定要知道,他是人,他可不是妖,我一直跟大家講,他是人,但是被妖掌控之後、走向了人之初性本惡之後的生命最淫邪、卑賤的地方。可以講,他不擇手段,但他又沒有勇氣、沒有能力,是很特別的。

港區人大代表葉國謙受訪時說,立法後可以有追訴力,最高刑期可以達到終身監禁。而香港電臺說,二審稿內沒有提到法律的追溯力,而刑法可能會多及3年、5年、10年終,最高終身監禁。

葉國謙應該是被要求的,因爲在他離開香港之前,就一直他在出頭說話,別人沒有。而他的表達的方式基本上是一種鋪墊,就是先打個預防針。最高刑法終身監禁,就是他說的。

而草稿的本身也沒人看得着,這是我另外節目中跟大家介紹的,沒有看得着。立法的追溯力,什麼意思?一直可以追溯到2003年。2003年反二十一條大遊行,完全都可以追溯過去。你喊過天滅中共,你講共產黨是魔鬼,你要與神同行,這些都是可以追溯的。 

你講天滅中共,就是妄圖顛覆國家政權,你打過英國旗子,你打過美國旗子,你打過原來香港的港英時期的旗子,你就叫分裂祖國。而分裂祖國、顛覆政權都可以判終身監禁。

所以我們看過在西方的電影中,特別是比較深刻的電影,講述在美國奴隸黑奴時期的電影,那些黑奴裏面的管家,他的邪惡遠遠超過普通的白人,出賣者的邪惡,他的邪惡之卑鄙,超越人的基本理念。

而中共的體制教育出來的人,幾乎都是出賣者。在大陸人的環境中,推卸責任就是出賣,他根本就沒有能力認識到,推卸責任的本身是出賣,狡辯的本身是出賣,因爲毛病不在我。所以很多人去痛斥習近平的時候,自己本身就是個小習近平一樣的出賣者。而習近平自己,因爲他在這個官位,所以當他個體的辨別跟出賣的本身,就是違揹人性、違背神性的表現。違背神性的意思就是,人性的上面的依託是神性。

《<紐時>︰北京直接加強對港控制不惜推倒香港政治平衡》。

文章本身我以爲跟上面的標題本身差距比較大。其實我個人更以爲,在紐約時報的概念中,習近平是香港政府、香港精英、香港的一切,只不過是實現他個人夢想、他個人偉岸的一個工具。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中國國家的體制都是實現他個人夢想的工具,能不能睡着覺是另外一回事,要實現這個夢想。

香港港區的做法,跟現在港版國安法港版國安法推出來之後,就是國內5月21號,一說討論,林鄭月娥不知道,香港律政司司長不知道,香港議會的召集人不知道,根本沒通知他們。當討論完之後,就是5月21號-5月28號,人大開會結束之後,來確立港版國安法,投票決定了。這個時候,香港政府的特首跟律政司司長不知道細節是什麼,沒有草案,沒有細節,他什麼都不知道。而香港前律政司司長、人大的常委從來沒聽說也沒看到過港國安法的任何東西。這就是習近平。如果連他們都看不着,你說香港沒有任何人知道港版國安法是什麼東西。那意味着什麼?是習近平自己要的,而且習近平把林鄭月娥就象甩鼻涕一樣都給甩掉了。

這是我跟大家解釋過的,所有尊重他的人,他視你爲垃圾。這就是習近平做人的特點。他的做法、他的態度,就是完全否定了香港政府、香港立法會裏面的精英們和香港的這些富商豪紳們,被稱爲精英者,支持共產黨的人,是因爲他的利益在共產黨的身上,他在習近平的眼睛裏,非常厭惡、痛斥在香港的環境中藉助共產黨來獲得利益的人,包括香港警察的頭,全都在其中。

但同樣,在香港當中抗爭中共的人,他變成抗爭他自己,所以他視那些人完全不能接受。因爲那些人表現出來真正的人性和男人的特點,他不具備,所以習近平自身是極其悲劇的角色,他沒有任何朋友,他沒有任何可以能夠交往、可能通融的人,他自身又沒有任何生命的基礎。

有人說他立成神仙了,那神仙都自個兒呆着。是,那神仙自己呆着,呆在他的玄妙中,呆在他的魂魄中,呆在他的元神中。習近平呆在他的臭肉中,這是兩回事。佛跟魔、仙和鬼,是對應的。外表有時候看起來是一樣的,任何妖精鬼都是將成神仙的樣子騙人的,神仙沒有裝成鬼樣的去嚇唬人的,沒有,只有鬼裝成神仙樣騙人的,大家一定要明白這個道理。

你看起來是個笑話,你死了是不是見鬼啊?我覺得所謂無神論的人自己就那種慘淡之樣,跟習近平有的一比。這個東西是很正常的,但人們已經淡漠了。

這個通篇文章在講述着習近平如何把香港一切的精英全都否定掉,所以整個港版國安法,就是習近平個人的意志或者說他覺得在2018年獲得權力之後,他一切都是失敗的,一切都是被否定的,現在只剩下以港版國安法的方式,以強姦的方式來宣泄、表達自己的偉岸。

所以從生命的基礎去描繪這樣的東西,所有人都能聽懂他生命的卑劣、下賤,這份卑劣、下賤是共產黨對他的迫害,造成了極強的自卑,轉而獲得權力之後,彰顯自負,藉助共產黨報復人類、報復中國人的做法。是報復的心理,才走到今天。

正常人的解釋是不可能存在的,你也解釋不了,我覺得很多學者的解釋在他的眼睛裏,就是個笑話。在他眼睛裏就象他看慄戰書似的,是一份嘲諷、是一份垃圾的表達。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