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香港警察在和抗議國安法的民衆對峙。(美聯社)
香港警察在和抗議國安法的民衆對峙。(美聯社)

朱兆基:中共對香港下狠招 底氣從何而來?

【希望之聲2020年6月29日】以中國當前的政治制度,傀儡式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港區國安法”的審議和通過不過是爲中共最高層的旨意蓋章而已。對此舉可能引發和已經引發的種種後果,中共最高層不可能毫不在意,但如果說他們胸有成竹也可能高估,最恰當的心態還是:知道有後果,甚至很嚴重,但心中自有一桿秤,孰輕孰重權衡過了,也有一些底氣,對手的本事見識過了,天塌不下來,相信政權扛得住。

實際上,此舉的影響完全可以說撼動了中共所謂的“國際、國內兩個大局”。國際上,這意味着中共西方價值觀徹底進入正面對抗狀態,對全球化時代從西方得到的好處在所不惜;在國內,這意味着習在對內層面對鄧時代的基石“改革開放”從陽奉陰違到玩弄於股掌之後,於對外層面與鄧路線的另一基石“一國兩制”公開決裂,並對引發大中華區公衆中佔絕對多數的鄧時代認同者和獲益者的強烈不滿在所不惜。

儘管衆所周知,香港民衆的抗爭被鎮壓下去容易,甚至香港基本自由被剝奪,從立法、教育、言論等所有關鍵領域的“兩制”被徹底閹割,變成澳門那樣的“宦城”。但香港金融和貿易地位一落千丈,對中國整體經濟的衝擊絕對爲中共所低估,中共手中自以爲的替代手段恐怕遠沒有那麼厲害。但是,在全局上有這樣的對抗、決裂和在所不惜,香港本身的價值對中共最高層來說迅速萎縮,以及香港本身可能的抗爭、動盪,自然更加在所不惜。

中共不惜毀滅香港暗示對臺也會更粗暴

與臺灣根本不同的是,香港除了金融和貿易,在地緣戰略上毫無利用價值,更無事實上的獨立地位,1997年的移交也斷絕了西方更多干預的可能。但與此同時,香港的教訓和局勢,也必然對臺灣政壇和民衆在統獨問題上的態度產生強烈影響。按理說,這也是中共此舉最大的潛在代價之一。但中共之所以在所不惜,顯然也暗示着在更大的戰略視野內,習很可能也對臺灣抱有更粗暴和不計代價的企圖。簡言之,在香港放棄“一國兩制”,在臺灣也沒打算“一國兩制”,統統“一制”了之。

然而同樣有目共睹的是,美國參議院也罕見地以全票通過了相關法案,對北京和香港涉及此事的官員實施制裁,取消美國對香港在金融和貿易上的特殊待遇也是大勢所趨。對此,特別是對後一項舉措的後果,諸如中國引進外資和對外貿易將受到嚴重衝擊,北京不可能不清楚,但顯然認爲完全可以承受。

這背後的底氣應該來自兩方面。

中共以爲已找到民主國家弱點不惜對抗到底

其一,經過中美貿易戰的交鋒,美國在和平狀態下能對中國造成的最大損害,北京已經有數,無非就是中美貿易全盤中斷,甚至人員往來大幅萎縮。這當然後果嚴重,但北京顯然也早就發現,特朗普實際上做不到這一點。他從用高關稅將中國出口卡死到中美經濟完全脫鉤的狠話都說過了,內心卻始終只是希望藉此逼中國答應條件,而對真正重回冷戰完全沒有決心和準備。相反,美國經濟和社會近期的巨大波動更加使他言不由衷。

中國官方內部也有分歧,維持開放局面的壓力很大,因而一度反覆採取屈服姿態,但最終充分利用了美國的弱點。即使達成了協議,也完全沒打算真正兌現。何況梟雄配亂世,中國全面的倒退果然引發全球疫情,一舉以更慘烈的損失和混亂將中美鬥法引向更複雜的局面,並激發出自己更豁得出去的對抗決心。

中共外交手段採用黑社會鬥法模式

這類似於中國近代以來流行的一種黑社會鬥法模式,拿出刀來不往對方身上捅,而是先一刀紮在自己大腿上,鮮血直流但巋然不動,展示的是一種輕易玩命,更何懼一切司法後果的無底線流氓本色。對方哪怕在商場、官場都談得上心狠手辣,只要無法同樣地對自己狠,只能認輸。

更有利的是,在前日美國發表的綱領性文件《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戰略方式》中,美國一連三處爲中共的永久執政權吃下定心丸,試圖以此誘使中共達成交易;同時精心選擇了“競爭”這個儘量少帶對抗色彩的措辭。而在對美國重要國家利益的表述上,又根本不涉及中國對國際秩序的衝擊。即使再不聰明,中共仍能看穿這些混亂的目標和三心二意的決心,因而不管損失多大,北京絕不承認自己有錯,不承認美國的規則有理,還對國際秩序發起更多的挑戰。

中國人的愚昧助長了中共的無賴

其二,中共的底氣來自在對國內局勢和自身能力的評價上已能指鹿爲馬的境界。中國國內經濟失去出口這駕馬車的拉動已非一日,6億人月收入不足千元,近千萬農民工事實上失業,874萬應屆大學畢業生就業率爆新低……,面對這些在西方政府絕對要倒臺的局面,中國領袖面不改色心不跳。近日全國26省1374萬人陷入水災,經濟損失數百億,習近平也沒有露過面,官方媒體甚至能成功地使多數公衆無從知曉這些災情。

中共應該深知民不聊生後的政治風險,但真正支撐自信的其實根本不是近年在國際上吹噓卻效果不佳的“中國模式”,而是毛的模式。當年同樣民不聊生,同樣四面樹敵,同樣你死我活,卻能“風生水起”,“揚眉吐氣”,這對中國相當一部分不讀書的人有毒品一般的吸引力。所需要的法寶,不外乎欺騙、愚民、暴力和內鬥等等,如今已是樣樣不缺,蔚爲壯觀。

整頓軍隊目標只爲對付人民

雖然客觀來說,以當今中國和世界的政治、經濟、社會特點,再現這種毛的模式很難說能夠如願,甚至完全可能玩火自焚。7月1日零時起,中國全部預備役部隊的指揮權也突然從原來的軍地雙重領導變成收歸中央軍委。這樣的部隊打美軍不行,打羣衆還是夠用,然而仍然是哪怕讓地方鷹犬有所染指也放心不下。因而,也不能說他沒有焦慮。但至少從目前來看,內部和外部都沒有足以令習近平真正膽寒的力量和行動。相反,美國衰落而動盪,西方軟弱,在中國的攻勢面前,全世界都不過說說而已;國內更是哪個還敢亂說,有權有錢,有人有槍,有糧有理有話說,這或是習近平的基本認知。

因此,香港不穩定又怎樣,有抗爭又怎樣,北愛爾蘭又怎樣,新疆尚且成功了呢。對財政困難,同樣不懂經濟的毛就是將國民經濟玩到“崩潰的邊緣”,美蘇也沒有入侵,國內外也沒有任何人要求共產黨下臺啊。金正恩也是在類似的極端困難下,保持着“人民選擇執政黨和社會制度”的獨立自主地位啊。正是在這種你可以稱爲無知無畏的決心之下,失去香港又怎樣,失去外資又怎樣?有大饑荒可怕嗎,有核大戰可怕嗎?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