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中为德总理默克尔和法总统马克龙(AP图片)。
“德法轴心”力推欧盟经济重振计划。图中为德国总理默克尔(右)和法国总统马克龙(AP图片)。

德国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 经济重振计划面临考验

【希望之声2020年6月30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德国自7月1日起将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为期半年。此前德法联合推动了高达7500亿欧元的欧盟经济重振计划(也称债务救助计划),希冀将欧洲从 “中共病毒”(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中拯救出来。在柏林和巴黎看来,德国作为轮值主席国的成败,事关是欧盟的未来,欧盟经济重振计划也成为了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后的主旋律。

德法轴心”力推欧盟经济重振计划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周一(6月29日)下午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距离柏林70公里的总理官邸梅塞贝格城堡进行了会谈,此次会谈的任务就是以德法为中心(“德法轴心”),继续推动这项重振计划,并得到欧盟其余25国的支持。

默克尔之前在接受媒体访谈中直言,如果不采纳这一重振计划,可能会让所有的问题都更加恶化,并导致民粹主义进一步高涨。

报道称,在执政15年之后,默克尔有机会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来说服反对意见。在会见马克龙之前,默克尔22日同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见面会谈。这位荷兰首相是“勤俭国家”的代表性人物,其意见对于法德是否能争取瑞典、丹麦和奥地利等国的支持至关重要。

今年5月,默克尔马克龙共同提议设立总额5000亿欧元的援助基金,以纾困欧洲经济。随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德法提议基础上进一步推出了总额达7500亿欧元的经济复苏计划,其中5000亿欧元为无偿拨款、2500亿欧元为借贷。这一基金将与欧盟未来7年的长期预算挂钩。

冯德莱恩指出,如果想提振欧盟经济,只有一个工具最合适,那就是欧盟预算。欧洲复兴基金应在欧盟财政框架(MFF)、欧盟2021-2027年长期预算的框架下统筹规划。不过,英国“脱欧”后给欧盟留下每年约100亿欧元资金缺口,目前欧盟各方尚未就2021年至2027年长期预算达成共识。

共同举债  妥协中的债务救助

按照布鲁塞尔方面制定的分配方案,波兰、克罗地亚、罗马尼亚和其他过去的东欧阵营国家都会感到满意。从经济体量上来看,这些国家获得救助金甚至远高过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而这三个国家的疫情局势更为严重,经济情况也更为严峻。

奥地利总理库尔茨(Sebastian Kurz)坚持表示,应当确保救助金能够返还,并且将救助金和其他的附加条件绑定在一起。

对此,默克尔表示:“目前的形势远非易事,面对这前所未有的形势,我希望所有的成员国基于妥协和解的精神采取行动”。

德国媒体分析认为,默克尔起初也坚决反对共同承担债务的,其转变态度也是无奈的妥协,毕竟欧盟内部市场崩溃将对德国产生巨大负面影响。

然而,在7月1日到来之前,在德国内部,基民盟(CDU)经济委员会和德国中产阶级警告默克尔不要对欧盟债务救助计划进行改革的声音正越来越大,他们担心这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德国之声报道,德国中产阶层的代表,德家族企业联合会主席沃雷(Reinhold von Eben-Worlée)批评称,“默克尔出于对法国和南欧国家的估计,转向了支持债务救助者的阵营,这毁掉了基民盟长期建立在市场经济和自我负责原则上的欧元政策。”

沃雷警告称,“这项债务救助计划可能会让我们面临一种无法控制的欧洲财务支出政策。”他表示,人们从过去惨痛的经验可以明白,在现有的欧洲财务支出政策下,绝不会存在任何应对疫情局势而发放的补助。

德国基民盟关系的紧密的组织同样批评了默克尔的政策。德国基民盟经济委员会在其一份党内刊物上表示,“这些(受资助)的国家有着非常严重结构问题,只有对它们进行改革,才能让救助发挥作用。”

专家指出,本次新冠疫情危机是近年来欧盟遭遇的一系列重大危机中的最为严重一次。最近十多年来,欧盟先后经历了债务危机、难民危机和英国脱欧危机等。如何从最后这场疫情危机中解脱出来,摆脱一个世纪以来遭遇的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局面,从而变得更加联邦化、一体化、更加团结,是欧盟期待的目标。

据报道,7月17日,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将聚集在布鲁塞尔,讨论7500亿欧元的欧盟经济重振计划。欧盟理事会的表决机制有一致通过、简单多数以及所谓"有效多数"(qualified majority) ,在后一种情况下,德国这样的大国比小国在表决中拥有更多权重。但作为轮值主席国,在遇到涉及本国利益的问题上,有义务保持克制谨慎,毕竟,主席国应扮演 "诚实的中间人" 的角色。

路透社在评论这项经济重振计划时指出:一旦获得所有成员国的批准,此一计划将成为半个世纪以来,欧洲一体化的一个里程碑,它标志着欧洲朝着首次将共同举债作为重要融资手段的方向迈出了一步。但另有观点认为,在刚刚结束的法国市镇选举中,马克龙所在的执政党“共和前进”遭受挫败;默克尔之前也因在香港 “反送中” 和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的事件中未能展现一位西方领袖应有的正义和勇敢而遭到国际舆论的批评。这意味着 “德法轴心” 能否真正地发挥作用,也还是一个问号。

 

责任编辑:常青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