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楊景端醫話 - 6 / 20

防疫㊙️民醫李躍華的苯酚療法到底有效嗎❓楊景端醫生爲你深度解讀❗️【楊景端醫話】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日】(主持人:楊景端)        大家好,上次節目我們討論了一下連花清瘟沖劑的來龍去脈,今天我們跟大家討論一個非常不同的治療方法。這位醫生在用這種治療方法的時候是如此的自信,他甚至看病人的時候都不戴口罩,這位醫生是有正規的醫學訓練的,有幾十年的臨牀經驗,同時他治療病毒的方法還是得到過國家專利的,尤其在武漢肺炎期間他本人和病人都聲稱他的治療方法治好了他們的新冠肺炎。今天我們就跟大家討論一下這位醫生是誰,他從哪裏來,他的治療方法是什麼,有沒有一點醫學道理。在新冠肺炎仍然肆虐的今天,你本人是不是要嘗試一下這個方法呢?

        我們現在就來說說這位民間的醫生李躍華,他確實不簡單,他是武漢的一個重點高中畢業的,又考入第三軍醫大學(現中國的陸軍醫學院)是一個不錯的醫學院。如果說他能夠在這樣的大學裏面學習並且畢業的話,應該說他的智力和學習能力都是很強的。但是中國在醫生培養上有一個問題,至少在當時是那樣的,就是說醫學院畢業以後沒有一個住院醫生的培養制度。在美國如果醫學院畢業,必須要找到一個教學醫院做三年的住院醫生,如果想成爲專業的醫生的話,例如精神科醫生,心臟科醫生,還要再多加一年或者兩年的進修的成分才能夠行醫。但中國那個時候從軍醫大學畢業以後分配到各個醫院裏,如果被分配到大學的教學醫院裏面就會受到進一步的訓練。但是如果像李躍華那樣被分到一個部隊的衛生所,基本上他就受不到任何進一步的訓練,所以就導致了他後來的命運,因爲據說他和這個衛生隊的隊長不合,然後被轉業到地方去,結果就一直沒有能夠在一個正規的醫院裏工作和拿到醫生的資格,所以他就成了一個民間的醫生,好像是在一箇中醫診所裏面做一些他認爲是對病人有幫助的事情。如果不是在武漢的一些新冠肺炎的病人被這位醫生治療過病並且遇到了麻煩,把這件事情給說出來了,我們永遠都不會聽說李躍華醫生這個人。

        第一他是一個民間的醫生,第二他的治療方法非常的簡單,既沒有古代名老中醫的名號也沒有現代院士的支持,更沒有政府專家的配合和推廣,就顯得非常的簡陋和薄弱。我們就來看一下李躍華的治療方法到底是什麼?

        首先他用的一種有機化學的成分叫”苯酚”,有的人可能知道苯酚在工業上是有毒的,在二戰期間德國人通過苯酚注射讓人的心臟停止來殺害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猶太人。但是苯酚本身又可以被用來做很多醫學方面的用途,比如說包括現在在美國,用5%的苯酚來注射到神經根上用於破壞神經根來治療一些頑固性的神經性的疼痛,到目前爲止這仍然是一個在用的治療方法。實際上苯酚同時又是很多藥物裏面的必備的成分之一,比如胰島素裏面就含有苯酚,還有很多美容產品也含有苯酚,甚至包括我們配的藥物如果把它變成一種注射劑的話,通常會配生理鹽水,在生理鹽水裏面就含有微量的苯酚。換句話說,所謂的生理鹽水其實也含有少量的苯酚,就說明在這樣的劑量下是沒有什麼害處的。

        有意思的是這位李醫生用的苯酚稀釋到萬分之五倍,那麼就不確定裏面的苯酚是否還存在,那是不是說把一個東西稀釋到這種程度就沒有作用呢?不是的!在西方有一個”順勢療法”,原則就是以毒攻毒,造成病的原因就能夠治這個病。這個概念有點像疫苗,疫苗實際上就是來製造一個機體,類似於病原的一個免疫反應來達到防病的作用。它是用引起疾病的因素來治這個病,就是把它不斷的稀釋這樣一個過程。有時候是蒸餾水來稀釋,有的時候是酒精不停的稀釋它,稀釋到基本上在這個成分裏面找不到任何化學上的成分存在,這時候它纔是最有效的,越稀釋它的作用越大,這就說一個化學物質稀釋到那個程度它變成了什麼呢?這個事情沒有人能解釋的清楚。曾經我問過一個非常有成就也非常聰明的生物學家怎麼去理解這個,他給了我一點提示。”一個化學東西越稀釋它就變得越微觀,微觀到分子看不見了後肯定剩下的就是原子和電子了,就變成了一種能量的因子”。當然這個苯酚並不是新冠病毒,說以毒攻毒,那它應該是新冠病毒,但是李躍華有個解釋,他說這個苯酚的苯環跟這個病毒裏面的一個嘧啶有相似的化學結構,這是個人的解釋,所以他認爲苯酚是通過這樣來破壞病毒複製的。這個理論按照現在來講是非常容易證實的,就是把它配的稀釋的苯酚液在體外做個實驗,就像我們鍾南山院士做的連花清溫沖劑在體外能夠抑制新冠病毒。很容易就可以把李躍華苯酚拿出來做一個對照,這是一個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如果有心的人應該去做這個事情。

        第二個就是穴位注射,爲什麼要選擇穴位呢?這也是個有意思事情,如果懂中醫的人就知道穴位實際上是我們身體的經絡在身體表面的窗口,實際上是一個我們身體內部能量系統和外部能量系統的一個通道。換句話說鍼灸扎到穴位上以後影響和刺激的是什麼呢?是身體的能量的系統,來達到治療的作用,就是所謂的氣,平衡的就是陰和陽。何爲陰陽?大家說陰陽這個理論實際上是對我們自然和身體各種現象的一個描述,這個現象都是客觀存在的。冷和熱這不就是陰陽嗎?熱是陽冷是陰,就是這個道理,男和女就是一陽一陰,這是一個事實而不是一個理論。鍼灸和中藥治療所有的目的就達到一個陰陽的平衡,所以鍼灸也好中藥也好,都是通過經絡來起到平衡陰陽的作用。按理說這和苯酚沒有關係,苯酚也不是能量而是一個化學物質,那爲什麼要從穴位裏打呢?剛纔說到也許把苯酚稀釋到這個程度的時候,苯酚就帶有一種能量的性質,然而這隻是一種推測。如果這時候選擇穴位打可能就順理成章了,因爲本來它是能量,就要走能量的通道,他選的穴位有的在大腸穴上,有的在動脈上,都靠近呼吸道和肺,大腸和肺有一個表裏的關係,他做的大椎穴有很強的清熱的作用。

        但是這跟中醫到底站不沾邊呢?應該說他用了中醫的一個概念和元素,就像連花清瘟沖劑用了古代中醫的概念和元素,李躍華也用中醫和鍼灸這樣一個噱頭,實際上真正按照中醫的原理來講的話應該有更合適的穴位,也應該有更個體化的穴位的選擇才更符閤中醫的道理。但是我們這個放下先不說,因爲不管怎麼樣他認爲臨牀上這樣試了以後有效,我們爲什麼對這種有效的事情要重視呢?因爲我們現在面臨疫情又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法,如果真的有效,不管是什麼原因產生有效的我們都應該重視和使用。

        在上一期節目們講川普總統試用的三個藥,特別是羥氯喹是怎麼被髮現的,就是祕魯的印第安人發現美洲豹得了瘧疾以後啃一種樹皮,發現這個樹皮有抗瘧疾的作用,這個樹皮後來就被稱爲金雞納樹,然後被提煉成金雞納霜,也就是羥氯喹的前身。那麼祕魯的印第安人有什麼醫學資格與學學位呢?樹皮比苯酚就更高級一點嗎?都不一定,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只要有效人們就應該對它重視和進行檢驗和嘗試。如果沒有印第安人對金雞納樹皮的發現就沒有今天的羥氯喹。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不管李躍華醫生的方法有什麼樣的學術上或者理論上的問題,如果他確實有臨牀效果,作爲一個醫生來講我認爲它就應該被嘗試和檢驗。一個臨牀醫生他在講話的時候應該是很負責任的,如果說他的治療達不到效果的話,那麼他在講話的時候總是留有很多的餘地和很多的條件。他很明確的說不是預防,他直接了當的說輕症的病人用一到三次治療,中症的病人四到五次治療,重症的病人七八次治療就應該有改善。先不說能不能把這個病給根治,陽性轉陰性。如果能把臨牀的症狀和嚴重性減輕,那都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因爲他這個方法就是幾分錢的事,任何一個護士,任何有基本醫學知識的人受過簡單的培訓都能夠安全的使用這種方法。大家可能不知道現在在海外有些有西醫執照的,因爲它牽涉到要注射藥物,所以中醫師都不能做,必須要有西醫執照同時又懂得中醫的醫生在臨牀上使用這個方法,歐洲也有,美國也有,他們都對這個方法的結果有非常正面的反應。

        如此看來你要想嘗試一下李躍華醫生的治療方法,你可能真的不會損失什麼,也許能減輕你的症狀,當然還有可能拯救你的生命。我有一個好消息就是我在紐約發現了一位西醫執照醫生,他在使用李躍華的方法治療他的親朋好友和病人,如果大家希望我去採訪這個醫生和他的病人,希望你給我留言。我們將追蹤探討李躍華醫生的方法在海外的使用情況,請大家記住訂閱我們的頻道點擊小鈴鐺,這樣新的節目你就不會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