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日前指出,中共軍隊其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並“不貼心”(美聯社)
前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日前指出,中共軍隊其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並“不貼心”(美聯社)

鄭中原:習近平掌軍五大致命憂愁

【希望之聲2020年7月1日】習近平掌軍以來,經過前五年的反腐以及第一輪軍改,在外界看來,習一“槍”在手,權位基本穩固。但我們發現,從去年起,習整軍動作異乎尋常,難掩其對槍桿子的掌控憂心忡忡。這裏所說的還不是軍隊本身對外作戰能力問題,而是對內是否忠於習的問題,軍隊關鍵時刻會否保衛自己,這對最高領導者往往是致命的。

今年4月12日,中共中央軍委辦公廳下發軍隊開展巡察工作隊意見文件,並強調巡察目的是做到“兩個維護”、“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實際上就是習近平派出親兵隨時檢查將官是否忠於他。6月21日至29日,中共軍方接連發佈三項重磅整軍文件,涉及將領經濟責任審計、中央收控預備役部隊以及軍隊黨建。在6月29日的政治局會議上,習重申軍隊要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確保對軍隊“絕對領導”,做到“絕對忠誠”。

筆者認爲至少有五個方面,是造成習氏擔心軍隊不忠的致命憂愁

一憂:體制性的兩個爛制度,難保軍隊忠於習。

習近平上臺後也提拔了不少將領,僅去年下半年就一口氣升了139將。但當年江澤民兩大親信徐才厚和郭伯雄留下的軍中賣官機制,已經爛掉了的所謂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在習時代仍然沿用。那些人是否忠於習,在體制上就有隱患。

據軍內消息人士說,決定那些破格提拔的上將名單,都是習近平一個一個翻閱他們的資料,並親自和他們談話。那麼中將和少將呢?習近平應該會親自把關,但要逐個面談真是不太可能,再下層的大校更加是這樣,只能靠他信任的一級一級的政工將領來呈報。這個呈報就涉及中共官場通用的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

以獨裁專制著稱的中共,罕見搞了這個帶有“民主”字眼的民主測評制度。因爲軍隊是封閉的系統,不會涉及外部,測評只是在軍隊自己的系統進行。

在徐才厚、郭伯雄把持軍隊時期,民主測評制度就已是他們操弄買官賣官排斥異已的工具,經過篩選,那些有黑錢、會花錢、敢送錢的人,很快就會進入備用名單。接下來民主測評中送禮者就會因優秀稱職而被提拔任用乃至重用,不送錢或不聽話者,民主測評就通不過。

比如,中共十八大之前,時任總政主任李繼耐就曾操弄“民意”,把軍中反腐先鋒、總後勤部政委劉源在民主測評中弄成零票,矇騙當時的軍委主席胡錦濤。2014年上半年時任總政副主任殷方龍前往武警部隊考察幹部,民主測評結果是水電部隊司令劉佔琪排在武警正軍職後備幹部第一位,結果下半年劉佔琪就被“雙規”審查。

習近平上臺後的2014年曾有中共黨媒文章批評,民主測評存在不少問題。在已經進行軍改後的2016年1月,也還有人在軍報刊文批評在民主測評中存在“關係票”、“領導票”、“金錢票”、“隨意票”等現象;民主測評結果和實際民意之間存在偏差,等等……。這說明所謂民主測評雖備受詬病但仍在沿用。

至於一貫被中共政權視爲事關延命的後備幹部制度,在軍隊中是由總政系統(現在的政工系統)負責實施的。

根據官方文件,成爲中共後備幹部的前兩個條件,第一項是年富力強,第二則是政治忠誠。在人治的體制之下,特別是中共本身不講道德、領導人級級講忠誠,其選拔的人一定就是忠於自己。這對當權者卻未必是好事。因爲級級選上來的是下一級忠誠於提拔自己的上一級,當一個環節的選人者有異心,就會形成山頭,最高層想要的“忠誠”鏈接就會發生斷裂。

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及其親信早年就是利用了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建立賣官斂財網,表面看是唯纔是舉,實際是唯財是舉。

江澤民的親信徐才厚曾分管總政,另一時任軍委副主席郭伯雄雖然不分管軍中人事,但因爲當時是“雙首長”制度,郭與徐互相搞利益交換,升官時都是你升一個我升一個的培植自己人。由此形成軍中“東北虎”與“西北狼”兩大勢力。而透過總政系統,歷年來擔任總政祕書長、幹部部部長、組織部部長的將軍們,都是徐才厚賣官的具體操盤手。徐依託這些政工將領,將親信不斷輸送各處佔位卡位,佈局全軍。當時所有師團以上軍官要想晉升,都得向他們送錢送物送工程送美女,這些操盤手又向徐才厚輸送利益,形成遍佈全軍的賣官斂財網。

直到現在,能夠繼續製造賣官操盤者的軍中腐敗體制並沒有改變。軍官們可能表面不敢送錢了,但可以變着花樣送。即使不送錢,那一個要忠誠的要求,就是要聽話,這包藏着令習近平睡不着的因素,因爲軍官們聽的只是習下邊管晉升者的話,被忠誠者就是提拔者,而不一定是習近平。所謂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等制度,仍然源源不斷的給習近平呈報只要靠表面忠誠和背後用錢就可以搞定的“少壯派”將官,所謂“習家軍”,放大來看,無非也是如此而已。

二憂:買官賣官有歷史舊帳,官銜“網購”鏈條未斷。

另一個是歷史遺留的賣官問題,在徐才厚等人在位時,當年很多在職軍官已經像網購那樣“在網銀上支付”買官。但是,這類等待軍銜晉級與職務提拔的軍官,因爲習近平的反腐“打虎”以及軍改,“交貨期限”嚴重滯後。這就出現一個問題:不交“貨(軍銜或職務)”而退錢當然可以,但是應交“貨”一方大都往上一級“批發商”(更高級將領)那裏付了款,或無力退款或心貪而不想退款。同時,那些買“貨”者“在網銀上支付”後,也不敢明目張瞻索回“貨款”,只能隱忍以等時機。因爲徐才厚留下的賣官體制繼續存在,就給了他們翻身的希望和機會。這也是習近平治下軍隊腐敗不能清除的另一個客觀原因。

三憂:習軍中自己人太少,外行親信當監軍。

說習軍中自己人太少,有些人可能不認同。因習在軍改中提拔了大量曾在福建與浙江服役、與習淵源深的前南京軍區要員,包括陸軍司令韓衛國、空軍司令丁來杭、政治工作部主任苗華等,又網羅了有實戰經驗的李作成進入軍委。但是這些人是否真貼心還是未知數。特別是當下習近平在國際國內的胡亂所爲不但在國際上引起反彈,也引起國內和黨內的圍攻,軍頭們也可能有想法,一旦時局急轉,有心人突然譁變仍難避免。

故此,習已安排了軍中大祕鍾紹軍做監軍。不過如此一來也是走江澤民用賈廷安的老路,又是一個外行做監軍。

當然,習在軍中也有鐵桿,但不是排在前邊的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因爲包括許其亮和前述那些目前獲重用的將領,早年仕途難免和習的政敵有過交集,真實是誰的人實難預料。倒是同是太子黨的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因爲早年的家族淵源,會是習的鐵桿一個。

四憂:反腐不敢輕啃骨頭,難平軍內怨怒。

習近平歷年反腐拿下了不少軍頭,牽連甚大,積怨頗深,也有人因爲靠山巨大而逍遙法外,引發軍中不平。近日當局又借軍隊領導幹部經濟責任審計,深查離任三年的原海軍司令吳勝利,因爲吳任職14年,等於要回溯14年或更長。按此推斷,會觸及更多退役軍大佬,但早有負面傳聞的一衆江派軍老虎,如樑光烈、廖錫龍、李繼耐、範長龍等,特別是江澤民大祕賈廷安,如果不動他們,又如何安軍心?換一句話,反腐如果不動最腐敗的江澤民,也動不了,同樣是空談,這些勢力仍存的大老虎,是否會暗中發力倒習,也是一憂。

五憂:黨文化浸淫,一軍之內盡是兩麪人。

在2017年10月26日北京召開十九大後首次軍方會議時,習對軍隊提出六個“必須”,“忠誠”被放到首位。而軍方也已多次迴應“讓習主席放心”。但看來習近平根本不放心,所以纔在近日的政治局會議上再向軍隊喊話要“忠誠”。

留意到近幾年當局反腐造了一個奇怪的官方熱詞:兩麪人。大家看過古典名著《鏡花緣》中對“兩面國”的描述的話,就會知道“兩麪人”什麼狀態,當局用來形容假忠誠。但以無神論爲核心的中共黨文化重要特點就是假,可以毫無道德約束地說假話,假裝對領導忠誠更是成爲官場風氣,故此纔有官方對落馬官員所謂“兩麪人”、“陽奉陰違”等諸多類似說法。

習至今不敢正視的是,中共的黨文化本身造就兩麪人,只有拋棄中共一黨專制,清除紅色意識形態,以中華正統之德行操守治國治軍,才能萬衆一心,令出必行,外患避之不及。只是如今習一心保黨,力抓黨建,效果正背道而馳,怎能解憂?

近年來,中共本就因戰狼外交引發外交危機,到今年,中共當局因爲隱瞞疫情受國際追責,拋出殘暴嚴苛、將香港“一國兩制”變“一國一制”,還要管全球人的港版國安法則正成爲譴責的焦點。現今美國已轉變對中共的政策,以其爲首的世界滅共聯盟正在形成。在國內,因疫情衝擊,經濟陷困局,失業大軍增加,以及迫害人權等造成民怨積壓如山,天災人禍前所未有的降臨,各階層包括中共黨內,反習反共聲浪又起……香港學者、紅二代徐澤榮近日指出,習近平目前處於中國局勢火山口,用水泥填不住。他透露有人準備搞逼宮政變,懷疑到時軍隊會否護習。筆者認爲,這也是習近平目前最擔憂的。中共歷來認爲槍桿子裏出政權,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最大的亂子可能就出在這裏。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