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7月2日發聲明迴應「港版國安法」條文時指,法官任命不應考慮政治因素。(鄭銘/SOH)
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7月2日發聲明迴應「港版國安法」條文時指,法官任命不應考慮政治因素。(鄭銘/SOH)

迴應「國安法」 港首席法官馬道立:指定法官不應考慮政治因素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本台記者鄭銘採訪報導)對於「港版國安法」列明香港特首從各法院指定法官審理國安案件,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星期四(7月2日)發聲明迴應,指有關任命必須符合《基本法》根據司法及專業才能,不應考慮政治因素,也不排除外籍法官。不過有資深大律師認爲,馬道立聲明未有提到港人的憂慮及質疑。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星期四下午發聲明,指出指定法官及相關的法庭運作必須符合《基本法》的規定,這一點至爲重要:「所有指定法官將來自司法機構的現任法官。這已在《國家安全法》第44條訂明。按照《基本法》第88條而任命的法官,都是根據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擔任主席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推薦,由特首作出任命。這個安排在香港一直沿用已久。」

他同時強調,任命必鬚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及專業才能,這是任命法官時須考慮的唯一準則:「法官的指定不應根據任何其它因素,例如政治上的考慮因素。這個做法鞏固了一個原則,就是法庭在處理或裁斷任何法律糾紛時,只會考慮法律和法律原則。」

馬道立還在聲明中說,擁有外國國籍的法官並不排除在指定法官之外:「這些法官包括來自普通法適用地區的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他們對香港貢獻良多,特首亦多次就此予以肯定。」

馬道立又指,在考慮法官是否適合獲指定時,必須考慮所有法律上反對原因,如「港版國安法」第44條所列出的反對原因,或任何基於偏頗或合理地給人偏頗的觀感而提出的反對原因。

法律界及公民黨議員郭榮鏗認爲,馬道立的聲明未有提到法律界和港人的憂慮及質疑。他強調,因爲國安法沒規定行政長官必鬚根據首席大法官的建議任命法官審國安法,「只是建議『可』徵詢司法機關或首席大法官」。

法律界及公民黨議員郭榮鏗批評,國安法條文是「黑箱作業」而來,令香港步入「法治敗壞」的地步。(鄭銘/SOH)
法律界及公民黨議員郭榮鏗批評,國安法條文是「黑箱作業」而來,令香港步入「法治敗壞」的地步。(鄭銘/SOH)

郭榮鏗質疑,當行政長官或駐港國安公署與終院首席法官意見出現分歧時,應採取哪方意見作準?「是否行政長官可以委任一個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不同意的一個法官,去處理這些案件呢?」

他擔心,若如此特首將對審判相關案件的法官擁有「無比權力」。

至於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與中共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就國安法解讀不一,郭榮鏗批評國安法條文是「黑箱作業」而來,「根本有好多東西都不清楚」。由社會各界人士說法不一、連法律界也不敢隨意演繹條文就可見,香港已步入「法治敗壞」的地步。

本身爲律師的民主黨涂謹申則認爲,馬道立能在現時的敏感時刻發聲明已十分「不容易」,從聲明內容字眼可見,香港所有法官均適合擔任審議有關「港版國安法」的案件,除非該名法官違反專業操守,纔會被排除在外,又見到不會以政治原因或「不信任」而限製法官人選,是一個「體現到司法部盡最大力去堅持、同維持法官的尊嚴、公正性、司法獨立」的表現。

責任編輯:鄭欣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