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港版國安法冒犯了所有國家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主持人:石濤)

71號在香港最終結果有人說是有38萬人上街,只能是這樣大概的數字。38萬並不是說一個時間就全出來了,他是講說從早到晚,那當這件事情提出來之後,很顯然有些人就去遊行了,以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從早到晚大概加起來有38萬。在現場有一些相當感人的場面,這些都有。但是集中地就是在銅鑼灣,就我個人來講,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人,依然打着“時代革命光復香港”的旗子,那勇武派也出來了,在整個過程中,真正的衝突很少。警察出手抓人,那在我們曾經過去看到過的那種相當激烈的反抗的場面並不是很多。而警察本身卻表現出更加的粗暴,更加的粗野,更加的強硬,這是警察自己本身。

在我個人眼睛裏,其實是他背後的以利益爲驅導的一切,如果按照佛家的角度上說,充分展現了那種貪嗔癡,那種以貪婪作爲基礎而表現出生命的非常卑劣的一面。但他身在其中覺得自己很有理由、覺得自己很強悍,對吧?一切的衣服,一切的裝備,一切的東西都是每一個香港人納稅的錢,然後他去打擊香港人的時候去掙着更多的加班費。所以他是這個社會中,在香港的社會中是最大的一個獲利者。你可以看到最有趣的這麼一個場面。而這個場面的本身,是與整個香港人對立,與人性對立。而這個法律的本身所簽訂表現出極其荒謬的一個氛圍。

我們昨天引用過BBC的一篇報道,它提到說香港的這條法律港版國安法,已經超過了中國國家的國安法。港版國安法它的嚴厲程度把香港已經超過了北京,實際超過了北京。它代表着習近平內心的虛弱,他極端的虛弱。我以爲他給下面制定法律的人,後來有人列出了名單,包括北大的,包括政法大學的,清華的,個個法律學院的院長或者說他們的系主任,參與了這份法律的制定。而這個法律的制定本身,相信它的宗旨就是不能有任何漏洞,不得有任何漏洞,從而這條法律就像悶燒鍋一樣把整個香港悶在裏頭。悶燒鍋是廣東人、香港人常用的一種燉鍋。所以它沒有任何漏洞,一絲一毫都沒有。而香港又是一個開放的城市,是一個國際的金融大都市。所以就跟它實際的狀況出現了非常荒謬的極端的衝突。很顯然它一共有66條的背景之下,第38條表現出最荒謬。

我以爲我跟大家分享的他的心理出處,你不是香港人,你也沒有在香港,就是說你現在美國、在加拿大,你今天簡單的生活。然後你就在網上發表言論,說:香港的做法,共產黨就是邪惡的,它本該天殺的。習近平就是一個膽小鬼,完全在人的表面表現出一個獨夫的樣子,把整個人的環境,把整箇中國人作爲他的奴隸、作爲他的臣子來看待,不是正常人的概念。

這番話你只要在推特上一打出來,你就違反了港版國安法。這個時候這個人就犯法了,所以這是極其荒謬的、極其荒唐的。那這條法律的制定,我自己以爲跟香港現在本土有幾十萬外國人在那裏工作生活是相關的。因爲他們本身是外國人,他們因爲自己的仕途工作,所以在香港工作,那這條法律就對他們具有強大的約束力,對吧?你在我香港賺錢,那你在英國住着,那你跑到英國你罵我,那不成,那你就犯法了。有可能這條法律是針對這些人來的,但是它的荒謬之處就是把整個全世界70億人全都框到這條法律裏。所以習近平透過這條法律成爲了這世界上的主,真的是,法律嘛,對不對?正常的人都知道它的荒謬。

你要記住這是正經八百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條法律,這是習近平在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49個主席令所簽署來的真正的法律的本身,卻是一份笑話,一份荒謬,一份無知,一份貪婪,一份沒有任何能力的懦夫的男人的表現,二椅子的男人的表現,這是不可能的,對吧?完全都不可能的,就是你打破腦子也想不出會是這樣的,對不對?那比聯合國厲害呀,聯合國沒有法律約束的,對吧?他定的這條法律超過了聯合國,超過了一切,但他真是個東西放那了,你說它是不是東西?所以他的行爲已經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體的本身、憲法的本身當成一種笑話,他正經八百的笑話,連人都不配的一種笑話,但真實的放在這。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是一份笑話,對吧?只覺得有些荒謬,他的笑話是他生命本身的笑話,是中國共產黨體制本身的笑話。

所以這是就像我說的,今天的人遭到了妖怪獸鬼這樣的蹂躪,這個不是一個基本普通的人應該具有的基本常識。上法律課,對不對?清華大學的法學院院長講課的時候說咱們這條法律說你敢在北極那內急了尿尿,你敢尿在習近平頭像上,我跟你說抓你,你妄圖顛覆國家政權罪。我相信任何正常一個教授在講這樣故事的時候,大家就得鬨堂大笑,開玩笑,對不對?這是開玩笑。國家就是國家嘛,每個國家的政體不同,憲法法制不同,法律不同,人們的所對應的膚色不同,一切都不同,哪一個國家敢去定這樣的法律,神都沒敢這麼定,對不對?他超越了耶和華。耶和華當時給摩西的十誡是對應的,他所管轄的人,對不對?老子寫了《道德經》也是對中國這土地上的一份說法,是吧?釋迦牟尼佛家傳法,都是有它的地域性。

他的地域性是有他的人種,有人種的概念,對吧?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天地。他不是,他通殺。那你說他是獨夫?他是妖?他是怪?他是魔?他還是神?他是道?你說他是什麼,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他唯一的就是怕死,他懼怕失去的一切,他不相信任何,而今天這個屁股坐這地方,這一尊坐這地方出現了今天的場面。而那些所謂的學者本身有着法法律的這種基本的知識,但他卻沒有能力,他也沒有談到抗爭,反正他就是爲了掙錢,對不對?那這種事情下來不給錢都得做,因爲他知道這事會掉腦袋的事,這是今天中共國的荒唐。這條法律的簽署,憑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荒唐荒謬,它的存在的本身就是人類的荒謬,這是給所有人提出的課題。那這份荒謬,你要提升到真正人的生命的基點去認識。

所以纔會出現誘發出,那也是昨天英國首相比較快的反應,第一時間的反應,說要把BNO,就是英國的海外護照的持有者在英國,主要是針對香港人,在英國的居留時間,從一年延長到5年,那基本就跟基本就跟半拉綠卡差不多了。也就是你拿着英國的海外護照,從香港來到英國,你就可以合法拘留待5年,買房子置地讀書工作一切都具備,就是你跟英國人基本就是一樣的,你唯一沒有的就是選舉權跟被選舉權。

5年之後,你有正常的生活,你有正常的工作,你就可以去申請英國公民。在申請英國公民的本身只需要一年時間,你就可以成爲英國公民拿下護照。人員,1997630號以前出生的所有香港人都可以申請的。這是應該講從他的道義的角度來講,我以爲這是人的道理,人的道德,人的一種應有正常的反應,他所負責任負責到英國政府在香港停留的最後一分鐘。所以這是一個正常人在面對,你是妖也好獸也好鬼也好,這種對人性的本身的人的本身的傷害,他做出了一個正常的反應。

當然這裏有一個問題,英國外交大臣也提出來,因爲英國召見了中共國駐英國的大使,針對國安法的實施提出了抗議,當然大使很強硬說現在跟你沒關係,香港已經如何了。我就想說回家問他媳婦,對不對?他媳婦做姑娘嫁給他了,那他媳婦跟他爹跟他娘就沒關係了,因爲他媳婦成爲你自己手裏的東西了。中共國駐英國的大使就是這個論點。今天的國人,今天的中國大陸人不說到這種竊骨的東西,他聽不懂,他其實不是說聽不懂。他聽不懂的原因,是因爲跟我們利益沒關係,我就聽不懂。跟我的利益這塊肉有關係,我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今天在大陸太多的人就是這個。所以我在跟大家做節目的時候就只能舉這個,明白了,對不對?你跟你媳婦結婚的時候,婚禮完了之後,你可以跟你的老丈母孃一腳給她踹出去,跟你沒關係,你養的女兒這塊肉現在歸我了。這就叫戰狼外交,這是今天習近平表現出來的真正的東西。而他的原因就是是個二椅子,沒有男人應該有的東西,他不負責任嘛,他只想佔有。所以這是生命的定位定在這,所以他的出現是對整個人類社會的羞辱。很多人不明白對所有人的羞辱,因爲在你的人羣中,在男人的環境中出了這麼樣的東西,那就是對所有人的羞辱。所以英國人的反應應該是相對比較正常的。那就我個人來講,我以爲在後來的時間裏你會看到香港非常衝突,應該是這樣了,他就要這麼做了。

一些反共的媒體,它的存在的本身就全都處於危險中,就包括《蘋果日報》、《大紀元》、《看中國》所有這些在網絡上傳遞。你拿一個“天滅中共”的一個牌子,你在香港只要給別人,你是犯法的,你會判重罪的,最高刑期是無期徒刑。在北京沒有這條法律,在北京沒有這條明確的法律。所以今天,今天的香港,它的邪惡程度就是政權的邪惡程度已經超過了北京城。所以對那些法律至上的人是一個最大的嘲諷,人以善惡,不是法律,打擊的是精英。反過來那中共走到這一步,也是天意所爲。

我不開玩笑,今天的中國人,今天的香港人,就像那個英國的外長說的,如果中共國不放你出境,英國一點辦法都沒有。英國可以接納300多萬香港人成爲英國人,但很多香港人並不願意離開自己生長的地方,這是肯定的。即使你想離開,被中共國盯上了,那你就可能離不開香港。離不開香港,英國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我說今天的香港就是悶燒鍋了,就是這樣,但這可能也是天滅中共的必經之路。

原因是因爲太多的人不信神,太多的人只在他的心目中不能夠真正轉向到對神的那種內心的崇敬。拋棄自己的貪婪,說什麼叫貪婪?我信神可以上天堂,那是你的貪婪。你站的某種極其骯髒的角度,去對待生命相互之間的關係。其實出現這麼嚴厲的場面就是在教訓那些精英的,精英的,貌似禮貌的。凡是以人的各種方式不能夠面對人之與神之間真正關係的人都遭到致命的打擊。所以共產黨真正就像超過天魔一樣,那是可能人類歷史中從來沒有過的魔鬼。

這是71號在銅鑼灣我們能夠看到的一些視頻了,這是我們講說爲什麼說他可能整天真正出來大概有38萬人。隨着時間的推移,一些視頻出來了,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場面。那香港人他提出的訴求,也就沒有什麼,我們看到都是5個手,一個手指頭,對吧?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個口號的本身已經失去了現實的意義,它只有一種代表,其實失去了現實利益,五大訴求跟現在的狀況已經完全不吻合了啊,嗯,那還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背景下,對吧?缺一不可。

因爲他們已經完全被劫殺了,現在的狀況香港人比北京人還慘,已經在他的外部環境中。所以這就是我說天滅中共的必經之處,香港人沒有任何能力,沒有一絲的能力再有反抗的機會,不是他想不想反抗。想不想反抗,那是人個體者自己的選擇。但這個環境是否還有一種平臺,一國兩制是平臺,對吧?基本法是平臺,他還有沒有這樣的環境給予他反抗的機會,我說的是這個東西。沒有了,一點沒有了。

這是美國的國務卿蓬佩奧在昨天的下午,這是美國白宮時間了,昨天下午在記者會上針對香港的國安法發表了極其嚴厲的這種聲明。蓬佩奧有個特點,現在在他的發言中沒有了“中國”,只有了“中共”。在他的發言中完全只用“中共”代替“中國”的字眼在描繪着他的一切。中國的政府已經不存在,在他的話語當中,中國政府不存在,只有中國共產黨。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解釋過的,這是在中共的邪惡的做法中,在喚醒着人們逐漸從政治體制、國家體制轉向生命的認識。

在其中,他着重的去談到了38條。38條,我剛纔解釋了,這是一個對人類的荒謬,這是人類本身的一種遺憾,這是一個笑話。這份笑話跟荒謬傷及了全世界整個人類,所以習近平透過38條成爲了這地球上的主。這是我們剛纔跟大家看到的當時的狀況,那蓬佩奧在發言中,他在評價第38條的時候,涵蓋了非港人在香港以外的行爲,港版國安法冒犯所有國家。

這是各自翻譯的方法不同,他特彆強調說,我們剛纔解釋了,這個做法,這種法律的本身是被整個人類不能接受的,被所有國家都不能夠接受的。所以他的概念,如果朋友不太理解的話,你如果今天再在白宮你抗議習近平,抗議中共,你認爲應該要天滅中共,你只要一打牌子,那好了,今天的香港警署可以透過法國里昂的國際刑警組織向他們發出紅色通緝令。然後通緝你要妄圖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原因就是我們有這條國安法。而香港是在國際刑警組織裏面是一個獨立的成員,而香港同時跟英國、美國、法國、德國跟西方主要的國家都有相互引渡條約。所以在法律的這種相互約定的國際協約的背景之下,香港警署是有權力也有資格提出引渡要求美國把你從美國抓起來移交給香港政府。今天一個正常的相互協作、相互來維護人類生活安全的一個國際組織,一個相關的協議,已經成爲了今天人類中最荒謬的事實,這是客觀事實。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