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樑文韜:香港淪陷二十三年迎來了最黑暗的一天
樑文韜:香港淪陷二十三年迎來了最黑暗的一天(自由亞洲)

樑文韜:香港淪陷二十三年迎來了最黑暗的一天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日】中共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於6月30日以一百六十二票全數表決通過了《港版國安法》及將其納入《基本法》附件三所列全國性法律的決定。習近平隨即簽署第49號主席令予以公佈,同日晚上十一點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緊急以《憲報》號外方式刊憲公佈實施。

港版國安法》在提出之初就被質疑是北京替香港立法,破壞“一國兩制”。目前備受爭議的地方在於《港版國安法》的制定過程及其內容,北京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顧及香港人的看法及顧慮,香港的民意代表甚至政府官員在法案通過前都不瞭解法案的內容。所謂徵詢意見的座談會亦只是讓親中團體或人仕表態支持北京的談話會,中共最後不顧國際的反對及可能要面對制裁而選擇一意孤行。

至於內容,更是魔鬼藏在細節裏,第一,在分裂國家罪的條文裏,“任何人煽動、協助、教唆、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資助他人實施”將“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任何部分轉歸外國統治”干犯了分裂國家罪,換句話說,這不只是針對港獨,在香港或在別的地方聲稱支持臺獨或疆獨都可能犯了分裂國家罪。

第二,顛覆國家政權罪無限上綱,條文中偷換概念,將顛覆政權中的“政權”改爲“政權機關”,而只要是破壞或干擾香港“政權機關”使其不能正常運作也算是顛覆國家政權。換句話說,過去在“雨傘革命”期間包圍政府總部不讓政府人員上班都可以被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罪,如果政權機關包括立法會,那麼破壞立法會大門玻璃或佔領立法會也算是顛覆國家政權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刑罰是無期徒刑,或香港人所稱的“終身監禁”。

第三,恐布活動罪條文明定“破壞交通工具、交通設施、電力設備、燃氣設備或者其他易燃易爆設備”都算是恐布活動,過去的刑事毀壞往後就成爲了恐布攻擊,另外,“以其他危險方法嚴重危害公衆健康或者安全”亦算是恐布活動,任何在公衆地方的暴力行爲或對巴士或火車進行的一般刑事破壞或火燒雜物都有可能觸犯恐布活動罪,最高刑罰是無期徒刑。

第四,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中最備受爭議的是禁止“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實施,與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串謀實施”“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制裁、封鎖或者採取其他敵對行動”,很顯然這是十分具有針對性的,大專院校學生會、非政府組織及政治團體過去都有因爲不同理由請求西方國家對中國極權政府進行制裁,這些以後都會成爲嚴重罪行。

我們可以想像,原來被控暴動罪的未來都會改爲被控危害國家安全的各種罪名,結果就是罰則大幅提升。人只要不聽話的,敢反抗的,隨隨便便就有機會終身坐牢。令人擔憂的是條文包含送中條款,北京透過駐港國安署可以決定什麼樣的觸法嫌疑人會送到中國,而第三十八條明定非香港居民也會受到影響,換句話說,不只留在香港的非香港居民被波及,任何外國人轉機都有可能被拘捕並送中。近年港、臺兩地人民互動密切,當中政治團體不乏互相聲援,這也是爲何臺灣當局立刻警示臺灣人進入香港的危險性。

不過,最令人質疑的是,北京爲何可以設立專責執行國安法的國家安全公署,而不是交由香港執法單位執法?而更離譜的是《港版國安法》竟然賦予中國執法人員不受限制的權力,第六十條中表示“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及其人員依據本法執行職務的行爲,不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過往大家都質疑反送中過程有相當多人被綁架回中國或在不同情況下被自殺,往後中國國安人員是否可以名正言順地從事這些殘害香港人的勾當?

香港警察即使再濫權,也要遵守香港法律及警察守則,未來的中國國安人員雖要遵守香港法律,但沒有人可以對其行爲是否違法進行調查,而中國法律根本不適用於香港,他們又怎麼樣在香港遵守中國法律?北京駐港的國安署實際上是無法可管,儼然成了名符其實的“東廠”,連特首都無權過問。至於司法的部分,特首可以對法官進行篩選,這讓司法完全服膺於行政,司法獨立徹底被破壞。另外在最高法院審理的國安案件中,可以任意排除陪審員,這對行之有年陪審制度是一種嚴重傷害。

簡言之,香港已經進入沒有戒嚴法的戒嚴時期,中共以他們認爲“合法”的方式利用國家機器及香港傀儡政府對香港人實行恐布統治。7月1日就有超過三百七十人被捕,十人涉嫌觸犯國安法。北京不是要趕香港人去移民,就是要送年輕人進大牢,中共根本不在乎香港人,只在乎其政權的延續。這是中共倒臺前的最後一搏,註定弄巧成拙,反而催化自取滅亡的過程。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