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媒體記者在銅鑼灣採訪過程中遭警方以胡椒噴霧和水炮攻擊,受傷倒地。 (美聯社)
媒體記者在銅鑼灣採訪過程中遭警方以胡椒噴霧和水炮攻擊,受傷倒地。 (美聯社)

章天亮: 中共暗黑算計“留港不留人” 美英須除惡務盡 警惕重蹈覆轍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6月30日夜11時,中共魁首習近平趕在“7.1”中共敏感日之前發佈了49號主席令,宣佈「香港國安法」正式實施。中共此舉令國際社會掀起譴責聲浪,抵制中共已成大勢。

英國美國先後提出了應對舉措,對香港人提供人道救援計劃,慷慨接納港人成爲國民,提供合法身分。

著名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播主、時政分析評論家章天亮教授,精闢分析了中共實施所謂「港版國安法」、“留港不留人”到底是一種怎樣的算計?美英現在採取的應對舉措爲什麼還不足夠?在香港事件中捲入最深的中共英國美國三方各自的決策心裏到底是什麼?

知己知彼:中共在香港希望達到的最好目標是“留港不留人

章天亮認爲,對「香港國安法」事件中捲入最深的中共英國美國三方角色心理的分析在現在這個時候尤爲重要。他說,我們看《三國演義》中,諸葛亮經常講面對如是的情況司馬懿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他會採取什麼樣的措施;也會說曹操在什麼樣的時候他會大笑,等等。《三國》幾乎每一場戰役都是按照諸葛亮的算計,最後能夠取得勝利的。就是因爲諸葛亮看透了對手的心理。《孫子兵法》中有一句話叫“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就是你必須得瞭解對手到底是怎麼想的,纔不會在戰爭中遇到危險。

所以我們現在要對中共做一點心理分析。有人講說,你這個心理分析是不是也是瞎猜呀?美國智庫那麼多人,難道他們不知道中共是怎麼想的嗎?我想說的是,他們還真不知道。爲什麼呢?前幾天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在亞利桑那鳳凰城的演講不是提到嘛,他說美國從1930年開始就誤判了中共,到現在已90年時間了。

中共到底是怎麼行事的?到底是怎麼想的?在2004年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之後,我們一直都在講,中共下一步要做什麼,爲什麼它能如此做,預測都是比較準確的,2012年的一個月之內,準確預測了當時周永康會有問題、薄熙來怎麼下臺等等。爲什麼能夠比較準確呢?就是必須要瞭解對手是怎麼想的,如果你不知道對手是怎麼想的,你的分析就完全是一種漫無目的的瞎猜。所以我們看到美國在跟中共打交道的幾十年中誤判對手,就是因爲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中共的心理和行事邏輯到底是什麼。

那麼這次呢?我們想說,如果美英現在出招已經到此爲止,中共一定會心中竊喜,因爲中共之所以通過和實施「國安法」,它所希望達到的最好目標就是“留港不留人”。

美國英國應對「國安法」提出對港人的慷慨人道救援

章天亮首先介紹了目前美國英國的應對:6月30號,美國參議院共和黨籍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和新澤西民主黨籍參議員梅南德斯一起起草了一個法案《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Safe Harbor”是避風港的意思,就是該法案給香港人提供庇護的通道。這個法案的內容相當地慷慨:凡是在香港參加過和平遊行示威的人,如果他們擔心中共會迫害他們,就可以到美國來申請庇護

這個法案慷慨到什麼程度呢?美國對這樣的庇護人數不做限制,哪怕是香港700萬人,都是因此到美國來申請庇護美國也不會對他們關上大門,而且申請庇護有效期是5年,即從現在開始5年之內,凡是覺得自己可能會被中共迫害的人,都可以來到美國,而且哪怕是在香港申請非移民簽證的時候,移民官不會考慮你是不是有移民傾向,哪怕你有,也沒問題,你也可以來到美國。所以說這個法案非常地慷慨。

再看英國英國更加慷慨:所有持有BNO護照的人,或者有BNO護照資格的人,英國都可以讓他們留在英國,頒發綠卡。什麼叫BNO?BNO是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指英國海外護照持有人,主要就是針對香港。

BNO的背景是這樣:1984年有了《中英聯合聲明》,1985年雙方政府簽字,從1985年開始英國就在策劃一個法案,並在1987年通過了這個法案:所有在1997年6月30號午夜之前的所有香港合法居民都有資格持有英國的海外護照。1997年7月1號是香港主權移交的日子。那麼香港現在具有這種資格的人大概有300萬人,還沒包括他們的子女。所有這些人英國都可以給他們合法居留權,都有資格立刻到英國去獲得綠卡,我想如果包括他們的子女的話,恐怕是400~500萬人。

這意味着絕大多數的香港人都可以離開香港,在美國英國開始他們新的生活。美英的這種措施固然讓我們看到,它是一種英國人、美國人的人道關懷,它是一種情分。人家沒有義務幫助你,但是是他們的一種情分。

美英對香港人提供的人道救援,有可能會帶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

章天亮說,我們曾說過美國中共最嚴厲的制裁就應該是斷掉電匯系統SWIFT,讓港幣和美元脫鉤、對中國的銀行進行經濟制裁,就像制裁北韓和伊朗一樣,讓他們失去美元交易的可能性。那中共的外貿一下子就會陷於停頓,因爲全世界貿易70%都是靠美元來結算的。但是我對這樣一種措施並不抱有特別樂觀的看法,我並不期待它馬上出現,甚至我覺得它可能不大會出現。爲什麼?因爲如果美國要斷掉SWIFT,不光是中國的外貿受到影響,美國的外貿也會受到影響,有很多美資現在在香港,如果要是斷掉了SWIFT電匯系統的話,那美資都沒辦法撤離。

他分析說,美英現在給予香港人的人道救援做法,有可能會帶來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因爲美英做出這樣決定的時候,其實是一種姿態,這種姿態如果發展下去,最悲觀的考慮就是:美英不再會和中共發生正面的衝突。爲什麼?章天亮引用了親共報紙《東方日報》講過的一段話來做說明:去年6月12號的時候有200萬香港人上街抗議「送中」惡法,這200萬人包括他們的子女,願意走你們都走,當你們全走了之後,留在香港的就必然是愛國愛港的人。

章天亮指出,到意願離開香港去美國英國的港人都離開,那個時候留在香港的人就再也沒有反抗中共的意願了,因爲他們自願放棄投奔自由生活在這個地方,他們不反抗,國際社會也就沒有必要對他們進行援助。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香港2003年“23條立法”的時候曾經引起非常大的風波,當時50萬港人走出來抗議惡法,造成一直到今天香港“23條立法”都沒有立成,就是因爲香港人的抗議,當時國際社會的聲援對香港人維繫他們的自由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2009年的時候澳門也通過了“23條立法”,它的內容絕不比香港的“23條立法”寬鬆,但是我們沒有看到國際社會發出任何聲音,即使有也絕不是佔據國際社會重要份量。爲什麼澳門“23條立法”跟香港“23條立法”差得這麼遠?因爲澳門人不抗爭,這就是最簡單的一個理由:你們澳門人不抗爭,你認同這“23條立法”,國際社會憑什麼替你出頭?那麼香港“23條立法”是因爲香港人抗爭了,國際社會才替你出頭。那麼,如果所有抗爭的香港人都因爲恐懼離開香港到了英國美國,那麼香港也就沒有抗爭了,香港也就變成了澳門,美英就沒有必要再爲這個事情出頭,沒有必要跟中共發生正面的衝突。

所以我們可能會看到這樣的情況,如果大規模移民,當然並不是說反對這一點,美英的人道考慮是對的,但是在這一點上美英政府、自由社會也一定要清楚:對於香港的支持是絕不能僅僅停留在這裏,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做法,而且中共要的就是“留港不留人”,反對中共你們全走,剩下都是聽話的。

中共人質外交、一石兩鳥玩兒得很嫺熟

章天亮指出,中共玩的人質外交思路在以前就曾經有過,只是人們沒注意而已: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江澤民當時玩人質外交玩得特別嫺熟,因爲當時抓了好多像王軍濤、王丹等非常有名的人,包括當時魏京生也是關在監獄裏,國際社會的廣泛報道,當然對美國政府也形成一種民意的壓力,不管是老布什還是克林頓總統都會有民意壓力。怎麼辦?他們就跟江澤民交涉放人,這就變成了人質外交。江澤民拿這個做籌碼:你看,我98年的時候放了魏京生,中國人權不是改善了嗎?99年的時候去申請奧運會主辦權,結果2000年的時候就拿到了,然後放了王軍濤、王丹。中共每次放一個人,主流媒體大肆一報道,就給美國人和自由社會造成一個錯覺:中國人權已經改善了,所有的問題都已經解決了。而實際上中共所釋放的都是那些高調、有名的人,真正那些默默無聞在監獄中遭受迫害的人們,仍然在遭受着中共的迫害。

所以這次中共也玩兒“留港不留人”:你不喜歡共產黨你給我到國外去。這個共產黨其實玩得很嫺熟,現在對香港人也玩同樣的招數。因爲當你一旦離開了香港,或者當你一旦離開了中國大陸,你再反共就失去了你的羣衆基礎,你跟他們講話、再做一些什麼組織工作的時候就很難了,因爲你在美國很難組織中國大陸的一批人幹什麼事情。所以我們看到海外民運的情況,到了國外以後,他們一旦脫離草根之後,他們對共產黨的反擊力度就大大的減少了。

中共玩兒人質外交是一石兩鳥:一方面減少了國際社會對其人權的壓力,減少了對其人權狀況的批評;同時在另一方面它又給國際社會造成一種人權改善了的錯覺。而且他們到了海外之後也沒有辦法真的對中共形成有力的威脅,他們的聲音被防火牆給屏蔽掉、封鎖掉了。

中共已經在做着“留港不留人”的準備

章天亮說,現在中共採取“留港不留人”的態度,把所有反對共產黨的香港人攆走,這就是中共今天對港人的心理。

而且中共現在在做充分的準備,我們看現在出現一個情況:在美國的中資機構紛紛從美國股市撤下來,當然這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川普政府現在對中資在美國上市的公司進行審計,讓它們遵循美國嚴格的會計和審計制度,這樣它們可能呆不住,就會到香港去上市;

中國大陸的國有企業也可能會大量地把他們的資金移到香港,然後在香港上市,中共會大量核發前往香港的工作簽證,把大陸的人移民到香港去,最後真的就把香港變成了一個大陸的城市——不光是香港的人走了,連留在香港的本土文化,都會被洶涌而來的大陸人改變,最後說不定香港就說普通話了,變成跟深圳是一樣的了。

美英政府人道救援將帶來的兩大問題

章天亮在這裏強調了二個問題:第一個問題,美英政府對於中共的認識,絕不能夠僅僅停留在對現在受到迫害的人的一種人道關懷上,要知道,當你通過一個法案的時候,法律有這樣的特性:法平如水,它對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那麼就要問一問自己:我爲什麼給香港人提供庇護?理由是香港人是受到了中共的迫害;但是同樣受到中共迫害的更多的大陸人呢?那些堅守信仰20年在中國大陸抵制共產黨迫害,並且遭到殘酷殺戮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處境比香港人更加危急!

如果你覺得香港人是因爲受到人權迫害就要幫助他們的話,那對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呢?對大陸那些維權律師呢?這就像是說,你不能光救魏京生,而對高智晟、王全璋這樣的人就可以視而不見是一個道理,如果真的是出於人道的目的,那麼你救了這邊的人,也應該救另外一撥人。

第二個問題,當美國打開了這樣的一個大門,比如說不限量,只要是在香港有可能遭到迫害的人都可以到美國來,做美國的居民,可以入美國籍,幾乎可以肯定:中共是一定會利用這樣的漏洞,把大批特務派到美國來。

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美國對華人發出了20萬張“六四綠卡”,當時幾乎在美國的華人都拿到了綠卡留在了美國,這20萬人中現在有多少人還在反對共產黨?有多少人他們現在在爲共產黨做事情?有多少人他們拿到了美國的護照之後,開始大量地向大陸投資、幫助大陸搞研發、甚至盜取美國的情報?這樣的人有多少?現在這20萬“六四綠卡”的人還有多少人是反對共產黨的?看一看每年“六四”的紀念,20萬拿到“六四綠卡”的美國人有幾個人去中國大使館前抗議31年前中共在天安門那場血腥的屠殺?

因此,美國絕不能再走89年“六四綠卡”這樣一條路。當時老布什就是一邊迫於民意壓力發綠卡,另一方面又跟鄧小平勾勾搭搭,派出密使到北京去見鄧小平說要跟中共做生意。所以不管是哪個自由社會的政府,救助香港人確實是一個好事,因爲孔子也講過:危邦不入、亂邦不居,香港確實變得很糟糕,人們不願意在那兒生活,美英願意庇護這是好事情。但另外一方面,絕不能重蹈89年“六四”的覆轍:一方面發綠卡,另外一方面又對中共綏靖。

國際社會絕不能重蹈89年“六四綠卡”的覆轍,須除惡務盡

章天亮評論指出,現在習近平賭的就是這一點:我把我全部的資源全部賭在這個事情上,我就賭你美國不跟中國發生正面衝突。美英這麼一移民之後,好像表面上問題解決了,實質上是治標不治本,試想:如果89年“六四”的時候,國際社會聯合起來對中共進行圍堵一直到今天,那麼中國是一個什麼樣子?它還能夠像今天的中共一樣在國際上如此之囂張、在國際社會上造成如此巨大的損害嗎?如果那個時候就解決掉共產黨政權,會有後來的鎮壓法輪功嗎?會有現在香港的危機嗎?會有新冠疫情這個事情造成全美幾萬億美元的損失和13萬美國人喪失生命嗎?

所以當時在89年的時候,由於自由社會沒有去抵制中共,沒有真的去解決中共這個惡源之根、這樣一個邪教、黑社會、反人類的犯罪集團,所以今天才面臨這樣的困境。因此絕不能是中共製造一個麻煩我們就解決這個麻煩本身,而是要除惡務盡,把製造麻煩的源頭剷除掉。這就像下棋一樣:你要知道你對手的弱點是什麼,才能出招讓你的對手感到最難過,給他造成最大的損失;同時也要知道你的對手希望你走什麼棋,如果你走了對手希望你走的棋,那就是你走的最昏的一個昏招。

現在中共恰恰就是希望搞當年人質外交的形式,“六四綠卡”的形式,所以中共纔敢放言“留港不留人”。

自由世界輾壓完勝中共賭徒的兩大必殺招

章天亮說,要解決中共,有兩招中共是非常害怕的:第一招就是斷掉它的美元交易系統。但我再次說一遍,我對這個不是抱有特別大的信心,因爲我覺得政府很難下這樣大的決心。但是第二招是可以做的:就是一定要制裁在香港問題上犯有責任的個人,一定要制裁到個人,而且至少要制裁到政治局委員以上;包括那162個投下「國安法」贊成票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所有他們每一個人都要制裁。只有這樣才能夠展示出作爲美英這樣的自由社會,他們捍衛自由的決心,而不是僅僅庇護香港人就完事了。

我們絕不能對中共再抱有任何綏靖和幻想,既然習近平押上了他所有的賭注,孤注一擲拋出來了,聯手的自由世界就一定要努力讓他輸得連褲子都不剩!時間在自由社會這一邊,但是萬不可貽誤重大戰機。

希望瞭解更多,請觀看以下視頻。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