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谢田访谈】北京强引国安法到香港 是愚蠢还是疯狂?(音频/视频)

xiet
谢田访谈 - 2 / 157

【谢田访谈】北京强引国安法到香港 是愚蠢还是疯狂?(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谢田)听众朋友,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谢田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据报道近日中共宣布的港版国安恶法引来了全球的声讨谴责。对北京政府为什么不惜以毁掉香港为代价来推动国安法?中共到底怕香港什么?在今天的【谢田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来谈谈这个话题。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外界解读,中共的港版国安法香港境外的外国人也在中共管辖之内。您怎么看?

谢田:我觉得这个中共就是简直是疯狂了,彻底疯狂。我还听说另外一个说法,其中有二两条实际上是互相矛盾的。非常邪恶,就是说你不在香港,不是香港的居民也不在香港,在世界各个地方,你只要表达一种对共产党专制的不满,或主张香港独立,或者谈论香港独立、自由啊民主啊,对它来说都是违反了它的国家安全。按它这个说法,你可以把美国总统,美国国务卿,包括台湾蔡英文,所有的人,它都可以说,你既是在香港之外这样做了你也犯了它这个恶法。

这个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引渡条约的问题。我们知道香港它本来有一个特殊的关税地位,作为一个独立的自由港在跟​​世界交往。香港跟美国和很多国家都有一个引渡条约。现在看来引渡条约,如果世界各国不把它作废的话,从理论上讲中共甚至可把在香港之外世界各地其他的反对中共独裁的人都可以通过引渡条约抓到香港。抓到香港来审判。但是香港我们也知道它有国安部公安人员、还有一个专门为所谓的国家安全法设的特别的法庭,那么也可以很容易他再进一步押送到中国大陆去接受审判。这个所谓香港国安法实际上是一个对全世界的挑战。

最早提出来的时候据说还有一个追溯条款。追溯条款就是这个法律七月一号公布了,但是就说你之前所为的犯罪行为还可以追溯回去。后来据说这个追溯条款实在太荒唐,放弃了。但现在公布出来的这个条款,本身就是非常的疯狂、非常的邪恶,这实际上就是对全世界的一个挑战,引发了全世界各国人民不得不一起来挑战中共的恶法,来歼灭中共。

记者:有人说,中共这些年利用香港自由港的地位赚了很多钱,包括偷窃技术、知识产权等,还有中共高官洗钱很多都是通过香港。之前有一种说法,说香港各界普遍认为:中共再傻也不会宰了香港这只会下金蛋的金鸡。中共这样做对中共自己也是损耗。您认为中共不惜一切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谢田:是有损耗。但是中共最首要的目的就是保住它自己的政权,维持中共邪恶的统治。它实际上是首先要维持在中国大陆统治。我们也知道香港大陆人九七年以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很多自由民主的一些讯息,很多资讯、资料,反抗的声音都延伸到了中国大陆。中共最害怕的就是说它在中国大陆统治受到挑战,哪怕香港人民的反抗导致港府收回成命,收回这个二十三条立法呀,或其它送中条例。那一旦港人这种反抗成功,会鼓励中​​国大陆的老百姓也跟港人一样,也学跟香港治区一样,也要求这种自由民主的呼声。中共最害怕香港这种反抗呢延伸到、蔓延到中国大陆。这样就会对它在中国大陆统治构成了威胁。所以它是为了保持保护它的政权,不得不惜毁掉香港。有很多中国公司、企业在香港的投资,还有就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对中国大陆有这么多的好处,科技情报对它来说当然都很重要,它当然愿意看到有香港作为这么一个窗口。但是如果涉及到政权的话,它就不惜的毁掉香港

记者:我看到有人在网上贴出一句话,说是习近平自己说的:香港再好,也是资本主义。

谢田:是啊,这个应该早就知道了。在回归的时候一国两制的时候就是保持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但他在说资本主义的时候,实际上就是指的中共社会主义制度或者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统治,没办法延伸到了香港的资本主义。再好如果它不能控制,或者就是说成为一个反共的堡垒的前沿阵地,中共肯定会把它除之而后快。

记者:中共的做法已经引起了西方世界的谴责。美国准备出台限制中共官员的签证,包括追究相关中共参与人员。您认为美国的反制会有效吗?

谢田:反制肯定是有效的。刚美国计划出这些反制的条款的时候,实际上放出这个风声的时候,中共已经害怕了。我们知道最近这次中共那个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在夏威夷跟美国国务亲蓬佩奥的会谈,是中共要求的。当然我们看到公开的声明,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但是可以推测实际上就是冲着香港,冲着香港的问题。冲着香港的抗议,美国可能的制裁,还有美国对中共高官个人的制裁,冲这些去的。中共可以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也不管香港人的死活,但是它肯定在乎它自己的生命和财产。

美国计划中的制裁显然打中了中共的要害,杨洁篪和蓬佩奥应该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一些讨价还价。现在看来美国应该是坚持了自己的立场,中共大概也没有放弃,所以谈判基本上无疾而终。从这点上讲,中共确实是比较害怕。现在反制的效果还没有看出来,当然现在正在酝酿之中了。但如果美国开始实质上的反制,比方切断对香港的经贸关系,取消关税上的优惠,不把香港作为独立关税区,而是跟中国大陆一样,也取消军民两用技术的在香港的输出,甚至我认为可以切断美元和港元的联系,不允许在香港的银行自由的加入美元的兑换。

如果这些措施一个接一个,或者一起来开始实施的话,肯定会有效。美国把香港作为大陆的一部分城市,中国大陆的一个城市,因为一国两制确实没有了,死亡了,剩下的是一国一制,会有效的。现在我们看到有一​​个最新的消息,美国对香港一些出口的限制,本来应该立即生效,现在要延伸到好像是7月30日,延长一段时间。还有其它有些东西要8月份才开始实施。

因为这个东西一旦取消的话,对很多美国、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商家也都有影响,需要给这些商家一个调整的时机。还有比如香港的一个人权民主的法案,制裁的法案,现在美国国会正在探讨新的给香港的学生也好,或者其他有钱人也好,开放更多的移民的配额,加拿大也在做,新加坡、台湾、英国都在这样做,会接纳一部份香港人。据说总数大概有200万人。

记者:我看最新消息英国首相说英国会接纳300万香港人。

谢田:300万,再加上其他国家的话,港人一半可能接纳。这些美国的立法现在都授权了,并且美国国会今天还在探讨新的那些法案,怎么样制裁,怎么样帮助港人,所以这些都会有效。但是我们要看是怎么样实施?实施到什么程度?川普政府还是有一定裁量的权力,所以这个我们还要看。

记者:也有人说,中共很多高官包括他们家属一个人就有好几本护照,而且是不同名字。

谢田:这个已经领教过了,当时华为孟晚舟被逮捕的时候身上有六本护照。你也看到中共这些上层人物他们实际上也非常心虚。什么样的人需要那么多的护照?一般都是搞特务、罪犯、跨国诈骗骗子他们才需要那么多不同的护照,假的护照、假的身份。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中共那些上层人物自己也知道他们不得人心,不得善终,也处于危险之中,所以才这样做。但即使这样做,但是按美国情报搜集,它如果想制裁某个香港的高官,或中共跟香港有关的这些政策高官,他们一定有很多办法可以找到这个人。他可以换不同护照,但是他的指纹、他的DNA、他的眼角膜、他的本人是不能换掉的。要抓住他、要找到他也非常容易。并且这些人在美国、在海外都有很多的银行帐号,购买很多房地产,他购买时如果不用他真正的身分来开户、取钱买卖房地产的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也没办法逃脱。

记者:有人说,国安法在香港实施,如果美国反制,在香港的20万美国公民将成为“人质”,包括在香港的美资银行,都将随时面临被中共冻结的危险!您怎么看?

受访者:危险是有,但中共还不敢,把美国的公民扣成人质,我看它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它真要把20万美国公民扣成人质的话,那美国一定要出兵了,正好给美国出兵、定点打击,斩首行动。美国在清理塔里班到伊斯兰国恐怖人物首脑的时候,做法我们都看到了。现在这个手段、方法越来越准确,不伤及他人和一般的老百姓。他可以指哪打哪。所以中共我看扣人质它不敢。它也不敢冻结资产。实际上中共也不希望这些资产撤出香港,但是恐怕也拦不住。它扣押资产的话也几乎跟美国宣战一样。

记者:另外也有报道说,中共的这个国安法受到香港商界的支持?

谢田:这我们要说一点,中共在香港也经营了20多年了,97年到现在23年了。实际上我们看到它已经把港府牢牢控制住了。我们看到港府官员的那些做法就知道了,当然她本来就是北京任命的,她也能为北京效劳,包括港府的警察局、执法机构也已经被中共控制了,把自己的武警人员、国安警察都带到了香港。我们看到现在这些镇压香港的恶警实际上很多是中国大陆来的。

中共也想控制立法会,立法会的建制派它也有相当大的力量了,民主派现在力量还不够,但是通过这次反送中条例和这一年半港人的抗议,我想香港人更加清楚认识到中共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它是个什么样的邪恶政权,它对香港的态度是什么样,一国两制肯定会死亡。现在中共为什么现在推出这个国安法?为什么这个节骨眼这么快,也没经过什么一读,一审二审三审这些正规的程序,匆匆忙忙就推出这个法案。你看法案那些用词都不是正常法律的术语,全是社会主义那些东西,甚至有互相矛盾的地方,还冒天下之大不讳露出来好像它要操控全世界的说法。中共推出的原因,七月份开始实施,实际上就是冲着九月份香港立法会选举来的。中共一定知道它肯定会在九用份选举中一败涂地,这样民主党人士一旦控制了立法会,那中共以后再想在香港推动什么东西,或推动它的恶法,或推动其它一些亲北京的东西,就推不下去了。立法会实际上现在中共还没有控制住,只控制一部份,但是它现在想通过国安法把民主派人士全抓起来,让你没办法去参选,也参选不了。

至于香港的司法,法院到中等法院到最高最高法院这套体系,现在似乎还没有被中共渗透。但是中共已经迈出了它的步伐,比如它指使一些人要求说不让外国人来担任香港的大法官,它已经在做了。

其它一些什么报业、新闻媒体、广播电视这大部份被中共控制了。

商界早已控制更多,更深入,我们都知道。现在香港所谓支持中共控制的人员都是商界的菁英,他们确实有利益在,非常直接的利益在里边。但是这些利益我看是暂时的,现在你看这次通过世界各地的股市大跌,唯有香港的股市还在上升,这显然是北京在托市,它可能也保护这些亲北京的香港商人,但是这没办法持久。因为刚才我们谈到了香港肯定会失去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失去它那些转口贸易,失去它那些经济最基本的东西,香港的经济肯定会大幅的滑落衰退,港币我认为很快会成为废纸。如果大家任由中共这样闹下去的话,到那时候香港商界负的经济基础也没了,到时候他们会发现他们自己把自己给坑害了。

记者:您认为香港的问题怎么才能解决?

谢田:现在我看到香港抗议中一些民众的领袖人物声明退出,这我们能理解,首先他个人生命、财产的安全这是第一位的。但是我们看到几万人上街游行,有几百人已经被抓起来了,就是说这些香港民众并没有被吓倒,还在继续抗争。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刻,真正需要国际社会出手了,港人已经做到他们能做的。也可能会出现很多港人会离开香港,这些有钱的人,有能力的人,有学历、有知识、有技能的人可能会离开,相当大部分人。如果英国、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台湾这些接纳国家全都敞开填满的话,可能一半的香港人都要离开了。但是剩下的一半怎么办?这些人还要继续生活,这些人可能收入低一点、年轻人、学生比较多,他们能够用各种智慧的手段来坚持的话,让中共无法得逞,那就是胜利,国际社会很快的,不得不赶上一起声讨中共。只有中共解体了香港的问题才能解决。

听众朋友,今天的【谢田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