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謝田訪談】北京強引國安法到香港 是愚蠢還是瘋狂?(音頻/視頻)

xiet
謝田訪談 - 2 / 157

【謝田訪談】北京強引國安法到香港 是愚蠢還是瘋狂?(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謝田)聽衆朋友,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謝田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據報道近日中共宣佈的港版國安惡法引來了全球的聲討譴責。對北京政府爲什麼不惜以毀掉香港爲代價來推動國安法?中共到底怕香港什麼?在今天的【謝田訪談】節目裏,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來談談這個話題。

記者:謝田博士您好!外界解讀,中共的港版國安法香港境外的外國人也在中共管轄之內。您怎麼看?

謝田:我覺得這箇中共就是簡直是瘋狂了,徹底瘋狂。我還聽說另外一個說法,其中有二兩條實際上是互相矛盾的。非常邪惡,就是說你不在香港,不是香港的居民也不在香港,在世界各個地方,你只要表達一種對共產黨專制的不滿,或主張香港獨立,或者談論香港獨立、自由啊民主啊,對它來說都是違反了它的國家安全。按它這個說法,你可以把美國總統,美國國務卿,包括臺灣蔡英文,所有的人,它都可以說,你既是在香港之外這樣做了你也犯了它這個惡法。

這個涉及到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引渡條約的問題。我們知道香港它本來有一個特殊的關稅地位,作爲一個獨立的自由港在跟​​世界交往。香港跟美國和很多國家都有一個引渡條約。現在看來引渡條約,如果世界各國不把它作廢的話,從理論上講中共甚至可把在香港之外世界各地其他的反對中共獨裁的人都可以通過引渡條約抓到香港。抓到香港來審判。但是香港我們也知道它有國安部公安人員、還有一個專門爲所謂的國家安全法設的特別的法庭,那麼也可以很容易他再進一步押送到中國大陸去接受審判。這個所謂香港國安法實際上是一個對全世界的挑戰。

最早提出來的時候據說還有一個追溯條款。追溯條款就是這個法律七月一號公佈了,但是就說你之前所爲的犯罪行爲還可以追溯回去。後來據說這個追溯條款實在太荒唐,放棄了。但現在公佈出來的這個條款,本身就是非常的瘋狂、非常的邪惡,這實際上就是對全世界的一個挑戰,引發了全世界各國人民不得不一起來挑戰中共的惡法,來殲滅中共。

記者:有人說,中共這些年利用香港自由港的地位賺了很多錢,包括偷竊技術、知識產權等,還有中共高官洗錢很多都是通過香港。之前有一種說法,說香港各界普遍認爲:中共再傻也不會宰了香港這隻會下金蛋的金雞。中共這樣做對中共自己也是損耗。您認爲中共不惜一切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謝田:是有損耗。但是中共最首要的目的就是保住它自己的政權,維持中共邪惡的統治。它實際上是首先要維持在中國大陸統治。我們也知道香港大陸人九七年以後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並且很多自由民主的一些訊息,很多資訊、資料,反抗的聲音都延伸到了中國大陸。中共最害怕的就是說它在中國大陸統治受到挑戰,哪怕香港人民的反抗導致港府收回成命,收回這個二十三條立法呀,或其它送中條例。那一旦港人這種反抗成功,會鼓勵中​​國大陸的老百姓也跟港人一樣,也學跟香港治區一樣,也要求這種自由民主的呼聲。中共最害怕香港這種反抗呢延伸到、蔓延到中國大陸。這樣就會對它在中國大陸統治構成了威脅。所以它是爲了保持保護它的政權,不得不惜毀掉香港。有很多中國公司、企業在香港的投資,還有就香港作爲一個自由港對中國大陸有這麼多的好處,科技情報對它來說當然都很重要,它當然願意看到有香港作爲這麼一個窗口。但是如果涉及到政權的話,它就不惜的毀掉香港

記者:我看到有人在網上貼出一句話,說是習近平自己說的:香港再好,也是資本主義。

謝田:是啊,這個應該早就知道了。在迴歸的時候一國兩制的時候就是保持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但他在說資本主義的時候,實際上就是指的中共社會主義制度或者中共的無產階級專政的統治,沒辦法延伸到了香港的資本主義。再好如果它不能控制,或者就是說成爲一個反共的堡壘的前沿陣地,中共肯定會把它除之而後快。

記者:中共的做法已經引起了西方世界的譴責。美國準備出臺限制中共官員的簽證,包括追究相關中共參與人員。您認爲美國的反制會有效嗎?

謝田:反制肯定是有效的。剛美國計劃出這些反制的條款的時候,實際上放出這個風聲的時候,中共已經害怕了。我們知道最近這次中共那個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夏威夷跟美國國務親蓬佩奧的會談,是中共要求的。當然我們看到公開的聲明,幾乎沒有什麼東西,但是可以推測實際上就是衝着香港,衝着香港的問題。衝着香港的抗議,美國可能的制裁,還有美國對中共高官個人的制裁,衝這些去的。中共可以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也不管香港人的死活,但是它肯定在乎它自己的生命和財產。

美國計劃中的制裁顯然打中了中共的要害,楊潔篪和蓬佩奧應該在這個問題上進行了一些討價還價。現在看來美國應該是堅持了自己的立場,中共大概也沒有放棄,所以談判基本上無疾而終。從這點上講,中共確實是比較害怕。現在反制的效果還沒有看出來,當然現在正在醞釀之中了。但如果美國開始實質上的反制,比方切斷對香港的經貿關係,取消關稅上的優惠,不把香港作爲獨立關稅區,而是跟中國大陸一樣,也取消軍民兩用技術的在香港的輸出,甚至我認爲可以切斷美元和港元的聯繫,不允許在香港的銀行自由的加入美元的兌換。

如果這些措施一個接一個,或者一起來開始實施的話,肯定會有效。美國把香港作爲大陸的一部分城市,中國大陸的一個城市,因爲一國兩制確實沒有了,死亡了,剩下的是一國一制,會有效的。現在我們看到有一​​個最新的消息,美國對香港一些出口的限制,本來應該立即生效,現在要延伸到好像是7月30日,延長一段時間。還有其它有些東西要8月份纔開始實施。

因爲這個東西一旦取消的話,對很多美國、歐洲、日本和其他國家商家也都有影響,需要給這些商家一個調整的時機。還有比如香港的一個人權民主的法案,制裁的法案,現在美國國會正在探討新的給香港的學生也好,或者其他有錢人也好,開放更多的移民的配額,加拿大也在做,新加坡、臺灣、英國都在這樣做,會接納一部份香港人。據說總數大概有200萬人。

記者:我看最新消息英國首相說英國會接納300萬香港人。

謝田:300萬,再加上其他國家的話,港人一半可能接納。這些美國的立法現在都授權了,並且美國國會今天還在探討新的那些法案,怎麼樣制裁,怎麼樣幫助港人,所以這些都會有效。但是我們要看是怎麼樣實施?實施到什麼程度?川普政府還是有一定裁量的權力,所以這個我們還要看。

記者:也有人說,中共很多高官包括他們家屬一個人就有好幾本護照,而且是不同名字。

謝田:這個已經領教過了,當時華爲孟晚舟被逮捕的時候身上有六本護照。你也看到中共這些上層人物他們實際上也非常心虛。什麼樣的人需要那麼多的護照?一般都是搞特務、罪犯、跨國詐騙騙子他們才需要那麼多不同的護照,假的護照、假的身份。所以從這個角度講,中共那些上層人物自己也知道他們不得人心,不得善終,也處於危險之中,所以才這樣做。但即使這樣做,但是按美國情報蒐集,它如果想制裁某個香港的高官,或中共跟香港有關的這些政策高官,他們一定有很多辦法可以找到這個人。他可以換不同護照,但是他的指紋、他的DNA、他的眼角膜、他的本人是不能換掉的。要抓住他、要找到他也非常容易。並且這些人在美國、在海外都有很多的銀行帳號,購買很多房地產,他購買時如果不用他真正的身分來開戶、取錢買賣房地產的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也沒辦法逃脫。

記者:有人說,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如果美國反制,在香港的20萬美國公民將成爲“人質”,包括在香港的美資銀行,都將隨時面臨被中共凍結的危險!您怎麼看?

受訪者:危險是有,但中共還不敢,把美國的公民扣成人質,我看它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它真要把20萬美國公民扣成人質的話,那美國一定要出兵了,正好給美國出兵、定點打擊,斬首行動。美國在清理塔里班到伊斯蘭國恐怖人物首腦的時候,做法我們都看到了。現在這個手段、方法越來越準確,不傷及他人和一般的老百姓。他可以指哪打哪。所以中共我看扣人質它不敢。它也不敢凍結資產。實際上中共也不希望這些資產撤出香港,但是恐怕也攔不住。它扣押資產的話也幾乎跟美國宣戰一樣。

記者:另外也有報道說,中共的這個國安法受到香港商界的支持?

謝田:這我們要說一點,中共在香港也經營了20多年了,97年到現在23年了。實際上我們看到它已經把港府牢牢控制住了。我們看到港府官員的那些做法就知道了,當然她本來就是北京任命的,她也能爲北京效勞,包括港府的警察局、執法機構也已經被中共控制了,把自己的武警人員、國安警察都帶到了香港。我們看到現在這些鎮壓香港的惡警實際上很多是中國大陸來的。

中共也想控制立法會,立法會的建制派它也有相當大的力量了,民主派現在力量還不夠,但是通過這次反送中條例和這一年半港人的抗議,我想香港人更加清楚認識到中共是個什麼樣的角色,它是個什麼樣的邪惡政權,它對香港的態度是什麼樣,一國兩制肯定會死亡。現在中共爲什麼現在推出這個國安法?爲什麼這個節骨眼這麼快,也沒經過什麼一讀,一審二審三審這些正規的程序,匆匆忙忙就推出這個法案。你看法案那些用詞都不是正常法律的術語,全是社會主義那些東西,甚至有互相矛盾的地方,還冒天下之大不諱露出來好像它要操控全世界的說法。中共推出的原因,七月份開始實施,實際上就是衝着九月份香港立法會選舉來的。中共一定知道它肯定會在九用份選舉中一敗塗地,這樣民主黨人士一旦控制了立法會,那中共以後再想在香港推動什麼東西,或推動它的惡法,或推動其它一些親北京的東西,就推不下去了。立法會實際上現在中共還沒有控制住,只控制一部份,但是它現在想通過國安法把民主派人士全抓起來,讓你沒辦法去參選,也參選不了。

至於香港的司法,法院到中等法院到最高最高法院這套體系,現在似乎還沒有被中共滲透。但是中共已經邁出了它的步伐,比如它指使一些人要求說不讓外國人來擔任香港的大法官,它已經在做了。

其它一些什麼報業、新聞媒體、廣播電視這大部份被中共控制了。

商界早已控制更多,更深入,我們都知道。現在香港所謂支持中共控制的人員都是商界的菁英,他們確實有利益在,非常直接的利益在裏邊。但是這些利益我看是暫時的,現在你看這次通過世界各地的股市大跌,唯有香港的股市還在上升,這顯然是北京在託市,它可能也保護這些親北京的香港商人,但是這沒辦法持久。因爲剛纔我們談到了香港肯定會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失去它那些轉口貿易,失去它那些經濟最基本的東西,香港的經濟肯定會大幅的滑落衰退,港幣我認爲很快會成爲廢紙。如果大家任由中共這樣鬧下去的話,到那時候香港商界負的經濟基礎也沒了,到時候他們會發現他們自己把自己給坑害了。

記者:您認爲香港的問題怎麼才能解決?

謝田:現在我看到香港抗議中一些民衆的領袖人物聲明退出,這我們能理解,首先他個人生命、財產的安全這是第一位的。但是我們看到幾萬人上街遊行,有幾百人已經被抓起來了,就是說這些香港民衆並沒有被嚇倒,還在繼續抗爭。我覺得現在已經到了這麼關鍵的時刻,真正需要國際社會出手了,港人已經做到他們能做的。也可能會出現很多港人會離開香港,這些有錢的人,有能力的人,有學歷、有知識、有技能的人可能會離開,相當大部分人。如果英國、美國、加拿大、新加坡、臺灣這些接納國家全都敞開填滿的話,可能一半的香港人都要離開了。但是剩下的一半怎麼辦?這些人還要繼續生活,這些人可能收入低一點、年輕人、學生比較多,他們能夠用各種智慧的手段來堅持的話,讓中共無法得逞,那就是勝利,國際社會很快的,不得不趕上一起聲討中共。只有中共解體了香港的問題才能解決。

聽衆朋友,今天的【謝田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