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聽聽狐狸精和鬼差說從它們空間看到的做人和讀書表現出的差異。(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聽聽狐狸精和鬼差說從它們空間看到的做人和讀書表現出的差異。(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聽聽狐狸精和鬼差 從它們空間看到 做人和讀書表現出的差異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2

【希望之聲2020年7月5日】(作者:紫君)

邪不侵正

滄州孝廉劉士玉先生,發現家園中的書房被狐狸精給佔據了。大白天的就會和人對嘴,嗆人;甚至還會扔磚頭瓦塊砍人。可又看不見它的形跡,很是煩人。

董思任知州聽說了這件事,自報奮勇去爲劉家驅逐狐精。到了書房,董知州在書房中對着空中大講“人妖殊途, 不可亂來、越界”的道理。說得正帶勁兒的時候,忽然聽見房檐那裏有人說話,聲音朗朗,十分清亮,說到:“先生做官,對老百姓很好,也不貪財收賄賂,所以我也不敢攻擊您。但是您愛民,只是爲了自己落個好名聲,不是從心裏愛民;不貪錢受賄,僅僅是怕對自己不利,招來災禍;所以我也不怕你,不用躲避你。勸您還是打住吧,別自找沒趣兒!” 這個董知州一時面紅語塞,說不出話來,狼狽的走了,回家後好幾天悶悶不樂。

這劉孝廉家裏有個女僕,沒有讀過書,也不識字。人們都認爲她是個粗人。可偏偏她不怕這些狐狸。而狐狸也從來不攻擊她,不給她搗亂。人們覺得奇怪。有一次和狐狸對話時,就問狐狸爲什麼對那個女僕不同?狐狸說:“別看她是個下人,奴僕,可是她是個真正的孝順媳婦,對公婆真心孝敬。這樣的人,連鬼神見了都要尊敬,避讓。何況我們?她的身上正陽之氣很足,我們避之還唯恐不及,還怎麼敢去冒犯呢?” 劉孝廉知道了, 就讓這個僕婦住在這間書房裏。那些狐精當天就離開了。

紀曉嵐(紀昀)像(圖片:18世紀畫作)
紀曉嵐(紀昀)像(圖片:18世紀畫作)

紀曉嵐評論說:

看起來,真的是‘邪不侵正’啊,爲人正,這狐狸就不敢亂來;你心裏有一點兒歪的邪的,它可就敢趁虛而入了 。

老學究

這是愛堂先生講的。說有個老學究晚上趕路,忽然碰到了一位死去的朋友。這個老學究素來性情剛直,明知是鬼,他也不害怕。就問這個朋友,到哪裏去?這個亡友回答說:“我現在是冥間的差吏,受命到南村去抓一個該死的人,正好和你同路。”於是兩人結伴同行。經過一間破房子。這個鬼差吏指着這間屋子說:“這是一個讀書人住的房屋啊。”

老學究問他:“你怎麼知道的呢?”

這個鬼差回答說:“世間凡人白天的時候忙於生計,腦子被各種各樣的念頭充滿了。自己的精神靈性都湮沒了。唯獨到了夜間睡覺的時候,什麼都不想了,心無雜念,元神就清朗明澈起來,這時平日裏所讀的聖賢之書,字字都放出光芒,從百竅射出,看去那光芒縹緲繽紛,燦爛就像錦繡。那些學問像漢代的鄭玄、孔安國一樣高,文章寫的有如屈原、宋玉、班固、司馬遷一樣好的,他們的光可以向上照亮霄漢,像星星月亮一樣明亮;學問文章差一點的這光就只有幾丈高;再差一點的就只有幾尺高;學問文章越差這光就越小,最差的像一戔小小的豆油燈,只能映照在窗戶上了。這些光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只有鬼神看得見。這間屋子頂上光芒高七八丈,所以我知道是住了個讀書人。”

老學究一聽,就問鬼:“我讀書讀了一輩子,睡着的時候我這光芒有多高呢?”這鬼吭哧了半天,說:“昨天經過你教書的學校(私塾),正好你在午睡。我看到您胸中厚厚的講解書一部,墨印的模擬考卷五六百篇,經文七八十篇,論說文三四十篇,字字化爲黑煙,籠罩在學校的屋頂上。你的學生唸書的聲音像是在濃雲密霧裏,我實在看不到什麼光芒,不敢亂說。”老學究氣得指着鬼大罵,這鬼哈哈大笑而去。

紀曉嵐說:

人,可能心底都是自詡很高的。聽了不符合自己預期的話,就會不高興啊。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