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訓導官一直到任期結束,也沒敢住在這兒。(示意圖片:〔明 〕餘壬、吳鉞畫作局部)
訓導官一直到任期結束,也沒敢住在這兒。(示意圖片:〔明 〕餘壬、吳鉞畫作局部)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心驚:小孫子竟大聲說出自己心思 邪念怎麼招邪?看完才懂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6

【希望之聲2020年7月6日】(作者:紫君)

用心不正土地神不服

董曲江說,默庵(音ān)先生任漕運總督時,總督的官署中有土地神、馬神兩座祠堂,土地神有配偶,人稱土地婆婆。默庵先生的小兒子恃才傲物,說土地神這鬍子拉碴的老頭不該有漂亮的妻子,馬神年輕,做他的配偶倒正合適。於是就把土神妻子的偶像移到了馬神祠中。不一會兒,他的小兒子便昏倒不省人事。默庵先生知道了這件事,親自祈禱,把土神妻子的偶像又搬了回來,他的小兒子這才甦醒過來。

還有一件事。說的是河間縣學署中的土地神也配有女子偶像。有位訓導官說學署是學習的地方,不可塑有女人像,於是另建了一座小祠堂,把女人偶像遷了過去。這個訓導官有個小孫子, 一天就聽他的這個小孫子大聲說他:“你的理由雖然正當,實際上懷着私心,你只打算擴充你的住宅,我不服你。”說話的聲音根本就不是這個孩子的聲音。原來是土地神借他的嘴在說給這個訓導官聽。這個訓導正侃侃地大談其古禮,突然被土地神說中了心思,非常害怕,一直到任期結束,也沒敢住在這兒。

對這兩件事,紀曉嵐先生評論說,這兩件事看起來表面差不多。有人說:“訓導遷女像還按着一定的禮節來進行,而默庵的兒子褻瀆神靈太過份了,受罰應當更重一些。”我認爲小董只不過是年輕狂妄。而訓導表面上講的是一套公理,冠冕堂皇,骨子裏藏着私心,要爲自已謀利,還叫人說不出什麼來。如果土地神不揭露出他的真正用意,人們還會以爲他是在整肅祀典呢。《春秋》(我國最早的一部編年體史書)的大旨在於寬容效果而苛求動機,由此看,訓導受罰應當重於小董。就是說看一個人行爲、做事,着重於看他的出發點,不是他的結果。 初(出)心不好,那在神的眼裏看,就是壞的。

土地廟伯公(土地神)、伯姆像(圖片:Ixioini/維基,CC BY-SA 3.0)
土地廟伯公(土地神)、伯姆像(圖片:Ixioini/維基,CC BY-SA 3.0)

邪纔會招邪

陳雲亭舍人說(舍人,古代指豪門貴族家裏的門客。宋元后用以稱呼權貴子弟,如同稱公子 ),有位臺灣驛使(傳遞公文、書信的人)住在驛舍中( 驛舍指的是驛站供來往人員住宿的房屋。也泛指旅店傳舍;旅店 ),在院子裏漫步,看見一個容貌豔麗的女子登上牆頭往下偷看。正派的女子是不會這樣的。驛使一邊很嚴厲的呵斥她,一邊走過去瞧,人卻又不見了。

驛使回到屋裏就睡覺了。睡到半夜的時候,驛使被一個聲響驚醒。發現竟然有一塊瓦片扔到枕頭邊。他坐起來大聲喝問:“是什麼妖怪,敢來欺侮天朝的使者?!”就聽窗外一個聲音答道:“你命中富貴顯赫,官祿威重。我沒來得及避讓你,以致遭到你的叱責查問。我害怕被神靈怪罪,心中一直惴惴不安。剛纔你在夢中萌發邪念,誤把我當作是驛卒的女兒,心中謀划着日後娶來作妾。人心一動,鬼神就知道了。邪纔會招邪,你的邪念召來了我的邪行,神靈也不會怪罪我。所以我扔瓦片報復你。你有什麼可惱怒的呢?”驛使聽了,極爲慚愧沮喪,再也睡不着,沒等到天亮就打鋪蓋捲回家了。

人生一念天地皆知,真是這樣啊。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