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漢武帝雄心勃勃反擊匈奴 馬邑之戰卻功虧一簣無功而返(示意圖片:〔清〕郎世寧畫作)
漢武帝雄心勃勃反擊匈奴 馬邑之戰卻功虧一簣無功而返(示意圖片:〔清〕郎世寧畫作)
文治武功漢武大帝

漢武帝雄心勃勃反擊匈奴 爲何首戰卻功虧一簣無功而返

【文治武功漢武大帝】第八集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6日】(作者:安吉)漢武帝承天命,攮外夷,開疆拓土;大漢創盛世,尊儒術,納賢良,文治武功威名垂青史。

上集說到祖母竇太后去世,臨終前要漢武帝提防淮南王劉安,並把半片調兵的虎符交給漢武帝。這樣漢武帝就可以調動軍隊反擊匈奴了。

秦朝時,北方少數民族匈奴一度被大將軍蒙恬擊敗,逃往漠北,十多年不敢南下。秦朝滅亡後,匈奴趁楚漢相爭之際,再度崛起,並重新控制了中國西北部、北部和東北部的廣大地區。漢王朝建立後,匈奴殺人越貨,給漢政權帶來了巨大的威脅。

爲了安定北方,漢高祖劉邦曾親率大軍北征,但以失敗告終,自己也差點喪命。此後,漢政權不得不採取和親政策,出嫁公主,贈送絲綢、糧食等物品,以減少匈奴的侵擾。在軍事上是消極防禦,你來打我就擋,你跑了我也不追。在強調無爲而治的文帝和景帝時期,基本上採取的也是上述政策。照中國人的想法,我都跟你結了親家了,還經常給你送吃送喝,送衣送物,就算咱倆不是一家人,也算是好朋友了,我也不指着你禮尚往來,只要你別來騷擾我就好。

漢高祖劉邦曾親率大軍北征,但以失敗告終,自己也差點喪命。(示意圖片:狩野山雪.繪.十七世紀)
漢高祖劉邦曾親率大軍北征,但以失敗告終,自己也差點喪命。(示意圖片:狩野山雪.繪.十七世紀)

可這匈奴人卻不是這麼想的,公主送來了就娶,食物送來了就吃,衣服送來了就穿,可是隔三差五的,還是要到漢人那裏去搶,這頭還安慰公主閼氏,匈奴人把老婆叫閼氏,閼氏你別想家了,我到你家去給你搶些首飾,再給你抓幾個侍女來陪你玩。所以這和親、饋贈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匈奴仍然常常侵擾漢朝北部邊疆。

不過,和親政策也給了漢王朝修養生息的機會。到了漢武帝時期,國家呈現出一片富庶豐足的景象,國庫充盈,百姓生活富足,這爲漢武帝時期反擊匈奴奠定了雄厚的物質基礎。

打造精銳騎兵

漢武帝在即位前,就不斷聽聞匈奴暴行,他的二姐剛剛成年,就被和親給匈奴人了。即位後,他一直做攻打匈奴的準備。軍事上,漢武帝改革兵制,加強了騎兵的發展。以往西漢王朝的兵種主要有車兵、步兵、弓弩兵、騎兵、水師等,但威脅漢朝的匈奴則多是騎兵。漢武帝意識到,若想打敗匈奴,必須是騎兵對騎兵,而漢朝的騎兵必須戰馬優良、騎士勇猛、武器精銳、訓練有素、統帥傑出。

這些漢武帝都一一做到了。他首先將官養苑馬擴充到45萬匹,同時選拔忠誠勇敢、武藝高超、擅長騎射的勇士,組成兩支精銳的侍衛軍,一個叫“期門郎”,一個叫“羽林騎”,聽上去就特氣派。這就是中國歷史上“天子始有親軍”,就是皇帝有自己的貼身部隊了。

漢武帝首先將官養苑馬擴充到45萬匹。(示意圖片: 【北宋 】李公麟)
漢武帝首先將官養苑馬擴充到45萬匹。(示意圖片: 【北宋 】李公麟)

漢武帝還大力擴充京城常備軍——“北軍”的力量,創設“八校尉”,其中一半都是騎兵。爲了讓騎兵擁有精良的武器,他下令皇家兵器庫大批量生產鐵劍、鐵刀、鐵矛、鐵戟、鐵甲和弓弩,其中漢軍騎兵最流行的兵器是勁弩、長戟和戰刀。

勁弩即“銅弩機”,和秦弩一樣,這是一種威力巨大的遠射兵器,跟高射炮一樣。有種叫“大黃”的勁弩特牛,歷史上有名的 “飛將軍”李廣曾使用它射倒好幾個匈奴將領。長戟,就是長槍,是漢軍士兵手中最主要的長兵器。一支威猛雄壯的騎兵軍團被漢武帝打造出來,而這一點奠定了漢武帝在中國軍事史上的地位。蓄勢待發的漢武帝等待着一個合適的時機,發動對匈奴的反擊。

西漢銅弩機 (圖片:河南博物院藏)
西漢銅弩機 (圖片:河南博物院藏)

這場波瀾壯闊的戰爭源於一次劍走偏鋒的冒險戰術謀劃——史稱“馬邑之謀”,也叫馬邑伏擊戰。馬邑是個地名,位置大約在今天的山西朔州一帶。

馬邑是西漢初年冊封的諸侯韓王信的國都,後來韓王信遭劉邦猜疑,被逼投降匈奴,馬邑也就成了匈奴屬地。馬邑的戰略地位極其重要。漢武帝即位後,發兵將馬邑奪了回來。匈奴人並不甘心,總是想重吞馬邑。匈奴人經常派兵襲擾馬邑,雖然未能重新攻佔其地,但也給漢軍造成了不小的麻煩。見漢武帝頗爲焦慮,將軍王恢獻上一計:關門打狗。史書把王恢獻上的這一奇策稱作“馬邑之謀” 。

王恢對漢武帝說,他和馬邑當地的一位豪強聶壹頗有交情。他說,聶壹雖然是個商人,卻很愛國,一直心向漢室,幫咱做了不少事。而且這位聶姓土豪和匈奴長期做生意,和軍臣單于很熟,很得大單于信任,馬邑被咱們奪回後,匈奴軍臣單于經常派細作找聶壹打探馬邑的軍情,目的是想重霸馬邑。我們不妨利用聶壹,用他做釣餌引匈奴人上鉤,然後來他個關門打狗,一鼓聚殲。

許多大臣不同意王恢的建議,認爲還是繼續與匈奴和親最穩妥。漢武帝考慮再三,決定冒險一試。他對反對者們說:“讓王恢去試試吧,如成功當然最好,若不成將匈奴人打痛或趕跑也好。” 此時年少氣盛的漢武帝,已經下決心和匈奴徹底翻臉,同時他也想利用“馬邑之謀”試探下匈奴人的真正實力與底線。以衛青爲代表的主戰大臣們都非常贊同武帝與王恢的謀略。大家分頭準備與匈奴進行持久惡戰的各項部署,漢武帝大規模反擊匈奴的戰爭至此緩緩拉開序幕。

王恢對漢武帝說,他和馬邑當地的一位豪強聶壹頗有交情。(示意圖片:【明】仇英)
王恢對漢武帝說,他和馬邑當地的一位豪強聶壹頗有交情。(示意圖片:【明】仇英)

漢武帝命護軍將軍韓安國、輕車將軍公孫賀、材官將軍李息率三十萬精銳埋伏在馬邑周邊的山坳裏,待機聚殲進入包圍圈的匈奴人。爲保萬無一失,武帝命將屯將軍王恢、驍騎將軍李廣領三萬騎兵出代郡以爲側翼掩護,任務是截殺匈奴的輜重並斷其退路。準備妥當後,武帝命聶壹攜帶貨物以貿易爲由引誘匈奴軍隊入塞。

聶壹見到軍臣單于,獻上厚禮,表示自己願爲內應,率門客家丁將那馬邑縣丞給宰了,那麼,馬邑城內所有的牛羊畜牲和堆積如山的財貨都屬於大單于您的了。那單于一聽還有這等好事兒,高興壞了,決定親自率匈奴主力攻打馬邑。進入漢塞後,果然看到天高地闊的草原上,牛羊遍野,駿馬撒歡。想到這些財物都歸自己了,大單于樂的是嘴都合不攏。

可過了一回,他卻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這一路上一個放牧人都沒有。這麼多畜羣,卻無人看管,這也太詭異了?看着這塊到了嘴邊的肥肉,匈奴人反倒不敢下嘴啃了。正猶豫着,剛好路旁的山嶺上有個漢朝的烽火臺,裏面還有幾個漢兵。於是單于命人將它攻下,並活捉了一個負責守衛烽火臺的漢軍亭尉。

軍臣單于拔出大砍刀,照着亭尉的腦袋比劃了幾下,不料那廝是個怕死鬼,還沒上刑呢,已經嚇得渾身篩糠一樣的抖。稍微威脅幾句,就把馬邑有大軍埋伏的真相全給招了。此地距馬邑只有百里之遙,單于嚇出一頭冷汗,大呼僥倖,忙下令命人馬原地掉頭,後隊變作前隊,大軍撒丫子就往漠北撤。

單于嚇出一頭冷汗,大呼僥倖,忙下令命人馬原地掉頭,往漠北撤。 (示意圖片:【明】佚名)
單于嚇出一頭冷汗,大呼僥倖,忙下令命人馬原地掉頭,往漠北撤。 (示意圖片:【明】佚名)

王恢已經率衆兵出代郡,預備襲擊匈奴的輜重隊。正摩拳擦掌準備動手,卻突然看見匈奴大軍掉頭往回跑,心知不好。他當時要是膽子大一些,趁亂突襲一把,可能也能嚇住匈奴人,爲漢朝大軍前來爭取些時間。可是王恢在京城安逸慣了,生平打了幾仗也不過是防禦一下,躲在城牆後頭拿銅弩機射人家還行,這要真的上戰場肉搏,他琢磨了一下,自己先是怯場了,於是按兵不動,眼睜睜看着敵人絕塵而去。

 “馬邑之謀”功虧一簣,王恢一回京城就被關了起來。匈奴單于跑回漠北後氣壞了,從此拒絕與漢室和親,他派兵四出襲擾漢境,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對於長期韜光養晦的西漢王朝來說,開弓豈有回頭箭?既然已經暴露了戰略意圖,那麼就必須馬上做好全面出擊的準備。已經下定決心的漢武帝劉徹,從此指揮漢軍正式開始了對匈奴的絕地大反擊,一幕幕驚心動魄的慘烈大搏殺即將在塞北、西域的廣袤大地上輪番上演。

馬邑之戰,動用了30萬大軍,卻只是跑到漠南旅遊了一把,人馬輜重又原封不動地回來了。漢武帝那個生氣,他就琢磨這問題到底出在哪裏了,難道僅僅就是一個小小的廷尉攪了這齣好戲嗎?蹲在大牢裏的王恢知道,這次失敗和自己脫不了干係。計劃不周是一個,還有臨陣怯場,也是難以洗刷的罪名。看來這次腦袋不保了。活命要緊啊,他想來想去,想到一個人,於是趕緊讓家人拿出全部家當,置辦了厚禮送過去。這人接了厚禮,一拍胸脯,說道,讓王將軍放心吧,當今皇上,什麼都聽我的,我明兒個就去給他打招呼。

那麼,這個人是誰呢?他爲什麼能誇下這麼大的海口呢?

請看下集《他辜負了漢武帝的信任和重用 因誣陷忠良遭惡報而死》

音頻:

更多文章請點擊《文治武功漢武大帝》系列。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