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田蚡作恶蹊跷死 苍天有眼饶过谁(示意图片:【明】佚名)
田蚡作恶蹊跷死 苍天有眼饶过谁(示意图片:【明】佚名)
文治武功汉武大帝

他辜负了汉武帝的信任和重用 因诬陷忠良遭恶报而死

【文治武功汉武大帝】第九集

【希望之声2020年7月28日】(作者:安吉)汉武帝承天命,攮外夷,开疆拓土;大汉创盛世,尊儒术,纳贤良,文治武功威名垂青史。

上篇咱们讲到,马邑之战,诱敌深入一举围歼的计谋败露,汉朝的30万大军无功而返,将军王恢一回京城就被关进大牢,等候军法处置。他为了保命,就让家人置办厚礼,托人向汉武帝求情,托的这个人,就是汉武帝的舅舅田蚡

田蚡是王皇后同母异父的弟弟。田蚡自幼聪明伶俐,能言善辩,家人都很宠爱他。姐姐进了宫,对他自然也是非常关照。田蚡经常往宫里跑,可以说是看着武帝刘彻长大的,武帝对他也非常信任,刚一即位,就让他当了太尉。虽然窦太后一度罢免了他,可是窦太后过世后,武帝又再次启用他,甚至让他做了丞相。

窦太后过世后,武帝又再次启用他,甚至让他做了丞相。(示意图片:【明】仇英)
窦太后过世后,武帝又再次启用他,甚至让他做了丞相(示意图片:【明】仇英)

田蚡是学儒学的,一开始确实给武帝出了不少好主意,也推荐了不少儒学方面的人才。可是田蚡虽然有才,德行方面却有些欠缺,一朝得志,尾巴就越翘越高。每次上朝,都是他喋喋不休地说,不是推荐这个,推荐那个,要么就是跟皇帝要钱要物要房要地,搞得武帝心烦,有一次索性打断他,说这满朝文武百官都由你安排了,你也总得让我安排几个吧?

田蚡表面有所收敛,心里却很是得意,在外时常跟人吹嘘,说武帝对自己是言听计从。这天上朝,田蚡絮叨了半天,听得武帝烦了,于是问他,你到底有啥事,直说吧。田蚡说,最近我的宅子有点儿漏水,我得盖个新房子,皇上你能不能把考工官署的土地划给我?武帝一听就火大了,说,“你现在住的房子不是才问我要的地盖的吗?这么快就漏水了?你整天要这要那,干脆你把我的兵器库一块拿去好了!”

看见武帝黑了脸,田蚡这才猛然想起来,武帝还在为马邑之战生气,自己怎么捡这个枪口撞呢。本来还想要到土地后再为王恢求情的,当下赶紧把嘴巴闭上,期期艾艾地退了出来。可是又舍不得王恢家送的厚礼,无奈之下,田蚡跑到姐姐王皇太后那儿,央求姐姐去给王恢求情。

王皇太后一向不关心朝政的,拗不过弟弟的苦求,只好趁武帝过来请安的时候,跟武帝提了王恢的事。武帝告诉母后,这王恢最大的罪过,还是临阵脚软,不敢和敌人厮杀疆场,白白贻误了战机。作为将军,怯懦是最要不得的,如果不严惩,以后还怎么攻打匈奴!王皇后点头称是,就不再去干涉武帝。田蚡看姐姐也帮不了忙,又害怕武帝追究,只好忍痛把那份厚礼退了回去。

王皇太后拗不过弟弟的苦求,跟武帝提了王恢的事。(示意图片:【清】焦秉贞)
王皇太后拗不过弟弟的苦求,跟武帝提了王恢的事(示意图片:【清】焦秉贞)

关在大牢里的王恢如坐针毡,愧悔莫及。他自忖,早知道落得如此下场,分秒煎熬,还不如当初和匈奴人以死相拼,就算失了性命,也算是一条好汉,名垂千古。只叹当时贪生怕死,一念之差,如今身败名裂不说,性命可能也还是不保。过了两天,听家人说,田蚡退还了礼物,王恢顿时万念俱灰,当天就在狱中悬梁自杀,以死谢罪。

田蚡心中懊恼,他倒不是可惜王恢的死,他可惜的是那份厚礼没有拿到手。同时他还在想着造新房子的事。这天路过城南,看到一大片土地,非常适合,于是打起这片土地的主意了。一问人,原来是窦婴的地。田蚡窦婴的关系本来是相当不错的,当年窦婴做大将军的时候,田蚡还是个小官,经常在窦婴府上跑前跑后的,俨然窦婴家的晚辈。

窦太后过世后,武帝虽然重用了田蚡,却没有再启用窦婴。这田蚡是个势利眼,从此就不怎么理睬窦婴了。现在看上了人家的地,这田蚡觉得,我现在比你窦婴官大多了,你也该讨好讨好我吧。可谁知道,窦婴听了他的要求,竟然一口拒绝了!田蚡碰了个钉子,这下两人就结了梁子了。

两人真正闹翻,还是因为窦婴的好朋友灌夫。这灌夫是个心直口快的莽汉子,一向看不惯田蚡这种长袖善舞小人得志的人,两人以前就闹过别扭。田蚡大婚摆酒席,请了窦婴窦婴不便推脱,就硬拉上灌夫做陪。酒席上,灌夫多喝了几杯,竟然借故和其他宾客大吵了一架,让田蚡很没有面子。田蚡说,我这个婚礼可是皇太后下旨办的,你灌夫搅局就是大不敬,于是把灌夫关了起来,还跑去给武帝告状。

田蚡大婚摆酒席,请了窦婴,窦婴不便推脱,就硬拉上灌夫做陪。(示意图片:【北宋】赵佶)
田蚡大婚摆酒席,请了窦婴,窦婴不便推脱,就硬拉上灌夫做陪(示意图片:【北宋】赵佶)

窦婴觉得灌夫是被自己硬拉去吃这个酒席的,心中很是过意不去,于是就到武帝那儿替灌夫求情。武帝觉得挺好笑的,不就吃个喜酒吗,至于弄这么大么,于是让两个人当庭辩论,自己和一众大臣们在旁边看热闹。

开始的时候辩论还围绕着灌夫,两人一个说灌夫不是东西,另一个说灌夫是个好东西;这吵来吵去的,就变成窦婴田蚡的互相攻击了。窦婴开始揭田蚡的短,说田蚡贪得无厌,收受索取贿赂。田蚡也不甘示弱,一边为自己辩解,一边攻击窦婴,说,“我也不过就是喜欢个豪宅,珠宝,美食和美女,你们两个人却是成天拉帮结伙,私下非议朝廷,心怀不满,聚众闹事,真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下戳到窦婴的软肋了,他还真的就是喜欢养一群门客,田蚡不就等于是说他有谋反之意么!

两人吵来吵去,也没个结果,武帝就让大臣们发表意见。可是大臣们也断不出这家务事。那就还是回到吵架的源头吧,于是武帝就命人去调查一下灌夫,结果发现,灌夫在老家的家人,的确有严重的不法行为,这下不仅灌夫没有从大牢里出来,窦婴也因为包庇灌夫一起被关进大牢。

窦婴赶紧让家人把汉景帝以前留给他的一纸免死圣旨拿给汉武帝,请求放他一马。可是蹊跷的是,这圣旨的副本却找不到。那时候下发的圣旨都是有一个副本的,存放在宫廷里做证据,以免有人造假。窦婴拿出先皇的圣旨,自然是个大事,于是赶紧去找副本来比对,可是找来找去,却没有找到副本。这下窦婴的麻烦就大了,伪造圣旨,那可是要掉脑袋的。窦婴心知有人捣鬼,却有口难辨,又听说灌夫一家因为徇私枉法被处死,自觉在劫难逃,索性绝食寻死。武帝其实也不相信窦婴会伪造圣旨,就暗地让人放风给窦婴,说不会处死他。窦婴一高兴,又不想死了,于是放下心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窦婴一高兴,又不想死了,于是放下心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示意图片: kanegen/ Flickr,CC BY 2.0 )
窦婴一高兴,又不想死了,于是放下心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示意图片: kanegen/ Flickr,CC BY 2.0 )

可有人却不想让他活。没过多久,京城里到处风言风语,说窦婴早有谋反之意,说他伪造圣旨冒犯皇室,说他收取贿赂包庇死囚,说他某天踢了门口的野狗一脚虐待小动物没有人性。有一天,坐在大牢里闲极无聊的窦婴对着墙壁发了几句牢骚,没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添油加醋传给了武帝,搞得窦婴真象是个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于平民愤的大恶霸。

据史书记载,公元前131年的12月底,窦婴在渭城被处死。转年开春,背后诬陷窦婴田蚡就得了场怪病,不吃不喝,嘴里总是嚷着告饶的话。田蚡的家人遍求名医无效,最后请来一位有神通的法师。法师说窦婴和灌夫的冤魂在田蚡身边纠缠不放。家人求法师做法破解。法师使尽招数也无济于事。原来窦婴和灌夫的怨气太大,死活不肯和田蚡善解,没过几天,田蚡就死在病榻上。

转眼已是公元前130年底,27岁的武帝已有个可爱的女儿,全家人都盼着他能再生个儿子。武帝当然也想快有儿子。

这天下朝后,武帝又来到卫子夫的宫里。最近卫子夫怀孕了,害喜很厉害,大家背后议论纷纷,说多半这次怀上男孩了。武帝自然很高兴,这些日子就到卫子夫这里比较多一些。可是却看到卫子夫脸色惨白,日渐消瘦,这天竟然卧床不起,气若游丝。武帝连忙命太医给卫子夫看诊。太医把脉之后连呼蹊跷。他说夫人这脉象分明就是个喜脉,阳气很旺,夫人身体一向很好,照理不该出状况。可是却有一股不协调的外来之气,在夫人体内流窜,以致夫人经络不通,这种情况实在奇怪,恐怕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如果不尽快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母子二人都会性命不保。

武帝听了又气又急,立即命人彻查。那么卫子夫到底得了什么病,又是谁在背后捣鬼呢?

请看下集《汉武帝“金屋藏娇” 没想到皇后阿娇却闯下惊天大祸毁了自己的一生》

音频:

更多文章请点击《文治武功汉武大帝》系列。

责任编辑: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