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田蚡作惡蹊蹺死 蒼天有眼饒過誰(示意圖片:【明】佚名)
田蚡作惡蹊蹺死 蒼天有眼饒過誰(示意圖片:【明】佚名)
文治武功漢武大帝

他辜負了漢武帝的信任和重用 因誣陷忠良遭惡報而死

【文治武功漢武大帝】第九集

【希望之聲2020年7月28日】(作者:安吉)漢武帝承天命,攮外夷,開疆拓土;大漢創盛世,尊儒術,納賢良,文治武功威名垂青史。

上篇咱們講到,馬邑之戰,誘敵深入一舉圍殲的計謀敗露,漢朝的30萬大軍無功而返,將軍王恢一回京城就被關進大牢,等候軍法處置。他爲了保命,就讓家人置辦厚禮,託人向漢武帝求情,託的這個人,就是漢武帝的舅舅田蚡

田蚡是王皇后同母異父的弟弟。田蚡自幼聰明伶俐,能言善辯,家人都很寵愛他。姐姐進了宮,對他自然也是非常關照。田蚡經常往宮裏跑,可以說是看着武帝劉徹長大的,武帝對他也非常信任,剛一即位,就讓他當了太尉。雖然竇太后一度罷免了他,可是竇太后過世後,武帝又再次啓用他,甚至讓他做了丞相。

竇太后過世後,武帝又再次啓用他,甚至讓他做了丞相。(示意圖片:【明】仇英)
竇太后過世後,武帝又再次啓用他,甚至讓他做了丞相(示意圖片:【明】仇英)

田蚡是學儒學的,一開始確實給武帝出了不少好主意,也推薦了不少儒學方面的人才。可是田蚡雖然有才,德行方面卻有些欠缺,一朝得志,尾巴就越翹越高。每次上朝,都是他喋喋不休地說,不是推薦這個,推薦那個,要麼就是跟皇帝要錢要物要房要地,搞得武帝心煩,有一次索性打斷他,說這滿朝文武百官都由你安排了,你也總得讓我安排幾個吧?

田蚡表面有所收斂,心裏卻很是得意,在外時常跟人吹噓,說武帝對自己是言聽計從。這天上朝,田蚡絮叨了半天,聽得武帝煩了,於是問他,你到底有啥事,直說吧。田蚡說,最近我的宅子有點兒漏水,我得蓋個新房子,皇上你能不能把考工官署的土地劃給我?武帝一聽就火大了,說,“你現在住的房子不是才問我要的地蓋的嗎?這麼快就漏水了?你整天要這要那,乾脆你把我的兵器庫一塊拿去好了!”

看見武帝黑了臉,田蚡這才猛然想起來,武帝還在爲馬邑之戰生氣,自己怎麼撿這個槍口撞呢。本來還想要到土地後再爲王恢求情的,當下趕緊把嘴巴閉上,期期艾艾地退了出來。可是又捨不得王恢家送的厚禮,無奈之下,田蚡跑到姐姐王皇太后那兒,央求姐姐去給王恢求情。

王皇太后一向不關心朝政的,拗不過弟弟的苦求,只好趁武帝過來請安的時候,跟武帝提了王恢的事。武帝告訴母后,這王恢最大的罪過,還是臨陣腳軟,不敢和敵人廝殺疆場,白白貽誤了戰機。作爲將軍,怯懦是最要不得的,如果不嚴懲,以後還怎麼攻打匈奴!王皇后點頭稱是,就不再去干涉武帝。田蚡看姐姐也幫不了忙,又害怕武帝追究,只好忍痛把那份厚禮退了回去。

王皇太后拗不過弟弟的苦求,跟武帝提了王恢的事。(示意圖片:【清】焦秉貞)
王皇太后拗不過弟弟的苦求,跟武帝提了王恢的事(示意圖片:【清】焦秉貞)

關在大牢裏的王恢如坐鍼氈,愧悔莫及。他自忖,早知道落得如此下場,分秒煎熬,還不如當初和匈奴人以死相拼,就算失了性命,也算是一條好漢,名垂千古。只嘆當時貪生怕死,一念之差,如今身敗名裂不說,性命可能也還是不保。過了兩天,聽家人說,田蚡退還了禮物,王恢頓時萬念俱灰,當天就在獄中懸樑自殺,以死謝罪。

田蚡心中懊惱,他倒不是可惜王恢的死,他可惜的是那份厚禮沒有拿到手。同時他還在想着造新房子的事。這天路過城南,看到一大片土地,非常適合,於是打起這片土地的主意了。一問人,原來是竇嬰的地。田蚡竇嬰的關係本來是相當不錯的,當年竇嬰做大將軍的時候,田蚡還是個小官,經常在竇嬰府上跑前跑後的,儼然竇嬰家的晚輩。

竇太后過世後,武帝雖然重用了田蚡,卻沒有再啓用竇嬰。這田蚡是個勢利眼,從此就不怎麼理睬竇嬰了。現在看上了人家的地,這田蚡覺得,我現在比你竇嬰官大多了,你也該討好討好我吧。可誰知道,竇嬰聽了他的要求,竟然一口拒絕了!田蚡碰了個釘子,這下兩人就結了樑子了。

兩人真正鬧翻,還是因爲竇嬰的好朋友灌夫。這灌夫是個心直口快的莽漢子,一向看不慣田蚡這種長袖善舞小人得志的人,兩人以前就鬧過彆扭。田蚡大婚擺酒席,請了竇嬰竇嬰不便推脫,就硬拉上灌夫做陪。酒席上,灌夫多喝了幾杯,竟然藉故和其他賓客大吵了一架,讓田蚡很沒有面子。田蚡說,我這個婚禮可是皇太后下旨辦的,你灌夫攪局就是大不敬,於是把灌夫關了起來,還跑去給武帝告狀。

田蚡大婚擺酒席,請了竇嬰,竇嬰不便推脫,就硬拉上灌夫做陪。(示意圖片:【北宋】趙佶)
田蚡大婚擺酒席,請了竇嬰,竇嬰不便推脫,就硬拉上灌夫做陪(示意圖片:【北宋】趙佶)

竇嬰覺得灌夫是被自己硬拉去吃這個酒席的,心中很是過意不去,於是就到武帝那兒替灌夫求情。武帝覺得挺好笑的,不就吃個喜酒嗎,至於弄這麼大麼,於是讓兩個人當庭辯論,自己和一衆大臣們在旁邊看熱鬧。

開始的時候辯論還圍繞着灌夫,兩人一個說灌夫不是東西,另一個說灌夫是個好東西;這吵來吵去的,就變成竇嬰田蚡的互相攻擊了。竇嬰開始揭田蚡的短,說田蚡貪得無厭,收受索取賄賂。田蚡也不甘示弱,一邊爲自己辯解,一邊攻擊竇嬰,說,“我也不過就是喜歡個豪宅,珠寶,美食和美女,你們兩個人卻是成天拉幫結夥,私下非議朝廷,心懷不滿,聚衆鬧事,真不知道你們想幹什麼!” 這下戳到竇嬰的軟肋了,他還真的就是喜歡養一羣門客,田蚡不就等於是說他有謀反之意麼!

兩人吵來吵去,也沒個結果,武帝就讓大臣們發表意見。可是大臣們也斷不出這家務事。那就還是回到吵架的源頭吧,於是武帝就命人去調查一下灌夫,結果發現,灌夫在老家的家人,的確有嚴重的不法行爲,這下不僅灌夫沒有從大牢裏出來,竇嬰也因爲包庇灌夫一起被關進大牢。

竇嬰趕緊讓家人把漢景帝以前留給他的一紙免死聖旨拿給漢武帝,請求放他一馬。可是蹊蹺的是,這聖旨的副本卻找不到。那時候下發的聖旨都是有一個副本的,存放在宮廷裏做證據,以免有人造假。竇嬰拿出先皇的聖旨,自然是個大事,於是趕緊去找副本來比對,可是找來找去,卻沒有找到副本。這下竇嬰的麻煩就大了,僞造聖旨,那可是要掉腦袋的。竇嬰心知有人搗鬼,卻有口難辨,又聽說灌夫一家因爲徇私枉法被處死,自覺在劫難逃,索性絕食尋死。武帝其實也不相信竇嬰會僞造聖旨,就暗地讓人放風給竇嬰,說不會處死他。竇嬰一高興,又不想死了,於是放下心該吃的吃該喝的喝。

竇嬰一高興,又不想死了,於是放下心該吃的吃該喝的喝。 (示意圖片: kanegen/ Flickr,CC BY 2.0 )
竇嬰一高興,又不想死了,於是放下心該吃的吃該喝的喝 (示意圖片: kanegen/ Flickr,CC BY 2.0 )

可有人卻不想讓他活。沒過多久,京城裏到處風言風語,說竇嬰早有謀反之意,說他僞造聖旨冒犯皇室,說他收取賄賂包庇死囚,說他某天踢了門口的野狗一腳虐待小動物沒有人性。有一天,坐在大牢裏閒極無聊的竇嬰對着牆壁發了幾句牢騷,沒想到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添油加醋傳給了武帝,搞得竇嬰真象是個罪大惡極不殺不足於平民憤的大惡霸。

據史書記載,公元前131年的12月底,竇嬰在渭城被處死。轉年開春,背後誣陷竇嬰田蚡就得了場怪病,不吃不喝,嘴裏總是嚷着告饒的話。田蚡的家人遍求名醫無效,最後請來一位有神通的法師。法師說竇嬰和灌夫的冤魂在田蚡身邊糾纏不放。家人求法師做法破解。法師使盡招數也無濟於事。原來竇嬰和灌夫的怨氣太大,死活不肯和田蚡善解,沒過幾天,田蚡就死在病榻上。

轉眼已是公元前130年底,27歲的武帝已有個可愛的女兒,全家人都盼着他能再生個兒子。武帝當然也想快有兒子。

這天下朝後,武帝又來到衛子夫的宮裏。最近衛子夫懷孕了,害喜很厲害,大家背後議論紛紛,說多半這次懷上男孩了。武帝自然很高興,這些日子就到衛子夫這裏比較多一些。可是卻看到衛子夫臉色慘白,日漸消瘦,這天竟然臥牀不起,氣若游絲。武帝連忙命太醫給衛子夫看診。太醫把脈之後連呼蹊蹺。他說夫人這脈象分明就是個喜脈,陽氣很旺,夫人身體一向很好,照理不該出狀況。可是卻有一股不協調的外來之氣,在夫人體內流竄,以致夫人經絡不通,這種情況實在奇怪,恐怕是有人在背後搗鬼,如果不儘快找到解決的辦法,這母子二人都會性命不保。

武帝聽了又氣又急,立即命人徹查。那麼衛子夫到底得了什麼病,又是誰在背後搗鬼呢?

請看下集《漢武帝“金屋藏嬌” 沒想到皇后阿嬌卻闖下驚天大禍毀了自己的一生》

音頻:

更多文章請點擊《文治武功漢武大帝》系列。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