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习近平
中共首脑习近平在人大5月28日会议上按下绿色赞成「港版国安法」的表决器。(图源:美联社)

章天亮: 若《香港问责法》发威 习近平也逃不过制裁

【希望之声2020年7月5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美国参众两院全票通过了《香港问责法》(又称《香港自治法》)并已送川普总统签署,一旦总统签署成为法案,就会引发一系列相关制裁行动。那么《问责法》的制裁效力如何保障?中共首脑逃得过制裁吗?

中共「香港国安法」尽管赶在“七一”公布细则并正式实行了,但它能保证它的执法吗?其中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香港国安法」在香港实行首日,媒体人员被抓捕,对自由媒体的打压开始。那么,中共会使用防火墙把香港封住吗?

著名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时政分析评论家章天亮教授,在「政论天下」节目里精辟分析和评论了这些相关问题。

「国安法」存在大量不可能执行的法律问题

很多人对「香港国安法」的第38条非常震惊,它规定:任何人,哪怕是非香港居民,没有香港的身份,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只要做了反共的事儿,被中共认为是违反了「香港国安法」,就可以行使司法管辖权,当你一旦踏上香港土地,或只是登上香港的交通工具,如隶属于香港的航空公司的飞机,或是火车、客船,那么就开始对你有管辖权,就可以对你进行执法。

章天亮对此表示,最不可思议的一点就是:这个所谓「国安法」的执法其实是很难真正去执行的。比如说在「国安法」里规定:如果某个人对香港特区政府或中央政府在法令制定和实施上造成了重大阻碍,阻挠了法令的制定和实施,即为触犯了「国安法」。这好像是第29条第2款。如果按照这样的定义,几乎可以说,美国投票通过《香港问责法》、赞同制裁剥夺香港自由的中共责任人的500多位参众两院议员,都违反了这个「国安法」,包括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还有签署法案生效的美国总统川普。那么如果有一天川普到北京去的话,你北京是执法还是不执法呢?这就很成问题。

还有很多类似于这样的条款。比如有条款规定,如果你说了一些话,引起了其他人对中央政府或香港特区政府产生了憎恨,你也触犯了法律。这个条款就特别搞笑。比如说像我这样一个人,是个Youtuber,我有几十万的订阅量,一个视频比如有几十万的点击量,我不停地在做视频,那整个频道的点击量可能已经达到几千万了。这种情况下,很多看了我视频的人,他可能就会对中共产生憎恶。按该条款的说法,我就违法了。

但是问题是,你如何定义,那人对中共的憎恶是我引发的?到底他们生气憎恶的是我说的话呢,还是他们生气憎恶是因为中共干的那些事儿呢?得有一些因果关系,对不对?你干的那事儿都不是人干的事儿,我就是如实陈述,或者是如实地加以说明,很多人在得知了你干的那些不是人干的事的时候,对你产生了憎恶,那你怎么能说是我说的话造成的呢?

还有很多人本来对你就很憎恶,本来就知道你干的那些坏事,即使我不说他们也憎恶你。

所以这之间的因果关系就很难建立,然后到底有多少人产生了这样的憎恶,有多少人产生了不是憎恶而是义愤,这个东西你怎么去界定它?在法庭上拿什么去做呈堂证供?所以,当我们把这样的问题仔细罗列出来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个所谓「国安法」的完全执行根本就不可能。

选择性执法”走向人治,违背法治原则、践踏法律尊严

章天亮说,通常法律执行不可能有种情况是正常情况,比如对有的犯罪分子进行缺席审判,因为你连人都找不着,就没法正常执行。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个「国安法」的不可执行,其实是在起诉阶段就没办法执行;当很多人违反该法的时候,如果法律不能起诉他的话,这就叫作“选择性执法”。而“选择性执法”实际上直接违反了法治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不能说这些人违法了我制裁,那些人违法了就不制裁,这等于是践踏了法律的尊严,那就等于没有什么具体法律条文规定了,就是你说了算,那就是人治而不是法治了:看谁不顺眼就制裁谁。这种东西就造成一个必然的结果就是:有法不依。因为他犯罪了你没法起诉他,所以你就不执行,这叫有法不依;当然还有执法不严,因为你不能人人制裁;违法不纠,明明是有些人违法你没办法去查办。

但是我今天说的重点并不在这里,我想说:当一旦出现“选择性执法”的问题的时候,那么你选择谁、不选择谁,这就是关键,这就体现出所谓的执法者他心目中最痛恨的是谁。因为是人治不是法治,所以他抓你不是因为你违法,而是因为他恨你。

所以我们来看,中共最近抓的都是谁,这个事也是一个我比较担心的事情。据不完全统计,7.1的时候尽管是「国安法」正式实施第一天,但还是有上万港人走上街头抗议,有的说是30多万人,因为在不同的地方都有人在街上抗议。在上街的这若干万人里,香港警察抓了300多个人,其中有4人是《大纪元时报》的员工。这就是我想说的:就是“选择性执法”的时候,你会看到他最恨的是谁。这4位《大纪元》员工在街上干什么呢?在不同的地方派发《大纪元》报纸。这本来就是一个公司的商业行为,扩大民众对这个媒体的认识 和了解,这明明就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但是这4人被抓走了。好像是保释出来3人,还有一位现在仍然被关押。

这说明什么问题?其实这印证了我长期以来的一个担心,就是中共在“选择性执法”的时候,它一定会选择那些影响力最大的、它又最痛恨的这些媒体下手。我觉得这是第一批在它的名单上的。这4位《大纪元》的员工发报纸不是在同一个地方被抓的,而是在4个不同地方被抓的,也就是说它是港警的一个协调行动,是奉命抓的,所以在不同地方的警察才干了这样的事情。

中共在香港开始打压自由媒体、试探国际社会

章天亮说,《大纪元》人员被抓这件事,实际上也体现了香港现在对自由媒体打压的开始,我想像《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苹果日报》这样不遗余力揭露中共和反对「送中条例」的媒体,一定是中共特别痛恨的,由于他们的传播力,由于他们对民众的启蒙,他们一定是首当其冲被中共打击的对象。

但是我也想说,很多人对于中共的憎恶还不是《大纪元时报》引起的,很多人可能能够看到外媒,看到如《福克斯新闻》,或者看到一些其他别的西方主流媒体,它们也在大量报导中共所谓「送中条例」不合理的地方、这个「国安法」是一个恶法等等,这些东西你都没办法去制裁。中共“选择性执法”就选择了香港《大纪元时报》,或者其他别的报纸。

我相信一点,中共现在还没有走到下一步,比如把一些媒体关掉、没收他们的财产等等,因为按照所谓的「国安法」,中共很有可能没错找错、鸡蛋里挑骨头也要整你、它也要干这些事情。中共之所以还没有干,是因为中共现在在测试国际社会的反应。当第一批媒体记者被抓的时候,看国际社会到底有什么反应,如果你的反应不够强烈,它就可能更进一步地采取更多的措施,甚至关闭这些媒体。

一个顾虑使中共短期内不敢使用防火墙封闭香港

中共现在对自由的信息是非常恐惧的,那么有人就可能产生一个想法:中共如此恐惧自由信息,它会不会把香港弄得像中国大陆一样,用长城防火墙把它封闭起来,不让香港人接触到外面的信息呢?

章天亮认为,这种可能不能完全排除,但是我相信在短期之内中共还不敢这样做,因为它如果这样做,一定会激起自由社会的愤怒,会进一步推动美国参众两院甚至直接通过法案把中共的防火墙推倒。因此我觉得中共现在可能还不太敢做这件事情。

推倒中共防火墙在现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曾经有人跟我讲,中国大陆的人他们都在中共长期洗脑之下,很多人他们已经习惯了活在国内那个网络中,比如说优酷、微博、微信、抖音之类的,他习惯于活在这样的一种网络世界中,即使是打开了防火墙,他可能对外边根本就不感兴趣,什么油管、脸书、推特,他根本就不感兴趣。但是我想说,没有关系,他现在没兴趣是因为他还没有觉得自己的生存受到了威胁。

突破网络封锁对中国人民、对国际社会都有好处

章天亮说,如果防火墙打开的话,这次新冠疫情或者说中共病毒的流行,就绝不会是今天这样的一个局面,因为很多医生之所以不敢把真相讲出来,是因为他在国内的那个圈子里讲出来,马上就会被网管部门定位,然后就会被删贴封号,就会有公安来找他们训诫,国安找他们“喝茶”等等。所以很多人明明知道疫情的流行,但是他们不敢说,那就是一种恐惧。

但是如果防火墙打开,他们就可以在国外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中共政府没办法追踪他们,他们就会在国外说这样的话,而且他一定会告诉他们的亲友们到国外的某某某网站,那个网站里边有相关这个事情的集中报导和深入的分析,以及国外科学家的研究等等。那个时候大家都会知道,当面对这样一个疫情流行的时候,真实信息的自由流动,绝不简简单单是一个美丽的辞藻或者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生死攸关的事情。真相确实关乎于人的生死的问题,到那个时候人们就会到国外网站上去寻找真相了。

有的人即使日常生活中没有觉得有什么压力,但是当他遇到这种重大事情的时候,他还是会来到海外了解真相的,开了这个头以后,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他会去寻找更多的真相,他会跟周围的亲朋好友讲;而且如果中共没办法在网络上追踪他们,他们会在国外去留言、去发表自己的观点,这个观点的发表就会越来越大胆……到那个时候他们会发现:原来憎恨中共、对中共充满愤怒的人绝不仅仅只是他们自己。

网络突破封锁对中国人有好处,对国际社会也有好处,因为如果那样的话,大量的真实信息就会传到海外,那么在美国、欧洲、澳洲、日本等等,就会尽早得到相关的消息,因为医生们没有恐惧了,他们会早早就把信息发出来,那么今天新冠疫情就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造成全球很多的国家经济停滞,造成甚至是几十万亿美元的损失。所以突破中共的防火墙是很重要的!

若《香港问责法》发威,习近平也逃不过制裁

章天亮介绍说,在美国参众两院通过的《香港问责法》法案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条款,这个条款如果发威的话,习近平可能也躲不过制裁。我觉得这个条款一旦定下来之后,即使习近平勉强被豁免,说再观察观察给他点机会,但是我相信一定会有中共常委级别的人物会受到制裁。为什么呢?因为法案规定,美国国务院在规定期限内要向国会报告,到底谁在《香港国安法》上起了作用。那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没有他召开常委会那是不可能通过的;162个投赞成票的常委,也是没什么可说的;还有签署法案生效的习近平,肯定也是责任人;还有像夏保龙、骆惠宁、中共公安部、国务院港澳办,包括那些在香港收集情报的统战部、国安部等等,这些人的名单一定会在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上。

当这些责任人的名单在美国报告上,美国总统就有义务遵从《香港问责法》进行制裁,而这个时候,即使川普想不制裁他都不可能,如果川普想给某一个中共政治局常委,比如说习近平,想给予他特别的豁免,对他不进行制裁,那也要看国会那里是否通得过;假如说川普想把这些人全豁免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国会那里是不可能过关的,如果没有一两个中共政治局常委在制裁名单上,国会是不可能同意的。所以国会订立了一个专门条款:总统有豁免的权力,但是参众两院可以否决总统的豁免。

美国众议院435位议员,参议院100位议员,这500多位议员全票通过了《香港问责法》,对于具体制裁的个人或是机构,特别是那些他们认为对于香港失去自由这个问题上负有最主要责任的那些人,是决不会放过的。

美国多种递进制裁方法,制裁威力巨大

我们看到制裁方法有冻结他们的财产、取消他们的签证、还有一个比较厉害的就是次级制裁:如果制裁某个人比如说栗战书,那么凡是跟栗战书有重要金钱往来的那些银行,就可能会成为次级制裁的目标。比如栗战书有一笔钱在瑞士银行,或在伦敦某一银行,或者在美国某一银行,那么美国就可以制裁银行,你要不想被制裁,就把栗战书的帐户给冻结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中共高官的海外帐户都非常危险,哪怕它不在美国,美国也可以说你不冻结我就制裁你;还有国内的那些银行,国内银行肯定不可能去冻结栗战书的财产,那么你在哪个银行有存款,美国就可以制裁哪个银行。所以我觉得次级制裁的威力是非常大的;再加上两院可以否决总统的豁免,其实这个真的是非常厉害!如果这一条真的发威的话,那真的是习近平恐怕也逃不了,即使他能逃,至少有常委或政治局委员这一级别的人一定会被逮住的。

鉴于中共现在已经在香港立法实施而且开始抓人了,美国必须尽快做出强有力的回应,如果回应不够快,中共觉得你很软,它一定会把镇压一步步升级,所以从时间上来说,美国采取实际行动也是比较紧迫的。

希望了解更多内容和细节,请观看以下视频;同时为您提供本集音频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