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習近平
中共首腦習近平在人大5月28日會議上按下綠色贊成「港版國安法」的表決器。(圖源:美聯社)

章天亮: 若《香港問責法》發威 習近平也逃不過制裁

【希望之聲2020年7月5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美國參衆兩院全票通過了《香港問責法》(又稱《香港自治法》)並已送川普總統簽署,一旦總統簽署成爲法案,就會引發一系列相關制裁行動。那麼《問責法》的制裁效力如何保障?中共首腦逃得過制裁嗎?

中共「香港國安法」儘管趕在“七一”公佈細則並正式實行了,但它能保證它的執法嗎?其中存在什麼樣的問題?

「香港國安法」在香港實行首日,媒體人員被抓捕,對自由媒體的打壓開始。那麼,中共會使用防火牆把香港封住嗎?

著名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播主、時政分析評論家章天亮教授,在「政論天下」節目裏精闢分析和評論了這些相關問題。

「國安法」存在大量不可能執行的法律問題

很多人對「香港國安法」的第38條非常震驚,它規定:任何人,哪怕是非香港居民,沒有香港的身份,在地球上任何一個地方,只要做了反共的事兒,被中共認爲是違反了「香港國安法」,就可以行使司法管轄權,當你一旦踏上香港土地,或只是登上香港的交通工具,如隸屬於香港的航空公司的飛機,或是火車、客船,那麼就開始對你有管轄權,就可以對你進行執法。

章天亮對此表示,最不可思議的一點就是:這個所謂「國安法」的執法其實是很難真正去執行的。比如說在「國安法」裏規定:如果某個人對香港特區政府或中央政府在法令制定和實施上造成了重大阻礙,阻撓了法令的制定和實施,即爲觸犯了「國安法」。這好像是第29條第2款。如果按照這樣的定義,幾乎可以說,美國投票通過《香港問責法》、贊同制裁剝奪香港自由的中共責任人的500多位參衆兩院議員,都違反了這個「國安法」,包括衆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還有簽署法案生效的美國總統川普。那麼如果有一天川普到北京去的話,你北京是執法還是不執法呢?這就很成問題。

還有很多類似於這樣的條款。比如有條款規定,如果你說了一些話,引起了其他人對中央政府或香港特區政府產生了憎恨,你也觸犯了法律。這個條款就特別搞笑。比如說像我這樣一個人,是個Youtuber,我有幾十萬的訂閱量,一個視頻比如有幾十萬的點擊量,我不停地在做視頻,那整個頻道的點擊量可能已經達到幾千萬了。這種情況下,很多看了我視頻的人,他可能就會對中共產生憎惡。按該條款的說法,我就違法了。

但是問題是,你如何定義,那人對中共的憎惡是我引發的?到底他們生氣憎惡的是我說的話呢,還是他們生氣憎惡是因爲中共乾的那些事兒呢?得有一些因果關係,對不對?你乾的那事兒都不是人乾的事兒,我就是如實陳述,或者是如實地加以說明,很多人在得知了你乾的那些不是人乾的事的時候,對你產生了憎惡,那你怎麼能說是我說的話造成的呢?

還有很多人本來對你就很憎惡,本來就知道你乾的那些壞事,即使我不說他們也憎惡你。

所以這之間的因果關係就很難建立,然後到底有多少人產生了這樣的憎惡,有多少人產生了不是憎惡而是義憤,這個東西你怎麼去界定它?在法庭上拿什麼去做呈堂證供?所以,當我們把這樣的問題仔細羅列出來的時候,就會發現:這個所謂「國安法」的完全執行根本就不可能。

選擇性執法”走向人治,違背法治原則、踐踏法律尊嚴

章天亮說,通常法律執行不可能有種情況是正常情況,比如對有的犯罪分子進行缺席審判,因爲你連人都找不着,就沒法正常執行。但是我想說的是:這個「國安法」的不可執行,其實是在起訴階段就沒辦法執行;當很多人違反該法的時候,如果法律不能起訴他的話,這就叫作“選擇性執法”。而“選擇性執法”實際上直接違反了法治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不能說這些人違法了我制裁,那些人違法了就不制裁,這等於是踐踏了法律的尊嚴,那就等於沒有什麼具體法律條文規定了,就是你說了算,那就是人治而不是法治了:看誰不順眼就制裁誰。這種東西就造成一個必然的結果就是:有法不依。因爲他犯罪了你沒法起訴他,所以你就不執行,這叫有法不依;當然還有執法不嚴,因爲你不能人人制裁;違法不糾,明明是有些人違法你沒辦法去查辦。

但是我今天說的重點並不在這裏,我想說:當一旦出現“選擇性執法”的問題的時候,那麼你選擇誰、不選擇誰,這就是關鍵,這就體現出所謂的執法者他心目中最痛恨的是誰。因爲是人治不是法治,所以他抓你不是因爲你違法,而是因爲他恨你。

所以我們來看,中共最近抓的都是誰,這個事也是一個我比較擔心的事情。據不完全統計,7.1的時候儘管是「國安法」正式實施第一天,但還是有上萬港人走上街頭抗議,有的說是30多萬人,因爲在不同的地方都有人在街上抗議。在上街的這若干萬人裏,香港警察抓了300多個人,其中有4人是《大紀元時報》的員工。這就是我想說的:就是“選擇性執法”的時候,你會看到他最恨的是誰。這4位《大紀元》員工在街上幹什麼呢?在不同的地方派發《大紀元》報紙。這本來就是一個公司的商業行爲,擴大民衆對這個媒體的認識 和瞭解,這明明就是一個正常的商業行爲。但是這4人被抓走了。好像是保釋出來3人,還有一位現在仍然被關押。

這說明什麼問題?其實這印證了我長期以來的一個擔心,就是中共在“選擇性執法”的時候,它一定會選擇那些影響力最大的、它又最痛恨的這些媒體下手。我覺得這是第一批在它的名單上的。這4位《大紀元》的員工發報紙不是在同一個地方被抓的,而是在4個不同地方被抓的,也就是說它是港警的一個協調行動,是奉命抓的,所以在不同地方的警察才幹了這樣的事情。

中共在香港開始打壓自由媒體、試探國際社會

章天亮說,《大紀元》人員被抓這件事,實際上也體現了香港現在對自由媒體打壓的開始,我想像《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臺》、《蘋果日報》這樣不遺餘力揭露中共和反對「送中條例」的媒體,一定是中共特別痛恨的,由於他們的傳播力,由於他們對民衆的啓蒙,他們一定是首當其衝被中共打擊的對象。

但是我也想說,很多人對於中共的憎惡還不是《大紀元時報》引起的,很多人可能能夠看到外媒,看到如《福克斯新聞》,或者看到一些其他別的西方主流媒體,它們也在大量報導中共所謂「送中條例」不合理的地方、這個「國安法」是一個惡法等等,這些東西你都沒辦法去制裁。中共“選擇性執法”就選擇了香港《大紀元時報》,或者其他別的報紙。

我相信一點,中共現在還沒有走到下一步,比如把一些媒體關掉、沒收他們的財產等等,因爲按照所謂的「國安法」,中共很有可能沒錯找錯、雞蛋裏挑骨頭也要整你、它也要幹這些事情。中共之所以還沒有幹,是因爲中共現在在測試國際社會的反應。當第一批媒體記者被抓的時候,看國際社會到底有什麼反應,如果你的反應不夠強烈,它就可能更進一步地採取更多的措施,甚至關閉這些媒體。

一個顧慮使中共短期內不敢使用防火牆封閉香港

中共現在對自由的信息是非常恐懼的,那麼有人就可能產生一個想法:中共如此恐懼自由信息,它會不會把香港弄得像中國大陸一樣,用長城防火牆把它封閉起來,不讓香港人接觸到外面的信息呢?

章天亮認爲,這種可能不能完全排除,但是我相信在短期之內中共還不敢這樣做,因爲它如果這樣做,一定會激起自由社會的憤怒,會進一步推動美國參衆兩院甚至直接通過法案把中共的防火牆推倒。因此我覺得中共現在可能還不太敢做這件事情。

推倒中共防火牆在現在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曾經有人跟我講,中國大陸的人他們都在中共長期洗腦之下,很多人他們已經習慣了活在國內那個網絡中,比如說優酷、微博、微信、抖音之類的,他習慣於活在這樣的一種網絡世界中,即使是打開了防火牆,他可能對外邊根本就不感興趣,什麼油管、臉書、推特,他根本就不感興趣。但是我想說,沒有關係,他現在沒興趣是因爲他還沒有覺得自己的生存受到了威脅。

突破網絡封鎖對中國人民、對國際社會都有好處

章天亮說,如果防火牆打開的話,這次新冠疫情或者說中共病毒的流行,就絕不會是今天這樣的一個局面,因爲很多醫生之所以不敢把真相講出來,是因爲他在國內的那個圈子裏講出來,馬上就會被網管部門定位,然後就會被刪貼封號,就會有公安來找他們訓誡,國安找他們“喝茶”等等。所以很多人明明知道疫情的流行,但是他們不敢說,那就是一種恐懼。

但是如果防火牆打開,他們就可以在國外說出這樣的話,如果中共政府沒辦法追蹤他們,他們就會在國外說這樣的話,而且他一定會告訴他們的親友們到國外的某某某網站,那個網站裏邊有相關這個事情的集中報導和深入的分析,以及國外科學家的研究等等。那個時候大家都會知道,當面對這樣一個疫情流行的時候,真實信息的自由流動,絕不簡簡單單是一個美麗的辭藻或者一個抽象的概念,而是生死攸關的事情。真相確實關乎於人的生死的問題,到那個時候人們就會到國外網站上去尋找真相了。

有的人即使日常生活中沒有覺得有什麼壓力,但是當他遇到這種重大事情的時候,他還是會來到海外瞭解真相的,開了這個頭以後,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他會去尋找更多的真相,他會跟周圍的親朋好友講;而且如果中共沒辦法在網絡上追蹤他們,他們會在國外去留言、去發表自己的觀點,這個觀點的發表就會越來越大膽……到那個時候他們會發現:原來憎恨中共、對中共充滿憤怒的人絕不僅僅只是他們自己。

網絡突破封鎖對中國人有好處,對國際社會也有好處,因爲如果那樣的話,大量的真實信息就會傳到海外,那麼在美國、歐洲、澳洲、日本等等,就會儘早得到相關的消息,因爲醫生們沒有恐懼了,他們會早早就把信息發出來,那麼今天新冠疫情就絕不是現在這個樣子,造成全球很多的國家經濟停滯,造成甚至是幾十萬億美元的損失。所以突破中共的防火牆是很重要的!

若《香港問責法》發威,習近平也逃不過制裁

章天亮介紹說,在美國參衆兩院通過的《香港問責法》法案裏,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條款,這個條款如果發威的話,習近平可能也躲不過制裁。我覺得這個條款一旦定下來之後,即使習近平勉強被豁免,說再觀察觀察給他點機會,但是我相信一定會有中共常委級別的人物會受到制裁。爲什麼呢?因爲法案規定,美國國務院在規定期限內要向國會報告,到底誰在《香港國安法》上起了作用。那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全國人大委員會委員長慄戰書,沒有他召開常委會那是不可能通過的;162個投贊成票的常委,也是沒什麼可說的;還有簽署法案生效的習近平,肯定也是責任人;還有像夏保龍、駱惠寧、中共公安部、國務院港澳辦,包括那些在香港收集情報的統戰部、國安部等等,這些人的名單一定會在美國國務院的報告上。

當這些責任人的名單在美國報告上,美國總統就有義務遵從《香港問責法》進行制裁,而這個時候,即使川普想不制裁他都不可能,如果川普想給某一箇中共政治局常委,比如說習近平,想給予他特別的豁免,對他不進行制裁,那也要看國會那裏是否通得過;假如說川普想把這些人全豁免了,那是不可能的,因爲國會那裏是不可能過關的,如果沒有一兩箇中共政治局常委在制裁名單上,國會是不可能同意的。所以國會訂立了一個專門條款:總統有豁免的權力,但是參衆兩院可以否決總統的豁免。

美國衆議院435位議員,參議院100位議員,這500多位議員全票通過了《香港問責法》,對於具體制裁的個人或是機構,特別是那些他們認爲對於香港失去自由這個問題上負有最主要責任的那些人,是決不會放過的。

美國多種遞進制裁方法,制裁威力巨大

我們看到制裁方法有凍結他們的財產、取消他們的簽證、還有一個比較厲害的就是次級制裁:如果制裁某個人比如說慄戰書,那麼凡是跟慄戰書有重要金錢往來的那些銀行,就可能會成爲次級制裁的目標。比如慄戰書有一筆錢在瑞士銀行,或在倫敦某一銀行,或者在美國某一銀行,那麼美國就可以制裁銀行,你要不想被制裁,就把慄戰書的帳戶給凍結了。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那些中共高官的海外帳戶都非常危險,哪怕它不在美國,美國也可以說你不凍結我就制裁你;還有國內的那些銀行,國內銀行肯定不可能去凍結慄戰書的財產,那麼你在哪個銀行有存款,美國就可以制裁哪個銀行。所以我覺得次級制裁的威力是非常大的;再加上兩院可以否決總統的豁免,其實這個真的是非常厲害!如果這一條真的發威的話,那真的是習近平恐怕也逃不了,即使他能逃,至少有常委或政治局委員這一級別的人一定會被逮住的。

鑑於中共現在已經在香港立法實施而且開始抓人了,美國必須儘快做出強有力的迴應,如果迴應不夠快,中共覺得你很軟,它一定會把鎮壓一步步升級,所以從時間上來說,美國採取實際行動也是比較緊迫的。

希望瞭解更多內容和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同時爲您提供本集音頻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